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二零章 谁更丢人 (一更)
    齐王妃慌忙站起,挡在他的面前,求情:“王爷,先听煜儿说是怎么回事,你再打也不迟。”

    齐王爷怒声咆哮:“还能是怎么回事,无非就是这个不成器的东西被美色迷了眼,管不住自己。可你好歹看看对方是谁呀,这下好了,闯下了这样滔天的大祸,等尚书府闻声赶过来算账,我看你如何交代?”说完,重重的咳嗽了几声。

    齐王爷这一脚不轻,皇甫煜的嘴角有血迹流出来,却不敢擦,马上从地上爬了起来,重新在齐王爷面前跪好,道:“父王,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请您不要气坏了自己的身体。”

    齐王爷气得脱口道:“有你个逆子在,我不想早死都难。”

    皇甫煜白了脸色,一个头重重的磕在地上:“都是孩儿的错,父王息怒。”

    齐王妃看着他嘴角流出的血,心疼,“王爷,煜儿再有千般不是,也是您的亲生儿子,您怎么下这么重的手呢?再说了我养的儿子什么样我还不知道?煜儿绝不是那种随意的人!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隐情,你先坐下,耐心的听他说完可好?”

    齐王爷哼了一声,气呼呼的坐回了椅子上。

    齐王妃掏出丝帕,蹲下身子,亲自替皇甫煜擦拭了嘴角的血迹,语气温和:“煜儿,母妃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还是把情况如实的告诉我们吧。”

    看了看齐王爷,再看看皇甫逸轩和孟倩幽。皇甫煜咬了咬牙,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原来今日一大早,皇甫逸轩和孟倩幽走后,皇甫煜并没有出家门,而是睡了一个懒觉。经过几个月的忙碌,家里的田产和铺子,还有私下的买卖,他都理顺了,从今日开始,他便不用那么忙了。不过,他也没打算闲着,想着等巳时去城里的店铺转转,巡视一下。

    睡够了起床,匆匆的吃过早饭以后,他便出发了,去了东城的粮米铺子里巡查了一番。这个粮米铺子是贺章那时候留下的,是所有的店铺中最挣钱的铺子。

    店里的掌柜的看他去了,立刻亲自殷勤的给他倒了茶水,并把这段时间的账册交给了他看。

    皇甫煜仔细的看过,没看到有疏漏之处,夸赞了掌柜的一番,并承诺月底结工钱的时候,给他多发些分红。在掌柜的千恩万谢中走出粮米铺,准备去下一个店铺巡查。

    林晗嫣的贴身丫鬟红儿走了过来,挡在了他的面前,福身:“二公子,我们家小姐请你去酒楼一叙。”

    林晗嫣定了亲的事,皇甫煜早已经听闻。他强迫自己慢慢断了对林晗嫣的那份心思。听闻了红儿的话,没动,道:“回去转告你们家小姐,就说她已经是订了亲的人了,与我见面会坏了她的闺誉。还有,再过一两天,我也要和武侯府的小姐定亲,这个时候实在没有见面的必要。”

    红儿咬唇,站在他的面前没动。

    紧跟一旁的贺一想要上前驱赶,被皇甫煜阻止。

    皇甫煜脚步移动,想要从红儿旁边绕过去。

    红儿“噗通”跪在了皇甫煜的面前,声音哽咽着说道:“二公子,求求你,去见我们家小姐一面吧。她、她、她快要不行了。”

    皇甫煜大惊失色,所有的规矩礼仪全部忘在了脑后,惊慌的问:“怎么会这样,嫣儿一直不是好好的吗?”

    红儿抽噎了一下:“老爷和夫人强逼着小姐定亲,小姐不愿意,想要撞墙自尽,即使奴婢拉了她一下小姐还是撞的头破血流,养了这许多日,精神才好了一些。二公子今日要是不去见她,我们小姐要是再想多了,说不定今日又会做出什么傻事来。”

    林晗嫣撞破头的事尚书府瞒的严严实实,除了老大夫和文泗夫妇知道以外,外面的人一个都没有听说过,自然也就没有风声传出来,皇甫煜也就没有听说。如今听了红儿的话,什么也顾不得了,急声吩咐她:“你家小姐在哪个酒楼,快带我去。”

    红儿擦了擦眼泪,站了起来,领着皇甫煜来到东城一个较为豪华的酒楼,到了二楼的一个雅间,轻轻的敲了敲门。

    雅间内传来林晗嫣虚弱的声音:“进来。”

    红儿打开了门,皇甫煜大步走了进去,看到瘦的只剩下骨头的林晗嫣心疼不已。

    林晗嫣已是满眼的泪水,站起身,哽咽道:“煜哥哥,你终于肯见我了。”

    红儿悄悄的把门关上,立在了门外。

    在开门的一瞬,贺一已经看清楚了里面的情况,确实只有林晗嫣一人,也放心的站在了门外的另一侧。

    皇甫煜走上前去,伸出双手,想要把林晗嫣搂进怀里,又觉得不妥,收回了双手,声音了也有些细微的哽咽:“嫣儿,你消瘦了很多,瘦的我都快要认不出你了。”

    林晗嫣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凄然一笑,眼泪滑落了下来:“如今我这副样子和鬼差不多吧。别说是你,就是我自己照镜子的时候,都认不出我自己。难为了煜哥哥没有被吓到。”

    皇甫煜心里如刀割一样难受。眼前的女孩,曾经是爱说爱笑,无忧无虑,天真活泼的。可自从退亲以后,就像枯萎了的花朵,一日不如一日。上次自己在将军府里见到她时,虽然也是身形消瘦,但比起现在来说,简直就是丰腴了。现在的她,是真的是只剩下一张皮包在骨头上了。他丝毫不怀疑,再过一段时日,她就会因为耗干了身上的血肉,枯竭而死。

    林晗嫣痴痴的、呆呆的、泪眼模糊的看着他,一语不发,满脸的深情。

    皇甫煜这些日子以来,苦苦压抑的感情,在看到她的这幅模样时,全部爆发了出来。所有的理智也抛去了脑后,伸手,猛地将她搂在了怀里:“嫣儿,你怎能如此作践自己。”

    林晗嫣呜咽出声,双手紧紧的搂住了他。

    贺一内力深厚,一直倾听着雅间内的动静,从话语中猜测出了两人的动作,纠结的皱起眉头,不知道是该出声提醒,还是放任他们的这样下去。

    红儿似乎猜透了他的想法,身子往雅间门口中间一站,挺了挺自己的胸脯,一副你要进去就先过我这一关的样子。

    原本就不知如何是好,这下更加的纠结。

    林晗嫣把这些日子以来的委屈、思念、不甘、惶恐全部化作了泪水,统统的哭了出来,哭的几欲昏厥过去。

    皇甫煜心疼不已,眼睛湿润。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极尽柔声的安慰她,劝解她,甚至差点承诺与她,会照顾她一生一世,幸亏及时警觉,想起她是订了亲的人,才堪堪打住。

    林晗嫣渐渐止住了哭声,抬起红肿的双眼,看着她,声音依旧哽咽;“煜哥哥,我还以为你这一生都不会再理会我了。”

    皇甫煜喉结上下滚动了几下,却没有说出话来。

    林晗嫣嫣然一笑,笑中带泪、梨花带雨,看的皇甫煜的心又狠狠的抽疼了一下。喑哑出声:“嫣儿,我”

    林晗嫣伸出手,捂在他的嘴上,对他摇头:“煜哥哥,我知道是我不好,惹你伤心了。我不怪你,怪只怪我没有及早认识自己的心意。”

    皇甫煜愧疚难当,其实是他思虑的太多,一再躲避他,才、两人落得现在这个局面。

    林晗嫣拉着他的手,坐在了桌子边,指着满桌子的精致的饭菜道:“这些都是煜哥哥爱吃的饭菜,今日如果煜哥哥不来看我,我便吃了这些饭菜后,在心里与你了断,从此以后,再也不思你,念你。我要把你从心里连根拔起。幸亏,幸亏,你来了,我有活着的希望了。”

    皇甫煜满脸的痛色:“嫣儿,你这又是何必,天下的好男儿有的是,你”

    “煜哥哥心里能忘记我吗?”没等他说完,林晗嫣打断他,反问。

    皇甫煜一时没有说上话来。

    林晗嫣露出灿烂笑颜,声音里有几许欢喜:“我也忘不了煜哥哥,天下的好男儿再多与我何关?”

    皇甫煜心里震动,想要把她再次搂进怀里,手臂动了动,又无力的垂了下去。

    林晗嫣把他这细微的动作看在了眼里,苦涩在心里蔓延开来,抿唇。沉默了一会儿,挤出一个微微的笑容,伸手拿过酒壶,给皇甫煜倒满了一杯酒,随后又给自己满上,举起酒杯:“煜哥哥,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喝酒的情形吗?”

    皇甫煜点头,脸上绽开笑容:“当然记得,当年我们还小,你在府里看到你父兄喝酒,感到好奇,来了王府回怂恿我去酒窖里偷了父王珍藏的好酒出来,藏到王府的一个隐蔽的角落去喝酒,结果你我两人都喝醉了,躺在角落里睡着了,所有的人都找不到我们,吓坏了,差点将整个王府翻过来。”

    林晗嫣也笑的灿烂:“是啊,后来你把罪责全部承担了下来,被齐王爷狠狠的揍了一顿。而我,却吓得什么话也没敢说,乖乖的跟着母亲回家以后,有两个月的时间被勒令不许去王府。”

    说完,又道:“眨眼间这件事过去好多年了,却像是昨天发生的一样。今日是我们的又一次喝酒,也许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来,煜哥哥,我敬你。”

    皇甫煜的脸色暗淡了下去,沉默的端起酒杯,仰头,一口气全部喝了下去。然后,把空酒杯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

    林晗嫣也仰头把酒喝干,重新拿起酒壶,给两人斟满对举起:“煜哥哥,我敬你第二杯,多谢你这些年多我的包容和呵护。”

    说完,不待皇甫煜阻止,仰头喝干。

    皇甫煜也是一饮而尽。

    林晗嫣又要去拿酒壶,皇甫煜先她一步抢过:“嫣儿,别喝了。”

    林晗嫣不说话,眨着染了些许酒意的大眼睛,直直的看着他。

    皇甫煜败下阵来,无奈的给她倒满了一杯,然后给自己斟满,把酒壶放的远远的,“这是最后一杯了,再喝下去,你真的喝醉了。”

    林晗嫣举起酒杯,凑到他的酒杯边,重重的碰了一下,再次仰脖喝了个干干净净。

    皇甫煜也全部喝干。

    林晗嫣果然听话,没有要求再喝,而是拿起了筷子,夹了一些菜放到皇甫煜面前的盘子里:“煜哥哥,你尝尝,这是你最爱吃的菜。”

    皇甫煜没有阻止,默默的把她夹的菜全部吃完。慢慢的,不知是喝了酒的缘故,还是吃太多饭菜的缘故,身子竟然热了起来,再看林晗嫣,可能是微微有些醉意了,脸颊酡红,眼神也有些迷离,不断的摇晃着自己的脑袋,似是要驱赶走这燥热的感觉。

    看着她这副迷离的神情,皇甫煜心里的那股燥热更加的强烈了,驱使他伸出手去,摸上了林晗嫣的脸颊。

    林晗嫣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喟叹,身体要也向他靠拢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