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二八章 重新调查 (一更)
    皇甫逸轩的神情未变,语调依旧,“当年我和你现在一般大的年纪,一大早见你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过来找我,说你爹娘死了。我也是惊骇之极,随你过去后,他们两人已经被族人安置在了屋内的炕上,看不出是被人害死的。你叔叔如此说,难道他是有什么证据?若有,你告诉我,我帮你爹娘报仇。虽说当年他们对我并不好,但好歹养育了我几年,总归是有一番情意的。”

    当年的事皇甫毅也记得一些,皇甫逸轩说的确实属实。

    皇甫毅摇了摇头:“我叔叔只是猜测,他说我爹娘当年身体强健,不可能同时跌入粪坑里淹死的。”

    皇甫逸轩深深的盯着他:“所以你便产生了怀疑,过来问我,是觉得这件事是我派人做的吗?”

    皇甫毅慌忙摆手:“大哥说的哪里话,我怎么会怀疑你,大哥要是杀了我爹娘,又怎么会把我带回王府样这么多年。”

    “那你想要做什么,是想让我帮你调查你爹娘的死因吗?”

    皇甫毅的神色有些不自然了,挠了挠头,期待的看着他:“可以吗?大哥。”

    孟倩幽忍不住开口:“毅儿,你爹娘死了这么多年了,恐怕早已经化成了白骨,而且当年我也去看了你爹娘的死状,不像是被人害死的。就算现在派人去查,也查不出什么的。”

    皇甫毅的神色黯淡了下去,眼睛也没有了光彩:“我知道,可是我就是想弄清楚我爹娘当年是怎么死的,是真的不小心溺亡而死,还是被人杀害。”

    “好”皇甫逸轩应声,没有半丝犹豫:“我马上派人回乡去调查,责令他们查出你爹娘真正的死因。但势必需要开棺验骨,你也一起跟着回去吧。”

    皇甫毅瞪大了眼睛,“还要开棺验骨?”

    “你以为呢?难道仅凭一双眼睛,就能透过棺材看清你爹娘到底是不是被人毒杀而死,你在王府住了这么多年,知道谁有这样的本事吗?”

    皇甫毅说不上话来,神情犹豫、挣扎,自己的爹娘已经死去这么多年了,诚如孟倩幽所说,早已化成了白骨,如果再被挖出来,不知道会不会打扰了他们的安息,半夜里是不是会跑到自己的梦里骂自己是不孝子,他们都死了这么多年了,还不得安生。

    皇甫逸轩也不打扰,任他默默的自己挣扎。

    孟倩幽觉得自己是有些崇拜皇甫逸轩了,这个腹黑的东西,几句话,就把这件事推回了皇甫毅。要知道当时的年代,有一个说法,要是被人扒了坟,不单是这一家,就是整个族人都不会不得安宁的,就算皇甫毅带了人回去,族里的人们也不允许他动手的。

    “要不算了吧。”犹豫了半晌,皇甫毅还是不忍心自己爹娘的白骨被曝于众人的面前,再次遭受人们的指指点点,放弃了调查他们死因的想法。

    皇甫逸轩倒是无所谓,还是沉稳的语调:“你可要想好了,今日你若是放弃了,以后莫要再提起了。”

    皇甫毅神情又是一阵犹豫,半晌也缓缓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大哥,以后我再也不说起我爹娘的死了。不过,我请求大哥,以后允许我每年回去给他二老上坟,尽尽我的孝心。”

    “以前不允许你回家,是因为你年纪小,担心你路上会出什么事,现在你长大了,自然可以每年回去了。”

    皇甫毅欣喜不已,“谢谢大哥。”

    “你刚回来,也累了,回去休息吧,明日再过来伺候。”

    皇甫毅谢过,高高兴兴的回去休息了。

    等他的脚步声出了院子,孟倩幽才松了一口气。

    皇甫逸轩看了她一眼,取笑她:“你现在是越发的沉不住气了。我看你刚才的脸色都变了,要不是我转移了他的注意力,说不定会被真的看出端倪的。”

    孟倩幽摸了摸自己的脸,蹙了下眉头,问:“有那么明显吗?”

    皇甫逸轩笑着点头。

    孟倩幽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低头看着自己的肚皮,小声嘀咕:“都说一孕傻三年,我这有了两个,会不会比别人傻的更厉害?”

    皇甫逸轩耳力好,听到了她的话,被自己的口水呛到,猛力咳嗽了几下,涨的脖子脸通红。

    孟倩幽皱眉看向他,不解的问:“你怎么了?”

    皇甫逸轩停止了咳嗽,对她招手。

    孟倩幽乖乖的走了过去,坐在他的腿上。

    皇甫逸轩把他搂在怀里,笑着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伸出右手,指着自己笑着说:“你之所以傻,是因为你嫁给了一个好相公,什么都不用你操心,跟你有没有孩子有什么关系?”

    孟倩幽“噗嗤”笑出声来,伸出双手搂住了他的脖颈,笑着在他嘴唇上蜻蜓点水了一下:“是是是,我的好相公,我的后半辈子就交给你了,你可要认真负责的把我养好呀。”

    她这一下,勾起了皇甫逸轩的**,低头,准确无误的吻住了他的嘴唇,直到两人都要喘不上气来了,才放开了她,满足的笑着说:“遵命,我的世子妃。”

    林晗嫣的病情差不多好了,但林尚书不知是真的心狠,还是觉得这个女儿给他丢了脸,一直没有派人来看望她,就连林夫人也没有给她捎过来只言片语。林晗嫣伤心不已,整日以泪洗面。

    皇甫煜既心疼又着急,家里的生意也不管了,整日的在府里陪着她,唯恐她想不开,做下什么傻事。

    齐王妃去看了两次,也不知该如何安慰,气氛反而显得更加的尴尬,后来的这几天,也不去了。

    孟倩幽更甭提,被皇甫逸轩看的死死的,别说过去看望了,连林晗嫣和皇甫煜的名字也不能在他面前提起。

    日子就这样晃了几天过去,正当孟倩幽待的无聊,想着如何操办青鸾和朱篱的亲事的时候。皇甫巽慢悠悠的,拿着姿势,摇着折扇得意的来到了王府。

    皇甫逸轩一看,就知道所有的事情他都办成了,要不然不会是这个样子。不过,也没有去问,而是等着皇甫巽自己说出来。

    皇甫巽这次却一反常态,笑着看两人,没急着说出来。而是对孟倩幽道:“弟妹,今日秋高气爽,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皇甫逸轩的脸色黑了下来,隐隐的怒气从身上发了出去。

    皇甫巽视而未见,笑看着孟倩幽。

    孟倩幽摇头拒绝:“大哥,出嫁从夫,我相公要是不答应,我是不敢和你出去的。”

    皇甫巽愣住。

    皇甫逸轩周身的怒气泄去,恢复了温和的气势。

    皇甫巽反应过来,不死心的问:“弟妹,不纳闷我是带你去什么地方吗?”

    孟倩幽摇头,干脆利落的说:“不纳闷。”

    皇甫巽剩下的话噎在了喉咙里。

    皇甫逸轩的笑容更加的灿烂,差点晃了皇甫巽的眼。

    气呼呼的哼了一声,皇甫巽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端起茶水狠狠的喝了一口,才赌气的说:“不去正好,我还省事了呢。”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相视一笑,同时站起身来,往外走。

    “哎,你们干什么去?”皇甫巽急忙放下手里的茶杯,高声问道。

    皇甫逸轩头也没回,“大哥不是说带我们去个好地方吗?”

    皇甫巽也站了起来,大步跟着往外走:“我是给弟妹说的,又不是对你,你凑什么热闹。”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只当没听见,脚步未停,朝着府外走去。皇甫巽跟在后面。

    几人分别上了马车,等皇甫巽的马车朝前驶去了,皇甫逸轩吩咐周安:“跟上。”

    周安扬起马鞭,朝着马儿挥了一下,马儿疾步跟上了前面的马车。

    众人来到了威远镖局门口纷纷走下马车。孟倩幽一眼就看到镖局门口的封条被撕下了,大门虽然还是紧闭,但是门前好像有人打扫过,萧败的景象没有了,门前的石狮子又充满了精神看着来往的人。

    皇甫巽抬脚朝里面的走去,边走边邀功的说:“这镖局的里里外外,我都派人打扫过了,破损的房屋也派人修葺好了。”

    有太监先一步推开了镖局的大门,三人走近镖局内。

    果然,里面的景象和一年前有了很大的差别。地上的落叶没有了,所有的门窗都是焕然一新的,连窗纸都用了最好的,远远的看过去,一排排的房子就像是新的一样。

    “怎么样?满意吗?”皇甫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孟倩幽朝他竖起大拇指:“大哥做事就是稳妥,连这些都帮着打理好了。”

    皇甫巽得意的扬眉:“那是,你大哥我做事向来是做的最好的。”

    孟倩幽点头,由衷的感谢:“我代表镖局的众人谢谢大哥了。大哥放心,您这份恩情我带他们记下了,您日后有什么需要他们出面的地方尽管说,文彪绝对不敢说半个不字。”

    威远镖局当年在京城里也是名声极响,虽然受了冤屈的这些年有些荒废了,但是镖局的底蕴还在,相信过不了多久,又可以像以前一样,扬名天下了。这样的镖局要是能为自己所用,那对自己无疑是如虎添翼了。皇甫巽大喜,急忙说道:“弟妹,这可是你说的,你可要记住你今日说的话,日后可不许反悔。”

    “大哥,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虽然我不是君子,但是我也不会食言,等镖局重新操办起来以后,我让文彪去叩拜谢恩。他是镖局的大当家,以后绝对会祝你一臂之力的。”

    皇甫巽高兴的把手里的扇子拍在了手上:“好,我等着。”

    几人在镖局内转了一圈,孟倩幽十分的高兴。皇甫巽目的已达到,心情也很好,从镖局里回来后,说自己还有事要处理,坐着马车急匆匆的回东宫了。

    孟倩幽和皇甫逸轩则吩咐周安回了南城。

    齐王府出了这样的事,孟氏帮不上忙,也不知该说些什么,索性这几日都没有去齐王府。听说两人过来了,高兴的不行,亲自迎了出来:“娘和你二嫂这几天正想你的。”

    孟倩幽松开皇甫逸轩的手,快步的走过去抱着孟氏的胳膊,笑着道:“我就知道娘想我了,今日过来看看。”

    这话听得孟氏心里特别舒服,语气特别的愉悦:“都说女儿是娘的小棉袄,这话一点不假,你看你大哥和二哥,对了,还有杰儿,从来没有跟娘说过这样的话。所以你呀,还是生女儿的好。”

    说完,瞅了孟倩幽的肚子一眼,奇怪的问:“这算算日子,你这也快四个月了,这肚子怎么还不显?莫不之你这几日没有好好吃饭,饿着孩子了吧?”

    孟倩幽哭笑不得:“娘,母妃和逸轩每天都盯着我,我哪里敢不好好吃饭,你没看到,我都快成小猪了。”

    孟氏看了看她的肚子,又看了看她,觉得还不满意,摇头:“不行,你去屋子里等着,娘现在去厨房,给你做几样可口的小菜,中午你多吃一些。”

    孟倩幽不敢说不吃,眼睁睁的看着心急的孟氏撇下了自己急匆匆的去了厨房。

    笑看了皇甫逸轩一眼,两人回了孟倩幽的屋子里。孟倩幽吩咐青鸾:“你去喊文彪过来,就说我有事找他。”说完,又觉得不妥,文彪是青鸾未来的公公,让她去喊人不太合适,便对朱篱说道:“你去。”

    朱篱应声,转身刚要离去,孟倩幽又喊住了她:“传完信后,不必回来了,今天放你和青鸾一天假,愿干什么干什么去。”

    青鸾和朱篱同时红了脸,应声后一起走了出去。

    文彪得了口信,马上就过来了,给皇甫逸轩和孟倩幽行过礼后,规矩的站好,“东家,您有事找我。”

    “我有事需要你镖局的兄弟们帮忙,你给他们写封信,让他们全部来京城吧。”

    文彪的神情顿时紧张起来,着急的问:“东家,出了什么大事了?”

    孟倩幽笑着摆手:“小事一桩,你不必惊慌,写信让他们全部过来就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