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六七章 翻墙而出(二更)
    孟倩幽把皇甫逸轩出面,让林仲幽禁了精神有些异常的林从文的事全部告诉了皇甫煜。

    皇甫煜听完,愣住。

    他从来没有想过,林从文会落得这样一个下场。

    孟倩幽的声音又响起:“我今日让你们去林府的目的,就是想让林仲亲自告诉你们此事,没想到他竟然隐瞒了下来,如此,只能是我告诉你了。但这样隐瞒也不是办法,林小姐早晚有一天会知道实情的,如此一来,她是恨是怨,我们就不得知而了。”

    “她不会的。”皇甫煜喃喃自语。

    孟倩幽皱眉:“事情没到那一步,林小姐会有什么反应我们不能确定。但不管怎么说,她已经跟了你,你切不可做出对不起她的事。”

    皇甫煜愣愣的点头,坐在椅子上不再说话,慢慢的消化刚才听到的事情。

    孟倩幽埋头看账本,不再理会他。

    屋内一室寂静,两刻钟后,皇甫煜站了起来:“大嫂,我回去了。”

    “想好怎么告诉林小姐了吗?”孟倩幽头也不抬的问。

    皇甫煜摇头:“没有,我回去好好想想,该怎么告诉她才能不刺激到她。”

    叹了一口气,孟倩幽抬起头来:“林仲不愿意说,是怕这件事宣扬出去,林府的人保不住性命。如今这坏人由你来做,你要密切关注林小姐的反应,切莫让她做出损害王府和林府的事来。”

    “我知道了。”皇甫煜恹恹应声,脚步沉重的走了出去。

    犹豫了一天,思索了一天,皇甫煜也不知该如何开口。

    姜太医却拎着厚重的礼品亲自上门道谢了。

    孟倩幽并不知道皇甫煜救了蒋小姐的事。听闻姜太医求见,还以为是有了什么疑难病症,他束手无策的,过来请教自己了,笑着吩咐:“领他去会客厅吧,我马上过去。”

    管家把人领到了会客厅。姜太医让随从的六名下人把怀里抱着的,手里提着的礼品放在桌子上后,挥手示意他们退了出去,自己站在会客厅里等候。

    孟倩幽进门,看到这些礼品,笑着开口:“这么多的礼品,看来这次的病症姜太医是真的为难了。”

    姜太医恭敬的躬身拱手:“臣这次不是来请教病症的,是感谢二公子对我孙女的救命之恩的。”

    孟倩幽微愣:“对你孙女的救命之恩?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没听煜儿提起过。”

    “昨日我孙女姜瑾坐车马车出行,不知怎么的马车惊了,眼看就要车毁人亡之际,二公子不顾安危,救下了我孙女,臣感激不尽,今日特意提着礼品过府道谢。”

    看来是昨日皇甫煜陪着林晗嫣去林府路上发生的事了。孟倩幽点头,笑着道:“煜儿回府后,既然没有提起,必定是举手之劳的事,姜太医也不必太放在心上了,你的心意我领了,这些礼品还是拿回去吧。”

    姜太医摆手:“不可,不可,滴水之恩还当涌泉相报呢,这救命之恩我们更不知如何报答了。我知道王府不缺这些东西,可这是我们的心里,还请世子妃代二公子收下,就说我姜某感谢他对我孙女的救命之恩,以后若有什么需要的地方,尽管开口,只要我能办到的,定然会尽力相帮。”

    话说到这个份上,礼品不收下有些不合适。孟倩幽让青鸾喊了管家进来,吩咐他:“这些是姜太医给二公子的谢礼,你派人送去他们的院子里。另外,姜太医的孙女昨日受到了惊吓,你去库房挑选一只百年的人参过来,让姜太医带回去,给姜小姐压压惊。”

    自己带来的这些礼物也不值半颗百年老参的钱,姜太医慌得连连摆手:“世子妃,这可使不得呀。这、这、这”

    急的都不知说什么好了。

    孟倩幽摆手,笑着道:“原本我是想给你两颗药丸的,可是这个时候送药不合适,这人参是我们的回礼,你若是不收下,这些礼品你也拿回去吧。”

    听到药丸,姜太医的眼睛不由得一亮,不过听到后面的话,眼神又黯淡了下去,暗自惋惜了一声,还是不肯收下,“世子妃,这、这、这”

    又是一连串的这声。

    孟倩幽笑着示意管家。

    管家意会,喊了人进来,命他们把礼品送去了皇甫煜的院子里,自己则是去了库房,亲自挑选了一颗人参拿了回来。

    姜太医百般推脱之后,没有拗过孟倩幽,收下了人参,满脸羞愧的回去了。

    下人拿着礼品来到皇甫煜的院子里。

    皇甫煜没在府里,这些礼品自然是交到了林晗嫣手里。

    “这是姜太医为了答谢二公子救了他孙女的命而送来的,世子妃命我们给二公子送来。”看林晗嫣一脸不解,领头的下人急忙解释。

    林晗嫣了然,收下,挥手命人退了下去。

    出自尚书府,自小被家里的人宠着,林晗嫣什么好东西没见过,按理说对这些礼品是不在意的,可是她太无聊了,从小跟着父兄舞刀弄棒,不会女红,在王府又是个名不正言不顺的身份,府里的事务也没有什么需要她操心的,每日除了坐着发呆,几乎没有了什么事可做。看到眼前这些精美的礼品盒子,不由得动手拆开了看看。

    等皇甫煜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室的凌乱,皱眉,问:“这是怎么回事?”

    “煜哥哥,原来你昨天搭救的是姜太医的孙女,这些礼品是他们为了答谢你的救命之恩的。”摆弄了半天礼品,林晗嫣的心情好了一些,有些欢喜的说道。

    皇甫煜的眉头皱的更深,张嘴刚要斥责,看到林晗嫣脸上难得的笑意后,斥责的话咽了回去。放柔了语气:“可有你喜欢的?”

    林晗嫣摇头:“我只是有些烦闷,才拆开了这些盒子,里面的东西我可是看不上,一点也不精致。”

    “那让下人收起来吧,这屋里都快下不去脚了。”

    林晗嫣应声,喊了红儿和另外两名丫鬟进来收拾。

    三人手脚麻利的收拾完,退了出去。

    皇甫煜坐在椅子上,考虑了一整天的说辞,刚要说出口,看到林晗嫣的笑意嫣然的样子后,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到嘴的话没有说出来,暗自想着,等过几天再说吧,难得她有这么好心情的时候。

    可不曾想,就是这两天,却出了事端,让林晗嫣彻底的疯狂起来。

    那一日两人从林府走后,林仲找来管家,严厉的吩咐,让他管好众人的嘴,林晗嫣回府的事情不要让林夫人知晓。

    管家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喊来府里所有的下人当面道:“今日小姐回府的事情谁也不能告诉夫人知道,如果有谁泄露了出去,当场杖毙。”

    下人们战战兢兢的应声,自然是没有人敢泄露,可是谁也没有想到管家训话的时候,被正好出了院子找林仲有事的林夫人听到了。暗暗咬牙,愤恨的想,这个逆子,原来不仅是幽禁自己的父亲,连她这个母亲也想幽禁起来,让她不能与外界联系。

    想到此处,怒火中烧,烧毁了所有的理智,再次趁着府里的人松懈的时候,偷偷的从墙头爬出府外,找了一辆马车,将头上的银簪子抵给车夫,让他送自己去齐王府一趟。

    车夫只是个赶脚的,平日里最好的时候,一天也就是挣个一百个铜板,哪里见过好几两重的银簪子,喜出望外,让林夫人上了马车,极速的朝着王府走去。

    来到府前,停好马车,看林夫人下了马车后,唯恐她反悔,立刻调转马头,急急忙忙的赶着马车走了。

    王府的看门人自然是认得林夫人的,看她头发凌乱,衣衫有些破损,上前询问:“夫人,您这是?”

    “嫣儿在府里吗?”犹如没有听到他的问话,林夫人气势逼人的问。

    “林小姐在呢,二公子倒是出去了,还没有回来。”看门人恭敬的回答。

    他的话落,林夫人抬脚就往府里走去。

    看门人伸手拦住:“夫人,请等一下。容小的禀报了以后,您再进去。”

    林夫人冷哼了一声,拿出当尚书夫人时的气势,威严的问:“怎么,我来这王府何时需要禀报了?”

    以前林夫人经常领着林小姐来,确实不经禀报,都是直接进去的,看门人知道。所以犹豫了一下,就这一下,让林夫人得了空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窜到了府门内。

    看门人惊了一下的同时,想要再阻拦,已经来不及了,林夫人已经整了整自己的衣冠,大摇大摆的朝着皇甫煜的院子里走去了。

    看门人赶紧也跑了进去,禀报管家。

    管家听闻后,来了孟倩幽的院子里禀报:“世子妃,林夫人来了,去了二公子的院子里。”

    孟倩幽微微蹙眉,问:“来了几人?”

    “只有林夫人一人。”

    微一思量,孟倩幽摆手:“随她们去吧,你派人时刻盯着,别让她们作出幺蛾子就行。”

    管家应声,退了下去,派了人悄悄的去皇甫煜的院子外守着,嘱咐他们:“一旦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立刻禀报于我。”

    林夫人径直走进皇甫煜的院子内,院子里静悄悄的,屋门口只有红儿自己守着,看到林夫人进来,惊喜的瞪大了眼睛,欢喜出声:“夫人,您来了?”

    屋内斜卧在软塌上的林晗嫣听到红儿的声音,连鞋也没有来得及穿,只穿着袜子撩起门帘跑了出来,扑入林夫人的怀里:“母亲,您终于来看我了。”

    拍了拍林晗嫣的后背,安抚着她的情绪,眼睛却偷偷的四处看了看,发现院子里确实没有别的人,松了一口气,笑着道:“好了,好了,这么大的人了,还跟个小孩子一样,快点回去,把鞋穿上,小心着凉了。”

    林晗嫣抱着林夫人的手改为挽住她的胳膊,笑着搀扶她进了屋子里。吩咐红儿沏了上好的茶水过来,自己才走到软塌边穿好鞋子,笑问:“前几日我和煜哥哥回府,大哥和大嫂说母亲身体不适,刚喝了药睡下,我们便没有过去打扰,今日看母亲的气色很好,看来是没事了。”

    她不提还好,一提林夫人怒从心来,哼了一声:“少给我提那个逆子,自从他掌管了林府以后,是越来越不把我这个母亲放在眼里了。”

    林晗嫣脸上的笑容消失下去,不解的问:“母亲,大哥做错了什么事,惹你生这么大的气?”

    林夫人更加的愤恨,瞪圆了眼珠,恨不得将林仲生吞活剥了一样,“这个逆子,听从了皇甫逸轩的话,幽禁了你的父亲,还想把我也幽禁起来,如果不是我偷偷听了管家的话,连你回府这样的大事我都不知道。”

    “啪!”林晗嫣手里的茶杯掉在地上,脸色发白,嘴唇发抖,哆嗦了无数下,才颤着声音问:“母亲,你说的可是真的?”

    ------题外话------

    推荐宝宝——重生七零:军妻也撩人。

    此文一对一、爽文、虐渣、发家致富,无虐!

    人前淡漠清冷的长官大人,在人后却是一个十足的衣冠禽兽。

    “爸爸,爸爸,为什么我叫六儿,妹妹叫九儿?”

    “因为你们是六九的产物啊。”

    “爸爸,什么是六九啊?”

    一向清冷的韩非深,此时低头,唇角泛起温柔的笑,“乖宝贝,那是你妈妈最喜欢的,一种姿势不,知识!”

    龙凤胎:“(o)”

    远处的宋相思:“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