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四零章 幽禁(三更)
    林从文要做什么,皇甫逸轩已经猜了十成,之所以这样问林仲,要的是他的一个态度,闻言点头:“说吧。”

    听林仲要把自己的事情抖落出来,林从文气得咆哮:“不孝子,你若是敢说出来,老子逐你出家门。”

    皇甫逸轩皱眉。

    “周安!”

    周安飞身跃到林从文身边,没等他反应过来,伸手点了他的几处穴道。

    林从文瞪着大眼,说不出话来。

    “仲儿。”林夫人祈求的看着他,摇头示意他不要说出来。

    看了看自己的父亲,想起他这些日子的疯狂行为,林仲咬牙,指着地上的大汉道:“这些人应该是我父亲雇佣的江湖人士,他想要让他们去屠杀了我母亲娘家那边的所有人。”

    林从文气得怒目圆睁,眼里快要喷出火来了,恨不得把林仲烧死。

    林夫人绝望的瘫坐在地上,她知道这下全完了,林仲作为朝廷命官,勾结江湖人士,这已经是大罪,更何况是要屠族这样惨无人道的事,皇上知道了,绝不对再放过林府的,轻则,林从文被罢免了官职,永世不再入朝,重则,连她的一双儿女都要连累,林仲会被同僚打压,林晗嫣则会更加的凄惨,说不定连她肚子里的孩子都保不住了。

    林仲的话说完,皇甫逸轩没有说话。

    院子里一片寂静。

    静的众人心里感到害怕

    林仲反而坦然了,父亲在作出这个决定时,他一再反对,劝阻他,这些年他在兵部尚书这个位置上劳苦功高,犯下了当街杀人这样的过错,皇上都没有重罚他,这说明皇上还是看重他的,眼下对他的惩罚是不得已而为之,毕竟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呢,皇上总不能偏心太过,以后有机会,还是有可能在重新重用他的。可是父亲就如着了魔一般,日日夜夜茶不思饭不想的想要出了心中的这口恶气,尤其是在兵部遭到原来手下的排挤嘲笑以后,父亲的这种意图更加的明显了,几乎达到了疯狂的地步,人也变得阴郁许多,花了大量的银钱去雇佣这些杀手,甚至为此不惜给自己下药。在他昏过去之前,他在想,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醒过来,或者是说,他醒来以后,林府是否还存在。还好,还好,一切都还没有发生,自己的家人还好好的。

    “世子”林仲抬头,迎视着皇甫逸轩的目光,坦荡荡的说道:“林仲想求世子一件事。”

    “说。”

    “我父亲有这样的想法,也是情有可原,看在他并没有酿成大错的份上,能否请世子向皇上禀报时,顺便给求个情,林仲感激不尽。”

    还没等皇甫逸轩说话,林从文的喉咙里发出一阵响,额头上也急出了汗。

    皇甫逸轩看了他一眼。

    “周安!”

    周安走上前去,解开了林从文的穴道。

    林从文动作迅速的跃到了林仲的面前,劈头盖脸毫无章法的对着他打了下去:“你这个不孝子,竟然举告自己的父亲,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林仲没躲,任由他打骂。

    林夫人尖叫着冲上来,拼命的拉扯林从文的胳膊:“老爷,你冷静一下,这不是仲儿的过错呀。”

    林从文充耳不闻,整个人如失去了理智一般,朝着林仲连踢带打。

    林夫人拉扯不开,急的喊林仲:“仲儿,你快躲一下呀,你会被你父亲打死的。”

    林仲挺直身体,动也没动。

    所有的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要不是亲眼所见,打死他们也想不到堂堂的兵部尚书如泼妇一样打骂唯一的儿子。

    皇甫逸轩却皱起了眉头,林从文的神色有些不对劲,整个人仿佛陷入了癫狂之中。

    挥手。

    周安上前,快速出手又点了林从文的穴道。

    林从文定在原地。

    林夫人松了口气。

    林仲的额头,脸部,已经出现了瘀痕。

    “周安,喊五城兵马司的人来。”

    混乱过去,皇甫逸轩吩咐。

    周安应声,大步走了出去。

    皇甫逸轩率一百精卫过来,包围了林府,这么大的动静五城兵马司的人不可能不知道,也派人过来查看了,等问清外面的人是精卫时,知道是皇甫逸轩在林府里面,吓得张统领领着人又悄悄的退了回去。能让世子出手的事绝不是小事,为了他们的小命着想,他们这些小卒还是不要过去的好。但是也得让世子知道他们来过,所以在退出去几十米后,张统领命人围在外围,把想要从这条街上路过的行人和看热闹的人都赶去了别处。

    周安走出林府大门,远远的看见五城兵马司的人,大步朝着他们走过去。

    周安一直跟在皇甫逸轩身边,几乎成了他的标志,京城了各个衙门里的人全部都认识他,张统领也不例外,看周安朝他们走来,立刻迎了上去,点头哈腰套着近乎的问:“周兄,是不是世子有什么吩咐?”

    “有几个大胆的江湖宵小闯入林府,想要图财害命,如今人已被我们拿下,世子命你等把人押去审理。”

    张统领信以为真,吓了一跳,心里思量,这可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这林从文刚从尚书的位置下来,就有人江湖之人上门索财,他敢用自己的脑袋担保,这绝对是以前林从文得罪的人趁机报复他。不过这些人胆子也太大了,光天化日之下就敢闯入林府中,辛亏是世子发现了,要不然这京城里又多了一桩灭门惨案呀。

    站直身对着身后招手,一队兵士小跑了过来。

    “你们几个,跟我去林府,其余的人原地看着,任何人不许接近林府一步。”张统领吩咐。

    众人应声。

    周安转身往回走。

    张统领率着一队兵士紧紧的跟在后面。

    走进林府内,看清里面的情况,张统领有些发懵了,地上的那些人确实像江湖人士,可林从文和林仲是怎么回事,一个怒目圆瞪,杵在原地,动也没动,一个浑身湿透,就好像刚从水里捞上来的一样,难不成这林从文父子跟这些歹人打斗了,可看他们的衣衫,也不像跟人打斗过的样子呀。心里想着,脚步飞快的走到了皇甫逸轩面前,恭敬行礼:“世子。”

    皇甫逸轩微颔首:“这些人就交于你处理了,记住,他们都是亡命之徒,切不可让他们再有机会。”

    话这样说,张统领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世子这是隐晦的告诉他,这些人不用审了,直接杀了省事了,别的不行,杀人自己可是再行的,人往乱坟岗那边一带,直家杀了了事,当下连忙应道:“世子放心,在下一定把事情办得漂漂亮亮的。”

    “他们的身上应该有从林府盗来的财物,不管多少,我做主了,搜出来以后给你们了。”

    这下要发财了,张统领高兴的就差给皇甫逸轩跪下了,连声音都洪亮了好多,“多谢世子。”

    皇甫逸轩挥手。

    兵士们上前,把地上的人踢起来,吆喝着他们朝外面走去。

    皇甫煜给周安使了一个眼色。

    周安意会,转身也跟着走了出去,走到外面,附在一名精卫的耳边吩咐了他几句。

    精卫点头,招手示意另外十多名精卫跟在兵士们的后面。

    林府内安静下来。

    皇甫逸轩开口:“林仲,我有些口渴了,你给我沏壶茶来。”

    林仲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抬头愣愣得看着他。

    “怎么,你不愿意?”

    林仲回过神来,急忙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世子请随我来。”

    皇甫逸轩不紧不慢的走在前面,林仲紧跟在后面。

    周安跟在两人身后。

    至于林从文和林夫人,则被晾在了原地,无人搭理。

    两人来到了会客厅,皇甫逸轩在上首坐下,林仲道:“世子,您先请坐,我马上去给你沏茶来。”

    皇甫逸轩阻止,“不必了,我有些话要对你说。”

    林仲没敢坐下,躬身而立;“世子,请说,林仲洗耳恭听。”

    “今日你府中之事,本世子并没有打算禀报皇上。”

    林仲愕然,随后大喜,双腿一曲,跪在地上,叩头:“林仲多谢世子的大恩。”

    “本世子有个条件。”

    林仲的声音欢喜,“世子请说,只要是林仲能办到的,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你将林从文幽禁起来,终身不得踏出林府半步。”

    ------题外话------

    推荐好友顾轻狂作品医女当家:带着萌娃去种田pk中,求收藏

    一朝穿越,竟穿到史上第一贫困户的农家女身上。

    内有病弱的小包子,外有尖酸刻薄的极品亲戚。

    顾秋乔认了。

    不就是穷点儿,她一个现代女神医,还能饿死不成?

    撸起袖子,采药,经商,种田,第一贫困户变成第一富豪户,羡慕死那帮穷亲戚。

    说她夫君是傻子?

    你们才傻,你们全家都傻?

    说她夫君配不上她?

    尼玛,某小夫君怒了,翻身农民把歌唱,一朝惊华绝天下。

    众人才知道,敢情他是扮猪吃老虎来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