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四七章 醒悟 (一更)
    齐王妃走后,熟睡的孟倩幽睁开了眼睛。

    皇甫逸轩坐在床前的软凳上,静默的看着她,一言不发。

    孟倩幽费力的坐起身,轻轻拉起他的手:“逸轩,我上一世是孤儿,从来不知家人是什么,所以这一世我很珍惜家人,哪怕是只有一点点血缘关系的人,只要不是到了不可饶恕的地步,我都不愿放弃。所以,我们给他俩一个机会,三天,三天可好?”

    皇甫逸轩抿唇,没有说话。

    深秋的夜里,有丝丝的凉风从门缝里透进来,吹得屋内的灯火忽明忽暗,就如皇甫逸轩此刻的心情。

    好久,皇甫逸轩才轻轻的“嗯”了一声。

    一日过去,没有消息。

    皇甫逸轩神色如常,寸步不离的照顾孟倩幽。

    第二日,皇甫逸轩的脸色有些发沉了。孟氏过来的时候,发现了这一点,等他亲自去厨房给孟倩幽炖燕窝的时候,拉着孟倩幽的手,压低了声音问:“幽儿,你是不是又欺负逸轩了,娘看他今日的脸色难看的很。”

    孟倩幽不乐意了,“娘,我才是你亲生的,你胳膊肘怎们往外拐,再说了,我现在这种情况,怎们能欺负的了他。”

    “好好好,没有就没有,娘也是随口一问。”难得她有这小女儿的一面,孟氏心里一暖,笑着哄她。

    第三日,醒来,依旧是没有动静。

    皇甫逸轩仿佛是预料到了这个结果一样,反倒平静了。如常给孟倩幽熬粥,做小菜,喂她吃饭,给她炖燕窝。

    皇甫煜院中。

    距离林晗嫣流产的事三天了,除了第二日齐王妃过来探望,安慰劝解林晗嫣,孟倩幽连影子都没见,甚至连派个下人来问候一声也没有。

    第一日,皇甫煜还提心吊胆,唯恐孟倩幽过来了看出破绽。

    第二日,皇甫煜是心慌,莫名的,总觉得自己要失去些什么。

    第三日,皇甫煜是不安了,看着林晗嫣还略有些苍白的脸色,浮现了管事姑姑传完懿旨以后说的那句话:“这是世子妃用她的救命良药给你们换来的。”

    “轰”脑袋炸响,身体晃了几晃。往日的一幕幕出现在他的面前,得罪了孟倩幽,皇甫逸轩惩罚他的画面;自己的娘死了,皇甫逸轩安慰他的画面;闯下了大祸,皇甫逸轩给他解决麻烦的画面;还有贺章差点要了孟倩幽的命,这一切皇甫逸轩也没有迁怒到他身上的画面。

    伸手,猛捶了一下自己的头。他怎么忘了,孟倩幽医术是非常高超的。当初他惊慌失措的跑去央求孟倩幽过来的号脉的时候,她应该已经查探出了端倪,否则也不会对他们两人说出那样一番话,也不会让姜太医过来,更不会这么多天,对林晗嫣不闻不问。可她并没有做过什么,甚至连半句的责备都没有,又一次默默的用自己救命的良药换得太后收回懿旨;换得了他和林晗嫣从此以后,没有任何阻拦的在一起。可他,又做了些什么呀

    “我们是亲兄弟,是共同支撑王府的人。”皇甫逸轩曾经说过的话,不知怎地出现在皇甫煜的脑海了。

    腾的站了起来,直愣愣的看着脸色还是有些苍白的林晗嫣。

    林晗嫣吓了一跳:“煜哥哥”

    皇甫煜的声音急迫,仿佛慢一点儿就会失去什么一样:“嫣儿,快,快起来,陪我去大哥、大嫂的院子里赔罪。”

    林晗嫣愣住,原本苍白的脸色敢更加的苍白,“煜哥哥,你”

    “快点”皇甫煜一把掀开盖在她身上的被子,拉她坐了起来,随意的拿了一件外衣披在她色身上,“晚了就来不及了。”

    林晗嫣不知发生了何事,慌乱的披好了外衣,扣子系错了两颗也不自知,刚趿拉上鞋,就被他拽着往外跑,边跑边吩咐下人:“你们谁也不许跟来。”

    要跟随的红儿停住脚步,急的在后面直跺脚:“小姐,您刚小产了,不能出去见风的。”

    贺一刚刚跃起的身形又落回了地上,嘴角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还好,还好,二公子醒悟了,希望一切都还来的及。

    皇甫煜脚步很急,林晗嫣踉踉跄跄的跟在一边。府里的下人见了,奇怪的同时心里也纳闷,二少爷和林小姐这是怎么了,急急忙忙的,难道府里又发生大事了?

    皇甫煜没有理会周围的一切,急的脑门上都出了汗,和林晗嫣很快跑到了皇甫逸轩的院子里,刚要进去,被面无表情的周安挡在了外面:“世子妃在睡午觉,主子吩咐里,谁也不允许打扰,二少爷要是有什么事,稍后再过来吧。”

    透过周安的身子,皇甫煜朝着屋子里看了看。青鸾和朱篱安静的立在门口,皇甫毅在轻手轻脚的打扫院子里的落叶除此以外,没有任何的动静。

    毫不犹豫,“噗通”跪在地上。

    周安吓了一跳:“二”随即想到了皇甫逸轩的吩咐,声音低了下去:“二公子,您这是”

    “嫣儿,跪下。”

    皇甫煜吩咐林晗嫣。

    林晗嫣跪在了他的身边。

    看着跪着笔挺的两人,周安不知如何是好。

    而从始至终,青鸾和朱篱的头也没抬一下,更别说帮着禀报了。

    两人的动静很大,管家得到了消息,满头大汗的跑过来,看到眼前的情形时,愣住。想要上前询问,不敢,任凭两人这样跪着,那林小姐可是刚刚小产,这样寒冷的天气,穿的这样单薄,会毁了身子的。踌躇了一下,还是忍不住派人去禀报了齐王妃。

    齐王妃上午来了孟倩幽的院子里,和孟氏一起陪着她说了一上午的话,听她没有再说腰疼之类的话,一直提着的心放下,吃过午饭后,禁不住疲累,小憩了一下。迷迷糊糊中,听了玲珑的禀报,睁开了眼睛,却没有起床。

    管家小心的候在院子里候着。

    好一会儿,玲珑才从屋子里出来,小声说:“管家,王妃说了,这是他们兄弟俩之间的事,她不便掺和。”

    她的话落,管家还有什么不明白,王妃这是不管了,让自己也不要理会。转身,出了正院,回了皇甫逸轩的院子前,喝退了时不时过来张望的下人们,并警告他们:“谁若是敢再过来,我将他发卖出去。”

    下人们纷纷躲得远远的,再无一人敢过来观看。

    管家也转身去忙自己的事了。

    屋内,皇甫逸轩搂着孟倩幽躺在床上,并没有睡着。外面的动静完完全全的传到了两人的耳朵里。

    那声“噗通”入耳,孟倩幽嘴角抿起意思笑容,抬眼看向皇甫逸轩。

    皇甫逸轩却将他搂紧了一些,柔声道:“不是困了?睡觉!”

    孟倩幽动了动身子,在他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闭上眼睛,果然沉沉的睡着了。

    皇甫逸轩却了无睡意,盯着房顶,不知在想些什么。

    一个时辰过去了,屋里没有动静。

    两个时辰过去了,屋里依然没有动静,林晗嫣已经冻得受不了了,牙齿打颤,浑身直哆嗦。

    皇甫煜也是双腿发麻,挺直的身子弯下去了一些。看林晗嫣的样子,脱下了自己的外袍,盖在了林晗嫣的身上。

    “煜哥哥,我们”

    “嘘!”皇甫煜把手放在嘴边,示意她别说话:“大嫂睡着了,我们不要打扰她。”

    林晗嫣要说的话咽了回去,心里也明白皇甫煜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又过了一刻钟,屋里传出来皇甫逸轩的吩咐声:“打水来。”

    皇甫毅殷勤的跑去了小厨房,从一直烧着热水的大锅里舀了水倒在脸盆里,又加了些凉水,才小心的端到了门口,青鸾接过,送了进去。

    林晗嫣面上一喜,皇甫煜却是面色更加的沉重。

    清洗干净,穿好衣服,皇甫逸轩扶着孟倩幽走出来。看到笔挺跪在院门口的皇甫煜和林晗嫣,径直向着两人的方向走来。

    “大哥,大嫂,”皇甫煜眼光一亮,喊人。

    皇甫逸轩连看也没看跪着的两人一眼,径直扶着孟倩幽从他们的身边过去,就犹如他们不存在一般。

    皇甫煜的热切退去,心沉到了谷底。以往,只要他闯下了大祸,皇甫逸轩绝对会亲自狠狠的收拾他一番,让他记住教训,以后不敢再犯。可这次,连理都不理他,是不是表明已经对他失望透顶,要放弃他了呢?

    心里慌乱,惊恐,急忙转身,朝着两人大喊:“大哥,大嫂,我们错了。”

    孟倩幽脚步顿了一下,抬头看向皇甫逸轩。

    皇甫逸轩却脚步未停,神色没有变化的搂着她继续往前走。

    孟倩幽没敢相劝。

    两人越走越远。

    皇甫煜的心冰凉一片。

    管家走后,齐王妃再也没有了困意,靠在床头思索,煜儿和嫣儿到底是又做了什么事,惹怒了轩儿。

    皇甫逸轩陪着孟倩幽像往常一样慢慢的在府里散步。天气已冷,穿的衣服有些多了,孟倩幽显得更加的臃肿了,也更加的行动不便了,走了两刻钟便有些走不动了,仰头,“我们回去吧。”

    “医书上说了,多走动有利于生产,听话,我们再走一会儿。”

    这是近几日每天皇甫逸轩要说的话,孟倩幽每天要照做的事。

    坚持走完,孟倩幽的额头出现细密的汗珠。轻柔的帮他擦掉,皇甫逸轩扶着她回了屋子里,依然是没有理会跪在门口的两人。

    屋中小坐后,额头上的汗下去,孟倩幽喝光了一杯温水。“逸轩,即使林小姐不是真的怀孕,但是她的身体也是很虚弱的,再加上药物的作用,要是在跪下去,她的身体肯定会受不了的。”

    “与我何干?”皇甫逸轩给他又倒了一杯温水,淡淡的问她。

    孟倩幽一噎,明白他这次是真的生气了,生了很大很大的气。气到自己要是再敢帮着皇甫煜和林晗嫣求情,他会毫不留情的下手惩罚她。孟倩幽打了个寒颤,赶紧端起水杯乖乖的喝水,再也不敢多说一句话。

    夜幕降临,晚风更加的寒冷,不止林晗嫣一直哆嗦,皇甫煜也冻得哆嗦起来,但还是跪着没有起身。

    又是两个时辰过去,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吃过晚饭,吩咐青鸾和朱篱收拾完以后,一个坐在椅子上看医书。一个拿着是被缝的惨不忍睹的布料继续奋斗。

    屋内气氛温馨,静谧。

    屋外却传来皇甫煜的低声惊呼:“嫣儿,”后面的话没有传进来。

    孟倩幽抬头看了皇甫逸轩一眼,见他面色如常,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便也没敢再说话。

    几阵脚步声响过,外面又恢复了平静。

    皇甫逸轩放下手里的的医书,站起来,走到孟倩幽面前,拿掉她手里的针线,拉着她站起来,走到床边:“睡觉。”

    孟倩幽一夜好眠,睡得很沉。

    皇甫逸轩却是和往常一样早早的睁开眼,起床,穿好外衣,打开门,准备厨房给孟倩幽做早饭。

    院门口,皇甫煜顶着一头白霜,摇摇欲坠的跪在地上,看到皇甫逸轩出来,低微的喊了一声:“大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