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三零章 自由身(一更)
    文彪三兄弟却低着头,连打马的心思都没有了,放松了缰绳,任由马儿自己随意的跟在了后面。

    孟倩幽听到马车外的马蹄声,嘴角抿起,露出笑意,伸手打开了车帘,朝着外面望去,镖局众兄弟打马狂奔的情景尽数落入自己的眼里。

    皇甫逸轩也顺势朝着外面看了一眼,心思转了几圈,威远镖局的所有人都回来了,只是不知道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沉寂,他们是否还有勇气重振威远镖局,恢复十年前的风光。

    众兄弟们激动的热血澎湃,马儿到了镖局门口,一字排开停下,望着古朴的,在太阳下散发着光芒的“威远镖局”四个大字,所有的人的眼泪都流了下来。

    文远更是急切,从马上站起来,脚尖一点,直接朝着门口跃去。

    “文远,不可!”一直注视着众人动态的文彪急忙出声阻止。

    文远的身子在半空中打了一个转,落在了地上,回头,不解的问:“少主,为何?”

    那句“镖局已经易主”的话在文彪的喉咙里打了半天转还是没有说出来。只是沉着声音道:“东家没发话,你们莫要乱动。”

    文彪发了话,自是没人敢乱动,所有的人下了马,牵着缰绳,站在马旁,看着如往昔一模一样的镖局,眼含热泪,静静的等着孟倩幽的吩咐。

    马车到了镖局门口停下,文彪三人抬头,见到熠熠生辉的匾额,不由的瞪大了眼。文豹到底还是年轻,没忍住,惊喜的喊了出来:“大哥,二哥,你们看。上面还是咱们的镖局的招牌。”

    文虎也激动不已。

    文彪心里隐隐有了猜测,激动的握着缰绳的手都抖了起来,翻身下马,几个大步跃到了镖局门前,伸出手抚摸着镖局的大门,眼眶也渐渐湿润了。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下了马车后,朝着威远镖局的门匾看了几眼,随后,众人听到了一句天籁般的声音:“进去看看吧,你们也好多年没有回家了。”

    文彪的身子僵硬住,不可置信的慢慢回头,红红的眼睛里充满了狂喜:“东家,真的可以吗?我们可以进去吗?”

    孟倩幽笑着点点头。

    文彪回头,看着眼前古朴厚重的大门,深深吸了一口气,颤抖着伸出双手,放在了上面。

    文虎和文豹也一左一右跃到了他的身旁,同样的把双手放在了大门上。弟兄三人齐用力,大门被缓缓推开,里面的情景映入了所有人的眼帘,和几年前他们被迫离开是一模一样,丝毫没有改变。

    大门全部推开,文彪带头大步走进院内,身后的所有人扔掉手里的缰绳,一窝蜂的涌了进去。

    各种惊喜的声音响起。

    “快看,快看,咱们的练武场还是这样整洁,就和咱们离开前一样。”

    “哎呀,我的斧头还在。”

    “我的大刀也在。”

    “那是我的双锤。”

    “我去看看住的地方。”

    最后,所有的人全部朝着一个地方跑去。

    孟倩幽和皇甫逸轩对看了一眼,没有走进去,静静的站在马边,嘴角含笑看着满脸喜悦、来来往往的如小孩子一样兴奋的人们。

    两刻钟后,众人把镖局的里里外外,前前后后,全都看了一个遍,就连镖局内的那几颗大树也兴奋的搂抱了之后,兴奋激动的心情才平静下来。

    文彪大步走出门外,来到两人面前,神情激动:“东家,这”

    “太子殿下已经调查清楚,你们当年是冤枉的,现在将这镖局原封不动的还给你们。”

    她的话落,文彪一个堂堂的五尺男儿,再也忍不住,蹲在地上痛哭出声。七年了,镖局终于平冤昭雪了。他也终于有脸去拜祭自己的爹娘了。

    听见他的哭声,众人慢慢的都走了出来,眼眶也跟着再一次红了。想当年,镖局是何等的风光,连带着他们这些镖局的弟子身份也是水涨船高,说亲的媒婆每日都要来镖局里晃悠,争着抢着给他们这些人说那好人家的姑娘。可是一场横祸,不仅让老镖主丢了性命,也让他们这些人变成了人下人,要不是霍老爷托人解救下了他们,说不是他们早就埋骨他乡了,哪里还会等到今日镖局重见天日的这一天。

    众人的心里难受,一时都不再说话,镖局门口只回荡着文彪的包含着喜悦的痛哭声。

    孟倩幽也不劝阻,任凭他哭了够。

    足足哭了一刻钟,文彪才止住了自己的情绪,擦干了眼泪,改蹲为跪,跪在了孟倩幽面前:“东家,您的大恩大德,文彪没齿难忘,请您受我们一拜。”

    文虎和文豹也跟着跪下。

    身后众人呼啦啦的跪了一片,喊声震天,“东家,请受我们一拜。”

    孟倩幽大大方方的接受了他们的跪拜。笑着道:“你们这一拜,我收下了。希望日后你们能重振镖局,让它和以前一样风光无限。”

    文彪抬头,铿锵有力:“东家,您放心,以后您说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绝没有异议。”

    “文少主,你这话就不对了,镖局是你的,我可不参与意见。”孟倩幽笑道。

    众人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惊诧的看着她。

    孟倩幽笑着伸出手,青鸾拿过来一个小匣子,站到她的身边,打开,里面放着一沓卖身契。

    “这是你们所有人的卖身契,今日我还给你们,从今天开始,你们自由了。”孟倩幽笑着道。

    众人再一次惊愣住,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心情激动的要飞起来了。

    文彪却“噗通”一声,重新跪在了地上,“东家,这万万使不得,您当初买下文彪全家的第一日起,文彪就发过誓,这一生誓死追随主子,绝不会有二心。”

    孟倩幽脸上的笑意更深:“这不算是二心,这些年你在我身边,也帮了我很多,这些卖身契就当我还你的人情,从此以后,你不在是下人,而是镖局的少主了。”

    说完,又笑着道:“不过,说好了,以后我需要镖局出力的时候,你可一定不能推辞。”

    文彪固执的坚持,“东家说的哪里话,我们都卖身于您,这镖局就是您的,您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

    孟倩幽笑着摇头,示意青鸾把匣子交给文彪。

    青鸾合上盖子,递到了文彪面前。

    文彪不接,“东家,我不能违背我当初的誓言,誓死会追随您一辈子的。”

    “文松和文莲都要成亲了,你确定要让他们的孩子也为奴为婢吗?”孟倩幽笑着问。

    文彪愣住,显然是没想过这个问题。

    “你是个重情义的人,我给了你卖身契后,你便会转身就离去吗?”

    文彪摇头。

    “所以,这卖身契与你我来说,就是废纸一张,更何况现在我的生意遍及整个武国,我正需要有人帮我运送货物,镖局重新开张,会帮上我的大忙。”孟倩幽笑着道。

    文彪眉头紧皱,面色纠结,好一会才咬了咬牙:“好,除了我的卖身契,所有人的我都收下了。”

    “大哥!”

    “少主!”

    好几十道不赞同的声音同时响起。

    文彪摆手,阻止了众人要说的话,“我心意已决,你们不要再多言。”

    “可你是镖局的少主,如果你不回来,谁来支撑镖局?”文虎着急的说。

    众人纷纷附和。

    文彪摆手,“二弟,当年是因为我的原因,镖局才落到了这个地步,我已无颜在统领镖局的众兄弟们。还有,我的腿已废,也没有了早年的功夫,是没法支撑起镖局的,我继续留在东家身边效力,以后这镖局就有你和三弟来支撑吧。”

    “不行,大哥。”文豹激烈反对:“爹当年是把镖局托付给你的,你不能撇下我们不管的,我和二哥是支撑不起镖局的。”

    文虎连连点头:“三弟说的对,大哥,镖局不能没有你。”

    “文彪,你何时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你要是真的想要报答我救下你们所有人的情义,你痛快的把这些卖身契接过去,分发给众人。还有,镖局之所以能平冤昭雪,太子也是功不可没,这份人情必须由你去还。”

    孟倩幽的话点到为止,文彪确实听的明明白白,心里大惊,镖局和太子扯上了关系,这额头上的冷汗冒了出来,二弟和三弟都是火爆脾气,这几年虽然磨平了不少,但是遇事还是不够冷静,自己要是不在镖局里压着,到时说不定两人会惹出什么大事来。

    见他沉思不语,孟倩幽知道说到了他的心里去了,给青鸾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她把匣子交给文彪。

    青鸾再次把匣子递到了文彪面前。

    文彪下意识的接过,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匣子已经稳稳当当的在自己手里了,张嘴,刚要说话,孟倩幽笑道:“这么多年,我还真的不知道你是个婆婆妈妈的性格。”

    文彪的老脸一红,没再推辞。给孟倩幽行了个大礼:“多谢东家。”

    孟倩幽笑着摆手:“不必,给众人发下去吧。”

    文彪回头。

    众人看着他手里的匣子,激动万分,全都用热切的目光期盼的看着他。

    文彪打开匣子,拿出卖身契,一一喊着人名发了下去。

    领到手的,高兴万分,没有领到的,抬着脚,竖着耳朵,就等文彪喊出自己的名字来,赶紧答应。

    众人的卖身契都拿到手,孟倩幽笑着道:“今天是个好日子,适合撕卖身契,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赶快撕了呀。”

    兴奋过头的人们如梦初醒,想也不想,三下五除二,利落的撕毁了自己手里的卖身契,同时发出了阵阵的欢呼声,从今日起,他们自由了,他们恢复了白身,不再是下人的身份了。

    笑看着所有人又蹦又跳,欢呼庆祝。孟倩幽笑着再次示意青鸾,青鸾从袖带里拿出了几张银票,递到文彪面前。

    文彪诧异:“东家,这”

    “镖局恢复如新了,你们从今日起住下吧,不必再跟着我回南城了,这是五千两银票,给你们安家用。”说完,又补充了一句:“是借给你们的,等镖局接了生意,挣了镖银,可是要还我的。”

    文彪感动的不知说什么好:“东家,这我们”

    孟倩幽笑着摆手:“我有些累了,要回去歇息了,至于剩下的,你们自己处理吧。”

    说完,不给文彪再次感谢的机会,转身,挽着皇甫逸轩的胳膊朝着马车走去。

    身后响起了数十道跪在地上的声音:“多谢东家。”

    孟倩幽脚步未停,头也不回的上了马车,皇甫逸轩随后也上了马车。

    周安挥动马鞭,马车缓缓的驶离了镖局。

    直到马车拐过弯去,看不见了,文彪才带领众人站了起来。

    马车内,孟倩幽的心情极好,依偎在皇甫逸轩的怀里,语气轻快:“这件事多亏了大哥,我是不是该送他一件礼物?”

    皇甫逸轩的脸黑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