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三五章 良药(二更)
    林晗嫣除了啜泣,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皇甫煜心疼不已,万分后悔今日来给齐王妃道谢的,要是知道孟倩幽会当面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打死他也不会带着嫣儿过来,虽然他知道这番话是为了他们好,可嫣儿的身体刚好,情绪也刚平静下来,他真的不愿意嫣儿再受什么刺激了。

    想到此处,站起身,对齐王妃和孟倩幽行礼:“母妃,大嫂,嫣儿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好,我们先回去了,至于大嫂说的事,等我有空闲了,会过去找大哥,大嫂的。”

    孟倩幽一直注视着两人,把他们的神情清清楚楚得看在了眼里。明白皇甫煜这是心疼了,想要维护林晗嫣,她的话也点到为止了,至于后面如何,看他们两人如何做了,便没有说话。

    齐王妃有些不高兴了,语气也没有了刚才的温和:“既然如此,你扶着林小姐回去休息啊,以后不必过来了。”

    皇甫煜愣住。

    林晗嫣抬起头来,泪珠还挂在脸上,不可置信的看着齐王妃。

    齐王妃说完,也没看两人的反应,吩咐玲珑:“送二少爷和林小姐出去吧。”

    玲珑也感觉到了齐王妃的不快,应声,上前,做了请了姿势:“二少爷,林小姐,奴婢送你们出去。”

    皇甫煜回过神来,张嘴想要说些什么,见齐王妃不在理会他们,撇过头去看孟倩幽。要说的话咽了回去,扶起呆愣住的林晗嫣,给两人行过礼后,走了出去。

    听两人的脚步声出了院子,孟倩幽才笑着道:“母妃,煜儿还小,您何必跟他们计较。”

    齐王妃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煜儿被美色迷昏了头了。”

    “多年的夙愿得以实现,煜儿有这样的反应也是正常的,母妃别太在意了。”孟倩幽笑着劝慰。

    齐王妃再次叹了一口气,摆手,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不说他们了,母妃问你,你的身体最近有没有感觉不舒服的地方?”

    孟倩幽摇头:“没有,我的身体好的很,母妃不用担心的。”

    “我能不担心吗,当初你的肚子可是受了伤,这怀的又是两胎,不知道你的身体能不能承受的住。”

    “我了解自己的身体,强健的很,没事的,母妃真的不用担心的。只管养好身体,等着看你的孙儿吧。”

    “我可不喜欢什么孙儿,闹心的很,还是孙女好,贴心,你最好两个都生孙女,不但是两个孩子,母妃把你也宠到天上去。”说完,又觉得不妥,皱了皱眉头,“还是算了吧,要是两个孙女,还要再生的,母妃就退一步,你生个龙凤胎好了。”

    孟倩幽笑起来,明亮的大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母妃,这事可不是我说了算,你这可为难我了。”

    齐王妃也笑了起来,郁闷的心情消散了,笑道:“母妃也就是这样一说,甭管你生了什么,都是母妃的心头宝。”

    两人说笑了一阵,眼看快要中午了,皇甫逸轩还没有回来,齐王妃吩咐玲珑去了厨房,亲自盯着给孟倩幽炖一碗燕窝端过来喝。

    管家走进院子里,站在院中禀报:“王妃,世子妃,门外来了一位老者和一对带着孩子的年轻夫妇,说是姓霍,专门过来答谢世子妃的。”

    应该是霍老爷和藿香伶夫妇,孟倩幽笑着吩咐:“去告诉他们,有来有往,当年霍老爷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救下了镖局的那些人,今日就当是我回报给他们的,希望他们以后能好自为之。”

    管家应声,走出去传达,不一会儿又回转了回来:“世子妃,那位老者说,除了感谢之外,还给世子妃您送来了一株可以起死回生的药材。”

    还没等孟倩幽说话,齐王妃急忙吩咐:“快请他们去会客厅,世子妃马上就到。”

    管家再次应声,匆匆的走了出去。

    齐王妃催促孟倩幽:“幽儿,还坐着干什么,快去呀,要真的是保命的药材,咱们出银子买,多少银子都行。”

    明白齐王妃和皇甫逸轩都怕自己生产时有意外,孟倩幽没有坚持说不要,而是站了起来,笑着道:“母妃,别急,我这就过去。”

    “青鸾、朱篱照顾好你们的主子。”这种场合齐王妃不便于去,只好大声的吩咐两人。

    青鸾和朱篱走进来,一左一右,紧紧的跟在她的身侧,护着她来到了会客厅。

    霍老爷和藿香伶夫妇站在会客厅里等着,听到了动静,转过身来,看是孟倩幽,立刻就要行跪拜大礼。“草民叩见世子妃。”

    孟倩幽虚扶了一把:“霍老爷,这里没有外人,这些礼节就免了吧。”

    霍老爷谢过。

    孟倩幽走过去,在上座坐下,笑着对几人做了个手势:“几位请坐吧。”

    霍老爷躬身行礼:“草民不敢,还是站着吧。”

    “霍老爷,在这之前您我也打过交道,算是熟人了,不必拘谨,坐下吧。”

    孟倩幽一再相让,自己要是再不坐下,那就是不识抬举了,霍老爷谢过之后,规矩的坐在椅子上。

    藿香伶夫妇抱着孩子也坐下。

    “草民今日来,是多谢世子妃对小婿的提携之恩的,今日小婿的任命已经下来了,入翰林院。草民知道这里面肯定是世子妃的功劳。”

    孟倩幽也不避讳,笑着说:“这里面确实有我和世子的手笔,就算是报答当年您救了镖局众兄弟的命吧。这翰林院虽然是个清水衙门,可是朝中各个官员争相巴结的对象,希望贵贤婿不要被迷花了眼,冲昏了头脑,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要知道,这职位可是太子殿下亲自举荐的。”

    一句话,既是点醒藿香伶的夫婿不要贪污受贿,另外又隐晦的告诉他,太子已经知道了你的名号,只要你好好干,等太子接任皇位的时候,说不定会重用你的。

    霍老爷将家中的生意做得如此之大,自然是个心思灵透的人,哪能听不出孟倩幽话里的意思,当即站起身来,重新朝着孟倩幽的方向跪下,颤抖着身子磕了一个头:“多谢世子和世子妃。”

    藿香伶和她的夫婿晚了半拍反应过来,当即也高兴的跪在了地上磕头:“多谢世子妃。”

    藿香伶怀里的孩子睁着清澈的大眼睛,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也跟着大人奶声奶气的说:“多谢世子妃。”

    “起来吧。”

    几人谢过,高兴不已的做回了椅子上。

    孟倩幽露出温和笑意,对着小家伙招手:“过来!”

    小家伙抬头看想藿香伶,用眼神询问他可以过去吗?

    藿香伶点头,“去吧,要听话,别冲撞到世子妃。”

    小家伙是懂非懂的点头,迈着还不稳的步伐摇摇晃晃的走了孟倩幽身边。

    孟倩幽没敢抱他,笑着低下身子,逗弄了他一番,小家伙也不怕生,口齿不清的一一做了回答。

    孟倩幽高兴的很,握了握他软乎乎的小手,吩咐:“青鸾,我记得库房里还有一副小人带的金镯子,你去拿来。”

    青鸾应声,去了库房,不一会儿拿着一个小匣子走回来,交到孟倩幽手上。

    孟倩幽打开,里面是金光闪闪的两个小手镯,把匣子放在桌子上,拿出一只,欲要替小人儿带上。

    霍老爷急忙阻止:“世子妃,这可使不得呀,这太贵重了。”

    藿香伶已经惊呼出声。

    小人儿看直了眼。

    “这是我逛首饰店时,看着好看,买下的,不值什么钱,更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孟倩幽说着话,把两只镯子都戴到了小人的手腕上。

    小人儿欢喜极了,回转身踉跄的跑回了藿香伶身边,伸出小手,给她显摆:“娘,好漂亮。”

    世子妃都亲自给戴上了,自然是不能在摘下来送还回去。霍老爷和藿香伶夫妇于是一阵感谢。

    孟倩幽笑着摆手。

    霍老爷招手,一直站在门外的仆人端着一个方方正正的盒子进来。

    霍老爷接过,挥手让仆人退了下去,一手抱着盒子,一手打开,一朵鲜艳欲滴,颜色鲜红,似正在滴血的莲花摆在里面。

    青鸾和朱篱差点惊呼出声。

    孟倩幽眯了下眼睛。

    霍老爷介绍:“这是血莲,传说可以生白骨,疗伤口,有起死回生之效,十多年前,我为了采集制作香料的原料,去了北方高山地带,偶然间得到了,今日献于世子妃,报答您对小婿的提携之恩。”

    青鸾声音里是掩饰不住的惊喜:“主子!”这血莲她们可是听说过,百年才有一棵,相传无论是受了什么重伤的人,只要还有一口气,服下这血莲后了立刻变得和常人无异。

    听出了青鸾声音里的惊喜,孟倩幽知道这血莲恐怕真有那样的功效,神情未变,笑着摆手拒绝:“霍老爷,这血莲太贵重了,我不能收,您还是拿回去吧。”

    霍老爷上前一步,把盒子递到了孟倩幽面前,道:“这血莲要是换做别人,即使拿千万家产来换,我也是不会给的,可现在我是真心送给世子妃的,一是为了感谢您对小婿的提携之恩,二是为了感谢您的宽宏大量,在小女犯下了大不敬之罪后,放过了我们一家人。”

    “霍老爷这话严重了,霍小姐本就没有对我做什么过分的事,你不必一直放在心上。”

    “小女放下的过错,是不可饶恕的,世子妃一而再,再而三的没有与我们计较,还大人大量的帮着小婿入了翰林院,这份恩情草民至死不忘,世子妃的腹部受过伤,听说又有了双胎,等您生产时,这血莲说不定会起到大作用,还请您收下吧。”

    孟倩幽执意不要。

    青鸾和朱篱急的不行,在一旁不停的给孟倩幽使眼色。

    霍老爷干脆抱着盒子跪在了地上,还出口威胁:“世子妃要是不收下这血莲,我便长跪不起了。”

    孟倩幽哭笑不得,这从古至今,还有这样逼迫人收下礼物的的。

    藿香伶夫妇对看了一眼,也是跪在了地上,齐声道:“请世子妃收下吧。”

    无法,孟倩幽点头:“好,这雪莲我收下了,但这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白收,这样,我许诺你们一个条件。”说到这里,指着小人儿道:“等他到了适学的年龄,我和世子会举荐他上国子监。”

    没想到还有这么大的收获,霍老爷三人惊喜不已,当即齐声道谢:“谢谢世子妃,谢谢世子妃。”

    青鸾上前,欣喜不已的接过霍老爷手里的盒子,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礼物送到了,还有了意想不到的收获,霍老爷三人也是高兴不已,站起身后,连茶也没喝一口,便高高兴兴的告辞了。

    命管家送三人出去后,孟倩幽回了自己的屋子里。

    青鸾抱着盒子抑制不住兴奋的跟在后面,回了屋子里,迫不接待的重新打开盒子,目不转睛的而看着里面的雪莲。

    朱篱的神情也比她好不到哪里去。

    孟倩幽笑着摇头,现代的时候,她根本没听说过有血莲这种东西,也许是真有些疗效的,但是霍老爷说的那些,未免也吹得太过了。

    皇甫逸轩走进屋子里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番景象,青鸾和朱篱围着桌子上的一个盒子,兴奋的议论不停,孟倩幽一脸笑意的坐在一边看着她们。

    “你回来了。”孟倩幽看到了他,站起身,笑着问。

    青鸾和朱篱赶紧合上盒子,行过礼后,退了出去。

    看了桌子上的盒子一眼,不像是自己府里的东西,皇甫逸轩问:“这里面是什么?”

    “霍老爷送来的,说是血莲,有起死回”

    没等她说完,皇甫逸轩猛然打开了盒子,看到里面的雪莲,激动的声音都变了:“周安,去把姜太医拎来。”

    ------题外话------

    收尾太难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