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二三章 (二更)
    今日一再丢脸,林尚书的脸气得铁青,怒指着林晗嫣:“好,好,好,这就是我养了多年的好女儿,为了一个不成器的东西,连自己爹娘也不要了。既然如此,从此以后,你不再是我林家的女儿了,以后是死是活和我们没有关系。”

    林夫人吓坏了,替林晗嫣求情:“老爷,我们只有这一个女儿呀。”

    林尚书气得理智都快没有了,哪里听进林夫人的话去,看也没看林晗嫣一眼,转身往回走。

    林夫人没动,林仲也没动。

    刘佳正不愿意了,抬起袖子抹了一下自己依旧还在流血的鼻子后,快走了几步,伸出双手,挡在了林尚书面前:“你不能走!”

    刘佳正人长得不错,白白净净,浓眉大眼的,可此刻鼻子撞破了,不停的往外流血,尤其是刚才他不自觉的抹了一把,抹的脸上一滩滩的血迹,吓人的很,林尚书厌恶的看了他一眼,冷声呵斥:“滚开!”

    “我不滚开!”刘佳正的身体挺了挺,依旧挡在了林尚书面前:“你们当初可是答应了我,只要我和你女儿订了亲,一定会给我谋个好职位的,如今你和她断绝关系了,我的职位怎么办,你若不我给我一个交代,今日你别想走。”

    这哪里还是那个温和有礼,谦逊有恭的少年之才,这分明就是一个地痞无赖,林尚书平生第一次觉得自己瞎了眼,同在一个府里住了这么多的时日,竟然没看出来他是一个无赖。还把自己的女儿许配给了这样的人。

    冷笑了一下,头也不回的往后一指:“那个逆女都被我赶出家门了,你觉得我还会帮你吗?”

    “我不管,”刘佳正语气蛮横:“当初你们是用这个条件诱惑我来的,今日你女儿做出了这样下贱的事,我都没有计较,你们还想推开我,告诉你,门都没有。”完了,深喘了一口气,威胁起了他:“我如今也是有了功名在身的人了,你若是出尔反尔,不管我了,我就去敲鼓告御状,让你这尚书也做不成。”

    堂堂的尚书被一个乡下小民威胁了,这可是武国开国以来的头一次。林尚书气极,不怒反笑,点头:“好好好,你去告御状,老夫就是舍了这身官位也奉陪到底。”

    刘佳正一看没有威胁住,反而愣了一下,随即眼珠一转,如市井泼妇般,身体下滑,抱住了林尚书的大腿:“今日你不给我一个交代,哪里也不许去。”

    别看刘佳正不会武功,力气却是很大,刘尚书拉扯了几下,竟然没有挣脱他的手。

    这可是千年难得一见的看到刘尚书出丑的场景,躲在家里悄悄观看的人也不躲藏了,纷纷走了出来,站在自己家门口,对着这边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从入仕到做了几十年的尚书,林尚书从来没有这样丢人过,感觉今日自己的老脸都要丢尽了,脸色涨的通红,不顾身份的弯下腰,想要拨开刘佳正的手。

    刘佳正反而抱的更紧了,还拼命的高呼:“救命呀,杀人了。”

    刘尚书的脑袋一热,直起腰来,抬走右脚就对着刘佳正的脑袋踹了下去,此刻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踩死他,一了百了,自己也不用再出丑了。

    “父亲,不要!”林仲急声喊出口,想要阻拦,可是已经晚了,从林尚书爆起的青筋,瞪大的眼睛来看,他这次是无论如何也要踹死刘佳正了。

    出来看热闹的人惊呼,有的已经害怕的捂上了眼睛。

    一股强大的力量对着林尚书打来,林尚书身体支撑不住,摇摇晃晃的朝着地上跌去,正好砸在了刘佳正的身上,只听“咔擦,”“嗷”的两声响过以后,刘佳正手脚挣扎了几下,便不再动了。

    刘尚书惊魂未定的趴在刘佳正的身上。

    林仲和林夫人同时跑了过来,喊着:“老爷”“父亲”,一左一右的扶起了林尚书。

    这一跤摔下去,林尚书也恢复了理智,想到自己刚才的行为,吓出了一身冷汗,自己要是真的在众目睽睽之下踹死了刘佳正,那自己的项上人头也不保了。回头,看向齐王府门口,见齐王爷和皇甫逸轩都倒背着手,神情如常的看向这边,看不出来是谁出手救了他。

    种种滋味涌过心头,看了一眼依旧跪在地上,但面露担心的林晗嫣,狠心回头,咬牙命令:“我们走!”

    这次没人出口反对,林夫人和林仲一左一右的扶着他朝着马车走去,而昏死过去的刘佳正没人理会,毫无声息的躺在地上。

    三人刚走到马车旁,周安拎着一人施展轻功,快速而来,刚到了王府门口,便撒开了手中的人,那人有些站立不稳,险些栽倒在地上。

    周安伸手扶好了他。

    男人惊魂未定,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朝着四周张望了一眼。

    众人看清了他的容貌,惊呆了,这个男人竟然和刘佳正长得一模一样。

    林尚书和林仲没有回头观看,没有看到男子的面容,林夫人却忍不住好奇,回头看了一眼,却吓得声音都变了调:“老爷!”

    林尚书听见她的声音,皱着眉头回头,却在不经意的看到男子的面容时,也呆住了。

    林仲更甭提了,惊得嘴巴张开,都合不上了。

    男人也在听见林夫人的声音后,朝着这边看来,等看清是林尚书一家人时,也是愣了一愣,随即心虚的撇开了头。

    林尚书已经上了一半马车了,回神之后,推开了林夫人和林仲,转身大步走到男子面前,钳住他的下颚,让他直视自己,厉声问:“说,你是谁?”

    男子挣脱不开,眼神闪躲,支支吾吾的没有说上话来。

    林仲大步走到昏迷的刘佳正面前,揪住他的头发,把他的头拽起来,让男人能看清刘佳正的脸。

    “小弟!”

    男人惊叫出声,不顾一切的挣脱开了林尚书的钳制,跑到刘佳正面前,看着他那张几乎是认不出的脸,惊问:“你这是怎么了?”

    刘佳正昏迷着,回答不上来。

    林尚书的脑子轰轰作响,事到如今,一个念头在他的脑子里闪过,可他不敢相信,自己是当朝尚书,有生杀予夺的权利,没有人敢给自己玩花样的,尤其刘佳正还是自己夫人娘家的人,当初可是林夫人娘家的族长做保,说刘佳正是孤儿一个,没父没母,从小是吃百家饭长大的,人敦和有礼,懂孝道,识大体,所以他们才选了他做林晗嫣的夫婿的,这怎么可能出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人。

    林夫人也是身体晃了几晃,要不是林仲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估计她会跌倒在地上。

    林仲也好不到那里去,脑子里回想起了皇甫逸轩曾经提醒他的话:“那个刘公子有些问题,你多注意一下吧。”现在他才明白怎么回事,原来是有两个刘佳正。心里有气又恨,气得是,当初皇甫逸轩没有明说,恨得是自己没有当回事,没有去彻底的调查。才致使今日尚书府在众人面前有可能出大丑。

    男子摇晃了好一会儿,刘佳正才幽幽转醒,等看清眼前的人是谁时,一把推开了他:“你不是早就回老家了吗?怎么还在这里?”

    男人还没有回答,几名精卫也同时拎着几人回来了,到了门口以后,把几人先后扔在了地上。

    几人被摔晕了,爬起来摇晃了几下脑袋,才看向四周,等看到刘佳正时,纷纷朝着他快速的爬过去,惊喜的喊:“少爷!”

    刘佳正否认:“谁是你们的少爷,你们认错人了。”说完指着另外的男人,提醒几人:“他才是。”

    几名下人愣了一下,很快回过神来,立刻稍微改变了方向,朝着男人爬去:“少爷,你怎么了,是谁欺负你了,我们去帮你出气。”

    男人张嘴刚要反驳,好像想起了什么,嘴又闭上,没有说话,任由那几名下人爬到了自己的面前。

    能和齐王府在一条街上的人都是朝中的大员,都是浸淫了朝堂半辈子的人,从几人的神态中,隐约猜出了些什么,更是睁大了眼,等着看好戏。

    林晗嫣也是傻了眼,捂着嘴惊得说不出话来。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这才反应过来,感情这两人是双生子,联合起来骗林尚书一家人呢。怪不得周安几人总感觉刘佳正不对劲,原来一个真的是翩翩学子,而另一个却是地痞无赖。

    齐王府门前诡异的安静。

    林尚书的脸色变了几变,由青到白,由白变黑,再变成紫,霎是好看。最后端着一张沉的能滴出水来的脸走到男人面前,隐忍的怒气似到了火山口,马上就要喷发出来:“今日你要是不说出这是怎么回事,我亲手活劈了你。”

    男人还没回话,刘佳正几下爬到林尚书面前,“岳父大人明察,我不认识他呀。”

    ------题外话------

    老娘病了,陪着她去医院做各种检查,治疗,这几天的更新时间和更新字数可能有些不稳定,亲们见谅了。

    推荐好友闲听冷雨重生八零,军妻有点甜

    前世,女儿生死未卜,夫妻相敬如冰,婆婆,算了,不说也罢。

    重生后。

    正赶上生孩子的顾海琼只想护住女儿,母女现世安好。

    八零初。

    她只想离婚,远离前世那个让她伤心失望到麻木的男人。

    不再忍让的顾海琼斗婆婆,撕小叔,忿极品,做生意,买房子,养女儿,脚踏实地奔小康。

    平凡就是福。

    某月黑风亮杀人,呃,辛苦运动夫妻和谐沟通夜——

    浓眉大眼,面色肃然的男人挑眉:媳妇,抱着我的娃,冠着我的姓,想跑?

    来来,咱们床上好生商量商量!

    第二天顾海琼两辈子加起来六十多年的老腰直不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