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四二章 请罪 (二更)
    林晗嫣泪眼婆娑的看着林仲,期期艾艾的喊着“大哥。”

    林仲的心里抽疼的厉害,竟不知如何安慰她。

    皇甫煜抿唇,站在一边。

    咬了咬牙,林仲狠下心:“小妹,你的作为给府里抹黑了,父亲、母亲不会原谅你的,你就老老实实的呆在王府里吧,有空我会过来看你的。”

    林晗嫣哭的几欲昏厥过去,眼泪如断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掉,很快打湿了盖在胸前的薄被。紧抓着林仲的手,苦苦哀求:“大哥,大哥,求你了,你帮我在父亲母亲面前求求情吧,只要他们认我这个女儿,让我怎么做都行,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林使劲抽回手,站起来,面露不悦:“小妹,你怎么不明白呢,你已经是王府的人了,家里你是再也回不去了,你还是安心呆在这里吧。”

    林晗嫣哭倒在床上。

    皇甫煜到底还是心疼,坐在床边,抱着她的肩膀,柔声的安慰她。

    林晗嫣哭泣的更加厉害。

    林仲面露痛苦之色,嫣儿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他疼这个妹妹疼到骨子里。可是如今林府的状况,真的不宜让她知道,她现在已是频临崩溃之际,要真的告诉了她真相,恐怕是雪上加霜,弄不好连肚子里的孩子也保不住了,这可富贵人家最忌讳的事。

    哄不下来林晗嫣,皇甫煜面露怒色,下来逐客令:“林公子,你请回吧,以后无事不要来王府了。”

    “不,”林晗嫣阻止,带着哭意的声音急切:“煜哥哥,求求你了,父亲母亲已经不要我了,要是大哥再不来看我,我就没有亲人了。”

    “好好好,”皇甫煜柔声哄着她,“你别激动,听你的,以后多让大哥来府里走动就是了。”

    林晗嫣哭着不停的点头。

    看皇甫煜如此疼宠自己的妹妹,林仲放心了:“二公子,嫣儿,我还有事先走了,等有时间再来看你们。”

    林晗嫣透过泪眼不舍的看着他。

    皇甫煜坐着没动。

    林仲低声请求:“二公子,您能否出来一下,我有几句话想要对你说。”

    皇甫煜抬头,有些惊讶的看着他。

    林晗嫣抽噎着问:“大哥,有什么话是我不能听的吗?”

    林仲勉强露出一个笑容:“当然,我要叮嘱二公子,让他以后不要欺负你。”

    林晗嫣苍白的脸上涌上了丝丝红晕,破涕而笑,少女的羞涩展露无疑,“大哥,煜哥哥待我很好的。”

    “呵,都说女生外向,这这还没怎么着呢,你就不愿意了,要是有朝一日大哥和他打起来,你还不跟大哥断绝关系呀。”林仲的这句话本意是开个玩笑,让林晗嫣能高兴一些,可是却戳到了林晗嫣的伤心事,刚浮现在脸上的笑容退了下去,又泫然欲泣起来。

    林仲急的打了自己一个嘴巴:“是大哥的不对,大哥嘴笨,你不要和大哥一般见识。”

    林晗嫣再次破涕而笑:“我不会怪大哥的。”

    林仲放下心来,也不敢给林晗嫣道别了,直接转身走了出去。

    给林晗嫣掖了掖被角,皇甫煜站起来欲要往外走。

    林晗嫣抓住他的手,语气里带着祈求:“煜哥哥,大哥是个粗人,说话不会拐弯抹角,他若有什么说的不对的地方,我代他给你道歉,你千万不要怪罪于他。”

    皇甫煜的语气里有着浓浓的醋意:“知道了,刚才你大哥还说女生外向呢,怎么不见你偏着我说话。”

    林晗嫣再次红了脸,放开了他的手,看着他走出去。身子后靠,倚在了床头,等着他回来。

    林仲并没有等在院子里,而是来到院外一处僻静处等着皇甫煜。

    皇甫煜出门没有看到他,心中还奇怪,贺一躬身:“二公子,林公子在外面等您。”

    皇甫煜走出院外,看到僻静处的林仲,大步走了过去。

    林仲一直看着他,等他走近了,一撩衣袍,跪在了皇甫煜面前。

    皇甫煜吓的后退了一步,瞪大了眼睛,惊诧:“大哥,你这是?”

    “二公子,实不相瞒,我家里出了一些变故,我无法与嫣儿言明,才拒绝她回府中的,希望二公子以后善待与她,林仲在此谢过了。”

    皇甫煜急忙上前,弯下腰,想要扶起他:“大哥,有什么话起来再说。”

    林仲没动:“二公子先答应我吧,否则林仲不起来。”

    “大哥,我和嫣儿的情意你还不知道吗?从小到大,我什么时候不是把她捧在手心里?!不管你府里出了什么变故,你尽管放心,即使我照顾不好自己,我也会照顾好嫣儿的。”

    林仲发自内心的道谢,“那我就放心了,多谢二公子。以后有用的到林仲的地方,尽管开口,林仲一定做到。”

    “大哥,快起来吧,要是让下人看到了,传到嫣儿的耳朵里,她不知道会怎样跟我生气呢。”

    林仲露出笑意,站起身来,没有再多说,和皇甫煜告过别后,大步朝着府外走去。

    看着他的背影,皇甫煜皱起了眉头,吩咐:“贺一,去查查,林府出了什么事。”

    贺一应声。

    “记住,除了我,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贺一随后也大步的走出了王府。

    皇甫煜回了自己的院子里。

    孟倩幽笑着把她和皇甫逸轩打算让工人们一起成亲的事告诉了齐王妃。

    齐王妃惊讶不已,好半晌才说出话:“这么多人同时成亲,这也太匪夷所思了,我可从来没有听说过。”

    “谁说不是呢。”孟氏笑着附和:“刚才她一说,我也吓了一跳,一人成亲就够我们忙活的了,这么多人,还不乱了套。”

    齐王妃也点头赞同。

    孟倩幽失笑:“母妃,娘,这些工人都是没有亲人的人,除了不拜高堂以外,也不用大量的置办酒席,说白了,就是所有的人走了一个过场而已,简单的很。”

    齐王妃凝眉想了一下,有些担心:“话是这样说没多,可你作坊里的工人有一百多,这些人也是不少的。还要迎亲,这场面免会失控的。我看还是免了吧。你按人头,每人多发他们一些银钱,让他们自己去操办就好了。”

    “母妃,这些都是我作坊里的工人,他们成亲,我当然要去祝贺一番,这一家家下去,非得累坏了我不可,再说了,他们成亲的日子赶不到一块,天天有人请假,二哥他们也是无法记账的,还不如给他们全体放三天假,让他们踏踏实实的成亲,二哥也可以歇几天。”

    瞧着她这比自己快生的时候还大的肚子,想像着孟倩幽每日不停的奔波在去贺喜的路上,齐王妃心疼不已:“你若是觉得那样好,就那样做吧。不过,母妃可告诉你,你一定要注意一些,要是伤到了我的宝贝孙女,我可是跟你没完。”

    明白齐王妃这是关心自己,孟倩幽笑着保证:“母妃放心吧,到时我躲的远远的,让二哥在前面操持。”

    齐王妃都同意了,孟氏也没有了意见,事情就这样商定了下来。

    孟倩幽给孟齐和安管事传了话,让他们来了王府一趟。把自己的这个想法告诉了他们,两人惊诧的同时,又觉得稀奇。孟齐道:“我们这样做,恐怕又会在京城引起轰动了,不会引起有心人的猜疑吗?”

    这个有心人是谁,孟齐和孟倩幽明白,安管事不知道,却也聪明的没有多问。

    “不论我们做不做事,该猜疑的总会猜疑,我们按自己的想法做就好。”

    三人又商讨了一下细节,等全部敲定没有任何纰漏了,安管事才红着脸小声说:“东家,我、我不想这么草率地和文莲姑娘成亲。”

    孟齐一开始的打算也会是让文松和青鸾,郭飞和朱篱,文莲和安管事跟着工人们一起成亲的。后来孟氏劝她:“他们都是跟了你多年的人,总有个厚此薄彼之分,再说了文彪夫妇建在,你这样做,置他们于何地。”

    孟倩幽这才打消了这个念头,听安管事这样说,笑着道:“你们三人的亲事当然与他们不同,这样吧,明日放你一天假,你请了媒婆上门去提亲,文彪押镖也应该回来了,你可以当面自己把成亲的事定下来。”

    安管事高兴的道谢,回去了以后便找了媒婆,提着准备好的礼品上门提亲。

    文彪家的一直是不同意这门亲事的,尤其现在他们全部恢复了自由身,也重新开起了镖局。听到安管事请了媒婆,亲上门来提亲,顿时不悦起来。虽然安管事和文彪已经很熟了,但是按规矩也应该是先派媒婆上门,定好提亲的日子的,哪有亲自来的。再说了文松的亲事还没有着落呢,文莲哪能越过哥哥去。

    文彪还没有回来,这事只能是文彪家的做主了,禀报的人迟迟得不到回应,不知该不该再催问一句。

    文莲正好和自己的娘在一起做针线活,看自己的娘脸色不悦,知道她还是有些不愿意自己的亲事,笑着说:“娘,你先去看看,既然爹和东家都说人不错,那绝对是错不了的。”

    文彪家的还是有些不愿意:“莲儿,你现在是镖局里的大小姐了,要是再配给一个下人,娘这心里总觉得过不去。”

    放下手里的针线,文莲搂住自己娘的肩膀笑道:“娘,我们多年不在京城里,早已没有了人脉,就算您不同意安管事的提亲,又上哪去给我找一门好亲事呢?要么就是穷的吃不上饭的,对我们有所图的,要么就是给人做继室,这是娘想看到吗?”

    文彪家的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来,深深叹了一口气,摸着文莲的头:“莲儿,爹娘对不起您。”

    文莲笑着推她,“娘,我很好,你不用担心的,快去吧,别让安管事等久了。”

    文彪家的来到了会客厅,等看到安管事眉清目秀,彬彬有礼,沉稳大方的时候,所有的不愿意全部跑去了脑后,笑着招呼他和媒婆:“快请坐,镖局刚开张啊,事情很多,慢怠了二外,还请不要在意呀。”

    媒婆最擅长的就是察言观色了,看文彪家的高兴的模样,就知道这亲事成了,自己的二两银子的媒钱,也到手了,高兴不已。笑着拍马屁:“文少奶奶,您这可是有福了,你看看这安管事,要才有才,要样有样,还有一份好差事,这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好亲事呀。”

    文彪家的此时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笑的都合不拢嘴了,当即做主亲自和媒婆商议下了下聘的日子。

    孟倩幽听了消息后高兴不已,笑着对皇甫逸轩道:“我又促成了一对,以后没事可干了,我可以开个婚姻介绍所了。”

    虽然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凭着字面的意思,皇甫逸轩还是猜出了几分,笑着刮了下她的鼻子,“你高兴就好。”

    周安被皇甫逸轩派出去做事情,刚回道王府门口,听到有人喊他:“英雄,请留步。”

    周安回头,一辆马车行驶过来,在他面前停下,姜太医满头大汗的从马车上“跳”下来:“英雄,我找世子有急事,麻烦你拎我过去。”

    看他不像是开玩笑,周安果真拎起他几个起跃回了皇甫逸轩的院子里。

    没等青鸾禀报,姜太医惊慌的声音在院子里响起:“世子,出大事了,您得了血莲的事被我不小心泄露出去了!”

    ------题外话------

    今日三更,两点还有一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