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五零章 要生了(一更)
    过年对齐王妃来说,是忙碌的。府里的大小事务,还有府外的各种应酬,忙的她不可开交。

    对孟倩幽来说,却是轻快的。因为她每日里就是呆在府里接待自己喜欢的人,如文泗夫妇,冯静姝,包一凡夫妇,几人趁着过年的时候都来了。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要是在加上几个可爱的孩子,也就是一出大戏了。

    孩子的嬉闹声,女人的笑声,交织在一起,平日里冷清的院子充满了活力。

    在这欢快的气氛中,新年过去。孟倩幽又长了一岁的同时,肚子也又大了一圈。

    孟氏因为不放心她,正月十六便和孟齐夫妇一起往回赶。在看到她异常大的肚子时,心里颤的厉害,恨不得时时刻刻的守在她的身边。

    齐王妃也是担心的很,连皇甫煜和林晗嫣的亲事都顾不上了,和孟氏一样,恨不得用根绳子孟倩幽拴在自己的罗裙上,时时刻刻的看着她,唯恐出现什么意外。

    她们两人担心的吃不好,睡不着的。

    孟倩幽却是好吃好喝,吃的好,睡得着。

    皇甫逸轩受了孟氏和齐王妃的影响,担心的不行。在看看孟倩幽的态度,担着的心也放宽了下来。因为医书上说了,女人怀胎十月,才能分娩,幽儿这才六个多月,早着呢。

    在两人担心,一人觉着没事,还有一人更本不在意的心情下,日子又过了几天,来到了二月份。

    天气渐暖,春暖花开,脱去了厚重的衣服,换上了轻便的罗裙,孟倩幽的心情同时也欢快起来。即使穿越过来很多年了,这寒冷的冬天她依然还是享受不了,太冷了,冷的她想和乌龟一样躲在壳里冬眠。春天,万物复苏,她也跟着复苏过来了。

    这日,天气晴朗。孟倩幽又是睡到辰时中,才睁开眼睛。坐在椅子上看医书的皇甫逸轩听到动静抬起头来,看过来。

    睡到自然醒,孟倩幽的心情很好,调皮的对他挥了挥手,娇声打招呼:“相公,我醒了,好饿。”

    皇甫逸轩的眼神幽深起来,放下手里的医书,心情很好的走到他面前,低下身子:“为夫也饿了。”话落,不等孟倩幽的娇斥声出口,嘴唇覆了下去,准确无误的压在了她的上面。

    孟倩幽软软的承受,任他肆意的一番。

    气喘吁吁的放开他,皇甫逸轩恨恨的声音响起:“七个月了。”

    孟倩幽愣了一下,随即想到了什么,忍不住笑了起来。

    皇甫逸轩搜罗了大量的医书,每天细心的专研,得知了女人后三个月不能有剧烈运动。所以,他隐忍克制住自己,这才在孟倩幽招惹了他以后,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看着如花般绽放的笑颜,皇甫逸轩也缓缓的露出了笑容,一霎那满屋明亮,日月芳华。

    “妖孽!”孟倩幽脸上的笑容消失,低声嘟囔了一声。

    皇甫逸轩听在耳朵里,笑容愈发的灿烂,照的孟倩幽心里痒痒的。抬手,搂住他的脖子,拉下来,狠狠的亲了上去。没有章法,带着泄愤,却意外得到皇甫逸轩欢喜。皇甫逸轩伸出手,托着她的头,让她能够为所欲为一番。

    最后,还是孟倩幽喘不上气了,放开了他。看着他比自己还鲜艳的嘴唇,又禁不住嘟囔了一句“妖孽,要不是我收了你,不知要祸害多少人。”

    皇甫逸轩把这句话当做了夸奖,心情更加的愉悦,柔声道:“起来吧,今日天气好,吃过早饭,我们去花园里转转。”

    孟倩幽点头,伸出手搂住他的脖颈。皇甫逸轩慢慢把她扶了起来坐好,帮她穿衣服。享受的同时,孟倩幽也觉得自己成了废物。

    上一世的时候,如果有人敢说她,有朝一日你连起床都需要人帮助。别说那人的祖宗三代,就是祖宗八代,她也给从坟里刨出来,再杀一遍。如今真真切切的发生了,她怎么就这么享受呢。

    帮她穿戴整齐,收拾好床铺,皇甫逸轩亲自去了小厨房,端来了早饭。慢慢的吃过,吩咐皇甫毅收拾了下去。两人稍微坐了一会儿,消消食,相携着出了院子,走去花园。

    春光明媚,万物生长,百花欲开,鸟语花香,令人心旷神怡。

    不要皇甫逸轩搀扶,孟倩幽坚持自己走路,一边走,一边对他说着什么。

    皇甫逸轩眼睛盯着前面的路,一脸宠溺的听着,还时不时的点头附和。

    府里的下人见了,羡慕的不行。世子对世子妃的宠爱,已超出了他们能想到的范围,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周围的哪一对夫妇能琴瑟和鸣到这种地步,更别说世子还是个容貌无双、清冷矜贵、风光月霁的人,是京中所有待嫁女子肖想的人。

    皇甫毅和周安跟在后面。

    许是走累了,孟倩幽挽住了皇甫逸轩的胳膊,慢慢的随他前行。

    “少了青鸾和朱篱随时伺候在身边,还真的是有些不习惯。”孟倩幽笑着道。

    前几天,去厨房段饭菜的青鸾闻到了油烟味,捂着嘴,快速的跑到偏僻的地方呕吐起来。朱篱吓了一跳,急忙走过去看怎么回事,不知怎么回事,也跟着呕吐起来。

    皇甫毅吓坏了,以为她们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慌的在院子里大叫:“世子妃,您快出来看看,青鸾和朱篱姐姐,吃坏肚子了。”

    孟倩幽走了出来,看清两人的样子,笑眯了眼,吩咐周安:“派人去把郭飞和文松喊来,让他们把自己的媳妇接回家去好好养着。”

    周安应声,吩咐了下去。

    皇甫毅挠着头,有些不解。

    孟倩幽吩咐他去端两杯清水过来,给两人漱嘴,才笑着走到青鸾和朱篱面前:“放你们一个月的假,什么时候好了再过来。”

    恶心的感觉退去,青鸾随意的擦了嘴角:“主子,我没事,能伺候您。”

    “你们没事我有事,看着你们每天这样呕吐我闹心。”

    两人没有了话说。

    接到消息的郭飞和文松两人先后满头大汗的跑进了王府,连招呼也没有给孟倩幽打,直接朝着自己的媳妇跑了过去,说辞也几乎是一样:“媳妇,你哪里不舒服?”

    看两人紧张兮兮的样子,孟倩幽失笑。

    青鸾和朱篱红了脸。

    郭飞和文松愣住了,不明所以的看着眼前的人。

    要不是自己不方便,孟倩幽真想踹这傻呆呆的两人一人一脚。回头,给一直站在门口的皇甫逸轩使眼色,让他过来代劳。

    皇甫逸轩慢腾腾的走了过来,微皱了下眉头。

    郭飞和文松的心提了起来。

    “你们两个把人领走,一个月之内不许出现在我面前。”说完,轻搂着孟倩幽转身回屋。

    郭飞和文松愣住,站在原地没敢动,心里思量,自己的媳妇这是犯了多大的错,竟然惹得世子不让人过来了。同时心里也一喜,终于可以和媳妇过朝夕相处的日子了。

    孟倩幽气得在他腰间拧了一下,让他过去收拾人,他只说了这么一句就走了。

    皇甫逸轩吃痛,回头,冷冷的瞥了两人一眼:“恭喜两位,从今天可以过清心寡欲的日子了。”

    这一句比刚才的话还高深,郭飞和文松更加的摸不着头脑了,凑到自己媳妇面前,压低了声音:“媳妇,世子的话是什么意思?”

    话落,脚上一痛,在抱着脚转圈的同时,自己的媳妇气呼呼的走了出去。

    赶紧跟上,一路询问,等了好一会,欢喜的惊呼声才传到孟倩幽的耳朵里。

    想到这,孟倩幽万分后悔没有当即告诉两人,没有看到郭飞和文松两人的傻样。

    皇甫逸轩大概也想到了当时情景,嘴角露出笑容。

    两人围着花园走了两圈以后,孟倩幽有些累了,皇甫毅拿出准备好的垫子放在了凉亭的石凳上,皇甫逸轩扶着她坐好,暖风袭来,舒适惬意。

    周安端了茶壶和茶杯过来,恭敬的放在石桌上,世子妃每次走完路后,歇息时都要喝两杯水的。这是习惯,青鸾早就告诉过他。

    皇甫逸轩挥手,周安和皇甫毅退去了远处。

    茶壶里盛的是热的白水,皇甫逸轩坐下,倒了一杯,用两个杯子来回倒了几次,尝了尝,感觉正好喝,才递给了孟倩幽。

    孟倩幽接过,端在手里,小口的喝起来。

    喝完一杯,笑着把空杯子递给了皇甫逸轩,笑着想要说些什么,却感觉身下有一股热流流了出来。

    心里一惊,深深吸了口气,却感觉那股热流更加的汹涌了。

    深吸了几口气,出声喊人:“逸轩。”

    皇甫逸轩低头专心的用两个杯子晾水,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

    “我要生了。”再次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后,孟倩幽轻声说。

    又是一声轻“嗯”。皇甫逸轩面色如常,声音如常,动作娴熟流利。

    很好,很镇静,看来这几个月的医书没有白看,那也应该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孟倩幽信心满满的想。

    想法未落,“啪”的一声响,皇甫逸轩手中的茶杯落在地上,抬头,看着她,惊讶却没有忙乱:“要生了?”

    孟倩幽点头,“羊水破了,看样子两个小崽子是迫不及待的要出来了。”

    话落,眼前不见了皇甫逸轩的身影。

    望着已经窜出凉亭外的身影,孟倩幽愣住正常情况下,他不是应该先抱着自己回房吗?

    周安和皇甫毅看到皇甫逸轩出来,以为是有什么事要吩咐,急忙上前。

    皇甫逸轩却从他们面前跃了过去,嘴里直喃喃:“要生了,要生了。”

    两人面面相觑,脸色同时变了,世子这莫不是中邪了吧,放下世子妃不管,自己念念叨叨的走了。

    望着越来越远的身影,感受到身下越来越多的热流,孟倩幽摇头苦笑,孩子他爹不管了,自己总不能生在凉亭里吧。

    张嘴欲要吩咐周安去喊人,皇甫逸轩慌乱的身影出现了她面前,愣愣的、慌乱的、满头大汗的问:“要生了?”

    孟倩幽点头。

    弯腰,抱起人,飞快往自己院子里跑。

    孟倩幽欣慰,总算是没把自己忘在凉亭里。

    心思未落,平生第一次听见皇甫逸轩扯着嗓子大喊:“父王,母妃,娘,幽儿要生了。”

    那声音要多大有多大,要多慌乱有多慌乱,要多不安有多不安,要多凄厉有多凄厉。

    惊得孟倩幽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连随之而来的阵痛都感觉不到了。

    齐王妃和孟氏正在说说笑笑的缝制小衣服,猛然听到了皇甫逸轩凄厉的喊声,手一哆嗦,针扎在了手上,齐王妃顾不上擦拭血迹,问孟氏:“亲家,我没听错吧,刚才那是轩儿的声音。”

    孟氏点头:“没错,我也听清楚了。是不是幽儿出了什么事?”

    对望一眼,动作一致的放下手里的针线,拔腿就往外面跑。

    赶出院门,管家也迎面跑了过来:“王妃,不好了,世子妃早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