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六二章 (一更)
    屋内似乎有异样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头发有些蓬乱,衣衫有些褶皱,脸色苍白的林晗嫣出现在门边,看到林夫人,眼泪涌了出去,提起裙摆,快步跑了出来,“母亲!”

    看她的这幅样子,管家的眼神闪了闪。

    冲到林夫人面前,林晗嫣抱着她,不管不顾的嚎啕大哭起来。

    林夫人顾不上劝解林晗嫣,对着管家勉强撤出一个笑容,歉意说道:“管家莫怪,嫣儿”

    不等说完,管家赶紧说道:“林小姐好久没见林夫人了,有些激动是应该的,老奴就不打扰你们,要是有什么吩咐让红儿去前院知会我。”

    林夫人要说的话咽了回去,点头。

    管家转身,快步离去。

    林夫人这才轻拍林晗嫣的后背:“好了,有什么话咱们进屋去说吧。”

    管家走出院子,想到林夫人和林晗嫣的神态,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停下脚步思量了一下,转了个方向,来到齐王妃的院子里,招手示意玲珑过来,让她悄悄的去禀报孟倩幽,说自己有事要禀。

    今日是两位小郡主的百日宴,管家忙的很,这个时候来禀报,定然是有重要的事情。玲珑不敢怠慢,转身找到孟倩幽,在她耳边悄悄的禀报。

    孟倩幽从屋内走出来,不等询问,管家上前,把林夫人来探望林晗嫣以及两人神情有异的事仔仔细细的说了出来。

    孟倩幽听后皱眉,林从文被幽禁的事,除了林仲夫妇和皇甫逸轩和自己知道以外,就连皇上也不知道。因为林仲上的折子是林从文病了,需要静养。皇上也派太医院的太医去查看过了,查看的结果和林仲说的一样,身体虚弱,不宜在劳累。所以,就连皇上和齐王爷也信以为真了。按理说林夫人应该在府里陪着才是,今日这般慌慌张张的跑来王府见林晗嫣做什么。

    思及此,问:“二少爷如何说?”

    “二少爷没在意,还很高兴。林小姐有家里人来看望了。”

    孟倩幽的眉头皱的更深,思量一下,吩咐周安:“去林府,告诉林公子,今日小郡主百日宴,让他们夫妇过来道贺。”

    周安应声,飞身而去。

    “你去忙你的吧,不必理会。今天是个大日子,她们出不了幺蛾子。”

    管家应下,退去。

    孟倩幽转身进了屋子里。

    王府里的小郡主百日宴,要是林从文还是尚书的时候,自然是应该过去道贺的。可是林从文被幽禁,林仲的职位又不高,是没有那个资格巴结上去的。再加上林晗嫣在王府里的尴尬地位,林仲思量了几天以后,觉得还是不去的好,所以夫妇俩人此刻坐在家里的花厅里,商议着府里的琐事。

    府里的管家把周安领进来的时候,林仲惊的站起来,问:“可是嫣儿出了什么事?”

    周安抱拳:“林公子,林老夫人去了王府,世子妃命你们夫妇二人即刻前去王府参加小郡主的百日宴。”

    自己的母亲去了王府?林仲惊的脑门上的汗都出来了。

    父亲被自己幽禁以后,他也限制了母亲的自由,怕的就是母亲出去告诉嫣儿家里的事,让嫣儿生出不该有的心思,可他千防万防,还是没防住自己的母亲偷偷溜出去了。

    抱拳回礼,声音急切:“请转告世子妃,我和内子这就过去。”

    周安点头,转身大步离去。

    “快,去库房里挑两件礼物,我们马上去王府。”林仲转身对着夫人吩咐。

    林少夫人不敢怠慢,脚步匆匆的去了库房,也不思索什么东西合不合适了,径直拿了两件上好的翡翠珍品,又匆匆的走了出来。

    林仲已命人备好了马车,夫妇俩人坐上马车,命车夫赶快去齐王府。

    皇甫煜的屋内。

    管家走后,林夫人的话说完,林晗嫣不但没有放开手,反而哭的更加的厉害了。

    到底是自己从小疼宠大来的女儿,她过的不如意,自己心里也不好受,林夫人也陪着掉下了眼泪。可她今是偷跑出府的,等仲儿发现了,肯定会派人来找的,自己能耽搁的时间不多了。

    耐下性子,轻哄林晗嫣,等她慢慢止住了哭声,随着她来到了屋内,等看清屋内的杂乱不堪时,大惊:“嫣儿,你这是”

    林晗嫣的眼泪又流了出来,抽抽噎噎的说不出话来。

    林夫人看向红儿。

    红儿不敢隐瞒,一五一十的把事情告诉了她。

    林夫人皱眉,抓紧林晗嫣的手,告诫她:“嫣儿,你走到如今这个地步,想要回头是不可能了,为今之计,是要哄好二少爷,让他早日娶你进门,坐实了你正妻的身份,你才可能为所欲为。所以在这之前,所有的不快、不满意,全都要藏在心里,别让人看出来。”

    说完,厉声命令红儿:“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收拾干净?”

    红儿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应声蹲下身子开始收拾。

    领着林晗嫣的手,小心翼翼的迈过地上的碎片,两人来到窗前的软塌上,坐好。

    林夫人打量了下屋内的摆设,没有半丝精致,没有一点儿奢华,除了多了张女人化妆用的桌子外,连半点女儿喜欢的东西也没有。心里不满,语气也有些不好了,怒问:“嫣儿,这屋子里的摆设是怎么回事?好歹你也在王府里住这么久了,他们连点东西也不给你置办吗?”

    林晗嫣摇头,哽咽出声:“是煜哥哥说,先这样,等我们大婚以后在重新装置。”

    “我看你是被冲昏了脑了。”林夫人恨铁不成钢的骂道:“张口闭口煜哥哥,煜哥哥的,要不是他,你能落到今日这个地步?”即使到了此时,她还是没有想明白林晗嫣之所以落得如此地步,完全是她和林从文的算计所致。

    林夫人皱眉:“好了,别哭哭啼啼的了,母亲今天来是有事情要告诉你。”

    林晗嫣讶异抬头,急忙掏出丝帕擦干了眼泪,“母亲请说。”

    林夫人急切的声音响起:“自从你来了王府以后,府里发生了好多事,尤其是你哥哥,在世子压迫下将你父亲”

    话刚说到这,外面响起管家的声音:“林小姐,林公子和林少夫人也来看你了。”

    林夫人变了脸色,猛然站起来,朝着窗外看去,惊慌道:“他们怎么也来了?”

    管家禀报完,林仲不等屋内有回音,便大步的走进屋子里,林少夫人跟在后面。

    管家思量了一下,转身走出了院子。

    “仲儿,你们怎么来了?”林夫人的语气里是满满的惊慌。

    林晗嫣觉得奇怪,自己的母亲何时惧怕大哥了。

    林仲面露笑意,神色如常:“嫣儿即将嫁给二公子,我们和王府是姻亲关系,两位小郡主的百日宴我们要是不来,岂不让人笑话我们林家不懂礼数?”

    林少夫人也附和点头,“是啊,母亲,您来也不和我们打声招呼,我们好和您一起过来。”

    林夫人的脸色变了几变,抿唇没有说话。

    林少夫人转向林晗嫣,浅笑着给林晗嫣打招呼:“妹妹,好久不见了。”

    林晗嫣勉强露出笑意,喊了声:“嫂嫂。”

    不动声色的环视了杂乱的屋内一眼,林少夫人看向林仲。

    夫妻俩谁也没有说话。

    屋内陷入了寂静。

    前院。

    正午时刻到了,前来道贺的人也全部落座,男宾在一处,女宾在一处。皇甫煜正要宣布开席,外面传来东宫太监尖细的高喝声:“太子殿下驾到!”

    众人慌忙起身,跪下迎接。

    皇甫巽步伐沉稳,面带笑容,不紧不慢的走了进来,对众人挥手:“我今日也是过来道贺的,众位不必多礼了,都起来吧。”

    众人道谢,起身。

    皇甫巽扫视了众人一圈后,转了身形,去了齐王妃的院子里。

    众人重新落座,宴席开始,府里的仆人小厮有条不紊的开始上菜。

    众人都去吃百日宴了,孟倩幽也被齐王妃支着去自己的院子里单独摆了一桌。

    她和冯静雯,冯静姝,孙慧几人带着孩子边吃,边说,边笑。

    皇甫巽来到的时候,这边只剩下了齐王妃和孟氏两人守着孩子。

    规规矩矩的给齐王妃行过礼,皇甫巽上前来看孩子。

    看到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儿后,也欢喜不已,伸出手想要逗弄一番,被后面跟进来的皇甫逸轩喝止住:“拿开你的爪子,别碰我女儿。”

    皇甫巽愣了一下,回头,撇嘴,不在意道:“不碰就不碰,好像谁没有似的?”

    “你有吗?”皇甫逸轩气死人不偿命的问。

    “你”皇甫巽气结。

    他和太子妃已经大婚多年,还娶了两个侧妃。却只生下一个嫡子。别说女儿了,就连儿子也没有多余的一个。

    皇甫逸轩却一下子有了俩,这哪能不让他郁闷。

    气哼哼的斜看了他一眼,回头,不顾皇甫逸轩的反对,伸出手在其中一个小家伙脸上轻轻的戳弄了一下,感受到她那软软的,嫩嫩的皮肤后,惊奇的不行,欢喜的不行。

    许是他用的力气大了,也许是小家伙饿了,竟然哇哇的大哭了起来。一个哭,另一个起哄似的也跟着哭起来。

    皇甫巽傻了眼,还没有反应过来,身后一只大手伸过来,直接薅住他的衣领,将他扔了出去。

    皇甫巽身体在空中一翻,稳稳落在地上,刚要不满的发火,看清了是齐王爷那张沉的比锅底还黑的脸。

    害怕的咽了下口水:“皇,皇叔。”

    “滚出去!”齐王爷暴喝。

    皇甫巽再次傻了眼,不明白到底自己是哪里惹到齐王爷了。

    见他不动,齐王爷的脸色更沉,对着空中吩咐:“送太子出去,还有,以后来一次打一次,不许他进王府。”

    “皇叔!”皇甫巽哀嚎:“我做错了什么?”明明他刚进门,什么话也没说,什么事情也没做呀。

    回答他的是齐王爷暗卫的攻击。

    皇甫巽的暗卫自然不会让他们把皇甫巽打出去。现身,迎了上去。

    可今日皇甫巽是来道贺的,没想过会打架,只带了两名暗卫过来,哪里是齐王爷这许多名暗卫的对手。不但两名暗卫被打的一直后退,就连对付皇甫巽,他们也没有手下留情,一路紧逼,很快把他们打出了齐王妃的院子。

    齐王妃对着一切视而不见,忙着哄两个孩子。

    皇甫逸轩则是幸灾乐祸看着皇甫巽狼狈的样子,暗道,活该。自己前几天偷抱孩子的时候,不知怎地给惹哭了,齐王爷满院子追赶着打他,要不是他有一身好武功,非得被揍个鼻青脸肿不可。今日他敢当着父王的面,把孩子弄哭,不被打出府去才怪呢。

    暗卫们从小接受的训练就是服从主子的命令,所以,直到皇甫巽三人被打出府里,才住手。站在门口,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那意思是,只要他们敢再进王府,他们依然不会手下留情。

    皇甫巽衣服凌乱,气喘吁吁,他就不明白了,皇叔这是发了什么疯,要人把他打出来,还扬言不让他再来王府。

    想破了头也想不明白,皇甫巽也不敢再闯进府内,垂头丧气的挥手:“回宫。”

    东宫的侍卫们,丫鬟们讶异,太子殿下好好的进去道贺,怎么就被打出来了呢?

    皇甫巽满心不解的走了。

    齐王爷还气的不轻,咬牙切齿道:“竟然敢把我的孙女弄哭,看我怎么整治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