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五五章 家人到来(二更)
    眼里有幽光闪过,放下手里的茶杯,身子下滑,林晗嫣跪在了地上:“世子妃,我想早些和煜哥哥成亲,还望您能成全。”

    眉头微皱,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在林晗嫣止不住要退缩的时候,孟倩幽伸出手虚扶了她一把:“林小姐先起来吧,你和二弟的亲事迟早是要办的,只不过我现在在月子里,连门都出不去,实在是有心无力呀。”

    林晗嫣嘴唇抖动,想要说些什么。在孟倩幽的笑意下,终是没有说出来,低下了头,声音里有着说不出的低落:“晗嫣逾越了。”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都是一家人了,说话随意点好,林小姐总是把自己当做了外人可不好。”孟倩幽收回了手,声音淡淡的说道。

    林晗嫣没有说话。头却更低了。

    “林小姐是想让我扶你起来吗?”看她跪着不动,孟倩幽眯起眼,声音有了冷色。

    林晗嫣身体一震,急忙站了起来:“世子妃,对不起,我、我、”

    一副唯恐孟倩幽怪罪,不知说什么好的样子,急的红了眼眶。

    孟倩幽静静的看着她。

    林晗嫣慌乱无比,对着孟倩幽福了福身:“世子妃恕罪,我想要回去了。”

    孟倩幽静静的笑看着她,在她承受不住的时候,开口:“去吧,林小姐身体虚弱,要多修养一段时间,以后不必过来了。”

    身体晃了晃,屈膝应了声“是”。不等孟倩幽在开口,转身疾步走了出去。

    看着她匆匆的背影,孟倩幽眯起了眼睛。

    外面响起皇甫煜的声音:“嫣儿,你怎么不陪大嫂多说会话?”

    “我、我身体有些不适,怕传给世子妃。”

    “又不舒服了,要不要喊姜太医过来给你看看。”

    “不用了,可能是昨夜着凉了,回去休息一下就好。”

    “好,我扶你回去。”

    说话声远去,皇甫逸轩也回了屋子里,柔声问:“累不累?”

    确实有些累了,孟倩幽点了点头,皇甫逸轩扶她走到了床边,半倚在了床上。

    张嘴,要说些什么,皇甫逸轩却摸了摸她的头发:“养好月子,其余一切不用你操心。”

    要说的话咽了回去,笑着点了点头。

    又过了一日,将近中午,太阳高照,到处都暖洋洋的时刻,孟倩幽刚想要让人把孩子抱过来时,孟氏打开帘子走了进来。

    “娘。”孟倩幽高兴的喊了一声:“孩子呢,怎么没抱过来。”

    提起孩子,孟氏的声音里满是笑意:“王妃看着呢,娘过来是有事给你说。”

    “什么事?”

    “你生完孩子,昏迷不行的时候,娘吓坏了,命人给你爹去送了信,结果你爷爷奶奶,大伯一家,三婶一家全来了。后来,你姥姥姥爷不知听谁说了,让你大舅赶着马车随后也跟着过来了,现在他们都在南城的家里。我看你”

    “姥姥姥爷他们也来了?”孟倩幽惊喜的问。

    “不止他们,还有你大舅一家和你二舅母一家也全来了。”孟氏的声音里也有笑意,女儿有事,娘家的人全来了,说明他们的心里是极看重自己女儿的,孟氏心里甭提多高兴了。

    “那我收拾一下,和逸轩一起回去看她们。”孟倩幽的声音里也是兴奋,又是一年多没有见到家里人了,她也想念的很。

    孟氏赶紧阻止她:“你这还没出月子呢,怎么能出门,你的身体要是受的住,我捎个信回去,让他们过来,若是不行,在等两天。”

    孟倩幽高兴的点头:“娘,我的身体没事了,您让人捎信过去吧。不,我让周安去传信吧,他的动作快一些。”

    孟氏再次阻止:“现在快中午了,这么多人总不能来王府里吃饭吧,等吃过饭后,再派人去送信也来得及。”

    家里人来王府一趟都战战兢兢,就跟要了命似的,要是来王府里吃饭,估计筷子都不会拿了,孟倩幽只好点头:“行,娘,听您的。”

    孟氏笑着走了出去,连多余的话都没有再说。那匆匆忙忙的要去看孩子的样子,让孟倩幽觉得自己不是她亲生的,那两个小崽子才是她亲闺女呢。

    吃过午饭后,不用孟氏出面,孟倩幽直接吩咐周安去了南城。

    孟二银和孟贤夫妇都来了,在家里焦急不安的等了几天以后,终于等来了孟倩幽苏醒的消息。

    孟二银是喜极而泣,孙茜和王嫣也是红了眼,孟贤和孟齐更甭提了,恨不得直接拎皇甫逸轩过来打一顿。又过了几天,听孟倩幽一直无事,心情才平静了下来,翘首以盼等这孟氏传回来去王府探望孟倩幽的消息。

    周安将消息传到,刚吃过饭的家人穿戴整齐后,立刻浩浩荡荡的出发了,二三十口人,五六辆大马车,惊得周围的住户探出头来查看,孟家是不是又出什么事了。

    马车上的人可没人顾忌他们的心情,尤其是张柱的爹娘,激动的头发丝都要竖起来了。从孟倩幽来了京城以后,他们都好几年没见到她了,虽说,孟小铁死了以后,他回去了几天,两人作为长辈,自然不会去给一个小辈吊唁,自然是没有见到孟倩幽。之后,她又匆匆的走了,遇袭,受伤,不见踪影,成亲,怀孕,早产,难产,一系列的事情传来,两位老人几乎要承受不住了。所以,当张柱听到消息一路跑回家,脸色煞白的告诉他们,孟倩幽因为难产,昏迷不醒的消息后,两人半丝犹豫也没有,直接让张柱赶着马车,马不停蹄的来了京城。听闻孟倩幽还没醒,心里的慌张和不安可想而知。

    此刻坐在马车上,马上就要见到自己牵挂的人了,哪能不心情激动呢。

    在紧张,期待中马车到了王府门口。

    下了马车,看到王府大门的气派,门前石狮子的威严。刚才还雄心壮志,满心欢喜的众人心慌的不行,老孟氏和孟氏的娘,吓得恨不得再回到马车里去。

    齐王府呀,武国最尊贵的王爷,有生杀予夺权力的齐王爷住的地方,光是靠近一些就觉得让人不寒而栗,要是进去了,三人齐愣愣的打了一个冷颤,要是进去了,一不小心惹怒了王爷,他们的脑袋丢了是小,连累了幽儿才是真的。

    这边几位老人心思各异,要打退堂鼓的时候,皇甫逸轩和孟氏脚步匆匆的从府里走了出来。

    孟氏高兴的喊着“爹、娘”走到四位老人身边,一左一右搀扶住了自己亲娘和婆婆的胳膊:“幽儿知道你们过来,高兴坏了,想要跑出来,被我拦住了。”

    这还了得,孟氏的话落,老孟氏胆颤的心情飞走了一半:“对对对,千万不要让她住来,还在月子里,要是受了风就麻烦了。”

    皇甫逸轩也走了过来,喊了一圈人。

    众人应过。

    皇甫逸轩上前搀住孟中举的胳膊:“爷爷,进去吧。”

    虽然来过一次,孟中举还是胆怯,但还是硬着头皮在皇甫逸轩额搀扶下王府里走。孟大金在另一边搀住他。

    张柱兄弟连忙搀住着自己的爹跟在后面。

    几十口人进了王府。

    府里的下人惊讶的看着他们,随即明白过来,这是世子妃的家人来了,惊讶的表情收起,低头对着众人行礼。

    众人哪里受过这样的待遇,不自觉的把胸度挺得直直的,拿着架势,到了孟倩幽的院子里。

    院子里很清静,除了周安就是皇甫毅了,众人这才松懈下来。

    皇甫毅笑呵呵的跑过来给孟中举等人打招呼。

    孟倩幽听到众人的脚步声,早就迫不及待了,快步走到门边,掀开门帘就要迎出来,被孟氏的一声大吼,吓的站在原地不敢乱动。

    人数太多,又是孟倩幽坐月子期间,孟中举等人自然是不便进去。老孟氏和张柱的娘,还有孟大金家的,孟三铜家的,张柱妯娌两个,孙茜和王嫣走进屋子里去,剩下的那人由皇甫逸轩领着去了会客厅。

    “幽儿,你退后,我们这就进去了。”孟氏又高声道。

    孟倩幽退后了几步。孟氏走到门边,打开门帘,老孟氏走了进去,孟倩幽立刻扑了过来,搂着老孟氏的脖子,甜腻的说道,“奶奶,想死我了。”

    老孟氏听得心花怒放,拍着她的后背:“奶奶也想你。”

    孟氏的娘随后走进屋里,孟倩幽放开老孟氏,也是搂住了她的脖子,撒娇说道:“姥姥,我好想你。”

    一句话,惹得老张氏的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下来了,泪眼模糊道:“好孩子,让姥姥看看,瘦了没有。”

    松开手,回手捏住自己胖嘟嘟的脸蛋:“姥姥,您看,不但没瘦,还胖了呢,我都要被逸轩喂成猪了。”

    这调皮的话引得随后走进来的众人一阵大笑,伤感的气氛顿时全无。

    孟倩幽一一喊过去,直到迎上了孙茜通红的眼睛,孟倩幽双手一张,把她揽在怀里,“大嫂,我没事,你不用担心的。”

    孙茜反手揽住她,“臭丫头,担心死我了。”

    这是第一次孙茜这行喊她,却让孟倩幽倍感亲切,喷笑出声:“大嫂,娘在这呢,你敢这样喊她女儿,小心回家后娘找你算账。”

    又是一阵哄笑声,孟氏笑着拍了孟倩幽后背一下,“茜儿,别听她的,娘还是跟你亲。”

    孟倩幽惊愕,瞪大了眼睛,脸上满是不敢置信:“娘,我才是你亲生的。”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笑声传出去很远,府中的下人听到了,也不自觉的跟着露出笑意。

    听闻孟倩幽家里人全过来,齐王妃派了玲珑带着几名机灵的丫鬟过来帮忙。

    此刻,玲珑领着几名丫鬟端着茶水和精致的点心放在众人面前后,有礼的退了下去,候在门口。

    众人询问了孟倩幽的身体情况,得知她是真的没事了,又见她面色红润,同时松了一口气,开始东张西望,老孟氏开口问:“孩子呢,抱出来让我们看看。”

    “幽儿身体不好,孩子放在王妃的院子里,娘等一下,我这就让奶娘抱过来。”孟氏道。

    老孟氏点头:“快去,抱来让我看看。”

    孟氏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领着两名抱着孩子的的奶娘过来。

    老孟氏和孟氏一样,这一辈子最遗憾的是没有生个女儿,没有个小棉袄在身边撒娇。所以,孩子一抱来,便迫不及待的伸出手,“让我抱一个。”

    两名奶娘得了齐王妃的吩咐,不敢怠慢,其中的一名把孩子小心地放到了老孟氏的怀里。

    老张氏也伸出手,接过另一个孩子。

    众人都围了上去,争先恐后的看孩子,孟倩幽反而被冷落在一边。

    “快看看,这小家伙和幽儿小时候长的一模一样。”老孟氏欢喜的声音。

    “这两个小家伙可长得可真水灵,讨人喜。”老张氏的声音。

    “快看,快看,还对我们笑呢。”孟大金家的声音。

    “这两个孩子,哪个大,那个小呢?”孟三铜家的声音。

    “就是比足月的孩子小了点。”张柱家的声音。

    她的话落,几道目光齐刷刷的射在了她身上,骇得张柱家的激灵灵打了个冷颤,惊觉自己说错话了。呵呵一笑,急忙打圆场:“但是比足月的孩子机灵,足月的孩子哪有这么早就睁开眼,还对着我们笑的。”

    众人的目光才都收了回去。

    张柱家的拍了拍自己吓得“噗通,噗通”跳的心脏,松了一口气,好家伙,刚才众人的眼光似要吃了她似的。

    孟倩幽在一边笑着摇头。

    看了一会儿,逗弄了一会儿,两个小家伙打起了哈欠。

    众人急忙把孩子交给了奶娘。

    奶娘抱着下去哄孩子睡觉了。

    众人围绕着孩子,叽叽喳喳的说了一个多时辰,才高兴的嘱咐了孟倩幽要好好的养好身体以后,回了南城。

    又过了五六日,见孟倩幽无事,众人打算回去了,孟氏留在家里帮着打点东西没有过来。

    一直在书房里长吁短叹的齐王爷终于想通了,是孙女也罢,是孙儿也罢,总归是他王府的血脉,自己应该去看看。

    ------题外话------

    哈哈哈哈,齐王爷想通了,会有什么事发生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