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三二章 暖心举动(一更)
    孟倩幽愣了一下,问:“林从文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他真的是忍受不了林晗嫣给自己的脸上抹黑了吗?”

    皇甫逸轩从衣袖里拿出了一沓银票一张房契,放在桌面上:“我一时也想不通,林仲除了给我说了这件事情以外,还给了我十万两银票,说是他这些年所有的积蓄,让我们替林晗嫣保存,万一哪天煜儿有了正妻,容不下林晗嫣了,让我们把这些银票和房契交给她,好让她有个去处。”

    皱起眉头,沉思了一会儿,一个念头在孟倩幽脑子里闪过,惊的她睁大了眼:“林夫人的娘家人对他们撒了这样一个弥天大谎,让林从文丢尽了脸面,沦为京城人的笑柄,他们不会是想不开,要去屠了全族人吧?”

    孟倩幽的猜测不无道理,皇甫逸轩也皱起了眉头,稍后沉声吩咐:“青鸾,喊周安过来。”

    青鸾应声,去了下了楼,去了聚贤楼外喊了周安。

    周安跟着进来。

    “你派精卫,随时监视林家人的动静,要是有什么异常,尽快来禀报我。”皇甫逸轩吩咐。

    周安应声,退了出去,很快的吩咐了下去。

    掌柜的额头冒着冷汗,亲自端着饭菜上来了。一进门,感觉雅间里的气氛不对,心里又打了一个突,低着头把饭菜一一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恭立的门口,等着两人的吩咐。

    “这里不用你伺候,下去吧。”皇甫逸轩冷声吩咐。

    掌柜的提着托盘,麻溜的走出了雅间,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深喘一大口气,一溜烟的快步下了楼。

    看他动作如此的迅速,青鸾和朱篱目瞪口呆,对看了一眼,同时捂嘴笑了起来。

    皇甫逸轩拿起筷子,和往常一样,给孟倩幽夹了一些她爱吃的菜放入了她的碗里。

    孟倩幽见他没有再继续责怪自己,反而头皮有些发麻,悄悄的看了他一眼,正思量着要不要给他认个错,说几句好话呢,皇甫逸轩却注意到了她的异常,柔声问:“不是说饿了?还不快吃”

    咽了下口水,孟倩幽硬着头皮说:“逸轩,我”

    面色不变,声音依然温柔:“先吃饭吧,有什么话我们回府再说。”

    孟倩幽心里一哆嗦,刚拿起的筷子吓得掉在了桌子上,抬头,吓傻了一般的看着她

    皇甫逸轩的嘴角似乎有了一丝笑意,帮她捡起筷子,笑着放回了她的手上:“快吃吧,饭菜该凉了。”

    孟倩幽回过神来,急切的解释:“逸轩,我”

    话没说完,皇甫逸轩已然夹着菜送到了她的嘴边。

    孟倩幽后面的话咽了下去,乖乖的张开嘴,把菜吃进嘴里。

    皇甫逸轩露出满意的笑容,用眼神询问,是不是需要自己喂她吃饭。

    孟倩幽慌忙摇头,低下头,大口的吃着自己碗里的饭菜。

    皇甫逸轩的声音柔的能滴出水来:“慢点吃,别噎着,没人跟你抢。”

    孟倩幽的心里实在是承受不了了,索性放下筷子,把嘴里的饭菜全部咽了下去,快速的认错:“逸轩,我知道错了。”

    放下手里的筷子,皇甫逸轩身体舒适的靠在椅子上,声音温凉:“错在哪儿?”

    孟倩幽急忙回答:“错在我不该去做你不允许的事情。”

    皇甫逸轩的脸色似乎不好看起来,凉凉的看了她一眼,声音里也有了少许的怒意:“吃饭!”

    孟倩幽愣住。

    皇甫逸轩不再理会她,坐直身体,径直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孟倩幽张了张嘴,后面要说的话咽了回去。不敢再多言,低下头,也吃了起来。

    一顿饭,在皇甫逸轩的悠闲自得、满腹算计和孟倩幽的胆战心惊中吃完。

    皇甫逸轩照例用自己随身携带的帕子,给她擦干净了嘴,轻搂着她出了聚贤楼。

    掌柜的送到了门外,看到两人上了马车走远了,才终于松了一口气。以前,千盼万盼,天天盼着主子过来巡视,现在倒好,他巴不得主子以后不再来。他老了,心脏承受不了这种刺激了。

    马车内,孟倩幽摸不透皇甫逸轩的想法,也不敢招惹他了,老老实实的坐在了他的对面。

    “去南城还是回王府?”皇甫逸轩问。

    想到文彪众人留在了镖局,文彪家的和文莲还留在南城不知道这个消息,孟倩幽做了决定:“回南城。”

    皇甫逸轩依了她,吩咐周安去了南城。

    女儿又回来了,孟氏当然高兴,迫不及待的要拉着孟倩幽去自己的屋子里说说话。

    “娘,我去下人房那边找文彪媳妇,回来陪您去说话。”孟倩幽笑道。

    “我随你一起去,让逸轩回你们屋子休息吧。”孟氏道。

    孟倩幽看向皇甫逸轩。

    皇甫逸轩笑着点头。

    娘俩来到下人房,找到文彪家的和文莲:“太子殿下为镖局平冤昭雪了,文彪他们已经回了镖局,你们俩人也收拾一下,让周安送给你们过去吧。”

    文彪家的愣住。

    文莲瞪大了眼睛,似乎是不敢相信。

    渐渐的,文彪家的眼眶红了,随后大颗的眼泪低落了下来,哽咽出声:“东家,我、我们”

    孟倩幽笑着摆手:“都是一家人,客气话不要说了,赶快收拾一下,回去看看吧。”

    “哎、哎、哎”文彪家的连应了几声,抹了把眼泪,转身回了屋子里。

    文莲也回过神来,明白这件事是千真万确的了。镖局是真的回来了,给孟倩幽行了一个大礼:“东家,谢谢您。”

    “文莲,以后你又是镖局的大小姐了,切莫再行这么大的礼了。”孟倩幽笑着道。

    文莲柔柔一笑,心里却苦涩不已,自己就是一个下人,哪里还称得起大小姐。

    孟倩幽将她的神情看在眼里,却没有告诉她,自己已经把卖身契还给了文彪的事,笑着道:“你也去收拾一下吧。”

    文莲应声。

    孟倩幽挽着孟氏的胳膊出了下人房,来到孟氏屋子里,把上午发生的事告诉了她。

    孟氏是由衷的替他们高兴:“这些年,他们一家人总算是苦尽甘来了。”

    陪着孟氏说了会儿话,孟倩幽有了困意,躺在孟氏的屋子里睡着了。

    一觉醒来,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了。

    “文彪家的和文莲过来辞行,我看你睡得正熟,没有惊动你。”坐在一边轻手轻脚做着小衣服的孟氏笑着说。

    揉了揉刚睡醒的眼睛,孟倩幽懒洋洋的躺在床上不愿起身,声音里还有着困意:“这样正好,我最见不得这种煽情的场面。”

    “轩儿也过来了,看你没醒,去找郭飞了。”

    孟倩幽又懒洋洋的“嗯”了一声。

    孟氏察觉她有些不对劲,停下手里的活计,走到她的面前,摸了摸她的额头:“怎的这么没精神,是哪里不舒服吗?”

    摇了摇头,孟倩幽道:“没有,只是感觉身子乏得很。肚皮也有些痒。”

    孟氏掀起了了她的衣服,轻轻的帮她在肚皮上挠了几下。笑着道:“看样子是要显怀了,以后有你受的了。”

    孟倩幽舒服的眯起眼。

    等孟氏抽回了手,孟倩幽起身穿好衣服,下床,看了眼天色:“天色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去了。娘,你明天要是无事,就去王府吧,母妃一人无聊的很,念叨你好几次了。”

    孟氏留在京城就是照顾孟倩幽的,恨不得天天能守着她,闻言自然是十分的高兴,但也有些顾虑:“二公子和林小姐的事情还没有解决,我现在过去,不会给你们添乱吧?”

    “林晗嫣天天以泪洗面,母妃也正因为这件事心烦呢。您明天去的时候,把胜儿和越儿带上,我派人去把宏儿也接来,他们三个在王府里好好的闹腾一天,分散一下母妃的注意力。”

    孟氏点头:“好,我把你二嫂也带上,你二嫂嘴甜,会说话,定会把王妃说的开开心心的。”

    外面响起皇甫逸轩的声音:“娘,幽儿醒了吗?”

    “醒了,正要去找你回王府呢,你进来吧。”

    皇甫逸轩走了进来,看孟倩幽明显刚睡醒的样子,道:“左右回王府也没事,我们可以在娘这里住一晚。”

    孟倩幽摇头:“算了吧,母妃正心烦呢,我们还是回去陪她说说话吧。还有,今天的事,也给她说说。”

    想到齐王妃这几天愁眉苦脸的模样,皇甫逸轩没有反对。

    孟氏不舍的送出府去,直到连马车的影子也看不见了,才转身回了家里。

    王府,皇甫煜的院子内。

    林晗嫣的身体已经完全好了,在皇甫煜的慢慢劝导和一再保证下,脸上也有些笑意,道:“我这次生病,多亏了世子妃,我是不是应该亲自过去道谢。”

    皇甫煜握着她的手,把她散落在胸前的几根头发帮她掖在了脑后:“不必了,大嫂不是外人,你这样客气反而见外了。”

    林晗嫣原本就是大大咧咧的性格,闻言也没有多想,笑着点头:“嗯,都听你的。”

    皇甫煜暗暗松了一口气。他知道,大哥对嫣儿没有好感,巴不得她永远不要出现在他和大嫂面前,所以这段时间他和林晗嫣连院子也没出。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回了府里,径直去了齐王妃的院子里,把林仲给了银票和房契的事情告诉了她。

    齐王妃听后也是皱起了眉头,百思不得其解:“嫣儿虽然做错了事,但还不到被逐出家门的地步,林从文夫妇这样做,到底是想干什么?”

    “母妃不要想那么多了,我已经派人日夜去盯着了,只要林从文有异动,我们就会立刻得到消息,到时再想应对之策。”皇甫逸轩道。

    齐王妃微微点了点头:“这样也好,太后已经对嫣儿不满了,如果林家再出什么幺蛾子,说不定太后她老人家立刻就会给煜儿指婚,到时咱们王府又是不得安宁了。”

    两人点了点头。

    “幽儿也累了,你们先回去歇一会儿吧,等厨房备好了晚饭,我命人去喊你们。”齐王妃道。

    “不用了,母妃,今日我们自己想在自己的院子里吃,我们小厨房自己开火吧。”

    孟倩幽惊诧的看向他。

    齐王妃点头,“好,幽儿想要吃什么,尽管吩咐小厨房里的厨娘去做就行。”

    两人回了自己的屋子里稍微休息了一会儿,皇甫逸轩问:“今晚想吃些什么?”

    中午只顾着害怕了,根本没有吃多少,孟倩幽也是有些饿了,说了四个自己平时爱吃的菜。

    皇甫逸轩二话不说,站起身去了小厨房。

    孟倩幽坐在窗前的软榻上休息,感受着夕阳的最后一缕阳光,心里满足的很。

    择好菜,洗干净,又把需要的肉切好,清洗干净自己的手后,皇甫逸轩回了自己的屋子里。此时的孟倩幽正惬意的眯着眼睛,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皇甫逸轩道:“我都准备好了,你去炒菜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