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五七章 鬼鬼祟祟的世子 (二更)
    当晚,齐王爷便强势入住了齐王妃的屋子里。

    院中伺候的人头皮发麻的同时,肉皮也紧了紧。王爷来了,意味着他们以后不能偷懒了,要知道王爷的眼里可是容不得沙子的,要是被王爷看到他们怠慢,非得发卖了他们不可。所以,王妃院子里伺候的人心里叫苦不迭。

    王妃的心里也是恨恨的,不为别的,只因为王爷来了以后,直接去了婴儿房里,对着两个沉睡的婴儿一坐就是一个时辰。也不知他哪里来的耐性,就连夜深了,喊他回房休息,也是对她摆了摆手:“本王不困,你自己先睡吧。”

    齐王妃气急,转身气呼呼的回了自己的房里,心道:“有本事,你一夜别回来睡觉。”

    没想到还真的让她说对了。一夜好眠,天明时分睁开眼,身侧依然是没有人,就连被褥还是自己铺好的模样,没人动过。

    如此过了几天,齐王妃渐渐咂摸出了一些滋味,心里明白了些什么。

    对于齐王爷和齐王妃之间的斗智斗勇,皇甫逸轩和孟倩幽是不知道的。

    家里来看望的人走了,皇甫逸轩有恢复了对孟倩幽的饲养方式。每日除了月子饭,就是月子汤,吃的孟倩幽嘴里淡的不行,每日绞尽了脑汁,想办法请求皇甫逸轩给她做一些口味重些的饭菜。

    可是她十八般武艺用尽,甚至连勾引的手段都使出来了,皇甫逸轩依旧不为所动,该怎么做就怎么做,该让她吃她就得吃,要不然他有一百种办法逼迫她。

    看着自己日渐丰腴的身体,这一日,再也无法可想的孟倩幽使出了耍赖的手段。说什么也不喝月子汤了,捂着自己的鼻子,一副闻着就会吐出来的模样,挥手:“拿走,拿走,太腻了,我不喝。”

    皇甫逸轩抿唇,定定的看着她。

    孟倩幽已然做好了打算,今日就是打死她也不喝了。抬头,回瞪着皇甫逸轩,用眼神清清楚楚的告诉他,今天她不喝,不喝,就是不喝。

    皇甫逸轩明白了她眼神里的意思,没有哄她,也没有逼迫她,只是用没有情绪的声音问:“真的不喝?”

    孟倩幽头皮发麻,她最怕的就是皇甫逸轩的这幅摸样,因为摸不准他会做什么,却也还是重重的点头。

    深深看了她一眼,皇甫逸轩什么话也没说,端着月子汤出去了,剩下了目瞪口呆孟倩幽,不明白他今日怎么如此好说话了。

    端着月子汤,去了小厨房,径直倒入了泔水桶里,同时也吩咐厨娘,“以后不用熬了,世子妃喝不下。”

    厨娘恭敬应声。

    转身回了自己的屋子里,皇甫逸轩神色如常,一丝不高兴的迹象也没有,这使得孟倩幽越发的摸不着头脑,不过,终于不再喝那淡的根本咽不下去的月子汤了,孟倩幽恨不得放几挂鞭炮庆祝庆祝,对于皇甫逸轩的心思也没有细琢磨。

    又是一天过去,在孟倩幽数着日子,还有两天就要解放了。出月子的时候,皇甫逸轩也趁着她熟睡,嘱咐了皇甫毅听着屋子内的动静,要是孟倩幽醒了就告诉她,说自己有事出去了。随后便领着周安桥悄悄的出了王府,骑着快马来到了德仁堂。

    孟倩幽难产的事,京城里所有的人都知道,文泗当然也听到了消息,当即就去了齐王府,可那是孟倩幽没醒,府里众人心里惊慌的很,齐王妃便下了令,拒绝见客,就是他们这些深交的好友也被拒之了门外。一直到孟倩幽醒来,他又和冯静雯去了王府探望,也被皇甫逸轩以孟倩幽需要休息为由赶出来了。

    现在看到皇甫逸轩来了德仁堂,文泗大惊,立刻起身紧张的问:“是不是小丫头又不好了?”

    没有回答他的话,皇甫逸轩径直坐在椅子上。

    文泗越发的着急,语气也有些不好了:“你倒是说话呀,小丫头是不是不好了?”

    都说关心则乱,文泗这时候但凡有一点脑子,也不该问出这样的话来,皇甫逸轩那是视孟倩幽为命的主,他既然悠闲的出现在这,那证明孟倩幽是没事的。可惜的是,我们的文大东家一时没有想通这一点,急迫的一问再问。

    皇甫逸轩抬了抬眼皮,漫不经心的看他一眼,收回视线,毫不客气的噎了他一句:“你这脑袋里长的是浆糊吗?幽儿不好,我还能出来?”

    文泗被彻底噎住。气得吹那并不存在的胡子,瞪起了眼睛,怒问:“那你来我这做什么?”

    “拿药。”皇甫逸轩不急不缓的回答。

    文泗的眼睛瞪的更大:“拿药?你还说小丫头没事,她没事你拿药做什么?”

    抬头,又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在文泗感觉到了蔑视,要跟他着急的时候,从袖子里拿出一张单子放在桌子上:“按照这个方子把药赶快配好,这方子就归你了。”

    文泗想要咆哮怒吼的声音硬生生的憋了回去,气哼哼的拿起单子,看了几眼,似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看了看方子,又看了看皇甫逸轩,问:“这方子给我?”

    瞥了他一眼,皇甫逸轩轻轻的吐出一句:“想的美。”

    在文泗又要着急的时候,慢悠悠的加了一句:“还是一样的分成。”

    文泗什么话也没有了,麻溜额揣起了方子,大步就要往外走:“你等着,我马上命人配好。”

    话落,往外走,刚走了几步,觉得有些不对劲,又退了回来,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皇甫逸轩,不放过他脸上的任何一点表情:“小丫头知道这个方子吗?”

    仿佛一副看傻瓜的样子,问:“我会写方子吗?”

    也对,除了孟倩幽,别人也想不出这样的方子,文泗信以为真,大步朝外走去。只是等到以后被孟倩幽拿着大刀满京城追杀的时候,他才明白,自己被这个腹黑的家伙坑了。

    文泗喜滋滋的拿着方子下楼去了后院的制药房,配好了相应的药材,让伙计快速的研磨,制作出来,自己全程在一边看着。

    东家这副样子,那肯定是有新的方子了,这意味着德仁堂里又要大赚一笔了,自己的工钱又能提高工钱了,伙计高兴不已,手下的动作很快,一个时辰后,药丸制好了,交给了文泗。

    文泗接过,上楼,放在皇甫逸轩面前:“好了,给你。”

    拿稳,站起身,说了一句:“多制一些,我会经常过来拿。”说完,大步在的走了出去。

    撇了撇嘴,文泗拿出方子,仔细的看了一遍又一遍,仿佛看到了白花花的银子向着自己飞来。

    皇甫逸轩回到府里,孟倩幽已经醒了,对他这个时候出去很稀奇,笑问:“去哪里了?”

    “文东家捎信过来,说找到了几味珍贵的药材,让我过去看看。”皇甫逸轩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谎。

    孟倩幽也没有多想,点头,道:“还有两天就要出月子了,我终于能好好的洗个澡,抱抱女儿了。”

    皇甫逸轩的眼神闪了闪,没有说话。

    两天的时间一晃而过,终于到了出月子的这一天,一大早,孟倩幽刚醒,便迫不及待的穿衣起床,打开门,快步走到院子里,深深的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然后在院子里又蹦又跳,兴奋不已。

    在小厨房里做早饭的皇甫逸轩听到了孟倩幽的欢笑声,探出头来,笑看着她洋溢着兴奋脸庞,喉结不自觉的上下滚动了几下,眼神闪了闪,又把头缩了回去。

    “逸轩”孟倩幽笑着跑到小厨房门口,笑着喊他,语气里是说不出的兴奋:“我出月子了,我可以出来了。”

    皇甫逸轩回头,眼神里是满满的宠溺:“恭喜你。”

    孟倩幽欢喜不已,走进小厨房,伸出手,从后面环住他的腰,用鼻子吸了吸:“好香,我今日不用再吃月子饭了吧。”

    皇甫逸轩的身子紧绷,喉结快速的上下滚动了几下,努力克制下心里的冲动,轻轻的“嗯”了一声:“去收拾好自己,马上就吃饭了。”

    孟倩幽抱紧他,脸蛋在他的后背上蹭了几下,才离开:“知道了,我马上去梳洗,吃饱饭以后去看我们的女儿。”收完,欢快的走了出去。没有注意到身后皇甫逸轩那幽深的眼神。

    尽管早饭是粥和几样小菜,孟倩幽也觉得好吃的不行,一连喝了两小碗粥,菜放下了碗筷,不雅的摸着自己有些发胀的肚皮,笑嘻嘻的道:“逸轩,我好像吃撑了。”

    “无事,一会儿运动一下就行。”看了她一眼,皇甫逸轩急忙收回了视线。

    孟倩幽以为他说的是一会儿去看孩子的事,笑着点头:“过了一个月了,咱们的女儿长大了不少,抱她们是需要一些力气的。”

    皇甫逸轩不语,吩咐皇甫毅收拾干净了碗筷,道:“我已吩咐厨房烧好了热水,稍事休息一下,洗个澡再去看女儿吧。”

    整整一个月没洗澡了,孟倩幽也觉得自己臭的不行,难为皇甫逸轩还天天陪在她身边,点头:“好。”

    休息里两刻钟,帮孟倩幽找好了换洗的衣服,皇甫逸轩吩咐下人抬了一个大浴桶放入净房,倒好了热水,用手试好了水温,挥手,“都下去吧,去院门口守着,没有我的吩咐不许进来。”

    众人应声,退了下去。

    孟倩幽走了进来,说:“你出去吧,等我洗完了就去看女儿。”

    “需要我帮忙吗?”皇甫逸轩神色如常的问。

    “不用,我自己可以。”孟倩幽摇头。

    皇甫逸轩的喉结动了下,提醒她:“你有一个月没洗澡了。”

    意思是她身上很脏,需要有人帮她搓洗一下。这搓背的活以前是青鸾和朱篱做的,现在两个人不在,自己又是这么长时间没洗澡了,要是不找人帮忙,还真的洗不干净,孟倩幽也没有多想,“你不要走远了,一会儿我需要了喊你。”

    皇甫逸轩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转身走了出去。

    终于能舒舒服服的跑一个澡了,孟倩幽闭着眼睛,坐在大大的浴桶里,高兴的不行。别说前世了,就是这一世刚穿过来的时候,家里条件不好,她也没有过这么多天没有洗澡,要不是每天被皇甫逸轩寸步不离的盯着,她早就不顾一切的洗个澡了,管它是落下病,还是身体不舒服,先痛快了再说。

    听着净房里哗哗的水声,皇甫逸轩的手不自觉的握紧了,孟倩幽的呼唤声响起的同时,他也已经大步的走了进去了。

    惊讶于动作的迅速,又一想,他可能一直守在外面,孟倩幽笑着把浴巾递给他。别转过身,示意他帮着自己搓背。

    皇甫逸轩拿过浴巾,动作娴熟的给她搓洗。孟倩幽闭着眼睛,享受的不行,可渐渐的她感觉到了不对劲,因为皇甫逸轩的手不规矩的乱动起来,猛然睁开眼,惊叫:“逸”剩下的话,被皇甫逸轩迅猛压下来的唇吞到了自己的肚子里。

    ------题外话------

    可怜的孩子,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娘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