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四四章 索要 (一更)
    没有耐心再等下去了,放下茶杯,皇上盯着齐王爷的脸色,问:“听说轩儿的了一株血莲,十分珍贵,朕今日过来饱饱眼福。”

    齐王爷愣住。

    齐王妃也是有些发愣。

    夫妇俩对看了一眼,齐王爷拱手:“皇兄,这是哪里来的传言?我们王府怎么会有这么珍贵的东西?”

    齐王妃没说话,默默的点头附和。

    皇上被噎的一窒,脸上有了愠怒之色,声音也清冷了一些:“皇弟,姜太医日前在你们王府看到了血莲,还亲身试过药,难道这些会是骗人的吗?”

    这次齐王爷是真的愣住了,发懵的看向齐王妃,用眼神询问她知不知道此事。

    齐王妃这段时间忙着安慰、开导林晗嫣,确实不知道血莲之事,摇了摇头。

    皇上锐利的双眸一直盯视着两人,看两人的神情不像是做出来的,皱起眉头,暗自思忖,难道自己的皇弟是真的不知道此事?

    姜太医试过药了,那肯定是真的有了,齐王爷轻轻咳嗽了一声,吩咐管家:“去请世子和世子妃过来。”

    管家的心肝颤了颤,额头上立刻冒出了汗珠,这、这、这

    齐王爷一个眼刀看过来,管家下的腿一软,立刻应声:“老奴这就去。”说完,赶紧小跑着出去了。

    照样,还是被青鸾挡在了外面。

    抬起衣袖,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管家觉得天色灰暗下来,连带着他的心也跟着灰暗无比。世子、世子妃他是不敢打扰的,可王爷那边还等着回信呢。他无论怎么做都不对。

    皇甫逸轩折腾了一阵,餍足了。

    孟倩幽却累惨了,觉得自己的手和胸膛火辣辣的疼,狠命捶打了皇甫逸轩几次,以泄心里的愤恨。这个禽兽,自从那次试过以后,每次不把姿势折腾个遍,决不泄劲。

    她的力道轻的很,打在身上不痛不痒。皇甫逸轩也不在意,出声威胁:“娘子,是不是还没有满足,为夫还有精力的很。”

    “滚!”孟倩幽娇喝一声,恨不得一脚把这个禽兽踹到床下去。

    眼前的娇人儿面色嫣红,红唇经过自己的一番洗礼,娇艳欲滴。就连呵斥自己的话也软绵绵的,还带有几分诱惑的味道。皇甫逸轩的眸色深了深,身体的躁动又起来了。

    孟倩幽哪能不知道他这神色代表了什么,吓得猛然扯过被子紧紧的把自己包裹起来,连咽了几下口水,刚才张扬的气焰消失的无影无踪,可怜兮兮的祈求:“我累了,想要睡觉。”

    “累”字入耳,所有旖旎的念头在皇甫逸轩的脑中散去,有些后悔自己刚才的折腾。他好久才吃到一回荤腥,也确实是饿坏了,没能控制的住。伸手,给她掖了掖被脚,用柔的让孟倩幽起鸡皮疙瘩的声音道:“睡吧,我不闹你了。”

    得了保证,孟倩幽这才放松了身体,想要闭上了眼睛睡觉。

    “等一下。”皇甫逸轩的声音响起。

    孟倩幽猛然睁开了眼睛,戒备的看着他。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皇甫逸轩轻笑出声,摸了摸她的头:“你这样会不舒服,我帮你擦洗过身子再睡。”

    孟倩幽松了口气,闭上了眼睛,点了点头。

    皇甫逸轩下床,穿好了衣服,吩咐青鸾和朱篱打了热水进来,先认真的帮孟倩幽擦拭完了身体,然后连人带被子抱起了她,对外面吩咐:“来人!”

    青鸾和朱篱应声而进:“世子。”

    “把床单换掉。”

    两人应声,一个快速的拿出了干净的床单,一个快速的将布满了湿湿点点的床单扯下,扔在一旁,然后两人动作利落的把床单铺好,弯腰捡起地上的床单,低着头走了出去。

    孟倩幽鸵鸟一样把头缩在皇甫逸轩的怀里,尽管很多次了,她还是不习惯事后有人帮他们收拾。

    皇甫逸轩面色如常的把她轻轻的放回了床上,低头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睡吧,我要出去一下。”

    孟倩幽早已困倦,点头,盖好被子,闭上眼睛,几乎是立刻就睡了过去。

    皇甫逸轩怜惜的在她额头上又亲了一下,仔细的帮她掖好了被脚,转身走了出去。

    青鸾和朱篱不在,皇甫逸轩吩咐站在门口的皇甫毅:“守好院子,幽儿没醒以前,任何人不能进去。”

    皇甫毅小声的应下。

    一直在院外候着的管家小跑着进来,声音里虽有急色,却还是压低了声音:“世子,您终于出来了,皇上等你好半天了。”

    皇甫逸轩的好心情消失无踪,脸色有些黑沉。

    管家的心也跟着沉了下去。低下头,恭立在他面前,不敢再说话。

    皇甫逸轩大步往外走。

    亦步亦趋跟在后面的管家,感受到皇甫逸轩身上散发出了冷意,感觉自己的身上更冷了。

    几乎是半个时辰过去了,皇上喝了无数杯茶水,才听到脚步声。心情也是差得很,想到自己此次来的目的,才勉强压抑住了火气。

    皇甫逸轩走进来以后,行礼:“皇伯父”

    皇上微微颔首,也不再拐弯抹角了:“轩儿,皇伯父听说你得了一株血莲,可有此事?”

    “回皇伯父,有。”皇甫逸轩也不隐瞒,直接承认。

    齐王爷和齐王妃同时露出吃惊的表情。

    齐王爷张了张嘴,想要询问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想了想,要问的话又咽了回去。

    齐王妃惊讶过后,却是满满的惊喜,这血莲听说有起死回生之效,有了它,幽儿生产的时候就不怕有危险了。

    皇上的眼睛眯了一下,脸上露出温和的笑意:“既然有,能否拿出来让皇伯父一饱眼福?”

    “血莲只是一种珍贵药材,与江山社稷半丝关系全无,不知皇伯父为何对血莲这样感兴趣?”皇甫逸轩不卑不亢,一针见血的问。

    皇上硬生生的噎住,脸色有些微红,心头恼怒起,神情有些不悦了。

    眼前之人是自己的兄长,他来的目的齐王爷又岂能不知。皇甫逸轩的话落,他便低下了头,装作没看见皇上的表情。

    齐王妃倒是神色如常,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

    皇上的也不再兜圈子,语气里有几分怒意:“轩儿,你绝顶聪明,岂能猜不出皇伯父来的目的?”

    “侄儿不知,还望皇伯父告知。”皇甫逸轩淡淡的怼了回去。

    “你”皇上气得说不出话来,重重的喘了几口大气。

    自己也不敢和皇兄明着顶撞,轩儿这样做太过了。齐王爷抬起头,出声打圆场:“轩儿,你皇伯父只是好奇,过来看看这百年难得一遇的血莲而已,你速去拿来。”

    皇甫逸轩加重了语气,问:“是这样吗,皇伯父?”

    皇上无法,只得点了点头,缓和了语气,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还是你父王了解我。”

    皇甫逸轩二话没说,转身回了自己的院子里拿了血莲回来,把盒子放在皇上身边的桌子上,打开盒子。

    果真和传说中的一模一样,通体鲜红,鲜艳欲滴。皇上的双眼一下变大了,努力控制着自己微微有些发抖的手,不要去碰血莲。

    “这血莲是我偶然间得到的,当时难辨真伪,便让姜太医帮着验证了一下,他不惜以身试药,侄儿才知道这血莲是真的。怕招来了祸患,便威胁他不要把血莲之事说出去。”皇甫逸轩解释了血莲的来历,顺便帮姜太医开脱。

    皇上刚要开口询问这血莲世哪里来的话,被他堵了回去,憋屈的不行。

    皇甫逸轩接着道:“幽儿的身体受过伤,又是双胎,姜太医说过生产时难免会有危险,这株血莲是留给她救命用的。是以侄儿也没敢声张,就连父王、母妃也没有告诉。还请皇伯父回去以后,责令太医院众人,不要说出去。侄儿再次谢谢皇伯父了。”

    几句话堵住了皇上开口索要的话。皇上后面的话是再也说不出了,气闷的不行,却又不能发火。挥了挥手,示意皇甫逸轩把血莲收起来,来个眼不见为净。

    把血莲收好,皇甫逸轩拿起盒子告退:“皇伯父,要是无事,侄儿告退了,幽儿今日身体有些不舒服,侄儿有些放心不下,想回去照顾她。”

    要是太子皇甫巽敢这样说,皇上绝对拿过茶杯砸过去了,堂堂一个太子,整天围着女人打转,成何体统。可换成皇甫逸轩,他就不能了,孟倩幽之所以会受伤,和自己也有些关系,摆手,示意他退下。

    皇甫逸轩拿着盒子出了会客厅,轻轻呼出了一口气,拿着盒子的手紧了紧,才大步回了自己的屋子里,轻手轻脚的放好血莲后,安静的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研究医书。

    皇上讨了个没趣,也没心情在呆下去了,心事重重的回了皇宫。

    齐王爷和齐王妃的心情有些沉重,皇上今日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血莲,没有要到手,断不会善罢甘休的。

    听闻皇上去了齐王府,太后高兴异常,派人去打探皇上是否拿回了血莲。

    谁知派出去的太监打听了以后,回来禀报:“太后娘娘,奴才打听不出来,只是听说皇上回来的时候不是太高兴。”

    自己的儿子,太后自然是了解的。这是没有得到血莲,便打消了派人请皇上过来的念头。

    齐王爷和齐王妃想到的事,皇甫逸轩也想到了。放下了手里的医书,看着床上睡的香甜的人儿,抿了抿唇,走出屋外,低声吩咐周安:“把姜太医喊来,说我有重要的事找他。”

    周安飞身而去,来到了太医院,态度恭敬的请姜太医去齐王府。

    太医院众人的眼光这次没有艳羡了,全部同情的看着他。姜太医捅了这么大的篓子,世子不会饶了他的,这不,原来都是直接拎走的,这次是正儿八经的来请了,这是让姜太医临死以前,好好的享受一番待遇。

    姜太医没想那么多,在周安惊诧的目光中,把药箱挂在了他的脖子上,然后笑着道:“走马车就算了,英雄还是直接把我拎过去吧,快的很。”

    太医们纷纷捂嘴偷笑,这姜太医是真的老了,脑袋不灵光了。放着舒服的马车不坐,非要受这份罪。

    周安皱眉,思量着到底要不要拎他过去。

    姜太医反而着急的催促他:“哎呀,你还愣着干什么,快点的,要是误了世子的事,你我可担待不起。”

    周安不再犹豫,拎着他快速的回了齐王府,来到会客厅门口。

    姜太医站稳身子,晃了晃脑袋,拿好自己的药箱走进会客厅内。刚好看到皇甫逸轩面色不虞的坐在椅子上,吓得急忙上前行礼。

    “老臣见过”

    没等他说完,皇甫逸轩沉声道:“免了。”

    姜太医微微弯下的腰身立刻直了起来。

    皇甫逸轩直接开口询问:“你知不知道这血莲的功效有多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