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四三章 起心(三更)
    孟倩幽的心头跳了跳,皇甫逸轩直接站了起来,大步走了出去。

    姜太医已经跪在了地上:“世子,都是我的错,如今恐怕宫里的人都知道了。”

    皇甫逸轩的声音里充满了戾气,低声喝问:“怎么回事?”

    姜太医也顾不上害怕了,把事情的经过简单的说了出来。

    原来,姜太医喝了血莲熬的汤以后,不但人有精神了,就连身体也感觉年轻了许多。太医院的太医们和他朝夕相处,自然也感觉到了他的这种变化,私下里纷纷询问他是不是吃了什么灵丹妙药。姜太医当然是守口如瓶,对任何人也没有说起。

    很快这件事传到皇上的耳朵里,皇上还亲自把他叫了过去,隐晦的问这传言是怎么回事。

    姜太医诚惶诚恐的回答:“臣也不知这是为何,莫非是这段时日臣专心研究药物所致。”

    皇上锐利的眼光盯着他,审视了好半晌,没从他的脸上看出任何心虚的表情,挥手:“退下吧。”

    姜太医出了养心殿,额头上的汗也没敢擦,急匆匆的回了太医院自己的屋子里,这才深深的喘了一口气,摸着自己狂跳不止的心,浑身才后知后觉的打哆嗦,竟然在皇上面前撒谎,他真是给老天借了胆子。

    从那以后,他更加的谨慎了,无论是谁,如何用尽办法旁敲侧击,他都没有吐露过半个字。可前几天,他在家中独自饮酒时,喝多了,高兴之下,一不小心对自己的夫人说了几句,被伺候的下人偷听了去。

    这下人早就被买通了,所以一大早,他从宿醉中醒来,去了太医院,看同僚们都用艳羡而又怜悯的目光看着他,心中隐隐升起了不安,再三询问下,才知道他们都知道了他服用了血莲的事情。

    这下可闯大祸了,姜太医惊得魂都要飞了,这才急急忙忙的来到了王府。

    自知自己闯下了大祸,姜太医也不敢求饶,跪在地上道:“世子,老臣该死呀,如果我所料不错,皇上这个时候,应该已经知道了血莲的事,很快就会派人来了。”

    皇甫逸轩眼中露出嗜血的光,骇得院中的青鸾和朱篱以及皇甫毅和周安后退了几步:“你确实该死,当时我是怎么嘱咐你的。”

    姜太医也感受到了他的杀意,战战兢兢的趴在地上,连祈求饶命也不敢。

    孟倩幽随后跟着出了屋子,听到了姜太医的话,走到皇甫逸轩身边,对他摇头,示意他不要对姜太医动手。

    闭了闭眼睛,勉强压下心头的怒气,皇甫逸轩沉声问:“还记得你说过什么了?”

    姜太医趴着摇头:“老臣当时喝醉了,完全忘记自己说了什么。”

    “周安,去问问姜夫人,姜太医昨晚到底对她说了什么。”

    周安不敢怠慢,应声之后,身子如一条闪电,弹射了出去,几个起落,便不见了人影。

    姜太医暗暗祈祷,自己昨晚不要说的太多,否则就算世子饶过了他,皇上也不会饶过他的。

    周安的速度很快,一刻钟之后便回来了,恭声禀报:“姜夫人说,姜太医只是给他说他在王府见到了真正的血莲,还亲身验证了它的奇效,所以人才会越来越有精神,别的什么也没说。”

    还好,还好,姜太医喘出了一口大气,吹得脸前的尘土飞起来,呛到了他的喉咙里,他却不敢咳嗽,只能强忍着。

    皇甫逸轩也微微松了一口气,厉声命令姜太医:“别再面前碍我的眼,赶快滚回太医院去,警告众人,如果有人敢乱说话,小心脑袋搬家,我说到做到。”

    太医院的这帮太医,说起来好听,是皇家御用的,实际上也就是一帮皇家的奴才,皇甫逸轩想要他们的命,是轻而易举的事,姜太医颤抖着身子应声,也没敢起来,趴着慢慢的退了出去,一直到了院外,才敢爬起来,疯了一般往外跑,想着赶快回太医院传达皇甫逸轩的命令,晚了,不知该有多少人脑袋搬家了。

    皇甫逸轩站在院子里,不知在想着什么,好半天没有说话。

    孟倩幽伸出手,挽住了他的胳膊,笑着宽慰他:“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们若是想要,给了他们便是,没必要跟他们起冲突。”

    皇甫逸轩嘴角露出嗜血笑容,一闪而逝,要不是孟倩幽一直盯着他,都怀疑自己看错了:“幽儿,你的命永远是排在第一位的,如果有人敢不顾及你,希望后果是他们能够承受的起了。”

    孟倩幽心中感动,笑着道:“事情也许没到那种程度,等人来了以后再说吧。”

    人没来,懿旨却来了,管事姑姑没有像上次一样,笑眯眯的和孟倩幽打招呼,而是面色有些沉重:“世子妃,太后她老人家想你了,宣你进宫陪她说说话。”

    孟倩幽犹如不知道太后已然知道她手里有血莲的事,笑着道:“姑姑可能要白跑一趟了,您看我这笨重的身子,实在是不宜跟您进宫,还请您在太后面前帮我美言几句。”

    管事姑姑愣住,来的路上她千想万想,想了无数种孟倩幽的态度,就是没想到她会不去宫中。

    “怎么,姑姑很为难吗,要不然让我的婢女跟您要去宫中禀报吧。”

    管事姑姑回过神来,不由得对孟倩幽心生敬佩,敢抗懿旨的,恐怕她是古往今来的第一个,连夙英也没敢这样做过。脸上露出了笑意:“世子妃,奴婢不为难,您尽管在府里歇着,奴婢这就回宫去复命。”

    “姑姑着急赶来,额头上都出汗了,总该喝杯好茶,去去额头上的汗再回去。”

    管事姑姑明白了孟倩幽的好意,她这是怕着自己回去的太快,太后认为她没有尽心,会惩罚她的。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奴婢多谢世子妃了。”

    孟倩幽吩咐青鸾沏了茶水过来。

    管事姑姑不疾不徐,动作优雅的把一杯茶水喝完,才站起来笑着对孟倩幽福了福身:“奴婢这就回去了,多谢世子妃的好茶。”

    孟倩幽点头,示意青鸾把人送出大门去。

    太后一直焦急的等在宫中,好不容易盼到管事姑姑回来复命了,却是一个人回来的,希望落空,心里的火气也起来了,怒斥她:“无用的废物,连这点小事也办不好。”

    管事姑姑笔直的跪在了地上,没有说话。

    太后哼了一声,不再理会她。

    皇上的做法却直接直接的多,批阅完当天的奏折后,命人摆驾来了齐王府。

    齐王爷好久没上朝了,忽然听闻皇上来了自己的府中,匆匆忙忙跑去了门口迎接。

    齐王妃得到了消息,吃了一惊的同时,也没敢怠慢,慌慌张张的迎了出来。

    皇甫逸轩也得到了消息,却端坐着没动,继续看自己手里的医书。

    孟倩幽躺在床上小寐,被管家惊慌的声音惊醒,听说是皇上来了,连眼睛也没有睁开,把被子往头上一撩,继续睡她的觉。

    皇甫逸轩主意到了她的动作,笑着走到她面前,掀开了她头上的薄被:“能喘的上气来吗?”

    孟倩幽睁开眼,故意大口的喘了几口气,笑着对他伸出手:“当然是喘不上气来了,不如相公帮我一下呀。”

    孟倩幽好久没有这样主动过了,皇甫逸轩的喉咙动了动,看着她未施胭脂的脸上,布满了好看的云霞,终是没忍住,低下头,噙住了她的嘴唇,直到孟倩幽是真的喘不上起来了,才气喘吁吁的放开了她。盯着她愈发鲜艳的双颊,声音喑哑:“你这是在引诱我吗?”

    孟倩幽笑着躲进被子里,不怕死的撩拨他:“当然不是,我是看看你的技术退步了没?”

    这连娇带俏的声音,惹得皇甫逸轩的脸色变了几变,声音染上了**:“娘子验证过了,能否告诉我,我退步了没有?”

    孟倩幽在被子里暗呸了他一声,这个不要脸的家伙,脸皮越来越厚了。

    撩拨完了就不理人了,皇甫逸轩岂能让她如愿,快速的脱掉鞋子,除去了外衣,钻进了被子里,狠狠的索要了一番利息。

    院子里伺候的四人听到屋里的动静,齐齐退出了院外。

    所以,当可怜的老管家再次过来请人的时候,被周安挡在了院外:“世子和世子妃现在没有时间,有什么事您稍后再来吧。”

    这青天白日的,没有时间意味着什么,老管家岂能不明白,不由得羞红了一张老脸,这世子和世子妃也真是的,怎么偏偏这个时候就自己刚才不是过来禀报过皇上来了吗。

    孟倩幽要是知道他心里的想法,绝对会告诉他,就是因为皇上来了,她才故意引诱皇甫逸轩呢,要不然谁做这羊入虎口的事,要知道,每次她都被折腾的睡上好半天。

    管家回了会客厅,支支吾吾禀报说世子和世子妃过不来。

    都是过来人,哪能不明白管家说的是什么,齐王妃羞红了脸,齐王爷胡子翘了翘,皇上差点把手里的茶杯捏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