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三六章 舍身验药(一更)
    于是,太医院院首,年纪一大把的姜太医又在太医院众太医既同情又羡慕额目光中,再一次被周安拎来了王府。不过,他已经习惯了这种方式,也不祈求了,也不挣扎了,老实的放松了身体,任由周安把他拎来。一路闭着眼睛暗自盘算,等见到世子和世子妃时,自己该再要点什么好处。

    等双腿如踩在棉花上一样落在地时,晃了晃还是有些发昏的脑袋,平稳住了自己的身体,还“好心”的建议:“我说英雄呀,你下次的速度还可以再快一点,我这老胳膊老腿的还能撑的住。”

    周安,面无表情的把自己另一手里的药箱还给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姜太医接过医箱,背好,还要在说些什么:“我说英雄”

    皇甫逸轩在屋中早已听到了他的动静,沉声呵斥:“还不快滚进来,是想让我亲自拎你进来吧。”

    世子亲自动手拎人,自己的这把老骨头绝对是不能要了,姜太医吓得浑身一个激灵,立刻高声应:“来了,来了,我马上滚进来了。”

    话落,人也利落的几个大步走进了屋子里。

    看孟倩幽坐在窗边的软塌上,笑眯眯的看着他。姜太医愣了一下,礼都忘记行了,试探的问:“世子妃,您是哪里不舒服?”

    孟倩幽没有说话,皇甫逸轩的冷声却在耳边响起:“世子妃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姜太医大吃一惊,吓得腿脚都有些颤抖了:“世子,您、您是哪里不舒服?”

    皇甫逸轩的脸立刻黑了。

    孟倩幽笑出声来。

    姜太医有些懵了,呆立在原地没敢动弹。

    皇甫逸轩黑着脸,朝着桌上的盒子里一指:“你过来看看,这是否是真的?”

    姜太医闭紧了嘴巴,不敢乱说话了,战战兢兢的走到桌子前,小心的打开了盒子,等里面的东西一入目,立刻直了眼:“世、世、世、世子,这、这、这、这”

    “说人话!”皇甫逸轩皱着眉头,不耐烦的喝斥。

    “世子,这是血莲,血莲呀。”姜太医捋顺里舌头,神情兴奋,激动的双手颤抖。

    皇甫逸轩交叉在胸前的双手也抑制不住的有些发抖,神情也微微变化了一下,努力稳住自己的声音,吩咐:“你好好看看,这血莲是真还是假?”

    姜太医激动的神情退去,面露为难:“世子,实不相瞒,我入太医院这么多年,也没有见过真正的血莲,只是从古书看到了关于它的记载,实在是辨不出它的真假。”

    皇甫逸轩激动的神情也微微退了下去,抿唇不语。

    姜太医偷瞄了一眼他的脸色,试探的说:“不过,我听说这血莲有生白骨、治愈伤口、起死回生之效,要想知道它是真是假,我们可以试验一番。”

    “如何试验?”

    姜太医建议,“这个简单,找一受伤的人过来,将这血莲掰下一点,熬了,喂下去,看看是否有这奇特的功效。”

    皇甫逸轩微微思索了一下,点头,“这倒也是个法子。”

    孟倩幽原本是不期待的,看着两人这样热烈的讨论,也来了兴致,想要看看这血莲是否有那么大的功效,笑着开口:“如今这太平盛世,找受伤的人不易,还是找个动物来试验吧,如果是真的,当然无事。如果是假的,也不至于害了一条人命。”

    一听说把千年难遇的血莲用到动物的身上,姜太医那个心疼呀。虽然他没有见过血莲,可颜色,形状,和古书上描述的一模一样,他在心中几乎已经确定了,这就是真的血莲。但多年在宫中行走,养成的谨慎的性格,让他不敢轻易的保证,这才说找个人来试。

    眼看皇甫逸轩就要开口答应,姜太医急忙阻止了他:“世子,不可,用动物试验,固然可以不伤害人命,但动物无嘴,说不出身体的反应,到真正有人服用的时候,有副作用就麻烦了,依我看,还是找人试验比较妥当。”

    皇甫逸轩点头,“说的有道理,你稍等,我即可命周安去找人过来。”

    姜太医声音急切的阻止:“不用去找了,如果世子没意见,我可以代劳试验一番。”说完,撸起自己的袖子,“世子命人给我一刀即可。”

    姜太医已经是五十多岁的年纪了,头发都白了,再过几年,就可以风风光光的告老还乡了。要是真的拿他作了试验,而血莲若不是真的,可就害了他了,因为周安这一刀下去,可得要见骨的。

    孟倩幽摇头:“不可,姜太医这手,是用来给宫中的贵人们号脉看病的,万一有个不妥,我们就是害了您了。”

    听孟倩幽拒绝,姜太医反而有些急了:“无碍,如果有不妥,无非就是我提前告老还乡罢了,世子妃莫要再推辞了。”

    看他执意如此,孟倩幽看向皇甫逸轩。

    皇甫逸轩微皱了下眉头,看了看姜太医,缓缓的点了点头:“如果出了事,你告老还乡以后的事本世子全部会给你安排妥当的。”

    姜太医心中暗了,脸上也带了笑意:“多谢世子。”

    见他的神情一点儿也不担心,皇甫逸轩感觉有些奇怪,又细细的打量了他几眼。

    姜太医心中微惊,急忙收敛了自己的神色,“世子,咱们开始吧。”

    皇甫逸轩收回了打量他的视线,站起来,亲自掰下了血莲的一片叶子,喊了青鸾进来:“你亲自盯着厨房熬好,端过来。”

    青鸾应声,去了厨房,两刻钟后,端着一小碗熬好的血色汤药回来。

    孟倩幽实在是不忍心,又问了一遍。

    “世子妃,在下是医者,正好可以体验一下这血莲的妙用,你就成全了我这个心愿吧。”姜太医如是道。

    皇甫逸轩不再犹豫,喊了周安进来,吩咐他在姜太医的胳膊上狠狠的割一刀。

    周安微愣,不知道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姜太医是怎么得罪自己的主子了,竟然受到主子这样严重的惩罚,可是主子的命令他不能违抗,抓起姜太医的手,说了一声:“得罪了。”手中精致的小刀割了下去。

    姜太医疼的直哆嗦,全身的汗立刻冒出来了,后背的衣服马上就湿透了。皇甫逸轩亲自端过药碗递给了他。

    孟倩幽也趁着刚才青鸾去熬药的功夫,把自己治成的上好的金创药拿出了一瓶,握在了手里,走到姜太医身边,以备不时之需。

    姜太医抖着手,接过药碗,一饮而尽。随即把药碗扔到了桌子上。眼睛紧紧的盯着自己的伤口。

    奇迹般的,不但血慢慢止住了,就连被割开的皮肉也慢慢的愈合在了一起,慢慢的,只剩下一道浅浅的刀痕,展示着刚才姜太医确实是挨过一刀。

    姜太医大喜过望,激动的胡子都翘起来了,举着自己还留有一道浅色刀痕的手臂,兴奋的声音都变了调:“世子,世子妃,是真的,这血莲是真的。”

    没想到真的会有这样的奇效,孟倩幽心里的震动是无法形容了,一向淡然的心情也禁不住飞扬了起来。

    皇甫逸轩倒是比较镇静,脸上还是刚才的面无表情,可背在身后的抑制不住的抖动的双手,却泄露了他同样激动不已的心情。

    好半天,皇甫逸轩才轻轻的:“嗯”了一声,伸出手,合上盒盖,看着姜太医,沉声嘱咐:“今日之事,不可泄露出去。”

    姜太医连连点头,这血莲千年难得一遇,是多少人想要占为己有的东西,为了得到他,别说是那些宵小之辈,就是高位者也是不择手段的,这其中的厉害他懂,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说出去的。

    皇甫逸轩恢复了如常的语气,问:“你身体可有不适?”

    姜太医摇头,如实道:“没有,我反而觉得现在气血充足的很,感觉身体仿佛回到了几年前,精神的很。”说完,思量了一下,道:“世子,我有个建议,不知能不能说?”

    “说。”

    “等世子妃分娩的时候,世子可让人将这血莲熬出来,让世子妃先喝一碗,应该是少受一些罪的。”

    这段时间皇甫逸轩闲着没事时,趁着孟倩幽睡觉的时候,也研究了一些医书,知道女人生孩子时是极受罪的,如果这血莲真有那么大的奇效,姜太医的建议也是可取的,遂点了点头:“多谢。”

    姜太医有些受宠若惊,这些皇家之人,依仗身份高高在上,要想从他们的嘴里听到一句感谢的话,比登山还能难,如今自己只是出了这么一个小小的建议,便得了世子的感谢,他怎么能不激动。

    看着姜太医手臂上那道浅浅的刀痕,孟倩幽有些于心不忍,回转身走到床边,打开箱子,拿出了一瓶治疗伤疤的药,连同自己刚才拿在手里的止血的药全部交给了姜太医:“这个大点的瓷瓶里是止血药,是我和世子用从宫里运来的药材配制的,小的是治疗伤疤的药,你手臂的伤疤很浅,用不了多少时日就会消除掉的。”

    止血药姜太医不知道,治疗伤疤的药姜太医可是耳闻了很久了,这药除了德仁堂里以外,京城里任何一个药铺,包括御药房里都没有,价值千金,孟倩幽却毫不犹豫的给了自己,惊喜的同时心里也深深的震撼,原来这治疗伤疤的药是世子妃制作的,怪不得他们太医院曾多次派人去打听,也没有打听出来这药出自哪位制药高人之手。

    都是贵重的东西,姜太医乐呵呵的收下了,笑着背起自己的药箱,:“世子,世子妃,在下告退了。”

    孟倩笑着点头。

    皇甫逸轩吩咐:“周安,用府里的马车送姜太医回去。”

    姜太医差点热泪盈眶了,不容易啊,自己终于得到一次正常的待遇了。

    周安应声,转身走了出去。

    姜太医跟在后面。

    青鸾和朱篱也跟了出去。

    皇甫逸轩拿起桌子上的盒子,走到床头边,打开盛药的箱子,放了进去:“从今日起,无论是谁,包括你在内,都不许动这个箱子。”

    孟倩幽知道他是心疼那瓶止血药了,笑着道:“我是看姜太医年纪大了,有些于心不忍”

    “等你生完孩子以后,这些药材你尽管拿去送人,无论是谁,我决不会阻拦,可现在,不行,万一你有用的着的地方”

    “不会的,有这棵血莲在,我定然能安稳的生下孩子,你以后也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随着肚子变大,每每半夜孟倩幽不经意的醒来的时候,都会感觉到皇甫逸轩还没有入睡,不是轻轻的在翻着医书,就是躺在自己的身侧默默的看着自己,她知道皇甫逸轩这是担心自己,她心疼的很,但还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免得他更加的担心自己。

    皇甫逸轩抿唇,摸着她的头:“幽儿,你就是我的命,我绝不会允许你有一点儿闪失。”

    孟倩幽双手环住他的腰,头靠在他的胸膛上:“傻瓜,我要陪你一生一世的,怎么可能会出事。”

    皇甫逸轩沉默不语,静静地回抱住了她。

    满屋的温馨。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响起皇甫煜的声音:“大哥,大嫂在屋里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