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三四章 问答(一更)
    孟倩幽抬脚往外走,右手不由自主的放在了后腰上,整个人显得有些臃肿和蹒跚。

    皇甫逸轩见状,立刻上前轻搂住了她,带着她出了屋子。

    齐王妃高兴的看着孟倩幽的身影,心里乐滋滋的。真好,再有几个月,这王府里就有孩子的哭闹声了。

    一名高大的穿着黑色劲装男子站在院子里,见两人出来,躬身行礼:“世子,世子妃。”

    “太子殿下可说了我大堂哥是什么职位?”孟倩幽站定,微喘着粗气问。

    黑衣人恭声道:“太子殿下吩咐属下告诉世子妃,孟公子和您的那位朋友,入翰林院做史官。”

    孟倩幽笑着点头:“谢过太子殿下了,你转告他,改日有时间请他来府里喝酒。”

    黑衣男人应声,转身迅速的离去。

    “喜报估计明天就会送去南城了,明天一早我们吃过早饭后,就回家吧。”孟倩幽笑着请求。

    皇甫逸轩看向她微微隆起的肚子,有些犹豫。孟倩幽猜透了他的心思,道:“家里也只有这一件大事了,等孟仁哥走马上任以后,娘会天天来我们的府里,到时我们也不用再去南城了。”

    “明天早去早回,不可在家里住下。”孟倩幽的肚子隆起了,姜太医的话又响起在耳边,皇甫逸轩的狂喜之余,心又提了起来。府里有各种制好的药丸,万一孟倩幽有什么状况,可以随时的服用。

    孟倩幽应声:“好,我们早去早回。”

    没想到第二日孟倩幽一觉睡到了半上午,等睁开眼,看到外面明亮的天色,知道时辰肯定不早了,也没有起床,喊青鸾进来一问,果然已是巳时中了。

    青鸾给她到了一杯温开水,递到她面前,“世子看您睡得香甜,吩咐我们不要打扰您,他独自去南城了。”

    孟倩幽坐起身,接过,几大口喝完,把空杯子递给了青鸾。

    “世子还做好了粥,温在了小厨房的灶上。主子是现在吃,还是稍微清洗一下。”

    “正好我也饿了,你去端来,我马上起床。”

    青鸾却没有如往日一样走出去,而是扬声对外面道:“朱篱,你去把小厨房里的粥给主子端来。”

    朱篱在外面应声。

    青鸾拿起孟倩幽搭在屋中衣架上的衣服,交给了她:“世子走时交代了,从今以后,他若是不再府里,让我们伺候您起床。”

    孟倩幽笑着摆手,拿过里衣穿好:“我哪有那么娇气,这些事我自己来就行,你去给我打洗脸水。”

    “这可不行,世子的吩咐我们可得照做,要不然世子回来,可有我和朱篱受的。”

    孟倩幽已经穿好了里衣,掀开薄被从床上下来,闻言笑问:“他的话你们听,我的话就不听了吗?”

    青鸾把外衣展开,示意她张开双臂穿进去:“现在有世子给我们撑腰,您的话要是不对,我们还真不听您的。”

    孟倩幽无奈,张开了双臂,笑骂:“臭丫头,别忘了你和文松的亲事还没有定下来呢,你若是不听我的话,我便不给你们定亲。”

    青鸾不受威胁,给她边给她系盘扣边说:“我巴不得您不给我们定亲呢,这样我就有理由留在您身边照顾了。”

    孟倩幽被噎住,半天没说上话来。

    青鸾抿唇偷笑。帮她穿戴整齐以后,才笑着去了外面打了温水进来。

    孟倩幽洗干净了脸和手,朱篱端着热乎乎的粥和几样小菜进来了。

    吃完饭,等青鸾和朱篱两人收拾好了碗筷,孟倩幽便领着他们去后花园里散步。

    皇甫煜今日还是没有出门,留在府里陪林晗嫣,看阳光正好,也领着她来到了后花园。不知给林晗嫣讲了些什么,林晗嫣发出了愉悦的笑声。

    孟倩幽的脚步顿住,略微思忖了一下,领着青鸾和朱篱往回走。

    青鸾和朱篱对看了一眼,同时摇了摇头。这二公子已有许多天没有出府了,府里的店铺和生意也顾不上打理,再这样下去,别说世子了,就是主子也不会高兴的。

    后花园里,林晗嫣和皇甫煜都听到了孟倩幽的脚步声,同时朝花园门口看来,却没有看到人影。

    林晗嫣蹙起眉头:“煜哥哥,刚才我好像听到了脚步声,是不是有人过来了?”

    皇甫逸轩收回了视线,看着她消瘦的脸庞,心里一阵阵发疼,笑着道:“大概是府里的下人想要过来清理,听到我们的声音,又退了下去。”

    再次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花园门口,林晗嫣点了点头:“我的身体好多了,今日你领我去拜见王妃吧。”

    皇甫煜点头:“母妃这段时日对你多加照顾,是应该去感谢一下。”

    孟倩幽转了方向,想要在府里溜达一圈,想了想,还是去了齐王妃的院子里。

    齐王妃坐在屋中的软榻上正在给孟倩幽做衣服。听见孟倩幽的声音,放下了手里的活计,笑着迎到门口:“轩儿呢,怎么没有陪你过来?”

    “他去我娘那边了,我睡过头了,他便没有喊醒我。我过来陪母妃说会儿话。”孟倩幽笑着道。

    “去软塌上坐吧,阳光正好,晒到身上舒服的很。”

    看到软塌上放着的针线和布料,孟倩幽知道齐王妃这是又再给自己做衣服,劝她:“母妃,我的衣服够多了,您先别做了,小心伤了眼睛。”

    齐王妃示意玲珑把布料和针线收了下去:“母妃也无事可做,正好给你做几件衣服打发时间。等孩子出生以后,母妃可没有心思早照顾你了。”

    齐王妃这话完全是把自己当亲女儿来说的,丝毫没有避讳,孟倩听了,心里没有丝毫的不舒服,故意笑着打趣:“母妃这是有了孙儿,孙女,就不要我这个儿媳妇了吗?”

    齐王妃也听出了她的打趣之意,笑着道:“你有轩儿疼我,即使我想抢人也抢不过来。”

    孟倩幽微红了脸。

    齐王妃打住了这个话题,刚要开口询问她的身体,外面响起皇甫煜的声音:“母妃在吗?嫣儿身体好了,过来感谢母妃。”

    孟倩幽脸上的笑意退去。

    齐王妃脸上的神情也微微变了一下,坐着没动,扬声道:“玲珑,让二少爷和林小姐进来吧。”

    玲珑应声,掀起门帘,皇甫煜和林晗嫣一前一后走了屋里。看到孟倩幽也在,笑着先齐齐给齐王妃行过礼后,才笑着道:“大嫂,嫣儿在来的路上还和我说呢,等改天有空的时候过去给您道谢。”

    孟倩幽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都是一家人,不必客气,林小姐身体无恙了就好。”

    林晗嫣对孟倩幽福了下身,柔柔弱弱道:“话是如此说,但是没有世子妃的慷慨赠药,也许我这次就挺不过去了,您的大恩大德,晗嫣没齿难忘。”

    孟倩幽坐着没动,虚扶了一把:“林小姐客气了,请坐吧。”

    林晗嫣谢过之后,规规矩矩的坐在了椅子上。

    “林小姐的身体脸色很好,身体也应该没有大碍了吧,不知你接下来有何打算?”孟倩幽问。

    林晗嫣愣住,然后脸色有些发白了,变得手足无措起来。

    皇甫煜看在眼里,疼在心里,着急的解释:“大嫂,嫣儿”

    孟倩幽一个眼神扫了过去,皇甫煜心里颤了一下,要说的话咽了回去。

    林晗嫣咬着嘴唇,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孟倩幽也不着急,等着她的回答。

    齐王妃了解孟倩幽的性格,知道她不会无缘无故这样问,也没有出声解围。

    屋里静寂无声,空气压抑得很。

    林晗嫣几乎把嘴唇都要咬破了,眼睛里也有些泪意,好半天,才用带着哭腔的声音道:“我不知道。”

    孟倩幽声音冷冽,字字珠玑,“说起来林小姐也是将门虎女,说话做事不应该这么优柔寡断的,你的身体也好了,也该为今后的事情做打算了。”

    林晗嫣大颗的泪珠掉落了下来。

    皇甫煜再也忍不住了,“大嫂,我和嫣儿已经有了肌肤之亲,我会娶她的。”

    孟倩幽将头转向他,毫不客气的问:“然后呢?”

    皇甫煜愣住:“然后?什么然后?”

    “你忘了太后的圣旨了?你娶不了林小姐,只能是纳了她。”孟倩幽一针见血,毫不留情的说出来。

    林晗嫣脸上的血色退去,脸色苍白的和纸一样。

    这么多天,一心一意的陪着林晗嫣,照顾她、开导她,皇甫煜早就把太后下的懿旨给忘到脑后了。孟倩幽提起,他才想起来,顿时激动的站起来,大声道:“母妃,大嫂,我决定了,不管嫣儿是为妻为妾,我这一生只娶她一个。”

    “好骨气!”孟倩幽伸手大拇指称赞他。

    皇甫煜脸色微红,嘿嘿笑了一下,正要在开口,孟倩幽却问他:“我想问问,二少爷依仗什么和太后她老人家抗衡?”

    皇甫煜要说的话噎在了喉咙里。

    孟倩幽注视着他,认真的等着他的回答。

    皇甫煜咽了几下口水。结结巴巴道“我、我、我”我也半天也没说说出下文来。

    “要想达到自己的目的,和太后抗衡,必须要有抗衡的本事,只凭着口头上的硬气是不可以的。既然太后他老人家的懿旨下了,是断不会允许你只纳林小姐一人的,说句不是吓唬你的话,太后说不定给你物色正妻的人选了,到时你怎么办?抗旨不遵,你想过后果没有?”

    皇甫煜呆愣愣的说不出话来,当初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也是遭到了百般阻挠,最后还不是成了亲。他以为自己也可以做到的。可现在孟倩幽的话落,他才知道,自己是真的没有什么和太后抗衡的本事的。论地位,他是庶子,论财力,他没有,能依仗的后台,他更是没有,要不是皇甫逸轩和孟倩幽让他掌管了府里的生意,他只能是一个无所事事的王府庶子。

    林晗嫣低下了头,豆大的泪珠滴落在衣衫上。

    孟倩幽的声音在她的头顶响起:“林小姐,我这番话并非是针对你,而是实事求是的跟你们说,如今你们面临的境况就是这样的,不是说你们躲在自己的院子里不去想就能过去的。”

    “我和逸轩作为煜儿的大哥、大嫂,有些事可以替他扛,有些事是不可以的。就好像你们之间的事,我们便插手不得,一切都得靠你们自己去解决,希望林小姐不会怪我们。”

    林晗嫣抬起头,抽了下鼻子,哽咽说道:“我知道,可是我真的不知该怎么做,我、我”话没说完,大颗大颗的泪珠又滚落了下来。

    齐王妃心里庆幸极了。这些年她一直以为林晗嫣和自己的脾气秉性有些一样,属于百折不弯,坚韧顽强的性格,如今才知道她只不过是一个被宠坏了的孩子,连半丝自己当年的影子也没有。幸亏,当年轩儿执意要退了这门亲事,要不然,就她这性格,自己以后恐怕没有清闲的日子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