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一七章 相亲大会(二更)
    五日一晃而过。

    到了招亲这一日,皇甫逸轩卯时三刻就起来了,给孟倩幽熬好了爱喝的粥,拌好了两样小菜,端着回了自己的屋子里。

    他一起床,孟倩幽就感觉到了,懒得动弹,一直窝在被窝里。直到闻到饭菜的香味才懒洋洋的起床,穿好了衣服,吩咐青鸾打了洗脸水进来。

    皇甫逸轩进了屋,把手中的东西放在桌上。

    孟倩幽笑嘻嘻的上前,拉着他的手走到了铜盆边,拧干净了毛巾,先给他擦脸,讨好而又调皮的说道:“相公,辛苦了。”

    一大早听到这样的称呼,得到这样的待遇,皇甫逸轩心花怒放。等她给自己擦完脸,低下头捉住了她的唇瓣,仔仔细细的品尝过以后,才放开了她。

    孟倩幽红着脸,再次打湿了毛巾,擦干了自己有些发烧的脸后,回到了桌边。

    温馨美好的早饭吃完以后,两人收拾停当,正准备出发去北城,齐王妃急匆匆的而来:“幽儿、逸轩,我想过了,这么大的盛事,估计全城的百姓都要去观看。人太多了,幽儿还是不要去了吧,别出个什么意外。”

    筹划了这么多天,为的就是今日,孟倩幽不去哪里放心的下。上前搂住齐王妃的胳膊,笑着道:“母妃,你就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再说,还有逸轩在身边的。”

    齐王妃还是不放心。

    孟倩幽保证:“舅舅会带着几百精兵保护太子,逸轩也作了周密的安排,派了几百精卫过去,母妃不必担心的。我给您保证,我一定离得人群远远的。”

    皇甫逸轩也跟着帮腔:“母妃,我会看好她的,您不用担心了。”

    齐王妃这才勉强答应了下来,但还是把青鸾和朱篱喊进屋子里,吩咐两人一定要寸步不离的跟着孟倩幽,如果她有什么闪失,她们两人也不必活着回来了。

    青鸾和朱篱恭声答应,并保证誓死会保证孟倩幽的安全。

    齐王妃这才彻底的放了心。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出了王府,坐着马车去北城,一路上有人不断地议论着,结伴朝着北城走去。

    孟倩幽吩咐马车走的慢一些,别冲撞到了路人。

    招亲的现场还是设在北城的衙门口,两人到了的时候,褚文杰已经领着精兵们把衙门前的空地全都监管了起来,几乎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而那些精卫们也扮成了普通人的模样,站在这些精兵的后面。

    褚文杰一身铠甲,威严的站在广场中间,一双锐利的眼睛始终扫视着早早就过来看热闹的人们。一有发现有可疑的人,便会对精卫发出手势,精卫会悄无声息的靠拢在那人的身后,丝毫不让外人察觉的把人带走。

    连续抓了几个贼灭鼠眼的人后,褚文杰才深喘了一口气,即使那几个人今天的目的是为了钱财,不是为了太子,他也不允许。万一他们因此引起了骚乱,那后果不是他能承担得起的。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下了马车,两人一眼就看到了广场中间的褚文杰,走了进去,笑着打招呼:“舅舅。”

    褚文杰一直严肃的脸露出了笑容,声音也温和起来:“你们来了,先去衙门里歇一会儿,等太子到了,我会派人通知你们。”

    有精兵把守,自然没有衙役们的什么事,衙役们有忙进忙出摆着桌椅板凳的,有去烧水的。衙门里的内内外外打扫的比过年的时候还干净。

    众衙役们看着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两人走过来,心里激动的同时,纷纷行礼打招呼:“世子,世子妃。”

    包清河从衙内也迎接了出来:“下官见过世子,世子妃。”

    今日有万千人瞩目,该有的礼节不能废,皇甫逸轩和孟倩幽没有像往常一样,说不必行礼,而是微微颔首,公事公办的样子:“包大人,都安排好了吗?”

    包清河躬着身子,恭敬回道:“禀世子,一切安排就绪,只等着太子殿下来主持了。”

    皇甫逸轩点头,领着孟倩幽走进大堂内。

    大堂内的两边已经摆好了凳子,每个凳子中间都放着一张半人高的桌子,看来是专门给他们这些身份最贵的人准备的。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两人在东边最上首的位置坐好。

    包清河示意捧着一个花名册过来,放在两人中间的桌子上:“世子,世子妃,这是这五天来报名的姑娘,总共是五百一十二名,其中十八岁以上的有五十名,十七岁的有一百名,十六岁的也有一百名,最多的是十五岁的,是二百六十二名,还有几十个来报名的,说是十五岁,下官看她们的年龄也就是十三四岁,就回绝了他们。”

    孟倩幽有些惊讶,她的作坊里也就一百多名兵士,现在却有五百多名姑娘报名,看来今天所有的兵士都能找到合适的媳妇了。

    包清河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报名,在告示贴完以后,他的预估也就是一二百人,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他当时的惊讶程度不比孟倩幽少,还派衙役去打探了一番,问他们为什么会来相亲,要知道这些人可都是有残疾的人呀。得到的答案却是出乎他意料之外:“有伤残什么,他们挣得工钱比那些身体健全的人挣得还多呢,足够养活一家人了,这可比比家里穷将女儿卖了强。”

    这番话代表了大多数人的心声,包清河听后心里说不上是喜是忧,喜的是这两年北城人们的生活好了,不再有卖儿卖女的现象发生,忧的是不知道这样吃饱穿暖的生活,北城的人们能维持多久。随后,又觉得自己想多了,有孟倩幽在,有那一千五百亩地在,北城的人们有了做工的去处,日子不会再回到以前了。

    登记册上只记录了姑娘的姓名、年龄,简单的很。孟倩幽拿起来粗略的浏览了一下,笑道:“这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了,看来今天能成的好事不少。”

    包清河也是心生欢喜,十五六岁的姑娘不说,十七八岁的姑娘那可是老姑娘了,有的是被家里耽误的,有的是爹娘舍不得,留来留去,留到了嫁不出去的年龄。这些老姑娘要是真能全部找到合适的,一下子又解决了不少人家的难题。

    “包大人,这些伤残的兵士都是无家可归的人,你一会儿再补充一条,如果女方家里缺人,想要他们上门去住的也可以,不一定非得把女儿嫁出来。”

    包清河应下。

    辰时中,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听到了太子仪仗队的声音,同时站了起来,才走出衙门外,包清河跟在两人的后面。

    果然,远处一辆豪华的车辇缓缓走来。宫娥,太监分列两边,前面是太子的仪仗队,后面是东宫的护卫队。

    围观的百姓们是第一次见到这豪华的车辇,浩荡的阵仗,心里又激动又兴奋,纷纷踮起了脚,伸长了脖子,恨不得自己再长高几十公分,朝着车辇张望。

    褚文杰的神色更加的严肃,打着百姓们看不明白的手势,吩咐精兵们打起精神。

    仪仗队直接朝着衙门走来,百姓和精兵们自动的让开了一条路。

    到了衙门后,仪仗队停下,车辇也跟着缓缓地停了下来。褚文杰上前见礼,对着车辇内大声道:“褚文杰恭迎太子殿下。”

    包清河则领着师爷和衙役们跪在了车辇面前:“下官包清河带领属下恭迎太子殿下。”

    所有的百姓和精兵,以及精卫们也全部跪下。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站着没动。

    一名太监拿了马凳放在车辇的一边,车辇旁的宫女打开了车帘,皇甫巽微弓身从马车里出来,踩着马凳下了马车,一身尊贵的气质,对着众人虚扶了一把:“大家平身吧。”

    褚文杰谢过,直起了腰身。

    包清河也谢过,站了起来,师爷和众衙役随后跟着起身。百姓们也跟着站了起来。

    众人悄悄的抬眼观看,只见眼前的太子头戴金冠,身穿一身浅蓝色镶着金丝的衣袍,脚下是一双镶嵌着蓝色宝石的软靴,周身英气逼人,尊贵无比。

    众人有些看傻了眼,由悄悄的打量变成了直直的观看。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这才走上前,恭声打招呼:“太子殿下。”

    皇甫巽微微点了点头,声音和煦:“世子,世子妃,我临时有些事情来晚了,没有耽误正事吧。”

    孟倩幽恭声回道:“太子殿下百忙之中能亲自主持招亲大会,是这些人的福气。哪里会有来晚一说。”

    皇甫巽笑着颔首:“如此,我们就开始吧。”

    “不急,太子殿下刚到,先歇息一下吧。”孟倩幽接着说道。

    皇甫巽明白她这是有话要对自己说,笑着朝着衙门内走去,皇甫逸轩和孟倩幽紧跟其后。

    褚文杰留在外面,继续扫视着围观的人们。

    包清河思量了一下,也跟着走了进去。按说,他这种身份的是不能进去的,可是总得有人进去端茶倒水不是,又不好派衙役们去,自己只好进去了。

    师爷和众衙役留在了外面。

    三人落座,包清河殷勤的给三人端上早已经准备好的茶水和白水,然后站立在一旁。

    皇甫巽连个眼神也没有施舍给他,笑着问孟倩幽:“弟妹,你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

    孟倩幽问:“不知大哥今日要说些什么?可否预先告知我们一下。”

    “这几日我早就让幕僚帮我想好了,放心,我都烂记于心了,不会出差错的。”

    太子府的幕僚,都是武国数得上名的博学之才,有他们想好的说辞,孟倩幽自然是放心,也没有再多问,道:“大哥只需记住一点,这些都是穷苦的百姓,你的话不要说的太高深了,免得他们听不懂。”

    “这些幕僚们都考虑到了,弟妹就等着瞧好吧。”

    “我相信大哥。”孟倩幽笑着道。

    没有了什么问题,三人相继走了出来。

    在衙门口的地方,包清河派人已放置了一排桌案。

    皇甫巽直接走到了那排桌案的后面。

    刚才还激动、兴奋的人群立刻安静下来,全都齐齐的看着他。

    皇甫巽扬声对人群道:“今日站在这里为这些兵士们举行招亲大会,是我皇甫巽感到很骄傲的事,这些兵士为了朝廷英勇抗敌,自身却落下了残疾。一直以来不能为他们出点力,是我引以为憾的事。今日这些遗憾终于得到了一些弥补,我能亲自看着他们如正常人一样找到自己的心仪的女子,过上正常人的生活,有自己的子孙后代。而不是像以前一样,孤苦无依,老无所养。在此,我皇甫巽给各位保证,也给天下人保证,以后假如再有战争,朝廷会尽力帮着安排这些伤残兵士们,也会给他们的家人们一些回报,让那些有报国志向的男儿们可以后顾无忧的去上阵杀敌。”

    他的话落,全场一片寂静,没有一丝声音。半晌后,褚文杰首先反应过来,当即单膝跪在了地上,恭敬的大声说道:“褚文杰代所有的兵士们谢过太子殿下。”

    众人被他的话惊醒,也全部跪下,包括包清河和衙役们,齐声高喊:“太子,千岁千岁千千岁。”

    孟倩幽微笑的看着这一切,这才是她请皇甫巽来主持招亲大会的主要目的,收买人心,让天下人众心所向。这样,他的天下也能做的更加牢稳。

    ------题外话------

    推荐:穿越之酸爽的田园生活by何俊桦

    云杉,21世纪的女汉子快递员,重生成丈夫从军刚死,就被赶出家门的新寡,拉着一双胞胎儿女,看着几亩贫瘠沙地和乱石堆,泪奔:“这种田模式开启的也太他妈坑爹了!”

    克妻糙汉子县令:“小娘子,嫁我,我想和你白头偕老一生一世一双人。”

    云杉冷笑:“怎么保证?”

    县令:“我有特殊命格。”

    云杉:“?”

    “我这29年里,克死七任未婚妻,十个想当我小妾的,九个想当我通房的丫鬟,五个想当我外室的花魁,四个想当我姘头的寡妇。当然,你和我老娘除外,其余女人来一个我克死一个,誓问今后哪个女人还敢来和你抢男人?”

    云杉懵逼后大怒:“你就是想让我给你传宗接代,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