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四五章 我有个条件 (二更)
    姜太医以身试药之后,回去便把医书古籍认真的翻了一遍,了解了血莲的药性,听皇甫逸轩问起,立刻回道:“臣查过了,这血莲的功效很大,世子得到了那一棵,足够好几人服用的。”

    “准确吗?”

    “古籍上是这么记载的,臣也觉得差不多,上次臣服用了那些,药效比臣想像的还要好,想来是不错的。”

    皇甫逸轩不语,姜太医也没敢说话。

    屋里的气氛有些凝重,姜太医的心提了起来,他似乎有些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说起来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自己,要不是自己酒后失言,世子也不用这样为难。

    皇甫逸轩站起身,径直走了出去,留下姜太医一人摸不着头脑的站在原地。

    不过,很快,皇甫逸轩回来了,手里拿着盛血莲的盒子,在椅子上坐好,把盒子放在身边的桌子上打开,“你看一下,这株血莲如何割分才好?”

    姜太医走上前,细细的研究了一下,在血莲上面虚虚的比划了一下:“留下这些给世子妃,剩下的世子可以随意的切割送人。”

    皇甫逸轩一看,姜太医留下了一半多一点的血莲,点头:“这些需要全用吗?”

    “以医书上的记载,世子妃服用一少半即可,剩下的留作备用,能确保世子妃没有危险。”

    赞赏的看了他一眼,皇甫逸轩盖上了盒子,“这次的事,先记下,以后将功补过。”

    姜太医大喜过望,“多谢世子。”

    先不说血莲的起死回生功效,就说服用了以后,身体和精神都能有很大的改善,皇上也是惦记的很,茶不思饭不想的几天以后,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命人宣了皇甫巽进宫,隐晦的命令他:“父皇这段时间感觉身体不适,据说血莲能解百病,你派人去给父皇寻一株回来。实在是办不到,半株也行。”

    皇甫巽当天就听说了血莲的事,怕的就是这件事落到自己的头上。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皇甫逸轩他可了解的很,把孟倩幽看的比自己的命还重要,这血莲想必是用来给孟倩幽用的。要想从他手里拿过来是难之又难,所以他能躲就躲,希望皇上不要想起他。可惜,他的愿望落空了,刚才传旨公公一去,他便猜到这难事还是落到了自己的头上。皇上说的好听,让他去寻半株来,实际上就是让他去给皇甫逸轩讨要。皇命难为,即使他百般的不情愿,还是硬着头皮应下:“儿臣遵旨。”

    皇上满意的点头:“这武国的江山社稷早晚都是你的,等你办好这件事,每日来御书房帮着父皇批阅奏折吧。”

    要是以往,皇甫巽绝对会高兴的谢恩,可今日,他心里沉甸甸的,父皇常年习武,身体本就强健,如果服用了血莲,自己继承皇位的日子更加遥遥无期了,他今日这一番话,无非是安慰自己而已。面色上还是露出了笑容,应下后退了出去。

    走到御书房外,仰头看了看天空,自觉的这深秋的阳光竟然比夏日里的还要刺眼。

    看着皇甫巽走出去,多日来笼罩在皇上头上的阴霭散去,放松了身体,面带微笑的拿起了一本奏折看了起来。

    皇甫巽抬腿向宫外走去,刚走到宫门口,太后宫里的管事太监急匆匆的跑来,在身后高声喊:“太子殿下,请留步,太后娘娘有请。”

    皇甫巽停住脚步,回头,总管太监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他的面前,气喘吁吁的重复了一遍:“太子殿下,太后娘娘有请。”

    皇甫巽看着满头大汗的总管太监,真想不理会他掉头就走。但是他不能,他是太子,自幼承训的就是孝道,现在他还没有继承皇位,没有拒绝太后的理由。

    默默的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才往太后宫里走去。心里无比的羡慕皇甫逸轩,可以随性而为,不想做的事、不想见的人都可以拒绝,而自己,恐怕余生都不会有这样的机会。

    总管太监偷偷的擦了擦额头上不知是跑出来的汗,还是吓出来的汗,紧紧的跟在了皇甫巽的身后。

    到了太后宫里,还没有行礼问安,太后异常和蔼的给他招手,拍着身边软塌:“巽儿,到皇祖母身边来坐。”

    “谢皇祖母。”

    皇甫巽在软塌的一边坐下。

    “巽儿呀,皇祖母听说你父皇让你去寻血莲?”太后笑着问。

    皇甫逸轩恭敬回答:“是,皇祖母。”

    “那你准备去何处寻找?”

    “孙儿不知,孙儿正要回宫去调派人手呢,便被皇祖母派人喊过来了。”

    太后点头,“这血莲可是好东西,据说有起死回生之效,你若真的能寻到了,你父皇肯定会重重赏你的。”

    皇甫逸轩谦恭有礼,“为父皇解忧,是孙儿份内之事。”

    “不亏是我亲手带大的孩子,你如此孝顺,皇奶奶心里很安慰。等你寻到血莲以后,要先告知皇祖母一声。”

    这才是太后喊他来的目的,皇甫巽心里苦涩,却还是站起身来应声:“孙儿知道了,皇祖母放心,真的寻到了血莲,孙儿会第一时间告诉您的。”

    太后笑着连连点头,“好,皇祖母等着你的好消息。”

    皇甫逸轩走出太后宫外,心里一片茫然,这么多年来头一次怀疑自己生在皇家,身为太子,是幸还是不幸。

    长叹了一口气,慢慢的走出了宫外,坐上了自己那辆豪华却空荡的车辇,吩咐宫人去齐王府。

    豪华车辇缓慢前行,皇甫巽坐在车里,看着外面忙忙碌碌的人们,心里竟生出了几分羡慕。

    似乎早就料到他回来。到了齐王府,刚下马车,看门人跪地行礼后,说:“太子殿下,世子吩咐了,您来了以后,直接去他的院子里。”

    皇甫巽惊讶一瞬,而后笑着摇头,皇甫逸轩如此聪慧的人,怎么会想不到自己会来呢。

    抬脚往府里走,脚步却没有了往日的轻快,只觉得有千斤重,每走一步都似要耗尽了自己的力气。似乎走了很长时间,才到了皇甫逸轩的院子里。

    青鸾和朱篱守在门口,周安立在院中,皇甫毅正给三人端了水过来,笑着招呼他们喝。伺候的人很少,气氛却很温馨。

    看到皇甫巽,几人同时行礼:“太子殿下。”

    皇甫巽微点头。

    青鸾打开了门帘:“太子殿下,世子等您好长时间了,您请进吧。”

    皇甫巽惊讶,却还是抬步走进屋子里。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一左一右坐在软塌的两边,皇甫逸轩手里拿着医书。

    孟倩幽不知什么时候,心血来潮了,想要给两个孩子做小衣服,此刻正笨拙的把一块上好的布料,缝的惨不忍睹。

    “大哥”看到皇甫巽进屋,孟倩幽放下手里的活计,笑着打招呼。

    皇甫逸轩则是放下了医书,沉默的看着他。

    皇甫巽有些羞愧,眼神不敢面对他。

    “大哥坐吧。”孟倩幽笑着道。

    皇甫巽坐在椅子上,旁边的桌上有一个小盒子。

    皇甫巽正不知该说什么时,皇甫逸轩开口,“我有个条件。”

    皇甫巽愣住,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皇甫逸轩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轻嘲:“几日不见,你这是傻了吗?”

    “你才傻了。”皇甫巽下意识的反驳,说完以后便后悔了。

    皇甫逸轩却露出了笑容,抬头示意他打开桌上的盒子。

    皇甫巽哼了一声,没动,挑衅的看着他。

    “果真是傻了。”皇甫逸轩无奈摇头,轻叹。

    皇甫巽蹦了起来:“你不要太过分,好歹我是你大哥,有你这样跟大哥说话的吗?”

    孟倩幽嘴角微抿,勉强控制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皇甫逸轩起身,来到皇甫巽身边坐下,抬头看着他。用眼神示意他也坐下。

    皇甫巽哼了一声,站的更加笔直,故意挑衅他。

    孟倩幽没忍住,“噗嗤”笑出声来。

    皇甫巽也后知后觉的感觉自己做了傻事,脸色微红,气哼哼的坐下。

    皇甫逸轩打开了盒子,让里面的少半株依旧鲜红如血的血莲呈现在瞪大了眼睛的皇甫巽面前:“只能给你这些。”

    皇甫巽已经惊的说不出话来,看看神态淡然的皇甫逸轩,再看看满脸笑意的孟倩幽。然后指着自己,结结巴巴的问:“这、这、这是给我的?”

    白了他一眼,皇甫逸轩道:“想的美,这是让你回去交差的。”

    皇甫巽一噎。

    “我有个条件。”

    皇甫逸轩重新说了一遍。

    “你说。”皇甫巽的声音里有着迫切。

    “让皇奶奶收回让林小姐终身作妾的懿旨,这血莲你就可以拿走了。”

    皇甫巽再次愣住,他没想到皇甫逸轩会提出这样一个条件。这对他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而血莲确实百年难得一见的宝贝。

    咽了下口水,小心翼翼的试探的问:“还有别的条件吗?”

    “有”

    这才是皇甫逸轩,皇甫巽挺直了腰板,问:“什么条件,你说,只要大哥做到了,绝对会满足你。”

    “你以后能不能别这个傻样出现在我面前,好歹你也是我大哥呀,能不能和兄弟我一样绝顶聪明。”

    皇甫巽再次噎住。

    孟倩幽毫不掩饰的笑出声来。

    血莲到手了,皇甫巽的心放下了。那个尊贵无双,腹黑,自诩不凡的太子殿下又回来了,腾的站起身,“走,我们出比试一番。”

    所以,一刻钟后,在书房里处理公务的齐王爷和在自己屋子里和孟氏说话的齐王妃,先后得了下人的禀报:“王爷,不好了,太子殿下和世子打起来了。”“王妃,不好了,太子殿下和世子打起来了。”

    两人听后一惊,脚步匆匆的出了门,来到皇甫逸轩的院子前,只见两条人影上下翻飞,你来我往,打的难分难解,分不清谁是谁。

    齐王妃吓的张嘴就要呵斥两人,齐王爷摆手阻止了她,眯起眼睛,注视着两人。

    今日,皇甫巽和皇甫逸轩都使出了看家本领,酣畅淋漓的打了一场,才住了手。

    皇甫逸轩气息微喘,衣服略有褶皱。皇甫巽大口大口的喘气,衣服有些歪斜。

    齐王爷嘴角微翘,露出笑容,很明显,自己的儿子略高一筹。

    “轩儿,巽儿,你们两人为何大打出手?”看两人住手了,齐王妃上走上前,焦急的询问。

    “皇婶,您误会了,我和轩弟是在切磋武功。”皇甫巽笑着解释。

    仔细的看了看两人,果然不像是有深仇大恨的模样,齐王妃松了一口气:“你们两个,切磋武功也不说一声,把府里的人都吓坏了。”

    “是巽儿的错,以后不会这么鲁莽了。”皇甫巽赶忙道歉。

    齐王妃摆手:“行了,既然没事,你们两人去清洗一下,该吃午饭了。”

    两人应声,准备往回走。

    齐王爷开口,语气未明:“巽儿,你今日来王府可是有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