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六三章 悲催的皇甫巽(二更)
    我们尊贵无比的太子殿下,怀揣着一身好意,满心欢喜的来给孩子贺百日,却还没来得及把礼物送出去,便被齐王爷的暗卫打了出来。

    垂头丧气的回了东宫,满以为这事就这么算了,可惜呀,他低估了齐王爷爱孙女的心了。

    百日宴热热闹闹的结束了,该送的礼也送到了,该巴结的人也巴结上了,前来道贺的官员们吃饱喝足后,喜滋滋的领着自家的夫人回去了。当然这当中也包括林仲夫妇和还有话要对林晗嫣说的林夫人。

    文泗夫妇和包一凡夫妇,以及褚文杰夫妇也走了,王府里安静下来,府里的下人忙忙碌碌的开始打扫。

    连着忙了好几天,皇甫煜也累坏了,送走了最后一名客人,吩咐了管家一声:“将府里打扫干净,我回去休息。”

    管家应声。

    皇甫煜转身回了自己的院子里。

    所有的下人都在前院忙着打扫,还没有回来,院子里静悄悄的,门口连个守着的人也没有。

    皇甫煜亲自撩开门帘,走了进去,见红儿正在屋子里打扫,吩咐一句:“出去吧。”

    红儿看了看林晗嫣,没动。

    皇甫煜皱眉,声音里有了不耐烦:“滚出去!”

    皇甫煜还没有这样对他说过话,红儿吓得浑身一颤,慌张的走了出去。

    皇甫煜的眉头皱的更深,王府里的丫鬟还没有这样不懂事的,听了主子的吩咐竟然敢站着不动。要不是看她是嫣儿带来的人,他早就打发她出去做三等丫鬟的活计了。

    林晗嫣似乎也被吓了一跳,声音里有着颤意:“煜哥哥,可是红儿哪里惹到你了吗?你为何发这么大的脾气?”

    揉了揉有些发痛的额头,皇甫巽尽量放柔了声音,勉强对林晗嫣露出一个笑容:“为了操办这个百日宴,这几日太累了,心情差了一些。”

    话落,不再看她一眼,径直走到床铺前,仰躺了下去,扯过一边的薄被盖上,闭上了眼睛休息。

    林晗嫣咬唇,站起身,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的看了她一会儿,伸手开始解自己的衣扣。

    迷迷糊糊中,皇甫逸轩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勉强睁开眼,看清眼前的情形时,吓了一跳,睡意顿时全没了,眼眸睁大,猛然做起身来,把自己身上的薄被盖在包裹在林晗嫣身上,声音里有些气急败坏:“嫣儿,你这是做什么,要是着了凉,又该生病了。”

    林晗嫣羞得面色通红,脖颈发烫,咬唇,鼓足勇气,小声开口:“煜哥哥,我们要个孩子吧。”

    皇甫煜愣住,怔怔的看着她,半晌没说话。

    林晗嫣低着头,等不到下文。抬头,却迎视上惊愕的眼睛,心里“咯噔”一下,眼里立刻蓄满了泪水,颤着声音问:“煜哥哥,你不愿意吗?”

    皇甫煜回过神来,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再摸了摸自己的额,确定林晗嫣没有发烧后,松了口气,将她裹的更紧:“嫣儿,说什么傻话,我们还没有大婚,如果有了孩子,会被人耻笑的。”

    林晗嫣快要把嘴唇咬出血来了,喏喏开口:“我已经被人耻笑了,再加一条,也是这样。”

    “我不是说你,我是说孩子,等孩子出生以后会被人耻笑的。”皇甫逸轩轻柔的解释,自以为说的很清楚,却不知狠狠的伤到了林晗嫣的心。

    眼泪立时滑落了下来,哽咽出声:“在煜哥哥心里,我还不如孩子重要吗?”

    又来了,皇甫煜微皱了下眉头,自从他们在一起后,嫣儿就像是换了一个人,动不动就哭,以前那个坚韧刚强,活泼爱笑的嫣儿也不知跑哪儿去了。

    耐下性子,轻声哄:“别哭了,煜哥哥说错话了,我给你赔不是。并非是你不如孩子重要,实在是我们这个时候你且等等,等过几天我给父王和母妃请求我们大婚以后,那时再要也不迟。”

    林晗嫣的眼睛里有点点莹光闪现:“煜哥哥,说的是真的吗?我们什么时候才可以大婚?”

    “孩子已过了百日,府里没了其他的事情,应该很快了,你在耐心的等一段时日。”

    林晗嫣柔顺的点头:“我知道了,煜哥哥,我等着就是了。”

    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皇甫煜夸赞:“还是我的嫣儿懂事。”

    林晗嫣娇羞的低下头。

    皇甫煜俯身,捡起一边的衣服想要给她穿上:“快穿上衣服,免得着凉了。”

    林晗嫣又变了脸色,泫然欲泣起来。她都已经主动如此了,还勾不起他的兴趣吗?

    看她的样子,知道她又多想了,皇甫煜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无声的把衣服又扔了回去,俯身,力不从心的压倒了林晗嫣。

    两天以后,是个晴朗的好天气,暖暖的阳光照在人身上,让人舒服的很。

    孟氏因为家中有事没有过来,齐王妃被管家叫了去,齐王爷一派闲适,慢条斯理的走进婴儿房。

    两名奶娘急忙站起身见礼。

    齐王爷摆手:“这里没你们什么事了,回屋里去休息吧。”

    以往也是这样,喂饱了孩子后,再也用不到她们。两名奶娘应声,退了下去。

    听着她们的脚步声远去了,齐王爷急忙俯下身子,先抱起其中的一个放在孟倩幽自制的婴儿车里,然后把另一个也抱了进去,给她们盖好,快步的朝外走去。

    院子里的下人看到这种情况已经见怪不怪了,因为天气好的时候,王爷和王妃总是这样推着孩子,在府里溜达,低着头,各自做自己的事。

    他们没想到的是,齐王爷这次直接是推着婴儿车出了府门,双手用力,小心翼翼的把婴儿车放在了早就停在府外的马车上,自己也跟了上去,稳稳的扶好婴儿车,吩咐车夫:“去皇宫。”

    车夫甩起马鞭,轻轻的抽打了马儿一下,马车不紧不慢的朝着皇宫的方向走去。

    马车走的很慢,齐王爷坐在马车里,一脸宠溺的看着两个躺在婴儿车里吐着泡泡,咿咿呀呀的两个小家伙。

    到了皇宫门口,守宫门的太监看清是齐王府的马车,赶紧迎了上来,躬身行礼,“王爷。”

    齐王爷神态尊贵的从马车上下来。

    太监伸出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王爷请”

    进字没说出来,便惊得瞪圆了眼睛,他看到了什么,一向英明神武,气质悠然的齐王爷竟然从马车上使力拿下来一个他们看不懂的小车,而车里装的竟然是两个婴儿。

    太监惊愣住,一动不动。

    齐王爷没有理会任何人,径直推着婴儿车朝着皇宫内走去。

    太监回过神来,赶忙迎了上去,如往常一样巴结的说道:“王爷,奴才来吧。”

    说完,伸出手,眼看就要碰到婴儿车,齐王爷一个冷冷的眼神看过来,吓得他一激灵,动作停住,再次愣在原地,目瞪口呆的看着齐王爷推着婴儿车走进了皇宫。

    御书房内,皇上正在批阅奏折,总管太监神情奇怪,声音异常的进来禀报:“皇、皇上,齐王爷来了。”

    随身伺候这么多年,皇上还从来没有听到总管太监这明显受到惊吓的声音,抬头看向他,皱起眉头:“何事吓成这样?”

    总管太监咽了下口水,“皇上,您还是自己看吧,王爷他”

    “没用的东西,”皇上呵斥了他一句,“跟在朕身边多少年了,遇事还这么慌张。”

    不是慌张,是惊吓呀,皇上。管事太监在心里呐喊,却没敢喊出来,躬身立在桌案边,等着皇上的答复,没敢说话。

    眯了眯眼睛,声音沉沉的命令:“宣他进来。”他到底要看看,齐王爷到底又作了什么幺蛾子,让一向谨小慎微,从不出差错的总管太监惊吓成这样。

    总管太监松口气,转身走了出去,恭声对齐王爷道:“王爷,皇上宣您进去。”

    唯恐吓到了孩子,齐王爷轻轻的“嗯”了一声,推着婴儿车走了进去。

    总管太监踌躇了一下,没敢进去,自己刚才惊吓之下已经惹到皇上生气了。如果再看到皇上受到惊吓的样子,估计他这总管太监的日子也就做到头了,为了自己的富贵着想,还是老老实实的呆在外面吧。

    总管太监出去,皇上放下了手里的奏折,放松了身体,悠哉的坐在软塌上,眼睛盯着御书房门口,看看到底齐王爷在搞些什么名堂。

    御书房的门被打开,先是一个有着几个小轮子的怪异的东西进来。皇上蓦然睁大眼,这才看清,这个怪异的东西里面竟然是两个孩子。

    暗自倒抽了一口气,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一身温和气息,满脸宠溺笑意的齐王爷随后跟了进来。

    皇上呆住,要不是多年的修养让他努力的控制这了自己,他真想抬手揉揉自己的眼睛,看看是不是自己的眼花了,眼前这个满脸笑意的人真的是那个领着几万精兵,不顾生死,一马当先,浑身浴血的冲进皇宫,让五皇子的人看之心惊胆颤的弟弟吗?

    满意的看着皇上如自己所料那般呆若木鸡,齐王爷脸上的笑意更甚。推着婴儿车,直接走到御书案前,行过礼后,对还没有回过神来的皇上道:“皇兄日理万机,连皇弟孙女的百日宴也没空参加,皇弟只好带着她们来见您了”

    看他一脸得意炫耀的样子,皇上真想爆粗口,你这是来看我吗,你这分明是来炫耀的。

    回神,轻轻的哼了一声,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齐王爷,看看他到底还要作什么夭。

    齐王爷也没有指望皇上会回应他。弯腰,抱起一个小家伙,在怀里晃了几下。

    等皇上再次瞪大的眼睛后,齐王爷走到他面前,低下高大的身子,让皇上能看清怀里孩子的样貌,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得意:“皇兄,羡慕吗?”

    皇上身体紧绷,手落在了眼前的奏折上,努力克制住自己才没有拿起奏折砸过去。

    齐王爷仿佛没看见,转身,放下手里的孩子,又抱起了另一个,照样还是低下身子,让皇上看个清楚,眼里的得意更加掩饰不住:“一模一样,我儿子厉害吧?”

    说完,也不看皇上黑沉的脸色,冒火的眼神,把孩子放回了婴儿车里,也没有行礼,直接推着婴儿车走出去了。

    御书房的门关上,皇上手中厚厚额奏折也落在了门上,怒骂声也随之响起:“混账,以后不许在踏进御书房半步。”

    气死人啊,不就是有两个孙女吗,至于这么得意吗?我有儿子,也可以有孙女的。你这是俩个孙女,我儿子可以生仨,哼!

    所以,怒气冲天,失去理智的皇上下了一个继承皇位以来最荒谬的命令,让人宣了太子进宫,沉着面色命令他:“从今日起,不许出东宫,什么时候生了两个女儿再说。不然,你这太子的位置也别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