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一五章(二更)
    众人立时没有了肃然的形象,全都跑到包清河面前,其中师爷跑的最快,几乎是一步就窜到了包清河的面前,两眼冒光的问:“老爷,是什么?”

    众衙役也围了上来,眼巴巴的看着他。

    扫视了自己属下一眼,包清河伸手右手,摸了摸自己的胡须,笑着把孟倩幽两人要做的事告诉了众人。

    众人不敢相信这是真的,都睁大了眼。

    师爷却是一拍大腿:“完了,老爷。”

    包清河脸上的笑意凝固住,脸色有些不好看了,“师爷,你家老爷我好好的,什么时候完了?”

    师爷知道他会错意了,慌忙解释:“老爷,我不是说你完了,是说我完了。”

    包清河皱眉:“你完什么?”

    “我那短命的老婆去年过世以后,我今年三月份刚续了弦,我要是知道太子会亲自过来举办相亲大会,我,我,我肯定不会娶现在这个婆娘的。”

    众衙役一阵大笑,包清河也笑着骂道:“你都一大把年纪了,还想跟着凑热闹,你真是老不羞了。”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一名年轻的衙役把手举到了自己的胸前,笑嘻嘻的问:“老爷,我不是老不羞,可以参加吗?”

    师爷笑着一脚踹了过去:“去你的,你跟着凑什么热闹。”

    年轻的衙役也没躲,挨了这一脚后,依旧笑嘻嘻的。

    包清河摆手:“好了,都该做什么做什么去,师爷,你去磨好墨。”

    众人应声,衙役们回到原位,站直了身体,恢复了肃然的气势。

    师爷则是替包清河磨好了墨,站在一边,踮着脚,偷偷的看他写了什么。

    包清河拟好告示,拿着快速去了后堂。

    孟倩幽看过以后,点头,道:“在上面加上招亲的日期即可。”

    “世子妃觉得那日举办为好?”包清河询问。

    “五日后吧,这五日的时间够北城的人们知道这个消息,并给家里的女儿做件好看的衣服了。”

    包清河心里道:“哪里需要五日,恐怕这告示一贴出去,那些有女儿的人家,连夜就会给女孩把衣服做好了。”心里这样想,嘴上却没说,应下。

    “包大人到时最好给他们说一声,只要双方看对了眼,很快就会让他们成亲的。”

    包清河再次应声。

    事情安排妥,孟倩幽和皇甫逸轩两人离开的衙门,来到了作坊。

    包清河则是又写了几分告示,命人张贴在平日里张贴告示的地方。

    土豆还没有熟,北城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几乎都闲在了家里等着收土豆。也有一部分壮劳力,站在街头,和以往一样等活干。看到有告示贴出来,好奇的围了过去,跟衙役询问告示上写了什么。等听完以后,顿时就炸了锅,老天爷呀,长了这么大的岁数,头一次听说有招亲大会,更人们热血澎湃,激动不已的是,这招亲大会是由太子亲自主持的。

    太子,武国的下一任皇上,竟然会来贫瘠的北城。这是天大的荣耀,是个不容错过的亲眼目睹下一任真龙天子的机会。别说自己家有女儿了,就是没有女儿,恨不得现在立马回家去生一个,也得来参加招亲大会。

    不过刻余钟,这消息如风一样传遍了整个北城,北城的人们沸腾了,诚如包清河预料的那样,符合条件的人家老少轻三辈齐动手,给家里的女孩子做新衣服。而那些没有符合条件的人家,则是绞尽了脑汁,苦想着有什么办法,让自己家的女儿也去参加。

    北城的人们仿佛家家都有喜事一般,人人脸上都带着欢喜的笑容。

    而作坊里的那些伤残兵士们们,听了孟倩幽告诉他们的好消息,却是都愣住了,全都不敢置信的看着孟倩幽。

    “怎么,你们不愿意?”孟倩幽笑问。

    一名失去了半截左腿、微微颤抖的手里还拿着灌了一半的腊肠的兵士,结结巴巴的问:“东、东家,您?您说的是真的?”

    “我何时与你们开过玩笑?”孟倩幽笑问。

    所有的兵士们都听见了自己咽口水的声音。转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随即反应过来,激动起来,切肉的也不切了,灌腊肠的也不灌了,像打了胜仗一样举臂高呼起来:“我们也可以娶媳妇了!”

    那高昂的声音震得房顶都颤了几颤,也震的皇甫逸轩黑了脸。

    众兵士们正在欢呼,根本没人注意到他的脸色,紧挨着他的孟倩幽却感觉到了,伸出自己的右手,抓住了他的左手,笑着悄声道:“我没事,吓不到的。”

    皇甫逸轩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抓紧了她的手。

    兵士们的欢呼声惊动了其他作坊的工人们,都好奇的支着耳朵倾听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情。

    孟倩幽笑看着所有人,直到兵士们的情绪全部稳定了下来,才笑着道:“所以,从明天开始给你们放假,你们该收拾自己的收拾自己,该买衣服的买衣服,给打扮的去打扮”

    一名兵士太开心了,打断了孟倩幽的话:“我们又不是女人,打扮什么。”

    “不打扮也行,等别人都相亲成功了,只剩下你自己,你就等着哭吧。”孟倩幽也不恼,笑着跟他开玩笑。

    众人哄然大笑。

    这名兵士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也跟着嘿嘿的笑起来。

    孟倩幽继续刚才的话题:“这五天的时间,每人每天给一半的工钱,保证饿不到你们,你们就痛快的去准备吧。”

    又是一震掀了房顶的欢呼声响起。

    孟倩幽笑着扫视了众人的一圈:“不过,要是让我知道这五日内有谁做了出格的事情,下场你们就自行想象吧。”

    所谓出格的事情,无非就是他们趁着这几天的空闲,拿着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银钱,扔到各种风月场所里去。孟倩幽说的明白,所有兵士们也听的明白,一个高大的兵士高声保证:“东家,您就放心吧,谁要是敢做那样的事,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他。”

    旁边的兵士也附和:“东家,您就放心吧,我们可是马上就要有媳妇的人了,谁也不会傻的把钱扔到那里面去。”

    “就是就是,有这钱,还不如留给自己的婆娘,最起码她也能多疼咱几下不是?”一名兵士调笑着说。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孟倩幽也笑着点头:“如此最好,安下心来先把今天的活计做完了,明天就可以不用过来了。”

    众人齐应声,回了各自的岗位,低头开始做自己的活计。

    孟倩幽和皇甫逸轩从作坊里出来,孟齐笑着走过来,问:“听到这个好消息,他们乐疯了吧?”

    孟倩幽笑着回道:“乐疯了没有,乐傻了倒是真的。”

    孟齐被逗笑。

    “从明天开始,我给他们放了五天假,正好让安管事也准备定亲的事情吧。”孟倩幽道。

    孟齐应下:“安管事刚才看到你们过来,就想问定亲的事。”说着,指着临时休息的地方的门口,笑道:“这不,还在眼巴巴的等着呢。”

    三人还没走到门口,安管事就迎了上来,看了眼孟倩幽的脸色,小心地试探的问:“东家,我和文姑娘的亲事”

    “去准备吧,等我挑个好日子,就给你们操办定亲的事。”

    安管事一个躬鞠到底,欢喜的连声道:“谢谢东家,谢谢东家。”

    三人走进临时休息室内,安管事有眼力的端来了两杯茶水喝一杯白水,分别放在三人面前:“东家,我去作坊里看看。”

    孟倩幽点头,安管事面带笑容的退了出去。

    “各地的掌柜的都回去找地方开店了,这京城里的什么时候开起来?”孟齐问。

    孟倩幽微微蹙了下眉头:“这个随时都可以,我现在考虑的是孟义哥去了各地帮着开土豆粉店以后,京城里的这家谁来管理。我过几个月就要生产了,你这作坊里忙不开。”

    孟齐笑着摇头:“都说女人有了身子之后会变傻,看来连你也不例外,你忘了,你二嫂和英子嫂子都闲着呢。还有周莹嫂子,她也可以帮忙的。”

    孟倩幽使力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我果然是傻了,怎么忘了我这几个精明的嫂子还在京城了。”

    她用的力有些大了,不仅“啪”的一声响,额头上留下了几道红印。皇甫逸轩起身,走到她面前,一面伸出手轻柔的帮着她揉额头,一面不满的瞪了孟齐几眼。

    孟齐无辜的咳嗽了几声,赶紧端起茶水了喝了几口,来掩饰自己心里的笑意。

    孟倩幽有些不好意思,“逸轩,没事,我没用力,不疼的。”

    看着她红通通的额头,皇甫逸轩满是心疼的说:“都红成这样了,怎么会不疼的。”

    孟倩幽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心道:“我这额头即使不是自己打红了,也快被你揉红了。”可这话她没敢说出来,只好道:“我有些渴了,想要喝水。”

    皇甫逸轩这这才停止了自己的动作,坐回了刚才的椅子上。

    孟倩幽是不太喜欢茶水的,有了身子以后,更是被所有人勒令一口茶水也不能喝。她听话的很,一直喝的都是白开水,可今日不知怎么了,看着皇甫逸轩面前的茶水,闻着茶水散发出的香气,她特别的馋的慌,又不敢张口说,便悄悄的伸出手,装作敲桌子的样子,慢慢的朝着皇甫逸轩手边的茶杯移动,等接近了,立刻就端了起来,想要喝一口。

    皇甫逸轩一直注意她的动静,看她如小孩一样,竟然想偷偷喝他的茶水,又好气又好笑,看着她快要送到嘴边了,才故意低沉着声音说道:“你要是敢喝的话,看我回府以后怎么惩罚你。”

    孟倩幽一惊,快速的把手里的茶杯放回了他的面前,嘿嘿一笑:“不是我想喝,是你儿子想喝了,让我替他尝尝。”

    “噗!”孟齐嘴里的茶水全都喷了出来,喷了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一身。

    “二哥”孟倩幽抖着自己身上的茶水,不满的喊道。

    孟齐一边咳嗽,一边摆手:“这这不怨我,谁让你语出惊人的。”

    皇甫逸轩倒是无所谓,淡定的掏出了丝帕,站起来走到孟倩幽身边,先把她身上的茶水擦拭干净,才不紧不慢的擦拭了自己的,听着孟齐的咳嗽声停止了,才慢慢悠悠的问了一句:“二嫂没有这样跟二哥说过。”

    孟齐这一次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歇斯底里的咳嗽起来。

    孟倩幽都有些心疼他了,端起自己的白水递给他:“二哥,你喝口白水压压吧。”

    孟齐摆手。

    好一会儿,孟齐才脸红脖子粗的停止了咳嗽,狠狠的瞪了皇甫逸轩一眼。

    皇甫逸轩无所谓,犹如没有看到他不善的眼光一样,端起茶水,闲适的喝了几口。

    孟齐露出一个坏笑,看他都咽下去了,才故意说道:“我刚才好像把茶水也喷到你的茶杯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