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五八章 盛宠 (一更)
    隐忍了好几个月,眼巴巴到了今日了,皇甫逸轩哪能轻易的放过她,滚烫的唇压上还嫌不够,两只手也在她身上游走起来,孟倩幽一会儿便招架不住了,情难自已的发出呻吟声。听到皇甫逸轩的耳朵里,便成了邀请。

    不再犹豫,弯腰抱起湿漉漉的孟倩幽,伸手扯过一边的大浴巾包裹着,回了自己的房里,放在大床上,滚烫的身体也压了上去。

    直到被吃干抹净,孟倩幽也没有回过神来,事情怎么会发展到了这一步。

    睁开眼,动了动自己酸软的手指,娇娇弱弱的喊了一声:“逸轩。”

    本意是让他帮自己穿好衣服,不料皇甫逸轩的眼神又幽深起来。

    孟倩幽暗叫一声不好,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想要爬起来,可惜,对于一个饿了很多天的男人来说,那点挣扎的动作只是自动转化成了情趣而已。

    当再次被压在身下,孟倩幽知道自己想要去看孩子的愿望落空了。

    当一番猛烈的**过去,孟倩幽连睁开眼睛的力气也没有了,闭着眼沉沉的就要睡去,熟悉的气息靠近。吓得她立刻睁开眼:“逸轩,我”

    一颗药丸被送入了嘴里,孟倩幽还来不及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然无意识的咽了下去。

    体贴的给她盖好薄被,伸手将她搂在怀里,皇甫逸轩在她的额头上轻柔的亲了一下,声音柔的能溢出水来:“睡吧。”

    未曾问他喂她吃的是什么药丸,孟倩幽便沉沉的睡着了。

    整整一天,孟倩幽没有出门,孟氏和齐王妃不放心,亲自过来,被周安挡在外面:“世子妃正在休息,主子说不任何人不能打扰。”

    两人一愣,倒也没往别的地方想,幽儿生孩子的时候,受了那么大的罪,身体比别人要弱一些,多养几天也是可以的,相伴着转身又回了齐王妃的院子里。

    到了第二日,又是一天没出门。

    便没有人过来询问了。

    孟倩幽却急了,死命的扯着自己身上的被子,不让皇甫逸轩得逞:“好几天没有见到孩子了,我想她们。”

    皇甫逸轩幽怨的看着她,恨恨道:“你说过,以后只陪我一人,不要她们的。”

    孟倩幽愣住,她醒来以后是说过这样的话,可那不是想到这,身上一凉,皇甫逸轩趁着她分神之际,再一次得逞。

    整整三天,没有出门,孟氏却是急了,按风俗,出了月子之后女儿和孩子要回娘家住月子的,可是孟倩幽迟迟不出门,她也没法给她说呀。

    其实要是搁在前几天那情况,孟氏也不着急催着孟倩幽带着孩子回家,王府里人多,照顾的也好,她也待熟了,愿意过来。可不知为什么,齐王爷跟抽了疯似的,天天的呆在婴儿房里不走,就连孩子睡着了他也守在一边。齐王妃还好,可以过去。

    她就不能了,眼睁睁的看着孩子抱不着,心急的不行。终于在忍了三天以后,忍不下去了,趁着齐王妃跟齐王爷抢孩子的时候,快步来到皇甫逸轩的院子里,问周安:“幽儿好些了没?”

    周安不知该如何回答,正在为难之时,孟倩幽的声音从屋子里传来,“娘,我没事了,您进来吧。”

    连着三天,皇甫逸轩得到餍足了,这才好心的放过她,允许她喊了孟氏进屋。

    看孟倩幽还是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孟氏心惊,问:“幽儿,还有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找太医过来看看。”

    被折腾了好几天,哪都不舒服。孟倩幽心里腹诽,却不敢说出来。笑着道:“我身体没事了,是逸轩担心,才让我多休息几天的。”

    没事就好,孟氏放下心来,迫不及待问:“咱们何时回家坐月子?”

    孟倩幽一愣,继而想起了这个风俗,笑道:“娘说什么时候走,咱们就什么时候走。”

    孟氏大喜,“好,今天晚了,明日中午太阳暖和之时,我让你二哥赶着马车过来接你们娘仨,你准备好要用的东西,回家住一段时日。”

    孟倩幽应下来。

    皇甫逸轩也没有反对。

    明天就可以独自霸占两个孩子了,孟氏高兴的都合不拢嘴了,乐呵呵的走了。

    晚上终于睡了一个安稳觉,孟倩幽一夜好眠到天亮。吃过早饭,收拾好了要带的东西,和皇甫逸轩一起来到齐王妃的院子里,见到了自己的两个女儿。

    看她身体无恙,齐王妃也放心了不少,笑道:“你终归伤了身子,要好好的养一些时日,孩子你别操心了。母妃保证照顾的好好的。”

    两个孩子熟睡着,孟倩幽不想把她们弄醒,站在床边静静的看了一会儿,笑着道:“母妃,这一个月您照顾孩子也累了,今日我二哥过来接我回娘家小住一段时间,您也正好歇歇。”

    “母妃不累,母妃不累,这两个孩子”齐王妃说到这,才意识到孟倩幽说了什么,瞪大了眼睛,声音漠然拔高了:“你要带着孩子回娘家?”

    默不作声的坐在另一边齐王爷也皱着眉头,看了过来,不悦的训斥:“小声一些,也不怕吓到孩子。”

    齐王妃也感觉自己的嗓门有些高了,可又抑制不住,便拉了孟倩幽去了外面,责问:“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要回娘家?”

    孟倩幽失笑:“母妃,这是风俗呀,每家的女儿都是这样的呀。”

    齐王妃恍然,自己当年生完孩子以后,即使皇甫逸轩下落不明,也是被接回了将军府小住了一段时日,笑了,道:“瞧母妃这记性,对对对,是得回娘家住些日子。这样吧,让逸轩陪你回去,孩子留下母妃照顾就好。”

    孟倩幽愣住,不带孩子回娘家住月子,这做法闻所未闻呀。

    齐王妃却没有当回事,反正孟倩幽也不能亲自喂孩子,孩子跟不跟着她无所谓。说完这番话,抬脚就要往婴儿房里走。孟倩幽拦住她:“母妃,这不合适吧,不带孩子,我怎么回娘家呀,我家里人还盼着呢。”

    感觉这话有些不对劲,齐王妃停住脚步,回头,盯着孟倩幽。

    孟倩幽被她盯着心里发毛,颤着声音问:“母妃,我说错了什么吗?”

    齐王妃点头:“你说错了,不带孩子你也能回娘家的,而且你可以想住多少日子,就住多少日子。”

    孟倩幽再次愣住,听着口气,王妃这是真的打算不让她带孩子了。

    看孟倩幽再次愣住,皇甫逸轩好笑的摇了摇头,走到外面帮腔:“母妃,幽儿要是不带着孩子回娘家,外面的人还以为她生了两个女儿后不讨您和父王的喜,被赶出去了呢。”

    “谁要是敢这样说,母妃派人撕烂她的嘴巴。”跟孟氏待的时间长了,齐王妃也学了一些乡下人的土话,此刻毫不犹豫的说了出来。

    齐王爷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皇甫逸轩也是微微一愣,随即笑道:“母妃,人言可畏,流言一旦起,是遏制不住的。难道您要把京城所有人的嘴都撕烂吗?”

    齐王妃张了张嘴,说不上话来。

    皇甫逸轩放柔了声音:“母妃,这是习俗,我们也得遵守,避免了人们说闲话,给王府惹来麻烦。您放心,我们回了南城住不了多少时日的,很快就回来。”

    想到有多少人盯着王府,时刻想找到府里人的错处,齐王妃叹了一口气,没有了话说。

    齐王爷扫了她一眼,在心里不满的哼了一声。给他较劲的时候,口舌厉害的很,怎么给自己的儿子就变拙了呢,这么明显一听就知道这小子在哄骗她呢。

    心里不满,脸色也不好看了,但是他又不能出声阻拦,气得站起身,哼了一声,一甩衣袖,气呼呼的走了。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

    皇甫逸轩心里明白,暗自偷笑。

    孟齐赶着马车,和孟氏准时来到王府门口。

    两名奶娘抱着孩子在前,齐王妃恋恋不舍的在后,孟倩幽和皇甫逸轩跟在最后,来到了大门口。

    齐王爷沉着脸,不悦的站在远处,周身都散发出闲人勿近的气息,吓得府里的下人全部避开他,绕道走。

    孟氏则是高兴坏了,连孟倩幽也没有理会,直接打开车帘,让两名奶娘抱着孩子赶快上了马车,随后对孟倩幽和皇甫逸轩道:“这马车狭窄,盛不下你们了,你们自己坐王府的马车过去吧。”

    看看自家能盛下十人的马车,孟倩幽此刻感觉她已经被抛弃了。要不是自己是孩子的娘,估计孟氏连这句话也懒得给她说,直接让孟齐赶着马车走人了。

    恭敬的给齐王妃行过礼后,孟齐赶着马车往回走。

    齐王妃站在门口,感觉心被挖走了一块似的,疼的厉害,恨不得追上去把孩子抢回来。

    马车里,孩子睡得香甜。孟氏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欢喜的不行。

    孟齐的马车赶的很慢,慢到比行人走路还慢,因为从小疼宠他们的娘来时威胁他了:“你要是敢把马车赶快了,颠簸到了两个孩子,回来我把你赶出去。”

    所以为了不让自己被赶出去,落个无家可归的下场,孟齐赶的那叫一个仔细,那叫一个慢,慢的跟在后面马车里的孟倩幽急了眼,掀开车帘直接对他喊:“二哥,你磨蹭什么呢,照你这个速度,我们天黑也回不了家。”

    王府离南城赶着马车也就大半个时辰,可是以孟齐这速度,天黑了也不见得能回去。

    孟齐比她还着急,不但着急,还很累,马车赶快了好说,这赶慢了,人累,马也累。

    要是以往,孟氏听了孟倩幽的话,绝对会让孟齐赶快一些。今日却犹如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连理会也不理会,继续笑看着两个孩子。

    自己的娘不说话,孟齐不敢加快速度,马车依旧这么慢悠悠的走着。

    路上的行人都奇怪的看着这两辆马车,甚至有的人开始指指点点了。

    孟倩幽受不住了,吩咐周安:“你去把二少爷替换下来。”

    周安应声,把手里的缰绳交给了皇甫毅,飞身到了孟齐身边:“二少爷,我来吧。”

    急忙把缰绳递给了他,孟齐甩了甩酸疼的胳膊,松了口气。不是自己赶的马车,快了,自己的娘也不会把自己赶出去了吧。

    周安接过缰绳,抖动了一下,马儿迈开了蹄子,不快不慢的往前走去。

    孟氏感觉到了马车速度的变化,脸色沉了下来,打开车帘,正要劈头盖脸的呵斥孟齐一顿,发现赶马车的人换成了周安,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狠狠的瞪了孟齐一眼后,坐回了马车里。

    孟齐想哭的心都有了,这是他的亲娘呀,刚才那要杀了他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马车到了南城,王嫣领着胜儿在门口等着里。看到马车过来,笑着迎了过来。不过迎的是孟氏和两个孩子,没有理会孟倩幽。

    “娘,孩子呢,让我抱抱。”

    “还没醒,让奶娘抱着吧,我们赶紧回家,日头大,别晒到了孩子。”

    王嫣应声,领着胜儿和孟氏一起跟在奶娘后面回了家里。

    望了望头顶和煦的太阳,看了看快步往家里走的几人,孟倩幽转头,酸溜溜的对皇甫逸轩说:“这下我可真的成了捡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