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六六章 (一更)
    林少夫人微愣,林府里的事,世子和世子妃知道的一清二楚,却还要林晗嫣回林府来待嫁,不知道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看她不甚欢喜的神情,林晗嫣脸上的喜色退去,咬了下嘴唇,试探的问:“大嫂,你怎么了,是不同意吗?”

    林少夫人回神,笑着道:“妹妹说的哪里话,妹妹终于要出嫁了,我心里高兴,一时忘记反应了。”

    林晗嫣心里疑惑,看她刚才的表情也不像高兴的样子呀。不过,她不反对就好,自己来时还担心呢,父亲态度不明,大哥和大嫂要是再反对,她可真的没有地方出嫁了。

    皇甫煜也察觉到了林少夫人的异样,不动神色的看了她几眼,没有说话,端起手边的茶杯喝了几口。

    林仲得了下人的禀报,一刻也没有耽搁,放下手头的事,快马加鞭回到府门前,下了马后,缰绳扔在了地上,大步就往府里走。

    管家候在门前,迎上来:“少爷,小姐被少夫人领去了会客厅。”

    一路悬着的心这才放下,边走边问:“小姐怎么突然回来了?”

    “说是快要和二公子大婚了,回来商议在府里出嫁的事。”管家急声回禀。

    林仲的脚步停住,凝眉问:“在府里出嫁?”

    管家点头:“我听小姐是这样说的。”

    林仲的心沉了沉,府里的这种情况,一旦让外人知晓,后果不堪设想。只是一个欺君之罪,就能让林府满门抄斩。

    转身,面色沉重的朝着会客厅走去。

    林少夫人和林晗嫣说着话,不断的朝着门外张望,看到林仲的身影出现在会客厅门口,一下子有了主心骨。站起来,笑着迎上前,说道:“二公子和妹妹回府来商议待嫁的事,我正要派人去喊你回来呢。”

    一句话,两层意思,一层告诉他林晗嫣突然回来的目的。一层打消林晗嫣的疑虑,林仲是自己回来的,不是她派人去喊回来的,他们两口子并没有瞒着什么事。

    林晗嫣也站了起来,笑着招呼:“大哥!”

    林仲挤出笑容,点头。对着皇甫煜抱拳:“二公子。”

    皇甫煜也站了起来:“大哥,不必客气,喊我煜儿就行。”

    “在下不敢!”林仲惶恐回声。

    皇甫煜也没有在意。

    几人重新落座。

    林仲开口:“二公子,不知道你和小妹的婚期定在什么时候?”

    皇甫煜愣了一下,笑道:“这个,还没有定下来,要是嫣儿能在府里出嫁,将她留下后,我即刻回府去商定大婚的日子。”

    林仲面色有些为难:“家父身体不适,已经好久没有出过府门了,家母为了伺候他,也是心力交瘁,这个时候嫣儿谈婚论嫁有些不合适,能否再缓一段时间,等家父、家母身体好了,再商议此事?”

    林晗嫣攸然睁大了双眸,不可置信的看着林仲,惊喊出声:“大哥!”她千盼万盼,盼了好几个月才盼到皇甫煜提起大婚的事,大哥却让再拖后一段时间。他不知道自己在王府里的身份尴尬,连院子都不敢出吗?

    林仲也是满心愧疚,小妹的处境不用问,他也知道艰难的很,可是她的处境跟整个林府上百条人命比起来,就有些微不足道了。自己是林府的主人,自然也该为林家的兴衰,府中人的性命考虑。

    眼神闪烁了几下,林仲道:“小妹,百事孝为先,父亲、母亲重疾在身,这个时候谈及你的婚嫁,只会让京中的人更添笑柄而已,听大哥的,过些时日,等父亲、母亲的病好了,我亲自上门去接你回来。”

    这是连府里也不让她呆了,林晗嫣白了脸色,眼泪随之滚落下来,呜咽出声:“大哥,是不是父亲还没有原谅我,还是不肯认我这个女儿,你才这样说的?”

    林仲皱眉,偷看了皇甫煜一眼,见他脸上表情也有了那么一丝无奈,连安抚林晗嫣的意思都没有。

    林仲心里沉的更加厉害,小妹在府里时,被全家人疼宠,凡事随心所欲的很,看来这几个月在王府也没有收敛,要不然二公子的态度也不会和几个月前相差这么大了,要知道他以前要是看到小妹掉一滴眼泪,都是心疼的不行的。

    思及此,没有回答林晗嫣的话,却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道:“小妹,不论有没有大婚,你和二公子既有了夫妻之实,他定会善待与你,你切莫和原来在府里一样,时刻耍小孩子脾气,要做好一个当家主母应该做的本分。”

    林晗嫣愣住,眼泪从眼中滑落,顺着脸颊流下来,却没有顾得上擦,疑惑不明的问:“大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林仲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林晗嫣小时候,父亲、母亲断定她是未来的世子妃,自然对她疼宠的很。与礼法教导上也疏忽了许多。后来皇甫逸轩回归,开始提及退亲的事,父亲、母亲慌了手脚,又开始想办法阻挠退亲。再后来就发生了退亲的事,林晗嫣一病不起,日渐消瘦,自然也没有人会去教导她,这连番的耽误下来,致使她像温室里的花朵一样,经不得任何风雨,原本一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子,变成了整日以泪洗面的人。

    林仲再次叹了口气,朝着皇甫煜抱拳:“二公子,小妹有任何不足之处,还请您多多包涵,待到父亲、母亲病好以后,我定会亲自上门接人回来好好的教导一番。”

    侧头看了梨花带雨的林晗嫣一眼,不知为什么,皇甫煜心中没有了怜香惜玉的情绪,反而有些失望。满以为今日林晗嫣会留在府里的,没想到林从文和林夫人竟然双双重疾,看来就今日还要带人回府里。深深的吐出一口不知哪里来的郁气,摆手:“大哥那里话,嫣儿是我心之所求,她有什么缺点我也会包容的。”

    林仲听出了弦外之音,心里沉的更加厉害,一时没有接上话来。

    皇甫煜站起身,“既然如此,今日我和嫣儿先回去了,希望岳父、岳母的病情早日康复。”

    林仲也赶紧站起来,抱拳:“多谢二公子挂念,父亲、母亲的病情一有好转,我即刻命人去府里接嫣儿回来。”

    皇甫煜点了点头,压下心里那烦躁的感觉,侧头柔声对林晗嫣说:“嫣儿,我们回去吧,改日再来。”

    林晗嫣有些不情愿,坐着没动,喏喏道:“我想留在府里。”

    “嫣儿!”林仲厉喝:“你怎如此不懂事?”

    林晗嫣受到惊吓,身子颤了几颤,不可置信的看向林仲,眼泪喷薄而出:“大哥,你”

    林仲没有心软,声音更加的严厉:“你已为人妇,整日这样哭哭啼啼的耍小性子,能当好当家主母吗?还不快擦干了眼泪,随二少爷回去。”

    林仲的这话明是训斥,实则提醒。可林晗嫣只沉浸在林仲训斥中没有出来,脑中轰隆隆的一片作响。大哥训斥她了,从小疼宠她,一句重话也舍不得说她的大哥竟然当着这许多人的面训斥她了,他也觉得自己做的事给府里丢脸了,不想再见到自己,不想让自己留下来了吗?

    想到此处,眼泪流的更多,依旧没有站起身。

    见她没有明白自己的苦心,林仲还要发火,林少夫人摁住了他的手臂,对他摇了摇头。亲自走到林晗嫣面前,掏出自己的丝帕给她擦干了眼泪,拉起她,拍着她的手道:“妹妹,你别介意,父亲、母亲,病倒,你大哥独自支撑着偌大的林府,有些力不从心,火气难免大了些,不只是对你,对我也是整日的发脾气,妹妹莫往心里去。今日你先随着二公子回去,等改日有时间,我亲自上门接你回来。”

    她的这番话林晗嫣倒是听进去了,哽咽着道:“我也只是想在家里侍奉父亲、母亲而已。”

    “大嫂知道你的孝心,可你毕竟是二公子的人了,经常住在家里不合适,会惹人非议的,妹妹还是跟着二公子回去吧。”

    林晗嫣无法,哽咽着点头。

    皇甫煜却觉出了一丝不对劲,皱眉,看了看那林仲和林少夫人一眼,没有说话。

    林少夫人仔细的把林晗嫣把脸上的泪痕擦净,也没有让她清洗一下,笑着道:“太色不早了,我和你大哥就不留你和二公子在府里用饭了,路上小心一些。”

    这是下了逐客令,皇甫煜明了。抬脚往外走,林少夫人扶着林晗嫣的胳膊在后面,林仲在最后,走出了林府。

    看着两人上了马车走远,林少夫人也松了一口气,问林仲:“这可怎么是好,这亲事总不能一拖再拖吧。”

    林仲不语,沉着脸色回了府里,林少夫人急忙跟在了后面。

    马车不紧不慢的走了一刻钟,林晗嫣的情绪平静下来,想起了来时的事情,身子倾斜,依偎在皇甫煜的怀里,问:“煜哥哥,我们来时你救得那位小姐你是不是认识?”

    皇甫煜无意识的把玩着她的头发,摇头:“不认识。”

    “那你怎么”想要问他怎么把人抱在怀里,又觉得不妥,改了说辞:“我看那马车上写着姜字,是不是姜太医家的马车?”

    “我没问,救完人以后,就走了,不知道她是谁家的马车?”

    看出他有些心不在蔫,林晗嫣转移了话题:“煜哥哥,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皇甫煜回神,看着她依然娇俏的小脸,笑着摇头,掩饰着自己心里的思虑:“哪里有什么心事,无非是生意上的事罢了。”

    生意上的事林晗嫣不懂,也就不再过问,静静的依偎在他的怀里不在说话。

    马车内一片静谧。

    皇甫煜闭上了眼睛,享受着难道的宁静时刻。

    马车到了府门口,扶着林晗嫣下了马车,走进府内,皇甫煜道:“嫣儿,你先回去,我去给大哥、大嫂说一声。”

    林晗嫣的神情紧张起来,透着不安:“世子妃不会怪罪我吧?”

    “你想哪儿去了,这又不是你的错,大嫂不会怪你的。”

    林晗嫣松了口气,皇甫煜给红儿使了一个眼色,红儿急忙走上前来,扶着林晗嫣去了自己的院子。

    皇甫煜转身,穿过回廊,来到了皇甫煜的院子里,等青鸾禀报了以后,大步走进屋子里,刚进门,便迫不及待的问:“大嫂,林府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孟倩幽抬起头,道:“你怎么会这样问?”

    也不用相让,皇甫煜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我们今日回林府,连林从文和他夫人的面也没有见到。不但如此,就连嫣儿想留在府里都被拒绝了,这事非常奇怪。而且,嫣儿能大婚是好事,可林仲和他夫人听说了以后,脸上半点喜色也没有,反而还有些惊慌。这太不对劲了。”

    “不错,林府确实出事了,我还以为林仲今日会告诉你实情呢。”

    ------题外话------

    推文:农女医香:娘子主外夫主内唐七爷

    不就是疲劳过度吗?不就发誓不生孩子吗?

    以上两条犯了天规吗?是哪个不要脸的天官,将她发配到古代,真人上演了一场生孩子现场秀?

    莫名其妙做了娘,她忍!

    莫名其妙毁了容,她医!

    莫名其妙摊上了一对极品母子,她认!

    可这不要脸的妖孽又是哪里来的?明明八杆子打不着关系,硬是说她家可爱的小萌宝长得跟他家那不要脸的儿子一模一样!

    她唐无忧也是有脾气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