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五二章 (一更)
    皇甫逸轩不动,握着孟倩幽的手更紧。回头冷冷的瞥了三位产婆和两位接生嬷嬷一眼,语气冷静,不拖泥带水“做好你们的份内之事!世子妃若有事,你们陪葬。”

    五人同时激灵灵打个冷颤,同时预见了如果世子妃今日出了事,他们的脑袋和身体分开的画面。

    顿时,傻眼的也不傻眼了,发愣的也不发愣了,同时忙活起来。到了孟倩幽身边,擦汗的,检查的,告诉她一会儿该怎做的,硬生生的把齐王妃和孟氏挤到了一边。

    场面慌乱无比,皇甫逸轩视而未见,直直的盯着孟倩幽。

    齐王妃气得差点上前去拧皇甫逸轩的耳朵。吸气,再吸气,深深的吸气,才把怒火压抑了下去,正欲要说话,负责检查的接生嬷嬷开口:“才开了三指,有的等了,王妃还是让人给世子妃熬点参汤过来吧。”

    齐王妃回神“对对对,要先给幽儿熬参汤喝。”说完,吩咐玲珑:“赶快命人去熬参汤。”

    玲珑应声,走了出去。

    有这么多有经验的人在,孟氏也帮不上忙,索性道:“我去吧。”

    齐王妃阻止她,“不行,你这做娘的在身边,幽儿才有生下来的力气,。”

    又是一波阵痛袭来,孟倩幽咬紧了牙关。

    看她痛苦的样子,皇甫逸轩抓住她的手更加的用力了。

    孟倩幽顿时感觉不仅肚子疼,手更疼,疼的她都想骂人了。

    产婆和接生嬷嬷同情的看着孟倩幽,希望这一拨阵痛过去以后,她的手不会被比她还紧张的世子抓烂。

    齐王妃也察觉了不对劲,心里纳闷,刚才幽儿只是疼的咬紧了牙关,不吭声,怎么这次眼里快要冒火了呢,想要杀人一样呢。

    阵痛过去,孟倩幽放松了下来,深深的喘了几口大气。

    皇甫逸轩依旧没有放开她的手,反而抓的更紧了。

    露出笑容,声音轻柔:“逸轩!”

    颤抖着应声:“幽儿,我在。”

    “你弄疼我了。”

    愣愣的看着她,没有反应过来。

    “我的手要断了。”轻声提醒。

    看看她,再看看她被自己抓的变形的手,猛然反应过来,赶快松开:“幽儿,对不起,我、我、我弄疼你了。”

    孟倩幽呼出一口气,不断的告诫自己,皇甫逸轩是因为太在意自己了,才这样失态的,千万不要给他生气。

    他不是看过几个月的医书吗,他不是知道女人生孩子会痛吗,他不是答应过自己不会慌乱吗,可他娘的,那他现在是在做什么?!

    心思未落,皇甫逸轩异常震惊的声音响起:“幽儿,你放心,我不慌,一点不慌,我镇静的很。”

    众人再次傻了眼。

    齐王妃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平生第一次觉得自己生了个傻儿子,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傻,是很傻很傻的那种。

    依旧微笑,声音未变,孟倩幽喊了一声:“逸轩。”

    不变的回答:“幽儿,我在。”

    “把你的手伸出来。”

    “好,”没有任何犹豫,伸出手,放在了她的面前。

    在众人的惊诧中,一口咬了下去。

    “噗通!”“噗通!”连着几声响。接生嬷嬷和产婆全都吓得瘫软在地上,天呀,她们看到了什么,世子妃当着他们的面,竟然咬了世子的手,这、这、这样骇人听闻的事,被她们看见了,会不会被灭口。

    齐王妃觉得那个解气呀,这下他的这个傻儿子该清醒了吧。

    孟氏则是一声惊呼:“幽儿,快放开。”

    皇甫逸轩疼的“嘶”了一声。慌乱的神智恢复了一些。

    孟倩幽松开嘴,问“疼吗?”

    点头,然后拼命的摇头:“不疼。”又伸到了她的面前,柔声问:“还咬吗?”

    接生嬷嬷快把眼珠子瞪出来了,她们看到了什么,世子竟然主动把手伸到了世子妃面前,让她咬。谁来打她一巴掌,让她清醒一下,告诉她,这不是在做梦,这事情是真实发生了。

    孟倩幽认真的摇头:“不咬了,累。”

    柔声依旧:“好,等你歇够了再咬。”

    接生嬷嬷瘫在地上不想起来了,她们怕一会儿在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还是坐在地上稳妥,老胳膊老腿的,实在是禁不住折腾了,别世子妃的孩子还没生,她们先摔坏了自己。

    可惜,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在孟倩幽禁不住皱下眉头以后,高度紧张的世子以为她又要痛了,回头,呵斥地上的几人:“还不滚起来想办法,幽儿疼死了。”

    麻溜的爬起身,那动作迅速的,让孟氏瞪直了眼。

    又是一番检查,还是三指,接生嬷嬷道:“世子妃,还是三指,孩子没动,老奴要用手法帮您一下,有些疼,您忍住。”

    孟倩幽点头,伸手抓住了皇甫逸轩的手。

    皇甫逸轩本想握住她的,又想起来刚才自己弄疼她了,急忙放开。

    两名接生嬷嬷是宫里最有经验的,不知给多少娘娘,贵人接生过,手法自然是娴熟,在孟倩幽的肚子上轻轻的按压了几下,感觉到了孩子的方位所在,然后顺着孩子的位置,慢慢的往下推压,为的是让孩子往下走,早些生出来。

    手法虽好,但比刚才还痛,孟倩幽不由得咬紧了嘴唇,抓紧了皇甫逸轩的手。

    皇甫逸轩也是嘴唇紧闭,脸色苍白的看着她。

    一番推拿,一波阵痛过去后,孟倩幽全身没有了一点力气,浑身再次湿透,孩子却只下走了一点点,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

    玲珑端着参汤进来:“王妃,参汤熬好了。”

    齐王妃接过,端在手里,走到床前,想要亲自喂孟倩幽喝下去。

    “母妃,我来吧。”声音发抖,手也发抖,额头冒汗,身上的衣服湿透了的皇甫逸轩道。

    齐王妃看了他一眼,要反驳的话咽了回去。

    皇甫逸轩俯下身,抱起恢复了一丝力气的孟倩幽,将她环在怀里,接过参汤,左手端碗,右手拿起勺子,动作娴熟的舀起参汤喂她。

    孟倩幽小口的喝下。

    产婆和接生嬷嬷又是一阵目瞪口呆,别说皇甫逸轩的身份是世子,就是寻常人家的男人也没有这样做的。

    参汤喝完,孟倩幽感觉有了些力气。

    把碗递给在一旁候着的玲珑,拿出丝帕给她擦干净的嘴角,皇甫逸轩扶着她躺下。

    齐王妃看孟倩幽的脸色有了丝血色,松了口气,轻声安慰:“幽儿,别怕,母妃守着你。”

    孟倩幽点头,对皇甫逸轩道:“逸轩,让母妃帮忙把雪莲熬出来吧。”

    皇甫逸轩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抿唇不动,静静的看着她,好一会儿才声音喑哑的开口:“幽儿,你记住,上穷碧落下黄泉,我都跟随你。”

    “啪”后脑勺狠狠挨了一下,齐王妃的略带生气的声音响起:“说的什么话,幽儿是早产,又不是难产,哪有那么危险。”

    也许是早就想打他了,齐王妃这一下用的手劲不小,皇甫逸轩被打的有些发愣。

    孟倩幽还没有来的及感动,便“噗嗤”笑出声来。

    皇甫逸轩一句话带来的伤感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产婆和接生嬷嬷感觉自己今天真是开口眼界了,暗自思索着自己回去以后,要好好的给众人说一番,这齐王府里的人并不是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她们比平常的人家还要温馨的多。

    回过神来,皇甫逸轩也没恼,起身,打开箱子,把放着血莲的盒子拿出来,交给齐王妃,对她和孟氏道:“母妃,娘,这是血莲,用一半即可,麻烦你们了。”

    血莲是名贵药材,只有这多半株,若是交给下人,别说皇甫逸轩了就是齐王妃也不放心。

    齐王妃点头,和孟氏走了出去。

    姜太医听闻孟倩幽早产了,背着药箱匆匆的跟随着齐王妃派去相请的人过来了,他已经在院子里候了半天了。看齐王妃抱着盛雪莲的盒子出来,上前,仔细的告诉她们熬制的方法,又不放心,干脆道:“王妃不介意的话,臣和您一起去熬。”

    齐王妃自然答应,三人进了小厨房。

    齐王爷站在院子里,始终没有听到屋里有声音传出,不知道怎么样了,开口要询问,看齐王妃直接去了小厨房,便作罢,焦急的等在院子里。

    产婆和接生嬷嬷们轮流帮着孟倩幽推拿,忙活到晚上,才开了五指。

    五人都有些累了,孟倩幽也被折腾了没有了半丝力气。

    齐王妃和孟氏心急如焚。

    齐王爷急的在院子里直转圈。

    姜太医也是伸长了耳朵,听着屋里的动静,思量着要是听见孟倩幽有什么不好,自己也别顾忌这是什么时候了,赶紧冲进去救人。

    参汤源源不断的送进屋子,喝的孟倩幽都喝不下了,肚子里的孩子还是不往下走。

    产婆和接生嬷嬷心里也有了不好的预感,齐齐对看了几眼,一位年纪稍长一点的产婆连咽了几下口水,才小心翼翼的开口:“王妃娘娘,世子,世子妃这恐怕是、是难产了”

    皇甫逸轩一个凌厉的眼刀射过去,产婆吓得身体一软,差点跪倒在地,要说的话也咽了回去。

    收回目光,看向孟倩幽,皇甫逸轩此刻反而镇静了。眼睛柔柔看着她,哑着声音开口:“幽儿。”

    孟倩幽隐隐约约感觉到了腹部的疼痛,知道再坚持的时间长了,腹部的伤口裂开,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她了。

    微笑,开口,声音不徐不缓,却让皇甫逸轩不安的心安定下来:“逸轩,把银针拿出来吧。”

    自从姜太医说了孟倩幽生产时会出意外以后,皇甫逸轩每日的闲暇功夫除了查看医书,还缠着孟倩幽把银针的行针方法教给了他。

    此刻听孟倩幽说起,立刻起身,打开箱子,拿出了针袋,放在了孟倩幽身边。

    “我说,你做,我们的孩子很快会出来的。”孟倩幽道。

    皇甫逸轩毫不迟疑的点头。

    回头吩咐五人:“你们出去,歇息一下。”

    忙了大半天,几人确实也累了,忙不迭的应声,走了出去。

    “母妃,娘,你们也出去吧,免得打扰了我给幽儿行针。”

    齐王妃欲说话,皇甫逸轩已经低下了头,掀开了盖在孟倩幽身上的被子,露出她大的不像话的肚子。

    孟氏满脸的担忧,但她知道即使自己留下也帮不了什么忙,说不定还会让皇甫逸轩分神,对齐王妃摇头,先走了出去。

    齐王妃担忧的看向孟倩幽,在得了她一个安慰的笑容后,也跟着走了出去。

    刚一出门,齐王爷就急切的问:“情况不太好吗?”

    齐王妃点头又摇头,“孩子不动,轩儿说给幽儿行针。”

    “胡闹,他一个医术都不懂的人,怎么行针,我立刻派人去宫中拎两个医女过来。”

    齐王妃阻止他:“幽儿教过他,应该没问题的,我们暂且等一会儿吧。”

    屋外的人焦急如焚。

    屋内,皇甫逸轩神情专注,在孟倩幽的教导下,快准狠的一一把银针扎在了相应的穴位上。

    一股热流涌出,孩子似乎下去了一些。

    孟倩幽心喜,语气带着高兴:“逸轩,可以了。”

    ------题外话------

    各位亲们,路建了个微博号——潇湘晗路,欢迎大家的关注,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