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六四章 可怜的齐王爷 (一更)
    皇甫巽眼眸睁大,满脸惊诧的望向皇上,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这是他那一向睿智、治国有方的父皇吗?不会是被人掉包了吧?

    皇上正满身郁气,看到他这傻傻的神态,更加的窝火,重重的哼了一声。

    在皇甫巽心肝颤了几颤后,吩咐总管太监:“你跟着去东宫,太子要是不努力,你这总管太监的位置也别要了。”

    他是自己的总管太监,却在齐王爷来的时候,没有及时禀报清楚,让自己吃了这么大的瘪,不惩罚他,难消心头的火气。

    总管太监暗暗叫苦,明白皇上这是迁怒自己了。恭声应了后,躬身,对还没回过神来的皇甫巽做了个请的手势,尖细着嗓音:“太子殿下,请吧。”

    皇甫巽回神,张嘴想要反驳,看到皇上那不虞的脸色后,到嘴的话咽了回去,父皇正在气头上,这个时候去惹他,自己绝对讨不了好果子吃。

    恭敬应声,转身往外走,却在走到门口时,皇上又来了一句:“要一次俩,一模一样的。”

    我们尊贵的太子殿下,脚下一个不稳,被门槛绊了一下,脸朝下直接从门内跌了出去。

    伺候的太监,宫女们一阵惊呼。

    皇上却又不满的哼了一声。

    气了皇上一下,想到皇甫巽该有的惩罚,齐王爷心里高兴了,回去的路上竟然对着两个小家伙哼起了小曲。车夫听到了,吓得差点没从马车上跌下去。

    一路到了王府门口,齐王爷先下了马车,然后将婴儿车平稳的从上面搬了下来,心情高兴走进府里,来到齐王妃的院子里,刚进远门,便感到了一阵杀气腾腾的怒意,抬头,齐王妃站在门口,脸若冰霜的看着他。

    齐王爷心里微颤了一下,正不知如何解释的时候,齐王妃快步走到他面前,夺过他手里的婴儿车,冷着声音吩咐玲珑:“搬出来吧。”

    玲珑应声,领着两个丫鬟走进屋子里,不一会儿便抱着齐王爷的被褥,衣箱,还是平时所用物品走了出来。

    齐王妃也已经走到了门口,头也不回的解释:“王爷,妾身的身体可能要不舒服一段时间,为了不惊扰到您,您还是回自己的院子里去歇息吧。”

    话落,人走进屋子里,屋门也随之关上。

    自己这是被赶出来了,齐王爷站在院子里阵阵发愣。好久,才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不舍的朝婴儿房望了几眼,灰溜溜的转身走了,玲珑领着两名丫鬟抱着东西战战兢兢的跟在后面。

    接下来的好几天,齐王妃寸步不离的守在两个孩子身边。管家再来请示什么事,一律推脱掉,让他直接去找世子妃,齐王爷想尽了办法,也未能见到孩子一面,又恢复了坐在书房里长吁短叹的日子。

    孟氏倒是高兴了,没有了齐王爷挣抢,她和齐王妃一人一个,每日抱着两个小人儿欢喜的很。

    这样美妙的日子又过了几天。

    这天,孟氏趁着两个孩子睡着的时候,找到孟倩幽:“幽儿,你平安无事了,孩子也很好,娘娘该回去了。”

    没想到孟氏有了回家的念头,孟倩幽愣住。嘴唇动了动,欲要挽留。

    孟氏摆手,“娘知道你舍不得娘走,可是你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的年纪大了,娘要回去侍奉他们。还有你爹,一人在家里,娘也是挂念的很。”

    “可是,娘,你舍得两个小家伙吗?”知道孟氏已下了决定,孟倩幽不好劝阻,不动声色的直击孟氏的心里,希望他看在两个孩子的份上留下来。

    “当然舍不得。”孟氏满脸的留恋,“但她们是王府的血脉,就应该在王府里长大,即使再舍不得也得放下。不过,你放心,等农忙结束,有闲暇功夫的时候,我和你爹会来京城里小住,到时我们又会看到孩子了。”

    孟倩幽没有了话说。

    齐王妃知道孟氏要回去了,也是极力挽留,孟氏婉拒。

    齐王妃没有了话说,亲自给孟氏准备了不少的好东西后,送走了她。

    孟氏走了,齐王爷又蠢蠢欲动起来,也不再遮掩了,大大方方的倒背着手来到齐王妃的院子里,大有一副你不让我看孩子,我就明抢的劲头。

    齐王妃之所以生气,是因为他不打招呼私自把孩子带出了府里。这许多天没让他看孩子,看他急的上蹿下跳,想尽了各种办法,也深知他是真的喜欢孩子,便默许他进了婴儿房。

    齐王爷乐坏了,又恢复了乐呵呵的样子。

    府里的下人包括管家也松了一口气,整天绷着的神经也松了下来,王府里又恢复了平静祥和的气氛。

    众人各司其职的忙碌着,皇甫煜也是早出晚归的忙着府里的生意。眼看着又是快一个月过去了,林晗嫣坐不住了,等傍晚时分,皇甫煜满身疲惫的从外面回来,坐在椅子上休息的时候,咬了咬嘴唇,林晗嫣走到他面前,试探开口:“煜哥哥,我有话要对你说。”

    皇甫煜睁开眼,揉着自己发痛的额头,“说吧”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大婚?”

    皇甫煜揉额头的手顿住,声音里有歉意:“嫣儿,这段时日太忙了,你再等几日,等我忙完了,我就去找母妃,让她帮我们主持大婚。”

    又是推脱,林晗嫣将嘴唇咬的更深:“府里的生意很忙吗?”

    “嗯”了一声,解释:“城外的那些租赁土地的佃户要到期了,我这几日忙着重新给他们签订契约,一时半会忙的抽不开身。”

    “不能让别人去吗?”林晗嫣小心翼翼,泫然欲泣的问。

    在心里无声的叹了口气,“嫣儿,我去年才接管府里的生意,又因为你我的事情耽误了两个月,还没有来的及培养得力的人。等我忙过这一阵了,就去找人,以后也就轻松点了。”

    这话听到林晗嫣的耳朵里又变成了其他的味道,泪珠轻轻的滚落下来:“煜哥哥这是在怪我吗?”

    在外忙了一整天,疲累之极,回到府里林晗嫣连倒杯水的眼力都没有,一直在逼问大婚的事,皇甫煜心里烦躁之极。但还是耐着性子安抚她,“嫣儿,以后切莫再说这样的话,能得到你,是我心之所向,欢喜至极。”

    林晗嫣止住了哭意,泪眼婆娑的不确定的问:“是真的吗?煜哥哥,这是你的心里话吗?”

    轻轻的叹了口气,起身,走到她面前,将她搂在怀里:“嫣儿,我知道你整日呆在府里,会胡思乱想,不如我明日送你会林府呆几天,好好的和家里人说说话,等我忙过这一段时间再接你回来可好?”

    林晗嫣身体一震,猛然推开了他,声音尖利,带着不可抑止的颤抖:“煜哥哥这是不要我了吗?”

    “你”皇甫煜的火气就要发泄出来,却在看到她颤抖的身体时,心里一软,上前重新抱住她,安抚:“好好好,你不想回去就不回去,如果你愿意,明日我带你出城去看看。”

    想到走到大街上众人异样的眼光,林晗嫣猛烈摇头:“我不去,我不去,我呆在府里哪也不去!”

    皇甫煜将她的头摁在自己的胸膛上,急声安抚:“好好好,不去,不去。”

    好一会儿,林晗嫣才冷静下来。

    皇甫煜将她轻轻抱起,放在床上,放柔了声音:“你先歇一会,吃过晚饭后,我们去花园里走走。”

    林晗嫣点头。

    一连又过了数日,皇甫煜终于忙完了。

    这日,天色还早,回府后,照例去了齐王妃的院子里请过安,看过了两个小人儿以后,皇甫煜来到了孟倩幽的院子里。

    皇甫逸轩不在,孟倩幽正在查看府里的账目。

    歇过三个月,胎儿稳定,固执的要回来的青鸾和朱篱守在了门口。看到皇甫煜过来,青鸾禀报:“主子,二少爷来了。”

    “进来吧。”孟倩幽的声音从屋子内传出。

    皇甫煜走了进去,笑着招呼:“大嫂。”

    从账册中抬起头,孟倩幽笑问:“忙完了?”

    皇甫煜吐出一口气,“终于忙完了,这段时间累死我了。”

    “该!”孟倩幽不但没有安慰,反而恨铁不成钢的说他:“堂堂一个王府里的二少爷,这等签订契约的事还要自己去办,不累是你才怪。”

    皇甫煜咧咧嘴嘴,坐在椅子上,“我这不是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人吗?”

    孟倩幽又低下头看账册:“说吧,今日有什么事?”

    “没事我就不能来看看大嫂吗?”皇甫煜也不着急,一派闲适的问。

    “青鸾!”孟倩幽头也不抬的喊。

    青鸾应声进来:“主子。”

    “把二少爷请出去。”

    青鸾还没应声,皇甫煜急忙道:“别别别,大嫂,我有事找你商议。”

    孟倩幽挥手,青鸾退了出去。

    “什么事?”

    “我和嫣儿也该正式的拜堂成亲了,还望大嫂帮我们操办一下。”

    孟倩幽重新抬起头来,皱眉:“你想怎么操办?”

    “怎么操办我也没想好,所以才过来让大嫂帮忙。”皇甫煜道。

    孟倩幽思量了一下,道:“虽然当时林从文当时扬言要将林小姐逐出家门,可是毕竟没有做到哪一步。现在林府是林仲当家,你和林小姐不妨回去问问,你们大婚的时候能否从林府出嫁。当然了,聘礼我们不会少,至于嫁妆他们多少随意,不给也行,我们王府里也不缺那些。”

    说到这,想起什么,道:“林仲去年之时,给了我和你大哥十万两银票,说是给林小姐的,以备她不是之需,我交给了母妃,林小姐若需要,我一会儿去母妃那里拿来。”

    皇甫煜摆手:“不用,先在母妃那里放着吧。我这就回去和嫣儿商议一下,看看她愿不愿意回林府,如果不愿意,大嫂还要另给我们想个办法,总不至于让嫣儿从王府里出嫁吧,到时京城里那些长舌头的东西,又该乱嚼是非了。”

    孟倩幽应下。

    皇甫煜回了自己的院子里,和林晗嫣说了他去找孟倩幽商议他们大婚的事情,并询问她愿不愿意回林府待嫁。

    期盼了这么多天,终于等到了,林晗嫣喜极而泣,连连点头:“我愿意,我愿意。”

    “好,既然如此,你收拾一下,我们现在去林府。”

    林晗嫣高兴万分,擦干了眼泪,只是随意的收拾了下自己,欢喜的说道:“煜哥哥,走吧。”

    皇甫煜点头,两人往外走,红儿跟在后面。

    青鸾迎面而来:“二少爷,主子命人准备好了马车和礼品,就在府外。”

    “替我谢谢大嫂。”皇甫煜道。

    青鸾应声,转身而去。

    皇甫煜和林晗嫣来到府外,坐上马车,朝着林府走去。

    好几个月没有回家了,林晗嫣既欢喜又忐忑,心里揣测,也不知道父亲的气消了没有,让不让自己进府。还有母亲上次来,明显的是有话要说,这次回去一定要好好的问问她。

    正思量间,听见外面车夫的惊呼,还没有反应过来,便感到马车一阵剧烈的碰撞。人也随之摇晃起来。

    林晗嫣惊呼,抓住皇甫煜的手。

    “怎么回事?”皇甫煜厉喝。

    “有辆马车惊了,碰到了我们的马车。”车夫心有余悸的回答。

    这大街上人来人往了,马车惊了,必定会伤及到无辜的人。皇甫煜猛然打开了车帘,朝着狂奔的马车望去,摇摇晃晃中只看得见一个“姜”字的标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