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四八章 最后一次(二更)
    皇甫逸轩几不可微的愣了一下,抿唇,慢慢的走到他面前,低头,盯视着他。

    “大哥”皇甫煜又喊了一声,露出一个虚弱的苦笑:“我错了,我不该欺骗你们,说嫣儿”

    “最后一次。”皇甫逸轩开口,打断他的话。

    皇甫煜愣了一下,随即狂喜,脸上绽开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急切的问:“大哥,你原谅我了是不是?”

    “回去好好泡个热水澡,要是敢生病了,我就把你赶出府去。”说完,转身朝着厨房走去。

    “不会,我身子壮着呢,再跪两天也没有问题,大哥放心啊。”皇甫煜在身后高兴的叫嚷。

    看向屋内一眼,皇甫逸轩皱眉,回头,扔下一句:“既然如此,那就跪着吧。”

    刚要起来的皇甫煜又愣住,傻呆呆的看着皇甫逸轩走进了厨房。

    抬头,迟疑的问一直守着自己的周安:“你说,大哥说的是不是真的?”

    周安面无表情,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一副看白痴的眼神。

    他眼神里头露出来的意思**裸,皇甫煜想要忽视都难,气得想要站起来:“周安,你”却因为跪的时间长了,腿早已没了知觉,“噗通”一声又跌坐了回去,摔得生疼:“哎哟,哎哟,”直叫唤。

    皇甫逸轩沉着脸从小厨房里探出头来,冷声命令:“周安,把他扔回他的院子里去。”

    周安连声也没敢应,提起毫无挣扎之力的皇甫煜就往外走。

    “哎哟,放下,我自己会走,你放下我”皇甫煜挣扎叫嚷的声音远去。

    皇甫逸轩的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孟倩幽在乎亲情,他又何尝不在乎呢。

    年少的时候,他受尽苦楚,却还是对牛蛋疼宠入骨。只因为他觉得那是他唯一的弟弟,是和他血脉相连的人。

    后来到了孟家,孟家人的温情让他渴望,让他自卑,让他时时刻刻的害怕失去。

    回了王府,自己真正的家,沉静内敛的性格导致了他融不进去,只有这个弟弟不停的出现在他面前,好奇的喊他大哥。至今他都不能忘了刚回了府里的第一天,那个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小男孩跑的上气不接下气来到他面前,睁着一双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的眼睛,掩饰不住满身的兴奋,高兴的问:“你是我大哥?”。

    至此一刻,他便知道无论何时他都会守护这个弟弟。哪怕他犯下了大错,他也会一而再的原谅他。

    不过,这是最后一次了,以后他若是敢再犯,他不会手下留情。

    灶上的水开了,打断了皇甫逸轩的思绪,回神,专心致志的开始熬粥。

    皇甫煜的第一声起,孟倩幽就睁开了眼睛,听着外面两人的谈话,嘴角露出了笑意,翻个身,再次沉沉的睡去。

    一觉醒来,已是辰时,皇甫逸轩依旧坐着看医书。听到动静,抬头看过来,脸上不自觉的涌上笑意:“醒了?起来吗?”

    笑着“嗯”了一声,孟倩幽费力坐起来。

    皇甫逸轩急忙放下手里的医书,走过来帮着她穿衣:“娘来过了,看你睡的香甜,去了母妃的院子里。”

    点头,穿好衣服,等皇甫逸轩收拾好床铺,清洗干净了自己,笑着看他:“我饿了。”

    “你等一下,我去端来。”

    皇甫逸轩快步去了小厨房,端来了饭菜,陪着她用过。

    “距离过年没有几多少天了,趁着这个时候,给工人们把集体婚礼办了吧,大家都过个好年。”吃过饭后,孟倩幽笑着提议。

    皇甫逸轩没有反对,“好,明天让二哥过来,我们商议一下具体事宜,剩下的交给二哥去操办吧。至于,这两个丫头的,你也不要操心了,有娘和母妃在。”

    “好。”

    关于皇甫煜的话孟倩幽一句没问,皇甫逸轩也一句没说。就犹如这件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第二日,孟齐来了王府,和孟倩幽,皇甫逸轩商议好可所有的事情后,又留在王府里吃了一顿午饭,才去了作坊安排所有的事。

    又过了两日,两人带着青鸾和朱篱回了南城。他们前脚刚到,文彪家的后脚就领着媒婆,拿着礼品上门求亲。都是商量好的事情,孟倩幽爽快应下,直接让文彪家的回去挑个好日子过来娶人。

    郭飞听说了,什么也没买,直接拿着自己这些年挣得全部银子,到了孟倩幽面前:“主子,这是我全部的积蓄,我也要求娶朱篱。”

    他这不掩饰的行为,让朱篱羞红了脸,却让孟倩幽赞叹不已:“精卫就该有这样的气魄,告诉下面的人,以后谁有相中的姑娘了,也要像郭统领一样,先下手为强,免得被人捷足先登了。”

    一片欢笑声中,青鸾和朱篱的终身大事定下。着急的郭飞甚至连请人算个良辰吉日的过程都免了:“主子,三天后就是好日子,求您答应让我们那天成亲吧。”

    所有的人瞪大了眼看着郭飞,屋子里半丝动静也没有。

    郭飞挠头,“怎么,不行吗?”

    孟倩幽“啪”的拍了一声桌子,站了起来。

    郭飞吓得下意识后退了一步,“主、主子。”

    皇甫逸轩皱了下眉头。

    走到郭飞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孟倩幽赞叹:“好,有气魄!三天就三天,我应下了。”

    皇甫逸轩黑了脸。

    郭飞高兴的差点笑起来,忘乎所以的对着朱篱喊:“朱篱,你听到了没有,三日后我们就成亲了。”

    朱篱的脸瞬间红的要滴出血来一样,瞪了郭飞一眼,转身跑了出去。

    众人哈哈大笑。

    郭飞愣怔了一下,面上染了急色,也没行礼,匆忙追了出去:“朱篱,你等等,你不是一直盼着成亲吗?怎么不高兴了。”

    屋内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环视了屋内众人一眼,孟倩幽笑着问:“你们说,洞房花烛夜的时候,郭飞会不会被打死?”

    众人愣住,随即满屋子爆发出掀翻房顶的笑声。

    皇甫逸轩抿唇,站了起来,拉住孟倩幽的手,紧紧的攥在手里。

    孟倩幽吃痛,看向他,见他面色不虞,才后知后觉的想起自己刚才做了什么,嘿嘿笑着讨好的反抓住皇甫逸轩的手,“逸轩,你说我们要不要去闹洞房?”

    皇甫逸轩的脸色更黑了,看了看她那比别人大了好几倍的大肚子,眼里警告的意味很很浓。

    孟倩幽吓得缩了缩脖子,没敢再说话。

    屋内人都沉浸在欢乐的气氛里,没人注意到他们之间的“暗潮汹涌”。

    文彪家的也不含糊,回去后也请人算好了日子,不过要晚几天,在腊月二十六。

    齐王妃听说两人成亲的日子定下来,给孟倩幽商议让两人在王府出嫁:“府里这一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办办喜事,冲冲晦气。”

    孟倩幽点头应下。

    朱篱虽然是下人,可她救过孟倩幽的命,又一直贴身保护在孟倩幽身边,齐王妃给她置办了几箱价值不菲的陪嫁。还命管家在大门口贴上喜字,挂上了大红灯笼。

    周围路过的人们看到喜字,以为是齐王府内要办喜事了,纷纷打听是谁。当听说只是孟倩幽身边的一个丫头时,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一个丫头出嫁也能得到这么好的待遇,弄得他们都想自卖自身,来齐王府当下人了。

    郭飞原来是精卫首领,就算残废了,他在精卫中的威望依然在。他成亲,那是大事,绝对不能马虎了,所以,当年在清溪镇呆过的精卫们请示了周安后,自发组成了迎亲的队伍。

    成亲的日子到了,一大早,梳洗,打扮,开脸,这一套的做完以后,郭飞装饰的漂亮的马车,领着浩浩荡荡迎亲队伴随着鼓乐声过来了。

    这下看热闹的人们更轰动了,不知这个丫头嫁了个什么样的好人家,这接亲的气势都与别家不同。

    终于要抱的美人归了,郭飞高兴的咧着快到耳朵跟的嘴角,就这么一路来到了齐王府门口停下。

    众精卫们分立两旁站好。

    按风俗这新娘是要由娘家哥哥背出来的,可朱篱无父无母,更没有亲人,孟倩幽直接下了令:“让郭飞进来把人背出去。”

    主子下令,郭飞不敢不从,尽管他心里已是乐开了花。大步走进府内,来到朱篱的房间,看着她蒙着盖头,端正的坐在床上等着自己的模样,神情更加的激动了,上前,蹲下身子,就要把人背出去。

    青鸾哪能让她如愿,身子灵活一动,挡在了两人的中间。在郭飞惊愕的眼神下,伸出手:“新娘子可不能就这么被你白白接走,红包拿来。”

    郭飞愣住,不知什么时候接新娘子有了给红包的规矩。

    青鸾心里暗笑,朱篱出嫁,主子不能过来凑热闹,心痒的难受,昨天傍晚支开了朱篱,偷偷的告诉了她这个为难郭飞的方法。

    青鸾的手一直伸在自己面前,郭飞拿不出红包来,囧了个大红脸,旁边看热闹的丫鬟们捂嘴偷笑。

    知道青鸾是故意的,盖着盖头的朱篱凭着声音从后面踹了她一脚:“死丫头,你过几天也要成亲了,看我怎么整治你。”

    “哎哟,都说嫁出去的女人泼出去的水,这话一点也不假,你们看看,这还没拜堂呢,就先护上了,连我这个朝夕相处的姐妹都不在意了。”青鸾拿腔作调,故意调笑她。

    众人一阵哄笑。

    郭飞的连更红了,挠了挠头:“那个,这红包能不能先欠着,等我以后补给你。”

    青鸾回神,一把抱住朱篱:“那这新娘也欠着吧,等你有了红包以后再给你。”

    众人的笑声更大。

    孟倩幽一直注意着这边的动静,感觉差不多了,吩咐皇甫毅来传信:“青鸾姑娘,世子妃说时辰差不多了,别耽误了新人拜堂的吉时。”

    青鸾放开朱篱:“好吧,这红包先欠着,新娘子你背走吧。”

    郭飞如释重负,松了口气,赶紧蹲下身子,背好朱篱,晃着一个空荡荡的衣袖走到府外。

    府门外,精卫们个个笔挺的站着,精神的很,引了大姑娘、小媳妇惊艳的目光看过来。

    精卫们心中得意,站的愈发的笔直。

    郭飞出来,小心的把朱篱放在了马车上,右手拿起马鞭,亲自赶着马车回了南城。

    精卫们紧紧跟随在后。

    孟氏给精卫准备好了酒席,等郭飞拜过天地,夫妻对拜,送入洞房以后,直接开起了酒席,让这些精卫们趁着这个时候,吃个痛快,喝个痛快。

    孟倩幽原本也想跟着去南城的,皇甫逸轩拦住:“你是主子,他们是下人,哪能去闹洞房,还是老实的在府里呆着吧。”

    一句话,打消了她所有的念头,气呼呼的坐回了椅子上,一会儿说口渴,一会儿说饿了,一会儿又腰疼,看着皇甫逸轩被她指使的团团转,心里的那股郁闷才慢慢消失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