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二二章 做梦 (一更)
    林尚书一口老血再次喷了出来,恨极,高声道:“皇甫靖,你休想,我宁可让我的女儿老死家中,也不会让她嫁入你齐王府。”

    没等齐王爷说话,远处有两辆马车急匆匆而来,在林尚书和林仲面前停下。

    车帘打开,林夫人从马车上下来。看到林尚书口吐鲜血,依偎在林仲的怀里,吓得心神俱裂,高声痛呼着走到两人面前:“老爷!”

    后面的马车上下了一名男子,正是和林晗嫣刚订了亲的刘佳正,看到林尚书的模样,也急匆匆的走到他面前:“岳父大人,您没事吧?”

    许多的抽气声,不约而同的同时响起。

    林尚书听到了,又羞又气,差点昏厥过去,伸手指着刘佳正,怒斥他:“闭嘴!”

    刘佳正似乎没料到林尚书会当众呵斥他,脸上有些挂不住,当即涨红了脸,反驳:“岳父大人,你的女儿光天化日做出苟且之事,我还没有计较呢,您对我这是何态度?”

    众人知道是一回事,这样被人当中**裸的说出来又是一回事,别说林尚书了,就是林夫人和林仲的脸色也是气的铁青,这刘佳正平日里看着是个知书达理,懂进退的人,今日这样肯定是故意的。

    林仲是个暴脾气,当即也呵斥了刘佳正一句:“闭嘴!”

    刘佳正不愿意了,跳了起来,怒道:“我也是个读书人,虽然与林小姐订了亲,但并不代表我可以被你们父子呼来喝去”

    没等他说完,林夫人也尖声呵斥了一句:“闭嘴!”

    刘佳正还没说完的话被堵在了喉咙里,抬手怒指着林家三人,嘴巴张张合合,气得好半天没发出声音来。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对看了一眼,皱眉。这个刘佳正就是当初命周安帮着他看皇榜的那一个,绝对不是周安他们口中那个彬彬有礼的少年公子。

    周安也感觉有些不对劲,这个刘公子和他们劫持的刘公子虽然长的一模一样,但言谈举止实在相差的太多了,他敢用自己的人头担保,此刘公子绝非是他们劫持的那个刘公子。

    呵斥完刘佳正,林夫人起身走到王府门口,怒瞪着齐王爷和齐王妃:“你们齐王府不要欺人太甚,今日之事,我门们尚书府与你们没完。”

    无论缘由如何,这件事总归是皇甫煜的不对,齐王妃上前走了几步,轻声说:“蝶清,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

    尚书夫人摆手打断她:“夙英,你我几十年的情意,今日算是消失殆尽了,从今以后,你我半丝情意全无。”

    齐王妃剩下的话咽了回去。

    红儿扶着林晗嫣慢慢的从府里走了出来。

    林夫人看自己的女儿走路明显不适的样子,气怒的脸色有些狰狞起来。等林晗嫣刚走出王府门口,便大步走到她身边,扯着她的胳膊拽到自己身边:“走,给母亲回家。”

    林晗嫣体弱,加上刚经历了人事,被林夫人一拽,眼前阵阵发黑,身体不由得朝着林夫人倒去。

    林夫人没有承受住,被她撞的朝后踉跄的倒退了几步,母女两人同时跌倒在了地上。

    “夫人,小姐。”红儿惊呼一声,慌忙跑过去,蹲下身子,想要扶起两人。

    林夫人当众出了这样的大丑,面子上挂不住了。气得挥手搧了红儿一巴掌:“不长眼的东西,怎么伺候小姐的!”

    红儿的半边脸立刻红了起来,也没敢捂脸,含着眼泪,先扶起林晗嫣,让她站稳以后,想要再去扶林夫人。

    林夫人自己挣扎着爬起来,朝着红儿又搧了一巴掌:“没眼力的东西,回府以后发卖了你!”

    红儿吓得“噗通”跪在林夫人面前:“奴婢知错了,求夫人不要卖了奴婢。”

    林晗嫣急声阻止,“母亲,是女儿的错,您要是怪就怪在我的头上吧,与红儿无关。”

    没有再理会红儿,林夫人抓起林晗嫣的手,“走,跟母亲回府。”

    林晗嫣没动。

    李夫人气得怒喝:“不知廉耻的东西,你还嫌丢人丢的不够吗?”

    林晗嫣挣脱了林夫人的手,跪在了她面前:“母亲,女儿和煜哥哥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今生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定然不会再嫁与别人,请母亲成全我吧。”

    林夫人气得浑身发抖,平生第一次打了林晗嫣一巴掌。没等说话,一声怪叫自身后响起,刘佳走上前来:“林小姐,你可是我的未婚妻,今日你当着众人的面说这样的话,置我与何地?”

    所有悄悄观看的人以一种怪异的目光看着他。还没成亲,就戴上了绿帽子,言辞之间却半丝计较也没有,该说这人心胸宽广呢,还是说另有所图。

    林晗嫣厌恶的皱眉,抿唇不语。

    刘佳正把她的表情看在眼里,心生不满,责问:“林小姐,你这是什么好意思?你做了如此不知廉耻的之事,我都没有同你计较,你反而百般的看不起我。要知道,在我们乡下,你这样不守妇道的人是要浸猪笼的。”

    自己养大的女儿自己指责可以,别人说就不行了。林夫人听了他的话反而不愿意了,道:“你们只是订了亲,还没有成亲,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的女儿。”

    刘佳正又怪叫了一声:“哟嗬,岳母大人,你这话小婿就不爱听了。当初你女儿嫁不出去,你托人回老家,千选万选,选中了我,说你女儿如何如何的好,是大家闺秀、知书达理、文静娴熟,我信以为真,来了京城,却得知她是这样的人。我原本是不愿意的,是您和岳父大人又夸下海口,对我保证,说是要我能榜上有名,便给我打点一下,补个肥缺。看在高官厚禄的份上,我才勉强答应定下这门亲事。现在你女儿给人青天白日和人做了苟且之事,我难道连说个一两句都不行了吗?”

    林尚书夫妇在老家给林晗嫣寻夫婿的事,京城里的人几乎都不知道。等听闻林晗嫣定亲了,才打听出来定的是个有才之人,有的人还羡慕呢,这林晗嫣是走了什么狗屎运,被人退了亲了还能找到这么好的婆家。现在听了刘佳正的话,明白了事情的原委,顿时伸长了脖子,等着看林夫人作何反应。

    暗地里的事被人抖了出来,林夫人气得浑身发抖,朝着刘佳正伸出手,想要打他。

    刘佳正伸出手抓住她的,言辞有些轻佻:“岳母大人,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小婿虽然”

    旁边有个人影闪过,刘佳正没有反应过来,被踹飞了出去。

    林仲满脸的杀气:“刘佳正,你这是找死。”

    刘佳正飞出去了好几米远,重重的落在地上,吐出了一口鲜血。好一会儿才挣扎着站起来,踉踉跄跄的往前走了几步,呸出了一口鲜血,指着林仲道:“本少爷长这么大,你是第一个敢打我的人,你等着,本少爷绝对不会放过你。”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对看了一眼,皇甫逸轩低声吩咐周安:“去查查,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安应声,挥手招呼了几名精卫飞身而去。

    林尚书也恢复了理智,直觉眼前的刘佳正和自己府里的不一样。捂着胸口,有些摇晃的上前,眯起了眼睛,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打量了眼前的人一番,喝问:“你是谁?”

    刘佳正狂笑了几声:“岳父大人,你这话问懵了小婿了,在尚书府住了这么长的时间,你难道还要装作不认识小婿吗?”

    身后隐隐约约传来几句议论声,林尚书已经顾不上了,吩咐林仲:“仲儿,他绝不是刘公子,看看他是谁?”

    林仲点头,走上前去,钳制住刘佳正,伸手在他脸部的四周摸了一圈,也没有摸到异常之处,对着林尚书摇头。

    林尚书的脸色沉了下去,今日的刘佳正和平日判若两人,如果不是故意的,那林尚书不敢想下去了。他只所以凭着白身走到今日这个位置,做事原则就是谨小慎微,而在刘佳正的事上,他当时急躁了些,没有派人去详细的打探,现在

    想到此处,林尚书不敢想下去了,连跟齐王爷计较的心思也没有了,吩咐,“仲儿,扶起你妹妹,咱们回府。”

    林仲放开了刘佳正,大步走到林晗嫣面前,“妹妹,跟哥哥回府,有什么事咱们回府在说。”

    林晗嫣摇头:“大哥,我不回去。”

    无缘无故的被人钳制住摸索了一番,刘佳正心里的火气也起来了,从后面低着头,对林仲撞了过去:“敢动本少爷,今日我与你拼了。”

    众人的注意力在林仲和林晗嫣的身上,没有注意到他,看到他的动作,齐齐惊呼了起来。

    林仲感觉到了身后的动静,回头欲要查看一番,等看清是刘佳正冲撞过来时,想要躲闪,已然来不及,被他撞的仰面朝后倒了下去。

    “大哥,”林晗嫣惊呼,想要拉他一把。

    无奈力气太小了,不仅没有拉住他,反而被他也带倒在地上。

    刘佳正也收势不住,朝着林晗嫣的身上扑了过去,眼看就要压在她的身上了。

    众人的惊呼声再次响起。

    林晗嫣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情急之下,伸出脚,狠命的朝着刘佳正踹了过去。

    刘佳正没有被踢飞,只是被踢偏了些,眼看就要砸在林仲的身上。

    林仲一个翻滚,避开了他。

    刘佳正重重的跌爬在地上,好半天没有动弹。

    林仲一个鲤鱼打挺的跳起来,看也没看刘佳正一眼,吩咐红儿:“扶着小姐,跟我回府。”

    红儿应声,匆忙爬起来,去扶林晗嫣。

    林晗嫣那一脚用劲了全身的力气,现在连连挣扎的劲都没有了,任凭红儿扶她坐了起来。但是却没有站起来,祈求:“大哥,煜哥哥说会对我负责的,你成全了我吧。”

    林晗嫣今日算是把尚书府的脸面丢尽了。林尚书心里的父女之情被她消耗的差不多了,气怒之下开口:“逆女,今日你要是不跟我们回府,以后就不是我林从文的女儿了。”

    这是要断绝父女关系了,众人又不约而同的发出了抽气声。

    林夫人大惊失色,急忙喊道:“老爷!”

    林仲也是吓了一跳,惊呼出声:“父亲!”

    林尚书不为所动,怒瞪着林晗嫣。

    林晗嫣推开红儿,缓缓的跪下,对着林尚书和林夫人磕了一个头:“女儿不孝,让父亲、母亲蒙羞了,从今以后,您二老就当没有我这个女儿了吧。”

    林夫人的身体晃了几晃,勉强稳住了自己的身形,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看着林晗嫣:“嫣儿,你”

    林仲也不可置信的看着林晗嫣:“小妹,你疯了吗?”

    刘佳正也从地上爬了起来,顶着满脸的血污,摇摇晃晃的走到林晗嫣面前,冷哼:“想的美,你生是老子的人,死是老子的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