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五四章 纠结的齐王爷(一更)
    满眼的深情,满心欢喜的等待。

    不料却是

    “滚!”伴随着一声呵斥声,孟倩幽的手掌也重重的拍在了他的胸腔,满腔的怒火:“老娘昏迷了这么多天,哪来的力气。”

    话落,头跌回了枕头上。

    皇甫逸轩惊愕,愣住,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她,看到孟倩幽气鼓鼓的脸庞时,忽而低声笑了,笑的胸膛震动,笑的趴在了孟倩幽的肩膀上,笑的流下了眼泪,在她耳边喃喃自语:“幽儿,你醒了真好,真好,真好”

    豆大的泪珠掉落在孟倩幽的肩头。

    灼热了她的心里,滚烫了她的眼眶,虽有笑意,却有些哽咽:“我好不容易养成的好白菜,要是我死了,被别的猪拱了,老娘才不做那亏本的事。”

    愣怔过后,再次闷笑,笑的胸膛震动,笑的愉悦,笑的情不自禁吻住了孟倩幽的嘴唇,轻声低喃:“放心,这棵好白菜永远是你的。”

    一室的温馨,满室的旖旎。

    无人打扰,岁月静好。

    书房内,桌上铺着皱皱巴巴的纸,上面写着两个男孩,两个女孩的名字。齐王爷死死的盯着左侧的两个男孩名,长吁短叹,脑子里浮现了自己当听说是两个女孩时,那身体摇晃,天塌地陷的感觉。

    “唉!”又是一声叹息传出,候在外面的管家低下了头。十天了,自从知道世子妃生了两个女孩子以后,整整十天了,王爷还没有从打击中回过神来,偏偏王妃欢喜的跟得了天大的财富似的,天天对着两个孩子笑的合不拢嘴,半步也不肯离开她们身边,对于王爷自然是忽略了,而且忽略的彻底,不,确切的说,是毫不理会,即使王爷已经在书房里睡了好几天了,也没有派人了嘘寒问暖一番,更别提亲自过来看看了。

    在不知今天的多少次叹气以后,齐王爷依旧低头耷拉脑的坐在书房的椅子上,如老僧入定一般,动也不动。

    一吻过后,皇甫逸轩满足的把孟倩幽搂在了怀里,静静的抱着她,真想这样天荒地老下去,可惜,有人不让他如愿,皇甫煜那个二货的声音带着说不出的高兴在院子里高声嚷:“大哥,我听下人说大嫂醒了,是不是真的?”

    皇甫逸轩没有回答,孟倩幽也没有应声。

    皇甫煜纳闷,声音提高了一些:“大哥,你没在屋里吗?”

    还是没人应声。

    高嚷声改为了纳闷声:“毅儿,大哥没在屋里吗?怎么没人回答?”

    “那是世子不想理会你。”这是皇甫毅的心里话,可没有敢说出来,笑着回他:“二公子,世子接连伺候了世子妃这么多天,想必是疲累急了,应该是歇息下了。您改日再过来吧。”

    “真是的,这青天白日的,睡什么觉,不知道我担心大嫂吗。”不满的嘟囔,却也无可奈何,对皇甫毅道:“你告诉大哥,明天我和嫣儿一起来看大嫂。”

    话落,脚步声远去。

    孟倩幽低笑出声,抬头,看着他的眼睛,戏虐的问,“是不是后悔没把他赶出去?”

    回答她的又是一阵铺天盖地的吻。

    三天以后,孟倩幽的身体好转。慢慢的能下床走动了。

    这三天内,孟倩幽没有看到孩子,不是不想,而是她一提起,皇甫逸轩就用各种方法封住她的嘴,让她说不出话来。无法,她只能强忍着。

    这日,终是忍不住了,祈求:“逸轩,我想看看孩子。”

    意料之中的反对没有出现,皇甫逸轩反而轻轻的应了一声“嗯。”

    孟倩幽欣喜若狂,转身就要往外走。却被皇甫逸轩一把拉住:“你正在坐月子呢,要去哪儿,我命人把孩子抱来。”

    说完,对着外面吩咐:“周安,你去告诉母妃,幽儿想孩子了。”

    周安应声,脚步声远去。

    扶着孟倩幽坐在软塌上,又去桌边倒了一杯水递在了她手里,等她小口的喝完以后,皇甫逸轩才默默在软塌的一边坐下。

    齐王妃和孟氏一人抱着一个,把孩子包裹的严严实实,一进门,笑着道:“奶娘刚喂过奶,孩子还醒着,你快看看。”

    孟倩幽迫不及待的站起身,迎上齐王妃,接过孩子,笨拙的抱在了怀里。

    “这个是姐姐。”齐王妃笑着道。

    撩开虚覆在孩子脸上的小被子,孩子的脸一览无余的出现在她面前,一双和皇甫逸轩一样大大的眼睛,和她一样秀气的眉头,小巧的嘴巴,高挺的鼻梁,无一处不精致,无一处不漂亮,心中的自豪感喷涌而出,回头,欢喜招呼皇甫逸轩:“逸轩,你快过来看看,我们的女儿太漂亮了。”

    皇甫逸轩站起身来,走到她面前,看到小小的人儿,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仿佛在好奇的看着他时,愣住了。

    生完两个孩子,孟倩幽大出血,虽及时喂下了血莲,却一直昏迷不醒,惊慌失措中,皇甫逸轩哪里顾的上两个孩子,眼里只有孟倩幽那张苍白的容颜,和几乎没有什么起伏的胸膛。

    于是,他拒绝见孩子,日日夜夜固执的守在孟倩幽身边,心里打定了主意,如果她熬不过去,他一定会追随她而去,即使三天前,孟倩幽醒来的第一时间见到了孩子,他都没有看一眼。

    今日,是他真真切切的第一次见孩子,一种奇异的感觉在心里升起,不由的伸出手,轻轻的戳弄了小人儿的脸颊一下。

    许是吃饱了,许是知道眼前这是自己的爹娘,小人儿竟然裂开了小嘴,笑了起来。

    “给你,你抱一下。”孟倩幽趁机说道,并顺势把孩子塞到了他的怀里。

    皇甫逸轩慌忙接过,感受到手里的柔软,吓得双手维持着接孩子的姿势,动也不敢动。

    齐王妃看不下去了,走上前来:“你这样抱孩子会不舒服的,动作要自然一点。”

    皇甫毅身体僵硬,胳膊僵硬,手势僵硬,语气也僵硬:“母、母妃”

    孟倩幽没管他,笑着走到孟氏身边,抱起了另一个小人儿,等看清她的脸时愣住了,“娘,她们怎么长的一模一样?”

    孟氏笑出声来:“你是这十多天睡傻了吗,双胎当然长得一模一样了。”

    “那这要怎么分辨?”

    孟氏刚要回答,齐王妃笑着阻止了她,像个调皮的孩子一样对着孟氏摆手:“亲家,让他们自己看,要是找不出区别呀,咱俩就一人一个孩子抱走了。”

    孟氏住了嘴,笑眯眯的给了孟倩幽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在齐王妃的指导下,皇甫逸轩很快掌握了抱孩子的诀窍,可惜,还没等他仔细回味一下,齐王妃上前“抢”过他怀里的孩子,“幽儿身体还没好,不宜多抱孩子,免得落下月子病,你呀多伺候一下,至于看孩子的事,就交给我和你娘了。”

    孟氏见状,也从孟倩幽怀里抱过孩子,点头附和:“对对对,把月子做好要紧,看孩子的事交给我们了。”

    望着两人迫不及待的模样,孟倩幽再一次目瞪口呆,心里涌起不好的预感,怎么感觉以后自己见孩子一面很难呢。

    皇甫逸轩也有了不舍,刚要张嘴说话,齐王妃和孟氏两人一人抱着一个孩子,头也不回的走了。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面面相觑。

    “逸轩,”轻声开口。

    “嗯”了一声。

    “恭喜你了,以后没人跟你抢你媳妇了。”这话说的怎么听怎么不是滋味。

    又轻“嗯”了一声,语气里有失落,不过很快振作起来,大手摸上她的头,说出了自己的心声:“放心,你若是想孩子,我晚上去偷过来。”

    孟倩幽差点笑出声来,他们两人大概是最悲催的爹娘了,想要见孩子还要去偷过来。不过,这时候的孟倩幽绝对没有想到,以后这偷孩子的事,在王府里会时常发生。

    两人的心情各异,一时没有了话说。屋子里陷入沉静,皇甫煜那个二货的声音在院子里也显得尤为响亮:“大哥、大嫂,你们在吗?我和嫣儿来看你们了。”

    笑看了皇甫逸轩一眼,见他没有反对,扬声对外面道:“进来吧。”

    高兴的应声,两人走进来。

    皇甫煜直接走到孟倩幽面前,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她一番,看她面色红润,精神饱满,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大嫂,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醒不过”

    话没说完,一只脚从后面狠狠的踹过来,踹的他一个趔趄差点跌到在地上:“再敢胡说,给我滚出去。”

    皇甫煜撇了撇嘴,没敢说话。

    林晗嫣却好像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脸色立刻苍白了,眼神也闪了闪,低下了头,身体发抖,语气发颤:“拜见世子,拜见世子妃。”

    “都是自家人,不要客气,林小姐请坐吧。”

    林晗嫣的身体又是一震,抬起有了莹莹泪光的眼不可置信的看了她一下,迅速的又低了回去,声音颤抖:“多谢世子妃。”

    孟倩幽皱了下眉头。

    “嫣儿,大嫂让你坐你就坐下。”皇甫煜没有注意到她的情绪,对她说道。

    林晗嫣低着头走到孟倩幽身侧的椅子上,规矩的坐好。

    “大嫂,我给你说,我那两个侄女很是可爱的紧,我每日回来都去逗弄她们一番,她们跟我这个叔叔可亲了。”皇甫煜语气中难掩兴奋。

    自从他和林晗嫣的事情定下以后,又开始了管理府里的生意,每日里忙的不可开交,尤其是年前年后这段,还有孟倩幽昏迷这些时日,他更忙了,忙的连陪林晗嫣的时间都没有,却还是没有忘记去看两个可爱的小侄女。

    林晗嫣的身体又是一震,头低的更低了。

    孟倩幽瞥了她一眼,收回了自己的视线,问:“林小姐是不舒服吗?”

    惊愕抬头,随即又低了下去,摇头,声音细若蚊蝇:“多谢世子妃关心了,没有。”

    皇甫逸轩也皱了下眉头。

    皇甫煜依旧没有发现她的异常,道:“嫣儿的身体好的很,大嫂不用担心,我跟你们说”

    皇甫逸轩站起身,一言不发的往外走去。

    皇甫煜惊愣住,要说的话憋在了嘴里。

    “煜儿,你随我来。”皇甫逸轩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

    “哦,好。”皇甫煜应了一声,站起身,嘱咐:“嫣儿,我很快回来,你陪大嫂说会话。”说完,人跟了出去。

    屋内只剩下了孟倩幽和林晗嫣两人。

    林晗嫣明显的松了一口气,身体也直挺了一些。

    孟倩幽笑着端起茶壶,倒了一杯白水,递到她的面前:“不好意思,我不能喝茶水,林小姐将就一下吧。”

    林晗嫣接过,小声的道谢后,端起茶杯,放在了手里,无意识的转动着。

    看了她一眼,孟倩幽笑问:“林小姐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题外话------

    推荐暗黑系暖婚/顾南西(后期可能会改书名,如果搜不到书名,请搜笔名顾南西)

    别人是怎么形容他的,公子如玉,矜贵优雅,呵,那是那些‘别人’没有看见过他拿着手术刀剖尸时的模样,那时他的一双眼啊,被血染得殷红。

    他有个温柔的名字,叫时瑾。

    他说:笙笙,若是能选择死亡的方式,我希望死在你身上。

    他说:笙笙,医不自医,我是病人,血能让我兴奋,让我杀戮,而你,能让我嗜血,是我杀戮的根源。

    备注:本文治愈暖宠风,1v1双处,摇滚巨星和天才医生的互宠日常,讲述一只变态黑化美人医生是如何‘温润如玉’地将神坛巨星拉到地狱一起滚浴缸的荡漾故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