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四一章 兄妹相见(一更)
    林仲愣住,瞪大了眼睛直直的看着皇甫逸轩,脑子里一片空白,他怎么也不会想到皇甫逸轩会提出了这样一个要求。那可是他的父亲呀,别说是迷昏了他,就算是要了他的命,他都不能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

    愣了半晌,才颓然的低下头,声音苦涩:“世子,请恕我做不到,他毕竟是我的父亲。我”后面的话,在感受到皇甫逸轩的注视后没有说出来。

    “你父亲已然入魔,今日他没有得手,明日他还会继续找人行凶的,你会有时间日日盯着他吗?”

    林仲低着头不说话。

    皇甫逸轩声音低沉,却字字敲在了林仲的心上,“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今日我帮你压下了此事,明日呢,后日呢,一旦皇上知晓,文武百官知晓,京城众人知晓此事,后果会如何?你家林府还能不能保得住,你想过没有?”

    林仲的拳头握紧,神情痛苦,难以做出抉择。

    皇甫逸轩的话点到为止,也不再多说,任凭他自己做出选择。

    林仲重重的一拳头打在地上。地面被打出了一个裂纹,地面上星星点点的溅出了他的血。

    半晌,抬起头,瞪着赤红的眼睛,望着皇甫逸轩:“就没有别的解决办法吗?”

    皇甫逸轩盯视着他,神情淡淡:“有。”

    林仲一喜,急声道:“世子请说。”

    “暴毙,一了百了。”

    林仲跌坐在地上。他知道皇甫逸轩不是开玩笑,要想保住林府上上下下的所有人,只有这两条路可走。

    皇甫逸轩开口,“今日我摆出了这么大的阵仗,皇上很快会知晓。你我的时间不多了,林公子还是快点做决定吧。”

    林仲痛苦的抱住了头。

    皇甫逸轩看向他,一字一句,声音漠然:“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你若连这点魄力也没有,以后如何支撑起林府,我看还是我如实的禀报皇上,让他做决定,也省的你这般为难。”

    说完,站起身,欲要往外走。

    林仲放开自己的头,改坐为跪,低声请求:“世子,能否给我点时间考虑,我、我”

    皇甫逸轩脚步没停,头也不回的道:“明日这个时候,我要听到确切消息,无论是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不过,你要记住,这林府除了你的父亲,还有你的母亲,你的妻儿,以及你那终身给我二弟做妾的妹妹。”

    林仲如被雷劈了一样,身体定在了原地。

    皇甫逸轩径直出了林府,吩咐周安把精卫撤回,自己骑着快马回了王府。

    孟氏依然陪着孟倩幽在她的屋子里,见皇甫逸轩回来,笑着问:“看来事情解决的很顺利,这么快就回来了。”

    皇甫逸轩露出一个笑容:“娘,不是什么大事,我只是过去看了看,当然很快回来了。”

    孟氏信以为真。

    孟倩幽隐隐觉得他的气息里有一股生气的味道,但守着孟氏,她什么也没问。

    齐王妃整天往皇甫煜的院子里跑,身心感到无比的疲累。不知怎么的,这林晗嫣就像是换了一个人,天天以泪洗面,如论她如何劝导开解都没用。连着好多天了,她也心烦了,今日去坐了一个时辰,借口要打理府里的事务,出了皇甫煜的院子。想了想,转身来到了皇甫逸轩的院子里。笑着挽着孟氏的手:“走,去我的屋子里陪着我说会话。”

    孟氏笑着牵着胜儿跟她走了出去。

    孟倩幽和皇甫逸轩送两人出去后,回了屋子里,给皇甫逸轩倒了一杯水递到他的手里:“我看你的心情不是很好,事情很棘手吗?”

    皇甫逸轩接过杯子,放到了桌上。拉着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把今日的事情告诉了她,道:“林仲此人,虽然脾气暴躁了一些,但识大体、顾大局,加以栽培,肯定会成大器的,如果能为我们所用,大哥登基以后,又多了一个鼎力的人才,他这武国的皇位也能坐的更稳一些。所以,我才给了他一天的时间,就看他怎样选择了。”

    孟倩幽笑道:“没想到林从文是这样的小心眼,一件事就把他打击了失去了理智。”

    “林从文出身白衣,靠着自己走到兵部尚书的位置,平日的作为自然是谨小慎微、小心翼翼的,唯恐落下了什么把柄。林晗嫣的事让他成了众人耻笑的对象,他心里过不了这一关,也是在意料之中的。”

    孟倩幽点头,岔开了这个话题,道:“我刚才跟娘商议过了,准备趁着这段时间把所有人的亲事办了。”

    皇甫逸轩微皱了下眉头,“这些事你不用管了,交给我处理,你安心养胎就是了。”

    孟倩幽眼睛晶晶亮,笑着道:“这可是一百多人的亲事,你若是亲自去处理,会累坏了的,我可舍不得你这样受累。我刚才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每当孟倩幽露出这样的神情,就是想到了好玩的事,皇甫逸轩笑着摇头,附和着她问:“什么好主意?”

    孟倩幽的声音里有说不出的兴奋,“我们帮他们举行一个集体婚礼。”

    知道孟倩幽不是这个朝代的人,对于她时不时的说出一些奇怪的名字,皇甫逸轩早已习以为常了,但是忍不住好奇的问:“集体婚礼?”

    “嗯,集体婚礼,就是说所有的人拜堂成亲全在一起,那样我们就不必一个个的帮他们操办了。”

    这倒真的是一个好主意,这成亲最重要的步骤是拜天地,拜高堂。天地自然是不用说了,那些伤残的兵士都是没父没母的人,自然也没有拜高堂一说,这样可就省事多了。

    皇甫逸轩略一沉吟,点头同意:“这个主意好,他们省事也又免了我们的麻烦,一举两得。”

    “既然你同意了,我晚点过去找母妃,让他们帮忙选一个良辰吉日。”

    皇甫逸轩没有意见,这件事早点办完也好,孟倩幽就可以放心的养胎了。

    第二日,孟倩幽给孟氏解释过集体婚礼的事后,在孟氏吃惊的神情中,一手挽着她的胳膊,一手领着小小的胜儿,去找齐王妃商议好日子去了。

    皇甫逸轩独自一人坐在屋子里看医书,周安在院子禀报:“主子,林仲来了。”

    放下手里的医书,皇甫逸轩站起来,不紧不慢的走到屋外。

    林仲神情有些颓废的站在院子里,许是思虑太多,许是一夜未睡,眼睛里布满了血丝,胡子也长出了一大截,整个人看上去颓废不已,看到皇甫逸轩出来,撩起衣袍跪在地上:“林仲叩见世子。”

    皇甫逸轩声音低沉,:“想好了吗?”

    林仲重重的点头,又似乎是为了不让自己后悔,声音又快又急:“想好了,我今日便将父亲幽禁于府中。”

    皇甫逸轩点头,没有什么情绪:“你能想明白了就好。”

    “林仲有一事相求世子。”

    “说。”

    “我帮父亲递了折子,以他身体不适为由辞去官职。父亲正值壮年,也得皇上恩宠多年,恐怕皇上不会这么轻易的应允,还请世子帮我这个忙。”

    “这个好说,我会命人去太医院打好招呼。”

    林仲一个头磕在地上:“多谢世子,您对林仲的大恩大德,林仲没齿难忘,以后世子有用的着的地方,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报答就免了,林公子做好自己的份内之事即可。”

    “林仲明白。”

    “周安,送林公子去二公子的院子里见见林小姐。”

    周安应声。

    林仲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激动,又是一个头重重的磕在地上:“多谢世子。”

    皇甫逸轩转身回了屋子。

    林仲起身,随着周安来到了皇甫煜的院子外。

    红儿端着一盆水出来,正准备倒掉,看到林仲,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大声喊:“大少爷!”

    林仲微点头:“嫣儿呢?”

    “小姐在屋里。”红儿激动的回道。

    随即扭头,不管不顾的朝着屋子里大喊,“小姐,小姐,大少爷来了。”

    听见了红儿的喊声,躺在床上病恹恹的林晗嫣身体一震,抓住皇甫煜的手:“煜哥哥,我没有听错吧,是大哥来看我了吗?”

    皇甫煜点头,沉声朝着外面吩咐:“请林公子进来。”

    林晗嫣挣扎着坐了起来。

    林仲大步走进屋内,看到林晗嫣时愣住。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瘦骨嶙峋、脸上没有血色、蓬头散发的女子是自己那个充满活力、无拘无束、肆意张扬的小妹。

    林晗嫣的眼泪喷涌而出,凄凄楚楚的喊道:“大哥。”

    林仲的心仿佛被无数针扎了一样,痛的厉害,一向高大威猛的汉子也不禁红了眼眶,上前一步:“小妹。”

    林晗嫣的眼泪流得更凶了。

    皇甫煜也红了眼眶,站起身,让开软凳:“大哥,请坐。”

    林仲没有理会他,盯着林晗嫣,浑身散发出怒意:“你怎么变成了这副模样?”

    “大哥,”知道他误会了,皇甫煜急忙解释:“嫣儿有了身孕,吃不下饭,喝不下水,才消瘦的这样厉害。”

    林仲半信半疑的看向林晗嫣。

    林晗嫣噙着泪眼点了点头。

    林仲的声音依然有怒气:“没有请太医过来看看吗?”

    “太医来过了,安胎药也吃了,都不管用,姜太医说她这是心病,还需心药医。”皇甫煜在一旁代替林晗嫣解释。

    林晗嫣的心病是什么,林仲心里明白。可谁让她一时糊涂,做出勾引皇甫煜的事来呢,不但坏了自己的名声,还差点搭进去林府众人的性命。

    林仲语气缓和了一些,安慰她:“嫣儿,事已至此,你就算这样惩罚自己又有何用呢?听大哥的,好好的养身体,把你肚子里的孩子平安生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林晗嫣哭着摇头,一句话也说不上来,只是不停的喊:“大哥,大哥”

    林仲伸出手,想要抚摸她的头安慰一下,猛然想到她现在已是人妇了,自己不适合再做这样的举动,伸出的手变成了拳,慢慢的收了回来,“小妹,这些都是你心心念念想方设法求来的,你应该高兴才是,切莫再要悲伤了。”

    “大哥,”林晗嫣突然抓住了她的手,哽咽出声:“你求求爹娘,我要回家去,我想他们了。”

    且不说林晗嫣做出这样的事,出门绝对会别吐沫星子淹死。就是林府现在的状况,也不适合她回去。林仲委婉拒绝:“小妹,父亲母亲的气还没消,等过一段时日再说吧,”

    “父亲是不是还在怪罪我,我也不想的,都是、都是、都是”都是红儿自作主张的话她终究是没有说出来,以林仲的性格,要是让他知道了,红儿的命也就不保了。

    看她的样子,皇甫煜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些日子无论白天黑夜,他都是衣不解带的照顾着,从来没有借他人之手,自己对她还不够好吗?

    ------题外话------

    亲们,有月票的投月票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