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一八章 离家出走 (一更)
    喊声震动了皇甫巽。他没有想到众人会有这么大的响应,尤其是褚文杰,武国独一无二的大将军,也会这样的响应。

    皇甫巽顿时热血澎湃起来,当下张大嘴刚要在说些什么,忽然想起来幕僚们警醒他的话,“太子的话点到为止即可,万不可多说。”

    于是露出和煦的笑容,对着众人虚扶了一把:“大将军请起,各位请起。”

    一片道谢声后,褚文杰带头站了起来。

    皇甫巽大手一挥,笑着宣布:“招亲大会,现在开始。”

    众人爆发出欢呼声。

    褚文杰走当前,拱手对皇甫巽道:“太子殿下,请您去衙内稍微歇息一下。”

    皇甫巽其实对招亲大会还是比较感兴趣的。但他知道,自己在这,前来招亲的男女肯定会放不开了。微微颔首,转头走进了衙门内。

    褚文杰转身对皇甫逸轩和孟倩幽拱手:“世子,世子妃,请。”

    两人也走了进去。

    褚文杰也跟了进去。

    当然包清河也跟着进去给几人斟茶了。

    师爷主持这一切。

    把伤残的军士分成了好多组,每组五人,每人一个号牌,一组一组的走到场地中间等候。

    那些报名的姑娘也分成了许多组,每组是二十人,每人手里拿着一个号牌,也走进场地内,站在这五名军士的对面,由他们挑选军士,如果有相中的,便把自己手里的号牌交到兵士手上。兵士如果看对眼了,便直接走到姑娘面前,站定,让她仔细瞧看。如果姑娘感觉不行,可以摇头,这是唯一的反悔的机会,如果姑娘同意了,两人可齐齐走到桌子前,把自己手里的号牌交给师爷,师爷登记在册,这一对就算成了,不再参加下面的招亲。

    兵士如果没人相中,可自动轮到下一轮。姑娘没人相中,则直接去场地的一侧等候,如果有剩下的兵士没有选好的,可以让她们再选一遍。

    包清河和师爷当初商议的时候,也觉得这个办法对这些姑娘们有些不公平,但是没办法,来报名的姑娘们太多了,只能这样解决。

    围观的人们是头一次看到这样稀罕的方式,纷纷凝神观看,看看这样的方式能凑成几对。所以衙门口虽然有几千人在观看,但却鸦雀无声。

    这些伤残的兵士们虽然身体上有缺陷,却是每日稳稳的挣八十个铜板的人。只要嫁给了他们,这一辈子就不会没吃少穿了。尤其是对前几年家里穷,差点被卖掉的姑娘来说,这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来的好事,那些伤残在她们的眼里一点都不碍事的,这一组几乎是所有的姑娘都把自己的号牌塞到了不同的兵士手里。

    收到号牌的兵士们咧着嘴直笑,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一辈子还能有娶到媳妇的机会,更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的姑娘同时相中了自己,不,哪怕是相中了他们的工钱,他们也是高兴的。

    皇甫巽其实对这个场面很好奇的,坐在了衙门内,止不住的朝着外面张望。

    孟倩幽早就料到了他会这个样子,笑着示意包清河。

    包清河挥手,守在门口的衙役,立刻把大门全部打开,让外面的情形全部落入几人的眼中。

    正好看见一名军士笑呵呵的站在了自己喜欢的姑娘面前。

    被选中的姑娘也不矜持了,竟然迫不急待的朝着师爷的方向走去。这名军士们还是在登记自己的名字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她这是同意了。咧着嘴嘿嘿笑着,也跟着过来。没有被选中的姑娘,脸上露出失望,按着规矩去了场内的另一边。

    第一组的军士没人剩下。

    接着是第二组上场。

    看到是这样的方式,皇甫巽笑着点头:“我今日可是开了眼界了,竟然还有这样的相亲方式。”

    “人太多了,让他们互相挑选,免不了出乱子,再说也浪费时间,这样又省事又一目了然。这些兵士们求得是有个家,能像正常人一样过日子就行。这些姑娘们无非图的就是他们每日可挣的工钱,能养家糊口,所以这就简单的多了,只要双方看对眼了就行。”

    皇甫巽从小的皇宫长大,这些年忙于学习、受教,学习治国之道,还要提防着那些皇子们暗地里的算计,是以根本没有跟平民们接触过,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样的活法。今日看了他们的招亲大会,才知道,原来这些贫苦的人们这么容易满足,能吃饱穿暖就行。

    又是一组兵士全部找到了对眼的姑娘,人群的喝彩声一阵高过一阵。

    皇甫巽收回目光,端起手边的茶盏,喝了几口茶水放下。

    包清河急忙上前,给他斟满。

    皇甫巽这才注意到他,微眯了下眼睛,笑着看了孟倩幽一眼,问:“你可是包清河?”

    包清河把手里的茶壶轻轻的放在桌子上,撩起衣摆跪在了地上:“回太子,下官是包清河。”

    “这几年把北城治理的不错,等我回去后,禀报父皇,给你请功。”

    包清河一个头叩在了地上:“谢谢太子殿下。”

    “起来回话。”

    包清河谢过,站了起来。

    皇甫巽不露声色的打量了几眼,问:“听说你和世子和世子妃是旧识,那些年在清河县没少照顾他们,凭这个功劳本太子也会给你请个好的官位,不知你想去哪个部门?”

    包清河惊诧,抬头看了皇甫巽一眼,惊觉自己这是失了礼仪,又赶紧低下头:“回太子,下官年纪有些大了,想要在这北城养老了。”

    皇甫巽比他还要惊诧。入朝为官者,哪个不是为了往上爬,做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只要逮着一个高升的机会,就绝不会放手。他这些时日也是派人打听了包清河的过往,知道了他是褚文杰的人,和孟倩幽和皇甫逸轩的交情也不错,这才想要做个人情,有了提拔他的想法,没想到他竟然还拒绝了。

    孟倩幽看到了他的神情,猜到了他的心中所想,笑着道:“包大人为官清廉,心系百姓,不适合明争暗斗的朝堂,这北城虽是贫瘠之地,但贵在这里的民心简单,没有官员的惦记,不会有人为了争权夺利使出下作手段陷害他,这于包大人来说也算是一块福地了。太子殿下看在我们的面子上,如果想要帮他,就等以后北城发展起来了,帮着拒绝那些看着眼红,想要调任过来的官员吧。”

    这个不难,就算北城发展的再好,在这四城之中也是最差的,人们顶多能解决温饱问题,至于像其他三城一样那么富有,那是不可能的,自然也不会有人来争抢这个位置的。孟倩幽的话,等于是让自己白做了个人情,皇甫巽哪能不答应,微笑着点头:“本太子记下了,在包大人没有自动卸任以前,绝不会与人来抢他这个位置。”

    包清河大喜,赶紧谢过:“多谢太子殿下。”

    孟倩幽微笑不语。

    褚文杰还是面无表情,好像这些事与他无关一样,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心里乐开了花。为了找皇甫逸轩,包清河窝在清河县,一呆就是十几年,放弃了好几次升迁的机会,回京以后,自己也是有心帮他一把的,这下好了,有了太子的承诺,包清河这一辈子可以平平静静的渡过了,这是他的希望,也是包清河的心愿。

    外面的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每一组上场的兵士都找到了合适的姑娘。

    这场招亲大会一直持续到将近中午才结束,师爷喜滋滋的拿着登记册走了进来,恭敬的禀报:“太子殿下,世子,世子妃,大将军,大人,今天的招亲大会非常圆满,所有的兵士们都找到了自己合意的姑娘,这是他们的登记册。”

    包清河上前,接过,放在了皇甫巽的面前。

    皇甫巽只是象征性的翻了几张,点头:“很好。”

    师爷大喜,询问:“接下来该怎么办?”

    包清河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吩咐:“让所有的人散去即可,至于那些被相中的姑娘和兵士们,可以私下商议成亲的事情了。”

    师爷应声,笑呵呵的走了出去,宣布招亲大会结束。

    人们恋恋不舍的离去。场地上只有那些姑娘和兵士们还在互相询问对方的情况,确切的说是兵士们询问姑娘们的情况。

    包清河躬身:“太子殿下,世子,世子妃,大将军,将近中午了,不如去下官的家里用膳吧。”

    褚文杰首先摆手:“招亲大会已结束,我也该带着这些精兵们回军营了。”

    孟倩幽也笑着道:“我们来时,母妃怕有人冲撞到我,十分不放心,我们也要赶回府去,让母妃安心。”

    皇甫巽道:“本太子也有事,回去了。”说完,站了起来。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以及褚文杰也站了起来。

    几人随着太子往外走,包清河紧紧跟在几人的后面。

    皇甫巽出了衙门,上了自己的车辇,吩咐回宫。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也坐上了自己的马车回王府。

    褚文杰看目送他们的马车走远了,才领着几百精兵回了城外的军营。

    早上起早了,孟倩幽有些累了。上了马车,等皇甫逸轩坐好以后,就斜倚在了他的怀里。

    皇甫逸轩伸手搂住她,了然的柔声问:“累了吧?”

    孟倩幽微微点了点头,“想要休息一下。”

    皇甫逸轩单手拿过一旁的薄被,盖在了她的身上,“休息一下吧,回了王府我喊你。”

    孟倩幽应声。合上了眼,正准备小憩一会儿,外面响起一名太监尖细的嗓音:“世子,太子殿下说,在前面拐弯的地方等你们,他今日要随你们回王府用膳。”

    孟倩幽攸的睁开了眼,看向皇甫逸轩。

    皇甫逸轩也是蹙了下眉头,才应声:“知道了。”

    太监退了下去。

    孟倩幽没有了睡意:“东宫是养不起他了吗?快中午了还去我们王府里蹭饭。”

    皇甫逸轩失笑,“估计是这段时日被皇伯父逼着看奏折,憋坏了,这才趁着今日的功夫去王府里偷懒一天。他这个脸皮厚的,即使咱们不答应他也会去的,不如成全了他。你不用理会他,回了王府以后,直接回屋子里去休息,我来应付他。”

    孟倩幽这才点了下头,重新闭上了眼睛。

    果然在前面的拐角处,一辆马车等在那里,豪华的车辇和仪仗队,还有随行的太监和宫娥都不见了,看来皇甫巽一早就准备好了要去王府了。

    看到两人的马车过来,一直打着车帘等着两人的皇甫巽不满的嚷道:“你们两个磨磨蹭蹭的,是不是不欢迎我去王府?”

    孟倩幽刚要睡着,被他吵到,心里不爽,说话也没客气,隔着车壁直接回道:“知道就好。”

    皇甫巽被噎住。

    皇甫逸轩宠溺的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低头闷笑。

    皇甫巽的耳力好,听到了他的笑声,气的唰的一下就落下了车帘,来个眼不见为净。

    等两人的马车过去,皇甫巽的马车跟在了后面。

    一路到了王府,三人同时下了马车,皇甫巽在前,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在后,走进了府内。

    管家慌忙迎出来见礼:“太子殿下,您来了。”

    “去禀报皇婶,我今日在府中用饭。”

    管家应声,小跑着去禀报了齐王妃。

    孟倩幽对皇甫逸轩道:“你去陪大哥吧,我自己回屋。”

    皇甫逸轩点头,停住了脚步。

    青鸾和朱篱两人立刻走上前来,一左一右守在孟倩幽的身侧。

    皇甫逸轩陪着皇甫巽去了齐王妃的院子里请安。

    主仆三人回了自己的院子,青鸾打起了门帘,孟倩幽抬脚刚要进屋。

    皇甫煜鬼鬼祟祟的从院子外走了进来,四下张望了一眼,没有看到皇甫逸轩,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结结巴巴的喊了一声:“大,大嫂。”

    孟倩幽停住脚步回身望着他。

    皇甫煜咽了一下口水,再次结结巴巴的说道:“大、大嫂,我要离家出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