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二四章 没脸(一更)
    林尚书一脚踹了过去,正中刘佳正的脸部。

    刘佳正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小弟!”那人惊呼,爬到他面前。

    “少爷!”几名下人吓得惊呼声都变了调了,也慌忙爬到了刘佳正面前。

    刘佳正只觉脑袋一阵阵轰鸣,眼前发黑。拼命摇了摇头,努力使自己清醒,还试图强辩:“岳父大人!”

    “你给我闭嘴,再敢多说一句,我要了你的命!”林尚书怒喝。

    刘佳正吓得闭上了嘴。

    林尚书用手怒指男人:“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男人看看刘佳正,再看看林尚书,张嘴想要说出实情。

    刘佳正阻止他:“薛良,别忘了你是怎么答应我的,你若是敢说出来,从此以后你我再无关系。”

    薛良要说的话咽了回去,默默的低下了头。

    “好,很好,”林尚书点头,踉跄着走进一名府卫面前,拿过他手里的大刀,面色阴沉的走回几人身边,半丝犹豫也没有,对着薛良劈了下去。

    一道血雾闪过,伴随着一声惨叫,薛良捂着半边耳朵,哀嚎着躺在地上疼的打滚。

    众人吓了一跳,尤其是刘佳正,吓得迅速把身子藏在了那名高大下人的背后。

    林尚书满身的杀气,如索命的恶鬼一般抬起滴着血的刀指向他:“说不说?不说这就是你的下场!”

    刘佳正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吓得差点尿裤子了,点头如小鸡啄米一样:“大人饶命,大人饶命,我说,我说。”

    林尚书怒瞪着双眼,厉喝:“说!”

    “我和薛良是双生子。”刘佳正吓得脱口而出。

    围观的人群一阵哗然。

    林夫人的脸都白了,她做梦都想不到自己娘家人的族长会欺骗她。

    林尚书不语,拿刀动作未变。

    刘佳正往高大的下人身后靠了靠,在薛良的痛苦的哀嚎声中,继续说:“薛良是哥哥,我是弟弟。在我们三岁那年,家中出了变故,爹娘双双死去,我们兄弟两人生存不下去,便由族里的族老们决定,分别把我们送了人。我落于当地的富绅刘家,当了他们家唯一的少爷,从此以后吃香的,喝辣的,在蜜罐里长大。大哥落于薛家,薛家是读书之家,重于学问,大哥十六岁那年考中了秀才,并且娶妻生子。我也定下了一门亲事,原本准备年底成亲的,恰巧林夫人今年回乡托人去给林小姐觅亲事。我爹听后心动,给族长送了几百两银子,拜托他帮忙促成此事,并许诺,等我做了高位以后,提携刘氏族人。”

    “老族长听后心动,两人才想出了让我大哥代替我来京城参加科举,等中了功名与林小姐定亲事以后,他便带着我手下的这些人回乡,我留在京城和林小姐成亲。”

    王府门前死一般的寂静,没有半丝的声音。

    不单是那些看热闹的人们,就是齐王爷和齐王妃也惊的说不出话来。

    林夫人跌坐在地上,一阵阵后怕。

    林晗嫣挣扎着爬过去:“娘,您没事吧?”

    林夫人双手颤抖,抱住了她,“嫣儿,母亲差点害了你呀!”

    林仲气得把拳头捏的咯咯响,大步朝着刘佳正走去。

    刚走了没几步,却见林尚书已举起了大刀,急忙出声阻止:“父亲,不要!”

    可为时已晚,林尚书的大刀已经落下,一刀两命。那名下人和刘佳正两颗人头同时滚落在地上。

    “小弟!”

    “少爷!”

    几声惊呼声同时响起。

    薛良惊叫过后,看着滚落在自己面前的还瞪着大眼睛的刘佳正的人头,两眼一闭,昏死了过去。

    几名下人也是魂飞胆裂,恨不得自己和薛良一样昏死过去。前日少爷已经命他们护着薛良回乡了。是薛良不放心少爷,非要再多呆几天,他们无法,只好跟着留了下来。要不然,今日也不会被那些人抓到,丢了少爷的性命。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皇甫逸轩即使想要像刚才一样用内力阻止要也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林尚书砍下了两颗人头。

    众人再次惊的够呛,这林尚书竟然公然要了两人的性命。等明日御史台一弹劾,这尚书职位肯定是保不住了,弄不好,连性命也得搭进去。

    林夫人也想到了这点,两眼一黑,昏死了过去。

    看着两颗人头滚落,两具颈部留着血的尸体,“噗通!”“噗通!”的倒在自己面前,林尚书心里的那口恶气终于出了一些,长吁了一口气,扔了手里的大刀,转身吩咐:“仲儿,护送你母亲回府,为父去皇上面前请罪。”

    这么多人看着,自己就算是替父顶罪也不行,林仲面色沉重的应声:“是,父亲。”

    林尚书面色平静,大步沉稳的走到了马车前上了马车,吩咐车夫:“去皇宫。”

    看着马车远去,林仲抿唇,走到昏死在地上的林夫人面前,弯腰抱起她,转身朝马车走去。

    “大哥!”林晗嫣挣扎着站起来,跟在身后,欲随着回尚书府。

    林仲的脚步顿住,回头:“小妹,父亲已经和你断绝了关系,你以后不再是尚书府里的人了,好好照顾自己吧。”

    林晗嫣哪里不知道林仲是在保护自己。今日之事,不知皇上会如何判决,如果真的是累及家人,自己或许能逃过一劫。可她怎么能这样做,那些都是自己的亲人,都是从小到大疼宠自己的人,无论尚书府里出什么事,自己应该跟他们风雨同舟,一起面对的。

    又踉跄着往前走了几步:“大哥!”

    林仲没在说话,回头,沉声吩咐:“红儿,看好小姐,不要让她再回尚书府。”

    红儿应声,走上前来死命的拽住了林晗嫣。

    “大哥,不要!”林晗嫣挣扎不开,哀声请求。

    林仲充耳未闻,把林夫人轻轻的放在了马车上,翻身跃上了马背,吩咐众人:“回府!”

    来时气势汹汹的一家人,静默的离开。

    不少人唏嘘,尚书府这次完了。从今以后,林尚书这个名字朝中再也无人提起了。随后又眼睛一亮,对呀,尚书的位置空缺下来了,自己是不是可以趁机去活动一下。

    有这个想法的不止一个人,所以一眨眼各个府邸出来看热闹的人,散的干干净净,都匆匆的回府去准备送礼之事。

    王府门前只剩下被红儿死命拉着,瘫坐在地上的林晗嫣。以及两具身首异处,还在汩汩往外冒血的尸体,以及昏死过去的薛良和几名吓傻了的下人。

    皇甫逸轩吩咐周安:“请五城兵马司的人过来处理一下。你再派人看住这几人,他们是重要的人证,皇上免不了会派人审问一番。”

    周安快速的飞掠而去。

    孟倩幽给青鸾和朱篱使了眼色,示意两人把林晗嫣扶进来。

    青鸾和朱篱走过去,一左一右架着林晗嫣朝府门走来。

    林晗嫣没有挣扎,呆呆的任她们架着自己往回走,红儿默默的跟在后面。

    齐王爷没有说话,齐王妃轻轻的叹息了一声,两人同时转身,回了府里。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跟在后面。

    青鸾和朱篱紧随其后。

    刚走进府门不远,皇甫煜脸色焦急的跑来。看清众人往回走时,微微一愣,随即伸长了脖子朝后看,等看清林晗嫣跟在了后面时,明显的松了一口气。上前:“父王,母妃。”

    齐王爷没有理会他,直接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齐王妃叹了一口气:“煜儿,领嫣儿去你的院子里吧,好好的照顾她。”

    皇甫煜应声:“是,母妃。”

    回头看了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林晗嫣一眼,齐王妃再次叹了一口气,朝着自己的院子里走去。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沉默的跟在后面。

    等四人都过去了,皇甫煜从青鸾和朱篱手里接过林晗嫣,和红儿一起扶着她回了自己的院子里。

    齐王妃走到回廊口,回头:“轩儿,幽儿,太子还在府里,你们去招待一下吧,母妃有些累了,想要去歇息一下。”

    孟倩幽张嘴,想要劝她吃过午饭以后再歇息。皇甫逸轩悄悄碰了一下她的手臂,阻止她要说出的话,道:“孩儿知道了,母妃好好歇息。”

    齐王妃忍不住再次叹了一口气,转身回了自己的院子。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转了一个弯,回了自己的院子里。

    皇甫巽似是坐不住了,已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正在院子里来回溜达。看两人回来,急切的问:“我听说”

    皇甫逸轩打断他:“屋里说吧。”

    皇甫巽咽下了要说的话,扭头先走进屋里。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随后跟着走了进来。

    等两人在椅子上坐定,皇甫巽再次迫不接待的问:“我听下人说,林尚书杀人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快说与我听。”

    皇甫逸轩把事情的经过详细的告诉了他。

    皇甫巽听完,也是惊呆在原地,好半天才“腾”的站起来:“我进宫去看看。”

    “已经晚了,林尚书这个时辰早到了御书房里,估计现在皇伯父正大发雷霆呢。你去了,半丝用处也没有,说不定还会把皇伯父的怒火引到你的身上。”皇甫逸轩微微摇头。

    皇甫巽愣了一下,又坐了回去,试探的问:“你觉得父皇会如何处置他?”

    “林尚书在其位多年,一直兢兢业业,勤勉克己,为朝廷解决了不少的难题。皇伯父不会狠力处置他的,但为了给朝中大臣一个警告,也不会处理的太轻描淡写了。”

    “你的意思是林尚书会被罢了现在了官职,但是不会被问责?”

    皇甫逸轩没有再往下说,而是避开了这个话题的讨论:“一切都得看皇伯父的决断,我们还是等消息吧。”

    皇甫巽也不再问,皱着眉头靠在身后的椅子上。

    皇甫逸轩也没有说话,同样皱着眉头沉思。

    孟倩幽伸出手拉了他一下。

    皇甫逸轩惊醒,看向她。

    孟倩幽皱着小脸,有些不好意思:“我饿了。”

    皇甫逸轩反应过来,不用抬眼看外面,也知道早已过了吃饭的时辰,往常的这个时候,孟倩幽早已吃过饭歇下了。急忙高声朝着外面吩咐:“摆饭!”

    青鸾应声,去了厨房吩咐。

    皇甫巽也回过神来,跟着两人来到了饭厅。

    齐王爷和齐王妃以及皇甫煜都没有过来,饭厅里只有三人,皇甫逸轩忙着不断的给孟倩幽夹菜,也没有吃多少,皇甫巽美坏了,又舒舒服服的大吃了一顿。

    吃饱喝足,皇甫巽满意的走了,按照皇甫逸轩的嘱咐,“神色焦急”的去了皇宫。

    孟倩幽打起了哈欠,皇甫逸轩陪着她去歇息。

    两人刚躺下不久,孟倩幽就迷迷糊糊的睡着。外面却响起皇甫煜着急的声音:“大哥,大嫂,嫣儿不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