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四六章 到时候了(三更)
    皇甫巽的脚步顿住,心里猛跳了几下,脸色也变了,“皇、皇叔,我”

    皇甫逸轩替他解围,“父王,大哥是我请来,商议给作坊里的工人们举行成亲的事的,一时兴起,我们两人才过了几招。”

    皇甫巽松了一口气,猛点头:“皇叔,我们确实在商议此事。”

    齐王爷盯视着他,看的皇甫巽心里直发虚,但也努力的面对齐王爷的目光,不让自己露出破绽。

    好一会儿,齐王爷才开口:“既然如此,听你皇婶的,留下来吃饭吧。”

    说完,转身离去。

    皇叔的眼神太可怕了。仿佛洞悉了一切。皇甫巽感觉冷汗把自己后背的衣服都浸湿了。

    皇甫逸轩笑着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吩咐管家带着皇甫巽去清洗一下。

    管家恭敬的领着皇甫巽走远,皇甫逸轩回了自己的屋子里清洗。齐王妃也转身去了厨房,吩咐厨娘多做几个菜。

    这一顿,皇甫巽胃口大开,再一次光荣的吃撑了以后,不顾形象的摸着自己的肚皮,先回了东宫。

    象征性的砸了屋内几件并不值钱的东西后,命令府内的管事太监“不经意”的把这件事传出去。

    一个时辰后,估摸着这件事太后已经知道了,才面色沉重的来到太后宫里。

    太后早已听了太监的禀报,思量着血莲的事情他没有办成,虽然心里不悦,却还是勉强挤出笑容安慰:“巽儿,皇祖母知道你为难了”

    话没说完,被皇甫巽气愤的打断:“皇祖母,他们太过分了,给的血莲少不说,还提出了条件。”

    太后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大喜,急切的问:“说说,他们提出了什么条件。”

    “让您收回让林小姐终身为妾的懿旨,孙儿没有答应他们,您是武国最尊贵的太后,怎们能”

    “就这个条件?”太后打断他,迫不及待的问。

    皇甫巽应声:“是,孙儿”

    话声再一次被打断:“这有何难,皇祖母再下一道懿旨便是。”

    皇甫巽半张着嘴巴,愣愣的看着她,好一会儿才惊觉自己的行为不妥,赶紧把嘴巴闭上。

    太后面色如常的笑着说,“当初让林小姐终身为妾,是因为她算计了煜儿,做出了有损皇家脸面的事,现在哀家听说她有身子了,这终归是煜儿的第一个血脉,总不能让孩子成为庶子,哀家这几天也正想着再下一道懿旨,赐林小姐为正妻,让他们择日尽早完婚。”

    皇甫巽回过神来,嘴巴张张合合,似有话要说,却又似乎不知说些什么好。

    太后装作没看到他的表情,当即找来管事姑姑,立刻拟好了懿旨,命她去齐王府宣旨。

    管事姑姑拿着懿旨而去。

    太后笑着道:“懿旨已下,巽儿,你是否也该去你皇叔府里一趟?”

    “孙儿立刻就去。”

    太后摆手:“快去快回,哀家等你回来。”

    皇甫巽再次应了“是”后,大步走出宫中,坐上了车辇,一直低沉的脸色刹那间笑容满面,要不是顾自己的身份,恨不得吹几声口哨来缓解一下自己高兴的心情。

    齐王府内,皇甫煜的院子里。

    瘦弱不堪的林晗嫣被皇甫煜扶着走出屋子,跪在地上听管事姑姑宣读完懿旨后,愣住。

    管事姑姑眼里闪过一丝同情:“林小姐,你不要以为这懿旨是白白来的,这是世子妃用她的救命良药给你换来的。”

    点到为止,没等林晗嫣和皇甫煜反应过来,转身,走了出去。

    林晗嫣更加的惊愣。

    皇甫煜先反应过来,上前将她高高抱起,兴奋的脸都红了:“嫣儿,你都听到了吗?皇奶奶允许我娶你为正妻了!”

    林晗嫣的眼眶慢慢的湿润,随即大颗的泪珠滚落下来。连连点头:“煜哥哥,我听到了,我听到了。”

    “真好,我们这么多天的努力终于有结果了,你也不用再受罪了。”皇甫煜兴奋的忘乎所以,说了一些没头没脑的话。

    贺一听了,头却垂的更低了,身为主子的暗卫,本不该议论主子的是非,可这次,主子为了林小姐做的太过了,不知道世子和世子妃知道了以后,会是何反应。

    林晗嫣已然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了。

    皇甫煜抱着她走进屋子里,轻轻的把他放在了床上,低头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眼里有了泪水:“嫣儿,你受了这么久的苦,终于要解脱了。”

    林晗嫣哭着点头,紧紧抓住他的手:“煜哥哥,我们终于苦尽甘来了,是不是?”

    “是,是,是,”皇甫煜一连应了三声:“我们终于苦尽甘来了,以后你就是我唯一的妻。”

    林晗嫣哭出声来,这些日子的委屈,惶恐,害怕,不甘,全都发泄了出来,直接哭了个天昏地暗。

    皇甫煜也红了眼眶。

    齐王妃听到这个好消息的时候,管事姑姑已经走了,急急忙忙的来到皇甫煜的院子里,想要提醒林晗嫣不要太激动了。她的身体本来就虚若,要是在情绪过度,说不定肚子里的孩子不保了。可走到院门外,听到林晗嫣的嚎啕大哭声,顿了顿,又默默的转身退了回去,让她发泄一下也好,这孩子,这些日子承受的也太多了。

    孟倩幽听到这件事以后,只是坐在皇甫逸轩的腿上笑着问:“你说,林小姐什么时候会流产?”

    皇甫逸轩黑了脸色。

    孟倩幽笑着在他的嘴唇上亲了一下:“猜对了有奖。”

    皇甫逸轩的眼睛亮了起来,附在她的耳边,小声的说了一句。

    候在门口的青鸾和朱篱听见屋里传出孟倩幽的暴喝:“皇甫逸轩,你这个禽兽,我要回娘家”后面的话被堵住,只剩下呜呜的声音。

    两人对看了一眼,很有默契的退到了院外。

    不知道皇甫逸轩猜没猜对,傍晚十分,皇甫煜院中的一名丫鬟跌跌撞撞的跑到齐王妃的院子里,惊慌失措的禀报:“王妃,不好了,林小姐肚子里的孩子掉了!”

    “砰”齐王妃手里的茶杯掉在了桌子上,起身,快步往外走。

    “怎么回事?”

    “奴婢也不知道,刚才林小姐喊肚子痛,等奴婢上前伺候的时候,才发现”

    没等她说完,齐王妃急声吩咐:“玲珑,派人去请姜太医过来。”

    玲珑应声。

    齐王妃急匆匆往外走,传信的丫鬟跟在后面。

    赶出自己的院子,青鸾迎面走了过来,屈身福了一礼:“王妃,主子说身体有些不适,请您过去一趟。”

    齐王妃白了脸色,当即转了步伐,朝着皇甫逸轩的院子走去。

    与此同时,玲珑派出去的找姜太医的人也被周安挡了回来:“世子妃吩咐,不用请姜太医了,她过去给林小姐看看。”

    派出的人转了回来。

    到了屋子里,看见孟倩幽躺在床上,齐王妃的脸色更加的苍白:“幽儿,你怎么样?”

    看齐王妃如此着急,孟倩幽心里有些惭愧,笑着对齐王妃伸出手;“不知怎的,今日腰有些酸疼,这才赶忙让青鸾把母妃请来,问问您是怎们回事?”

    没有大事,齐王妃提着的心放下,感觉手脚都有些发软了,坐在床边,道:“月份大了,腰自然会跟着疼,放宽心,没事的。”

    孟倩幽乖巧的点头:“知道了,母妃,让您担心了。”

    “傻丫头,跟母妃还客气,躺着好好睡一觉,等睡醒了,就好多了。”

    “今日睡得太多了,不困,母妃能陪我说会话吗?”

    齐王妃面露难色,“幽儿,刚才下人禀报,嫣儿的孩子掉了,母妃正准备赶过去呢,让轩儿陪你说话吧。”

    孟倩幽抓住齐王妃的手,脸上满是祈求:“母妃,我就想你陪着我说话。”

    在齐王妃的眼里,孟倩幽从来都是冷静,自持,独立,坚强的人,哪里有过这样软弱的一面,肯定是身体不舒服到了极致,才这样恳求着急,心里发软,应下:“好,母妃陪你。”

    就这样,两个时辰后,不但回了院子里的齐王爷没有看到齐王妃的身影,一直苦苦的期盼着齐王妃过去,好见证林晗嫣流产的皇甫煜和林晗嫣也没有见到齐王妃的身影。

    等孟倩幽睡着了,也几乎到了深夜了。细心的掖好了被角,齐王妃嘱咐皇甫逸轩:“月份越大,幽儿会越不舒服,你要时刻的照看了,有什么不适赶快命人禀报母妃。”

    皇甫逸轩应下:“知道了,母妃。”

    齐王妃点头,往外走,走了几步,忽然转头叮嘱:“你也克制一些,尽量别折腾幽儿。”

    不但皇甫逸轩红了脸,就连“睡着”了的孟倩幽的脸色也忽然红了。

    瞪着皇甫逸轩,直到他“嗯”了一声后,齐王妃才回过头去,往外走。

    走到外面,看这漆黑的夜色,估摸着快到深夜了,一直没有听到林晗嫣那边在传来消息,应该是姜太医来了以后,稳定了林晗嫣的情况。

    深深叹了一口气,为那个来不及出世的孩子心疼了一下,才回了自己的院子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