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二一章 上门闹事(二更)
    皇甫煜心里的那股火热更加的滚烫,不但紧紧的搂住了林晗嫣,嘴唇也不由自主的凑了上去。

    雅间内响起了沉重的喘息声,还伴随着女子是痛苦是欢愉的低吟声。

    贺一僵住了身体,这声音,分明是,他不敢想下去了,觉得自己的脑袋离搬家不远了。

    皇甫煜刚一说完,齐王爷额头的青筋都爆了起来。这个不知的廉耻的东西,竟然在酒楼里做出了苟且之事,别说他和林晗嫣的身份特殊了,就是贫民百姓做出这样不知廉耻的事,也会被人耻笑的。

    皇甫煜害怕的往后缩了缩身体。

    齐王妃已经惊的说不出话来,“这、这、这”

    皇甫巽的眼睛也瞪得溜圆,竟然在酒楼里,这可是天下间闻所未闻的事,别说皇叔了,他都感觉被打了脸面。

    齐王爷气怒,对着外面怒吼:“来人,给我这个不是廉耻的东西拉下去打”

    齐王妃回过神来,急忙出声阻止:“王爷,事情已经发生了,您这样做是于事无补的,眼下最重要的是,如何解决了这件事,给林尚书家里一个交代。”

    齐王爷气怒,恨不得一脚踹死皇甫煜,“还要什么交代,我绑了他送去尚书府,任凭他们处置,是死是活我都不管了!”

    孟倩幽适时开口:“父王,这件事并不是煜儿的过错,应该是有人在酒水了下了药,才致使他不顾礼仪的做出那样的事的。”

    齐王爷虽也听出了事有蹊跷,可那又怎么样?总不能去外面宣扬,皇甫煜是中了下三滥的药,才做出这样不顾廉耻的事来吧,那岂不是更加的打王府的脸。

    齐王妃急声问:“嫣儿呢?”

    皇甫煜小声回答:“她事后体力不支,昏了过去,我把她带了回来,安置在我的院子里了。”

    齐王爷的额头突突的跳,再也忍不住了。推开齐王妃,连环脚朝着皇甫煜的身上踢了过去,一脚接着一脚,每次都是踢在重处,气得说话也失了分寸:“混账东西,今日我不打死你,我跟你的姓。”

    要不是场合不对,皇甫巽真想笑出声来。

    齐王妃被推的一个踉跄,差点撞到一边的桌子上,幸亏孟倩幽眼疾手快的一把拉住了她。

    齐王妃虽是稳住身体,但仍惊魂未定。见齐王爷暴怒之下对皇甫煜下了重手,急忙又要上前阻拦。孟倩幽拦住她,对他摇了摇头,皇甫煜这次闯下的祸太大了,让齐王爷教训一下也好,免得以后,再记不住教训,犯下类似的大错,那才是真的无法挽救了。

    齐王爷连踹了几脚后,皇甫逸轩站了起来,挡在了他和皇甫煜之间:“父王,煜儿得到教训了,你再打下去,就真的把他打死了。”

    “死了好,死了不会再给我惹事端。”齐王爷喘着粗气怒吼。

    皇甫煜被踹的躺在了地上,好半天才爬起来,强撑着身体跪在齐王爷面前,“是孩儿的不对,父王要打要罚,孩儿全受着。”

    齐王爷气得胸膛不断地起伏,怒气怎么也消失不下去。

    皇甫逸轩见他又要对皇甫煜动手,温声劝解:“父王,事情煜儿已经做下了,您就是打死了他也是无济于事,您消消气,我们一起商议一个解决的方法。”

    齐王爷退回到椅子边,重重的坐下:“能有什么解决的办法,无非就是他娶了林小姐。可凭着林尚书两口子的为人,他会轻易的把女儿嫁过来吗,再说,那林小姐还是订了亲的人,未来的夫婿也是一个有能力之人,说不定以后会成为朝廷的栋梁之才。煜儿做出横刀夺爱的事,无非就是给王府又多树立了一个敌人而已。”

    齐王妃也坐回了自己刚才的椅子上,“事已至此,林尚书夫妇如果不想京城里的传言越演愈烈,应该不会多加阻挠的,毕竟这对尚书府来说,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话刚说完,会客厅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随后管家有些惊慌的声音响起:“王爷,林尚书和林公子带着人打上门来了。”

    齐王爷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但坐着一动未动。

    齐王妃的脸色变了几变,看向齐王爷。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也是坐着未动。

    管家没有听见吩咐,躬着的身子没敢抬起来。

    好半晌,齐王爷才站起来。怒瞪了皇甫煜一眼后,大步往外走,走到门口,回头,语气凌冽的吩咐皇甫煜:“你在屋子里呆着,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出去。”

    说完,才大步走了出去。

    齐王妃也跟着往外走,皇甫逸轩和孟倩幽跟在后面。

    皇甫巽抬了抬屁股,想要跟出去看看热闹,又觉得不妥,重新坐了回去,等屋里的人全部走出以后,对着皇甫煜竖起大拇指:“二公子,好勇猛,连我都佩服了。”

    皇甫煜瞥了他一眼,呲牙咧嘴的躺回了地上。父王这下是真的气狠了,踹的他浑身都疼,不过想到他临出门时说的那句话,明显的就是在保护自己,抑制不住的又嘿嘿嘿笑了起来。

    皇甫巽看着他的表情变化,摇了摇头,觉得他可能是被齐王爷打傻了,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

    四人来到王府门口,林尚书和林仲带着有几十人,气势汹汹的堵在门口。

    看到几人出来,林尚书上前一步,怒视几人,高声道:“皇甫靖,你们欺人太甚了,赶快把那个狗东西叫出来,否则今日就是舍了我父子俩的性命,也要跟你们齐王府拼个鱼死网破。”

    齐王爷微撇下了嘴角,满脸的不屑:“林从文,注意你的言辞,煜儿是我皇甫靖的儿子,再让我听到你这样叫他,我打的你重新回娘肚子里去。”

    林尚书也是真的气坏了,有些口不择言了。如泼妇一样,朝着齐王爷呸了一口:“少他娘的吓唬我,老子也不是吃素的。”

    除了林尚书这帮人,齐王府门前一个看热闹的人也没有。笑话,一个是当朝的唯一的亲王,一个是兵部尚书,别看现在这两人剑拔弩张的,似要大打出手。这时候凑上去看热闹,让他们记住了自己,不等着倒霉才怪。不过,在自己家里观看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有的人装作害怕的样子,赶紧关上了自家的大门,实际却从门缝了悄悄往外观看。有的更绝,直接命府里下人架个梯子,自己爬到墙头上,微微抬高了头往外观看。

    林尚书的话落,齐王爷的脸色也又黑沉了不少,摆手示意身后三人停下,自己往前走了几大步站定,手指林尚书:“林从文,你要是真的这么有血性,滚过来跟本王打一架,打赢了,要怎处置煜儿,你随意。打不赢,赶紧滚蛋。”

    林尚书也不甘示弱,走上前去,“这可是你说的,谁要是说话不算话,谁就是王八蛋。”

    “少废话,来。”

    林尚书也是武将出身,虽然当了多年的尚书,但那一身武功从没有丢下过,当下挥舞着拳头,朝着齐王爷冲了过来。

    齐王爷和林尚书打起来了,这太令人兴奋了,躲在门后的也不躲了,打开大门直接走了出来,悄悄探头的干脆把身子全露了出来,明目张胆的伸长脖子观看。

    齐王爷和林尚书憋了这么些日子的火气,终于在今日发泄出来了,两人你来我往,你打我一拳,我踹你一脚,打的丝毫没有章法,却吓得周围看热闹的人又缩了回去。

    完了,完了,他们看到齐王爷和林尚书最狼狈的时候了,不知以后会不会被他们俩灭口。

    就在看热闹的人后悔不已的时候,齐王府一脚将林尚书踹飞了出去。

    林尚书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喷出了一口鲜血。

    “爹”林仲惊慌的跑过去,扶起林尚书,用衣袖替他擦拭嘴边的血迹。

    打了一架,还打赢了,齐王爷心里莫名的痛快,连语气也没有那么低沉了:“林从文,你打输了,赶快滚蛋,从此以后不许离我的府门五米内。”

    林尚书气得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皇甫靖,我与你没完!”

    不屑的看了他一眼,齐王爷回头朝王府里走。

    林尚书怒喝:“皇甫靖,你给我站住!”

    齐王爷的脚步未停,倒背着手,慢悠悠的走道府门口,转身,轻飘飘的对林尚书说:“林从文,给你半日时间回去退了你女儿的亲事,明天我和王妃亲自上门提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