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六零章 文泗挨揍(一更)
    孟氏脸上的笑意退去,张着嘴愣愣的站在原地。

    没有想到齐王妃竟然是来接人的。

    齐王妃了解孟的心情,说完以后,没敢看她的脸色,低下头装着哄怀里的孩子。

    孟倩幽刚要说话,孟氏回过神来:“王、王妃,她们才回来住了三天,按理说至少要住够一个月的。”

    齐王妃自知理亏,脸上有些不好意思,干笑了两声:“亲家,我们王府里可没有那样的规矩,我今日还是接她们回去吧。”

    孟氏张了张嘴,似乎是有话要说,看到齐王妃那张笑脸时,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到底是自己的娘,孟倩幽刚要张嘴帮着孟氏说话。

    这时孟氏黯然应声:“好吧,你等一下,我给她们娘几个收拾一下。”

    声音里的落寞让齐王妃有些不忍,歉意道:“亲家,您也收拾收拾,随我去王府里,两个孩子,我一个人也照顾不过来呀。”

    孟氏连连点头:“好好好,我马上去收拾,您等一下。”说完,转身去了自己的屋子里。

    孟倩幽随后跟了进去,搂住孟氏的肩膀,悄声说:“娘,您若是不愿意,我可以在家里多留几天。”

    孟氏拍了拍她的手:“你的身体情况娘也清楚。我一直担心你生了两个女儿,王爷和王妃不喜与你,没想到他们这么喜欢孩子,娘的心放下了,反正娘也每日去王府,能见到你和孩子就行了。”

    孟倩幽默然,默默放开了搂住孟氏的手,站立在一边,看着孟氏把给孩子做的东西全部收拾好。

    孟氏笑着凑到她的面前小声道:“娘的针线活可比王妃强多了,要不是这两个小家伙出来的早了,娘早就把这些东西拿过去了。”

    孟倩幽接过,拿在自己手里,和孟氏一起回了婴儿房。

    奶娘给孩子包裹好了,一人抱着一个出了屋,齐王妃笑眯眯的跟在后面,走到孟氏面前,伸手,自然的挽住孟氏的胳膊:“亲家,走吧。”

    孟氏高兴的应声,两人跟在了奶娘的后面。

    孟倩幽拿着东西走在最后。

    远远的看着奶娘抱着孩子过来,齐王爷似乎有些激动,手不自觉的动了动,脚步也挪动了一下。

    皇甫逸轩看在眼里,没有说话。

    王府总共来了三辆马车,原本想是齐王爷和齐王妃一辆,奶娘抱着孩子和孟氏一辆,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一辆。看到孩子了,齐王妃便把齐王爷给忘了,和孟氏一起随着奶娘上了一辆马车。

    齐王爷也没有计较,转身上了身后的马车,吩咐车夫赶快回府。

    马车平稳的回了府门前停下,几人先后下了马车,齐王爷先快速的走进府内去。齐王妃和孟氏在后,两名奶娘走在几人的后面。

    至于皇甫逸轩和孟倩幽,根本无人理会。两人摇头,跟在众人身后。

    齐王爷带头,直接去了齐王妃的院子里。

    留下皇甫逸轩和孟倩幽站在走廊口,大眼瞪小眼,好半晌,孟倩幽“噗嗤”一笑,拍了拍皇甫逸轩的肩膀,以无比同情的口吻说:“相公,恭喜你,你也光荣的被父王和母妃抛弃了。”

    皇甫逸轩不但没有失望,反而笑着凑近她面前,以低的不能在低的声音说:“无妨,我只要有娘子陪着就好。”

    “色胚!”

    孟倩幽在心里暗骂,许是开了荤又禁欲了这许多月,憋坏了。也许是正是精力旺盛的年纪,皇甫逸轩每时每刻想的就是把自己压倒在床上,恨不得每日不出门。

    孟倩幽的娇嗔在皇甫逸轩的眼里自动转化成了诱惑自己的表情,二话不说,拉着她急急的往自己的院子里走。孟倩幽反应过来时,想要挣脱已经来不及了。被皇甫逸轩压在床上又是一番折腾,临睡之时,又被喂了一颗药丸,脑子里迷迷糊糊的闪现了什么。

    对于两人的折腾,齐王爷、齐王妃和孟氏可没空管他们。两个孩子放好,齐王爷便迫不及待的坐在了小床边,伸出手,摸着小家伙柔嫩的小手,眼睛里的笑意连小人儿都感受到了,竟然咿咿呀呀的发出了几个音符。

    齐王爷仿佛被电了一样,激动的浑身颤抖了几下。

    齐王妃也是惊奇,瞪大了眼睛凑到了小家伙面前。笑着道:“来,再说一个,让奶奶听听。”

    小人儿似乎听懂了她的话,又是一阵咿咿呀呀的声音,齐王妃激动的握住齐王爷的肩膀,“王爷,你看到了没,她们能听懂我的话。”

    两个奶娘目瞪口呆,这齐王妃不是前任大将军之女吗?按理说不应该这么白痴了,刚一个多月大的孩子,哪能听的懂大人的话?无非正好是高兴了,无意识的咿咿呀呀而已,至于高兴成这样吗?难道她没生过孩子,不知道这是在正常不过的事吗?此时的她们没想过,当年齐王妃生完孩子以后,来不及看一眼,孩子就弄丢了,她哪里体会过孩子从小长到大的情形。

    更让两名奶娘惊的差点连眼珠子都掉出来的是,齐王爷竟然附和的应了一声。还异常兴奋的学着齐王妃的样子凑到两个小家伙面前,“来,再说一个,让祖父听听。”

    回答她的是小人儿吐出了一嘴的泡泡。

    齐王爷和齐王妃越发的惊奇。

    孟氏看的有些心酸,无论以前无论多穷,自己的几个孩子好歹是在身边长大的,他们从小到大的模样,她记得一清二楚,不像齐王爷和齐王妃,硬生生错过了皇甫逸轩的前十一年。想到此,和两人争孩子的心情淡了一些,默默的回了齐王妃的屋子,坐在窗前的软榻上,拿起她做了一半小衣服一针一线,仔仔细细的缝了起来。

    接下来的日子,孟倩幽和皇甫逸轩是最清闲的人了,除了每日去齐王妃的院子里看看自己的两个女儿,让她们别忘了自己,剩下的日子就是开始管理府里的事务。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管的,下人们都规规矩矩的做好分内的事,林晗嫣也没有在出现在自己面前作幺蛾子,皇甫煜把府外的生意也打理的井井有条,一切都按部就班的进行着。

    这日,闲了几个月的皇甫逸轩被皇甫巽派人叫去了东宫,去商议事情。孟倩幽闲着无事,看过孩子以后,回了自己的屋子里。坐在软榻上,沐浴在暖暖的阳光下,享受的闭上了眼睛,让脑袋放空。

    攸然一个念头进入脑海,孟倩幽猛然睁开了眼睛,咬牙切齿道:“你给我等着!”

    话落,人已站了起来,大步往外走。

    周安随着皇甫逸轩去了东宫,只留下皇甫毅一人在院子里伺候,看到孟倩幽出来,刚要问。

    孟倩幽杀气腾腾的开了口:“准备马车,随我出去一趟。”

    皇甫毅要问的话咽了回去,麻溜的跑去了后院,套好了马车等在来到府门口。

    孟倩幽已经等着了,黑着脸上了马车,吩咐:“去德仁堂。”

    皇甫毅不敢怠慢,扬起马鞭,催着马儿快速的来到德仁堂门口。

    不等马车停稳,孟倩幽从马车上跳下来,大步走进了的德仁堂内,连老大夫和伙计的招呼也没有理会,直接上了二楼,一脚踹开了二楼的门。

    文泗正在看账本,被巨大的开门声吓了一跳。抬头,刚要开口大骂,看清是孟倩幽时,站了起来。不解的问:“出什么大事了,你怎么这么大的火气?”

    孟倩幽阴沉着脸走到他面前,二话不说拿起桌上的账册对着他劈头盖脸的打了下去。

    文泗不防,挨了两下后急忙后退,嘴里骂道:“你个死丫头,发什么疯,上来就打人。”

    孟倩幽不说话,步步紧逼的跟在后面一直打他。

    文泗不敢还手,只得连连后退,实在没有退路了,便绕着桌子跑起来,还不忘威胁,“我给你说,你别欺人太甚,我也是有脾气的额,惹急了我,揍你一顿。”

    孟倩幽犹如没听见,手里的账册对这他飞来过去,文泗闪身躲过。

    又一本,又躲过。

    楼下的众人听见楼上噼里啪啦的声音和文泗时不时威胁的声音,摇头,不知东家又做了什么事,惹怒了世子妃,又被教训了。

    别说他们,就是文泗自己也不知道哪里得罪孟倩幽了。想要问,根本得不到机会,直到桌子上厚厚的一摞账册扔完了,文泗才松了一口气,停下身形:“我说你”

    一块砚台照着他飞来,里面的墨汁也随着一道弧度飘了出来。

    文泗吓了一跳,赶忙躲闪,身形倒是不慢,躲过了砚台。可是被墨汁从头到脚洒了一声。

    “孟倩幽!”一声怒吼,吼的楼下的大夫和伙计心肝颤了颤,吼的半条街上的人都不自觉的停住了脚步,吼的皇甫毅差点把手里的缰绳扔了。

    孟倩幽却无动于衷。只要是桌面上有的东西全部砸了过去。要不是这个缺根筋的东西给了皇甫逸轩避子的药丸,他能时时刻刻折腾自己吗?不狠狠的揍他一顿,难消自己的心头气。

    文泗左躲右闪,好不狼狈。直到桌面上的东西干干净净了,才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连怒吼的力气也没有了,变成了祈求:“小丫头,有话好说,咱别动手了行不行?”余下的话没有说出来,他好歹也是御赐德仁堂的东家,是多少人争相巴结的人,能不能稍微给他留一点面子。

    话落的同时,也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孟倩幽把账桌后的大椅子搬了起来,边后退,边急切的摆手:“别别别,小丫”

    椅子砸了过来,咣当落在了离文泗只有一尺远的地方,摔得四分五裂,木屑横飞。

    文泗骇得退到了门外,差点没骨气的一溜烟跑到楼下去,只是想到会被众人笑话,才咬牙坚持没让自己做这样丢脸的事。

    发泄了一通,孟倩幽心里舒服了些。慢悠悠的走过来,坐在一侧的椅子上,吩咐:“我渴了。”

    发完疯就说自己渴了,还让自己命人送上茶来,文泗真想有骨气的顶回去:“没工夫伺候!”可惜呀,他不敢,孟倩幽的手段他是知道的,只得小声的问:“喝白水还是茶水?”

    “茶水。”

    文泗想要吩咐下去。可看到自己满身的墨汁时,叹了口气,“你等一会儿,我先去换件衣服,一会儿给你端茶上来。”

    “快点,我要渴死了。”孟倩幽毫不客气的命令。

    文泗现在无比的后悔自己认识了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孟倩幽。直到现在都不清楚哪里惹到了她,闷闷的应了一声,朝着楼下走去。

    楼下大堂里的大夫,伙计,还有看病的人全都瞪了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上面,看文泗满身墨汁的下来,同时脑补了一场画面。

    不敢对孟倩幽发脾气,对这些人文泗可是不客气的,一个冷冷的眼光扫过去,众人吓得全部低下了头。

    哼了一声,吩咐:“沏壶好茶过来,”便去了后面临时休息的屋子里换衣服。

    等全部收拾妥当了,伙计也沏好了茶水,端着在他的屋外等候文泗出来。接过茶水,端到了楼上,放到了孟倩幽面前。

    孟倩幽接过,打开茶盖,轻轻的吹了几下茶叶后,小口的喝了起来。

    一杯水喝完,文泗急忙接着给倒满,观察她的脸色:不像刚才那么难看了。

    试探的开口:“我做错了什么,让你发这么大的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