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二六章 终身为妾(一更)
    孟倩幽和皇甫逸轩从屋子里走出来,看到皇甫煜怀里面色通红、神情已有些痛苦的林晗嫣,急声吩咐:“先抱去你的屋子里,我随后就来。”

    皇甫煜抱着林晗嫣快速的回了自己的屋子里。

    孟倩幽转身回屋,打开盛药丸的匣子,拿了几颗药丸出来。

    皇甫逸轩伸出手想要阻止,想到皇甫煜焦急的神色手又撤了回去,上前一步,合上匣子,“这些足够了。”

    孟倩幽微愣,随即了解了他的想法。这些药丸都是自己生产时如果有意外,拿来救命的。皇甫逸轩自然是舍不得送人太多,能让她拿了几颗去救林晗嫣,已经算是很给皇甫煜面子了。否则管他是谁,一颗都甭想从他这里拿走。

    孟倩幽心里感动,踮脚在他的唇上亲了一下:“放心,这些药丸我不会用到的。”

    皇甫逸轩抿唇不语。

    孟倩幽转身去了皇甫煜的院子里。

    皇甫逸轩没有跟着去,只是吩咐了青鸾和朱篱跟紧紧的跟在后面。

    皇甫煜把林晗嫣放在床上,命人打来水,自己亲手打湿了毛巾给她擦干净了脸,然后焦急的等着孟倩幽过来。

    孟倩幽走进屋内,直接来到床前,坐在备好的软凳上,拿出林晗嫣的一只胳膊,手搭在了她的手腕上。

    好一会儿才收回手,拿出一颗药丸,交给皇甫煜:“先给她服下去。”

    皇甫煜接过,坐在床边扶起林晗嫣,把药丸塞进了她的嘴里。然后在她的后背用力一拍。

    林晗嫣的药丸咽了下去。

    孟倩幽瞪大了眼:“煜儿,你”这也太简单粗暴了,你好歹把药丸掰开呀。

    皇甫煜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任何不妥,放下林晗嫣,担心的问:“大嫂,嫣儿怎么样?”

    “没有性命之忧,急火攻心,再加上身体虚弱,还有”后面的话孟倩幽没有说出来,“我再给她开一副方子,你命人速去抓来熬好,给她服下。”

    皇甫煜亲自走到桌边研好了墨:“大嫂,你快些。”

    孟倩幽起身走到桌边,写下了一个方子,交给青鸾:“去德仁堂把药抓来,不要声张。”

    青鸾应声,刚要接过,皇甫煜一把拿了过去:“她陪着嫣儿在宫中跪了半下午,腿有些肿了,让贺一去吧。”

    说完,拿着方子走出屋子,命令贺一悄悄的去把药抓来。

    在皇甫煜的屋子里,孟倩幽不好掀起青鸾的膝盖看她的伤势,皱了下眉头,问:“怎么回事,你们怎么也跟去了皇宫?”

    皇甫煜返回屋子里,径直走到床边,坐在软凳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林晗嫣。

    青鸾看了他一眼,把事情的经过小声的说了出来。

    原来她和朱篱两人随着皇甫煜来到尚书府,看到尚书府的大门紧闭,府外连个下人的影子也没有,林晗嫣笔直的跪在府外。周围不远处围着看热闹的人,对着她指指点点,议论不止。

    “嫣儿”皇甫煜叫着跑过去,想要扶起她,“快起来。”

    林晗嫣跪着没动,泪眼婆娑的看着皇甫煜:“煜哥哥,母亲不要我了,大哥也不要我了。”

    “你先起来,我去敲门。”皇甫煜用力的拽她。

    林晗嫣摇头:“是我的错,是我连累了家里人,我罪不可恕,我”

    青鸾和朱篱对看一眼,同时走上前去。

    “二少爷,我们来吧。”

    皇甫煜放开林晗嫣。

    青鸾和朱篱上前,一左一右的用力架起了她。

    皇甫煜则直接走到尚书府门口,用力的拍着大门,高声喊:“开门,开门!”

    任凭皇甫煜敲打的声音再大,府里也没有半丝动静。

    林晗嫣痛哭不已。

    皇甫煜气坏了,提起脚朝着尚书府大门踹了下去。

    大门响的更加的厉害,可即便如此,依旧没人过来开门。

    皇甫煜气急,转身,走回林晗嫣身边:“嫣儿,走,跟我回府,他们不要你,我要你。”

    林晗嫣哭着摇头,“不,煜哥哥,这是我的家,我哪里也不去。”

    见说不通,皇甫煜给青鸾和朱篱使眼色,示意两人架着林晗嫣回王府。

    两人手下用力,扶着林晗嫣刚转过身,一匹快马疾驰而来。奔到林晗嫣面前停下,一名太监从马上下来,神色不屑的看了脸色苍白的林晗嫣一眼,尖着嗓音吩咐:“太后宣林小姐进宫一趟。”

    林晗嫣愣住。

    皇甫煜挡在了她面前,露出笑脸;“公公,皇奶奶为何宣嫣儿进宫?”

    “哟,这个杂家可不知道,太后她老人家的心思,岂是我们可以猜测的?二公子还是请让开,让林小姐速速与我进宫吧。”太监态度虽很恭敬,语气却是不屑。

    这个时候宣林晗嫣进宫,皇甫煜用脚后跟想也知道太后肯定会惩罚她,忙道,“正好,我也好久没进宫去看皇奶奶了,公公先行一步,我陪着嫣儿随后就来。”

    太监尖细着嗓音好心的问了一句:“二公子确定这个时候跟着去?”

    皇甫煜微愣一下,随后道:“确定。”

    “好吧,既然你执意要去,受了什么责罚可不要怪我没有提醒过您呀。”

    他这话落,皇甫煜更加的确信太后是听说了今日的事,要惩罚林晗嫣了。当下点头:“多谢公公提醒,日后少不了您的好处。”

    太监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那你们快点,太后她老人家心情可不好,要是让她老人家久等了,后果可就不是你我能承担的起了。”

    皇甫煜点头。

    太监坐回了马上,回宫复命去了。

    皇甫煜在前,青鸾和朱篱扶着林晗嫣在后,几人也来到了皇宫门口。

    想起孟倩幽嘱咐的话,青鸾和朱篱对看一眼,决定也跟着进去。经过宫门,搜身,交出身上的兵器以后,四人来到太后的宫中。

    管事姑姑站在院子里,看到几人进来,厌恶的看了林晗嫣一眼,冷声道:“太后旨意,林小姐不守闺训,光天化日之下使计做出淫荡之事,其罪当诛。念在你家人于朝廷有功的份上,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今罚你在院子里跪两个时辰,小惩大诫,以儆效尤。”

    皇甫煜大惊,欲要求情,管事姑姑一句话堵住了他的嘴:“太后有令,二公子求情一句,林小姐就加跪一个时辰。”

    皇甫煜求情的话立刻咽了回去,规规矩矩的站在一边,不敢再说话。

    太后生气的声音从屋子里传出来:“这么长时间没有来给我请安了,还不快滚进来,难道还要让我亲自出去请你吗?”

    皇甫煜的额头冒出了冷汗,急忙大步走了进去,跪在太后面前:“皇奶奶息怒,孙儿给您请安。”

    太后哼了一声:“你眼里若是还有我这个皇奶奶,就不应该做出这样有损皇家颜面的事。”

    皇甫煜没敢说话,低着头乖乖的挨训。

    屋外,管事姑姑看了由青鸾和朱篱扶着的林晗嫣一眼,:“怎么,我刚才的话林小姐没听清吗?是否还需要我再重复一遍。”

    林晗嫣咬唇,跪了下去。

    青鸾和朱篱也跟着跪在了她的身侧。

    屋里太后也不再开口,任凭皇甫煜跪在自己的面前。

    宫里一片寂静,半丝声音也没有。

    感受到安静中带着薄怒的气氛,院子里干活的太监和宫女们也放轻了手脚,唯恐惹到了太后。

    半个时辰过后,林晗嫣的身体有些摇摇欲晃。

    青鸾和朱篱伸手扶住了她。

    管事姑姑以为她们是林晗嫣的贴身丫鬟,怒斥两人:“不懂规矩的东西,是想挨板子吗?”

    两人急忙放开了林晗嫣,低头跪在地上。

    一个时辰后,林晗嫣的身体晃的更加的厉害,脸上的泪珠不断的往下滴落,身上的衣服也湿透了。

    青鸾和朱篱两人再也不敢伸手帮她。

    管事姑姑冷眼看着她,眼里没有一丝同情。

    不知又过了多长时间,林晗嫣终于挺不住了,倒在了朱篱的身上,昏了过去。

    “林小姐!”朱篱慌忙扶住她。

    屋内的皇甫煜听见了朱篱的喊声,心里一突,抬头祈求的看向太后。

    太后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林晗嫣是尚书府之女,做的太过了,也于尚书的脸面上不好看。于是开口说了皇甫煜进宫以来的第二句话:“滚回府去吧,免得在哀家面前碍眼。”

    叩头谢恩,皇甫煜快速的爬起来,跌跌撞撞的往外走,看到林晗嫣逼闭着双眼躺在朱篱的怀里,心疼不已,大步走过去,抱起她就往外走。

    管事姑姑也听见了太后的话,没有阻拦。

    孟倩幽听完,对皇甫煜道,“派人去买些消肿的药来吧,林小姐的膝盖应该是肿了。”

    皇甫煜这才警醒过来,懊悔不已,自己光着急林晗嫣昏过去了,忘了她跪了好几个时辰的事,急忙要吩咐人去买。

    床上的林晗嫣发出了声音。

    皇甫煜急忙跑到了床前,惊喜不已:“嫣儿,你醒了?”

    林晗嫣眨了眨眼,看清眼前的景物时,意识到自己是在皇甫煜的屋子里,喊了一声:“煜哥哥。”

    皇甫煜点头:“是我,你感觉怎么样了?”

    “我怎么了?”

    “你”皇甫煜刚说了一个字,管家气喘吁吁的跑进了院子里,急声禀报:“世子妃,二少爷,太后宫里的管事姑姑来给林小姐传懿旨了。”

    孟倩幽皱眉,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

    皇甫煜呆愣了一下,随即大步走出屋子,问:“什、什么懿旨?”

    “老奴不知,人马上就到了。”

    他的话音刚落,管事姑姑带着四名宫女,走进了院子里。给皇甫煜福身行礼:“二公子,林小姐醒了吗?太后有懿旨,请她出来接旨。”

    皇甫煜的脑袋一时没有转过弯来,竟然回答:“嫣儿刚醒,身体还很虚弱,这懿旨”

    管事姑姑面无表情的打断他,声音里没有一丝温度:“既然醒了,就让她出来接懿旨吧,我也好早点回宫。”

    孟倩幽暗骂了皇甫煜一声笨蛋,示意青鸾和朱篱扶林晗嫣起来,自己走了出来站在门口,笑着道:“姑姑,您稍等一下,林小姐立刻就出来。”

    管事姑姑见是孟倩幽,眼光在她的肚子上掠过,笑着福身行礼:“老奴给世子妃请安了,世子妃近来可好?”

    孟倩幽笑着走到她面前,扶住她:“姑姑是母妃的闺中好友,亦是我的长辈,以后切莫再给我行礼。”

    管事姑姑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世子妃抬举老奴了,老奴可不敢当。”说完,又瞄了孟倩幽的肚子一眼:“世子妃的身体可好。”

    “托您老的福,一切都好,孩子也好,没有闹腾。”

    “那您可真是有福气了,将来生下来必定是两个乖孩子。”

    青鸾和朱篱扶着无力走路的林晗嫣从屋里走出来。

    管事姑姑脸上的笑意消失,放开孟倩幽,冷声道:“林小姐,接懿旨吧。”

    林晗嫣咬牙跪下。

    管事姑姑站直了身体,大声道:“太后懿旨,林小姐终生只能为妾,不可升为正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