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五一章 人仰马翻 (二更)
    脚下一踉跄,孟氏差点跌倒在地。

    齐王妃眼前也是阵阵发黑,急切的问:“怎么早产了,是磕碰到了吗?”

    管家摇头,满脸的急色:“老奴不知。”

    “快,快去请姜太医过来。”齐王妃已经慌了手脚,不知该如何是好了,情急之下吩咐。

    管家应声,下跑着离去。

    腿脚有些发软的齐王妃和孟氏相互搀扶着跑到皇甫逸轩的屋子里,看孟倩幽躺在床上,疼的满头大汗,孟氏的声音都变了调:“幽儿,你怎么样?”

    阵痛刚袭来,孟倩幽疼的说不上话来。只是咬紧牙关,不要自己喊出声。

    皇甫逸轩直直的立在床前,嘴唇紧闭,脸色苍白,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孟倩幽。

    孟氏心疼坏了,扑到床前,紧紧握住孟倩幽的手,恨不得把自己的力量传给她。

    齐王妃也懵了头了,上前:“幽儿,你忍一下,姜太医很快就来了。”

    孟倩幽差点笑出声来,自己生孩子,不请产婆,让姜太医过来,这是嫌他死的不够快吗。

    又疼又想笑的表情,落在了皇甫逸轩的眼里,变成了疼痛难忍的模样,嘴唇抿的更紧了。

    一波阵痛过去,孟倩幽松了口气,竟然还有了开玩笑的心思:“母妃,你能把这个木头桩子先弄出去吗?”

    不怪她这样说,实在是皇甫逸轩把她抱回来以后,什么也没有做,就是这么直直的站在床前,一动不动的看着她。

    “逸轩,你先出去。”齐王妃道。

    丝毫未动。

    齐王妃提高了声音:“逸轩,你先出去。”

    还是未动。

    着急之下,齐王妃推了他一把:“逸轩,听见母妃的话没有,你先出去。”

    “咚”人朝后仰去,直挺挺的躺在了地上。

    齐王妃吓了一跳:“轩儿!”

    孟倩幽也骇的不轻,费力的坐起身。看他双眼紧闭,昏了过去。气笑,好,很好,这几个月的医书白看了,她这生孩子的没事,他倒是先吓昏了过去。

    孟氏也是惊的不轻,放开孟倩幽,欲要去扶起皇甫逸轩,被孟倩幽阻拦住,咬牙切齿的声音响起:“让他躺着吧,地上凉快,好好清醒清醒。”

    齐王妃看看躺在地上的皇甫逸轩,再看看一脸怒色的孟倩幽,不知如何是好。

    孟氏当然是舍不得的,想要喊皇甫毅和周安进来,把皇甫逸轩抬到软榻上去。

    又是一波阵痛袭来,孟倩幽疼的躺回了床上,孟氏急的什么都顾不上了,拿出自己的帕子给孟倩幽擦汗。

    于是,我们冷静自恃的,尊贵无比的,风光月霁的齐世子就这么直挺挺的躺在地上,没人理会。

    阵痛过去,孟倩幽满头大汗,咬的嘴唇都要破了,齐王妃心疼:“幽儿,疼你就喊出来,别硬挺着。”

    说完,起身,想要去给孟倩幽倒杯水过来,一回身,才想起来自己的儿子还躺在地上。

    “来人,把世子拖出去。”齐王妃吩咐。

    怎么听怎么觉得怪异,皇甫毅和周安走了进来,看到皇甫逸轩不省人事的躺在地上,吓懵了,各种不好的想法在脑子里乱飞。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人拖走?”齐王妃声音愠怒。

    两人回过神来,慌乱的把人抬了出去。

    “真是的,平常的冷静去哪儿了,这点小事就昏了过去。”颤着身子,抖着手倒水的齐王妃埋怨。

    孟倩幽差点笑出声来,这才想起一事:“母妃,产婆请好了吗?”

    “啪”又是茶杯落在地上的声音:“产、产婆!”

    “难不成你和娘两人给我接生?”孟倩幽问。

    齐王妃如梦初醒,“对对对,产婆,产婆,你等着,母妃这就去找。”

    花落,一阵风的出去了。

    孟倩幽目瞪口呆,可真的是母子,遇事的反应都一模一样。

    想法未落,齐王妃又返了回来,急切的问:“请哪个产婆?”

    双胎,早产的几率很大,孟倩幽早就知道这一点,所以,早在六个月的时候,和齐王妃商议过了以后,就订好了京城里的有名的三位产婆,承诺随叫随到,生完以后,每人给一百两银子。

    深吸一口气,孟倩幽回:“全都请来吧。”

    “好好好,”齐王妃点头,又一阵风似的出去了。

    留下了目瞪口呆的母女俩。

    看着晃动的门帘,孟氏转头看向自己的女儿,眼里是深深的后悔:“幽儿,娘怎么觉得当初不应该答应你的亲事呢?”

    孟倩幽刚要笑出声来,又是一波阵痛袭来,疼的她咬住了嘴唇。

    皇甫逸轩的叫声惊天动地,齐王爷自然也听见了,慌乱的从书房里走出来,得了确切的消息后,大步就往这边走来,刚走到半路,忽然想起了什么,又折了回去,颤着手从书架上拿过一本书,打开,把里面折好的一张纸放在了衣袖里,才又急急忙忙的走出了书房,一路来到皇甫逸轩院子前,正好碰到从里面跑出来的齐王妃。

    看到他,齐王妃面色焦急,声音急切,“王爷,产婆,派人去请产婆。”

    齐王爷还算镇静,大手一挥,命令:“速去请宫里的接生嬷嬷过来。”

    应声,一道身影疾略而去。

    齐王妃连阻止都没有来的及:“王爷,错了,是产婆,我们早就请好的产婆。”

    “都请来,有备无患。”

    半个时辰后,三个京城里有名的产婆,两个宫里最有经验的接生嬷嬷全都到了孟倩幽的房里,给齐王妃和孟倩幽行礼:“见过王妃,见过世子妃。”

    齐王妃点头。

    连着几波阵痛,孟倩幽疼的连头发丝都湿透了,连点头的力气也没有了。

    一名接生嬷嬷开口,“王妃娘娘,世子妃生产用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齐王妃反应过来,连连点头:“好了,好了,我马上命人拿来。”

    玲珑很快把东西拿来。

    接生嬷嬷接过,“世子妃,您能动了吗?老奴需要把这些铺在您身下。”

    孟倩幽缓缓点头,想要移动身体,周身却没有一点力气。

    看出了她的无力,齐王妃,孟氏亲自扶着她慢慢的从床上下来,接生嬷嬷麻利的把所有的东西铺好,再次开口:“世子妃,请您把衣服脱了,只留亵衣在身上即可。”

    先把孟倩幽的罗裙脱掉,扶她躺在床上,齐王妃给她盖好被子,头钻进被子里,亲自给她把已经湿透的亵裤脱了下来,递到了玲珑的手上。

    玲珑接好,走了出去。

    阵痛又起,孟倩幽咬牙不吭声。

    三个产婆,两名接生嬷嬷面面相觑,她们接生了那么多的孩子,没有一个生孩子的人像孟倩幽一样,咬牙不吭声的,心里敬佩,语气自然也真诚了许多,“世子妃,您喊出来吧,这样疼痛会减少一些。”

    孟倩幽还是咬着牙摇头。

    阵痛过去,浑身像从水里刚捞上来一样湿透了。

    等她稍微歇息了一会,接生嬷嬷上前,掰开她的腿查看。

    我们光荣的昏过去的齐世子醒过来以后,急匆匆的跑进来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种画面,热血上涌,愤怒暴喝:“该死的,你在做什么?”

    接生嬷嬷吓得身体一颤,赶紧放开了孟倩幽,站起身来,试图解释:“世子,老奴是”

    “滚出去!”暴喝声更大,毫不留情。

    接生嬷嬷张大了嘴,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话。

    “轩儿,嬷嬷这是给幽儿检查呢,你添什么乱,赶紧出去,哪有男人进产房的。”齐王妃呵斥他。

    皇甫逸轩充耳未闻,大步走到孟倩幽面前,看她浑身湿透,虚弱不堪的躺在床上,湿了眼眶,声音轻柔:“幽儿,别怕,有我在。我会陪你的。”

    微微一笑,声音虚弱无力,却还有心思开玩笑:“能保证不再昏过去吗,?”

    重重点头,铿锵有力的保证:“你放心,绝对不会。”

    说完,笔直的坐下,握住孟倩幽的手,一动不动。

    屋里众人愣住,包括齐王妃和孟氏在内,这男人陪女人生孩子,她们还是第一次见。

    接生嬷嬷更是傻了眼,更加不敢给孟倩幽检查了。

    齐王妃先回过神来,“轩儿,快出去,这里不是你该呆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