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六八章 挑唆(一更)
    “母亲还能哄骗你不成,我养的好儿子,你那好哥哥,也想把我幽禁在府里,所以连你回去的事也责令了下人不要告诉我。并对我防范的更严,今日我还是翻墙出来的呢。”

    林晗嫣这才注意到林夫人的衣衫有些不整。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急忙扶住了桌角,才勉强稳住身形,怒声质问:“大哥怎么可以这样做!他怎能如此不孝,幽禁父亲和您。”

    林夫人气忿的重重哼了一声:“我也没想到我养出了这样的好儿子,为了荣华富贵,连自己的爹娘也不顾了,做出这样不忠不孝的事情。”

    林晗嫣连连摇头,似是不信:“大哥不会做出这样的事的,不会的。”

    “他不会,难道母亲说的都是假的吗?”林夫人厉声责问。

    想起自己回府那日,林仲夫妇的态度,林晗嫣完全相信了,转身就往外跑:“不行,我要回府去问问大哥,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站住!”

    林夫人霍然站起来,厉声阻止。

    林晗嫣仿佛没有听见。人已经冲出了屋门。

    “红儿,快拦住嫣儿!”林夫人气急败坏的叫嚷。

    看到林晗嫣从屋子里冲出来,红儿也是愣住。听了林夫人的话才反应过来,快速的追上林晗嫣,一把抱住她:“小姐,您这是怎么了?你要去哪?”

    “你放开我,我要回府去问问大哥,他为什么要幽禁父母亲?”林晗嫣使力挣扎不开红儿,情急之下叫嚷出声。

    红儿愣住,从屋子里急匆匆的走出来的林夫人快步走到她面前,一个巴掌打在林晗嫣的脸上,恨铁不成钢的怒骂:“你冷静一些!”

    这一巴掌下去,林晗嫣愣了,红儿愣了。林夫人自己也愣了,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不相信那一巴掌是自己打的,抬眼,看到林晗嫣脸上那鲜红的五指印,脸上涌上愧疚,伸出手,想要抚摸一下,自己刚才打过的地方,试图解释,“嫣儿,我”

    林晗嫣没有动,愣愣的看着她,不相信的问:“母亲,你打我?”

    林夫人慌忙解释:“嫣儿,母亲不是故意的,母亲只是太担心了,怕你这样贸然跑出去会惹出什么事端。听母亲的话,你先回屋,咱们慢慢商议接下来的事。”

    林晗嫣的眼睛里慢慢涌出了泪水。红儿放开了她,劝道:“小姐,您还是听夫人的话,先进屋吧,有什么话慢慢说。”

    看着林夫人一脸的关切,林晗嫣的眼泪流得更凶,机械的被红儿扶着回了屋子里,坐在了软榻上低声哭泣。

    红儿收拾了地上的碎片,又重新沏一杯茶水过来放在了林晗嫣面前,退了出去,小心的关上了屋门,守在门口,防止有人偷听了去,心里却翻涌的厉害。少爷竟然幽禁了老爷和夫人,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她和小姐一点儿风声也没有听到。

    屋内,林晗嫣低声哭泣。林夫人听得心烦,刚才的愧意消失,道:“好了,母亲也给你赔不是了,你就不要哭了,我们还是商议一下如何把你父亲救出来吧。”

    林晗嫣眼泪还在眼眶里转动,抬头,抽噎着问:“母亲想要怎么做?”

    林夫人皱眉,平生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这个女儿是个只知道哭的废物。自己要是知道怎么做,还会想方设法的翻墙出来找她吗?压下心头的火气,道:“母亲也没有想出办法,这不是来找你商量了吗?你冷静一下,帮母亲想想,有什么好办法救出你父亲。”

    林晗嫣早已慌了心神,没了主意,再加上刚挨了林夫人一巴掌,心里正委屈的很,哪里会想到什么好办法,摇头:“我想不出,不如等煜哥哥回来以后,让他帮着想办法吧。”

    提起皇甫煜,林夫人的怒火又起来了,声音高昂了起来:“让他帮着想办法?皇甫逸轩和他是亲兄弟,命令你大哥幽禁你父亲说不定也有他的主意,他会帮你想办法?”

    林晗嫣的脸色唰就白了,拼命摇头,眼泪飞了出来:“母亲,不会的,煜哥哥不会那样做的。”

    林夫人恨不得站起来戳她的脑门让她清醒过来:“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个缺心眼的女儿,你也不想想,如果他不知情的话,怎么这么多时日也不领你上门去探望我们?”

    林晗嫣试图反驳:“那是因为,那是因为”

    “因为什么?”林夫人逼问。

    林晗嫣回答不上来,眼泪又急速的涌了出来。

    林夫人恼恨至极,不明白自己怎么会生出这样没用的女儿,语气不好道:“行了,行了,母亲不多说了,今日他回来后,你问问他不就知道了?看看母亲有没有说错。”

    林晗嫣不再说话。

    知道跟她在说下去也无用,林夫人抚了抚涨痛的额头,想着自己要先找个地方冷静一下,想想接下来该如何做,才能让皇甫逸轩打消了幽禁林从文的决定,遂道,“母亲今日翻墙出来,用了不少的力气,身体有些乏了,你命人给我收拾间屋子出来,我歇息一下。”

    “母亲是要住下吗?”林晗嫣抽抽噎噎的问。

    瞪了她一眼,林夫人质问:“难不成你还要母亲回去,让你大哥把我幽禁起来?”

    “女儿不是那个意思,如今我在王府里身份有些尴尬,我怕母亲不习惯。”

    “难道他们还短了你的吃喝不成?”林夫人皱起眉头,不悦的问。

    林晗嫣摇头:“这倒没有,府里人待我很好,只是”

    没等她说完,林夫人便打断了她:“行了,你只管让人给我收拾了屋子,至于剩下的,你别操心了,好歹我和夙英几十年的交情,她不会看着我不管的。”

    林晗嫣不再说话,喊了红儿进来,吩咐她领着人去收拾屋子。

    红儿应声,退了出去,不大一会儿回来禀报说屋子收拾好了。林夫人站了起来,跟着红儿往外走,走到门口时回头:“对了,母亲的这身衣服不能穿了,你派人出去给我买几套回来。”

    林晗嫣应声。

    林夫人这才跟着红儿来到了收拾好的屋子里,吩咐红儿给她打了水来,清洗干净了以后,闭眼躺在床上。等红儿给她轻手轻脚的盖好薄被以后,沉沉的睡着了。

    红儿吩咐了一名沉稳的丫鬟在门口守着,等林夫人醒了随时伺候。自己匆匆的回了林晗嫣这边,打开门帘走了进去,低声紧张的问:“小姐,这可如何是好?”

    孟倩幽吩咐完管家后,又思量了一下,然后放下手里的账册,起身去了齐王妃的院子里。

    屋子里,齐王爷和齐王妃正一人抱着一个孩子摇晃着,练了这么多的时日,齐王爷熟练的掌握了抱孩子的技巧。此时,左胳膊弯曲,拖住孩子的头和小身子,右手在一侧扶着,低头,满脸宠溺的看着怀里的小家伙。

    这画面应当是相当温馨的,可是孟倩幽怎么看怎么有一种诡异感。

    开口,笑着道:“父王,母妃,这样抱着孩子太累了,还是将她们放在婴儿车上吧。”

    “才四个多月大的孩子能有多重,母妃抱的动,你不用管了,忙你的事去吧。”千篇一律的说辞,隐晦的赶人,只要孟倩幽和皇甫逸轩一出现,齐王妃就是这句话,唯恐他们俩人过来抢孩子。

    孟倩幽还真的是有这样的想法,齐王爷和齐王妃对孩子太溺爱了,以后如何管教?可皇甫逸轩却说,父王和母妃自有分寸,你不要管了。

    就这样,他们这亲生父母想抱孩子比登天还难。因为齐王爷和齐王妃根本就不放手,即使孩子睡着了,也有一人在婴儿房里守着。

    “父王、母妃,我有大事要给您们说,还是把孩子放下吧。”

    不是来抢孩子的,齐王爷和齐王妃同时松了一口气,弯腰把孩子放在了婴儿车上。两个小家伙乖乖的躺在里面,吃着自己的小手。

    推着婴儿车到了软塌边,坐下,齐王妃笑问:“什么事,你说吧。”

    孟倩幽把皇甫逸轩发现林从文精神有异常,命林仲幽禁了他的事告诉了两人。

    齐王爷皱眉,齐王妃惊诧,开口问:“到了非这样做不可的地步了吗?”

    孟倩幽点头:“非这样做不可,否则的话,林府的上百人非得跟着陪葬不可。是逸轩看林仲还算可用人才,才想了这么一个办法保住林府。”

    齐王妃点头:“既然非得如此,就如此做吧。好歹我和林夫人多年的交情,也算是帮了她一把。”

    “可林夫人不见得这样想。”孟倩幽道。

    “怎么,她想如何?”齐王妃问。

    孟倩幽把她故意让皇甫煜带着林晗嫣回去林府,林仲不但没有告诉他们真相,反而没让他们见到林从文夫妇的事,还有刚才林夫人衣衫破烂的来了王府的事一并说了出来。

    末了,孟倩幽道,“看来这林夫人对于林仲幽禁了林从文的是也有了怨言,否则不可能这样狼狈的过来。”

    相处了这么多年,齐王妃岂能不知道林夫人是个什么样的人,淡淡道,“林夫人这人,满腹的算计,到头来却落得这样一个下场,自然是不甘心的,有怨言也是应该的。她若是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就应该保持缄默,好好劝劝嫣儿别生出别的心思,如果执迷不语,这京城里以后恐怕也少了林姓一家了。”

    孟倩幽还没有说话,齐王妃又道:“想当年,林夫人娘家也算是有名的望族,可她后来嫁于林从文后,娘家渐渐衰落,她和林从文不但没有相帮,还渐渐拉疏远了和娘家的关系,特别是她的爹娘病故后,她更是连娘家也不回了,要不然在嫣儿的亲事上吃了那么大亏,害的林从文落到这个地步。”

    齐王妃这番话落,屋内没有了声音。

    齐王爷从头至尾一句话也没有说。

    孟倩幽了然,道:“我之所以过来告诉您,是觉得林夫人既然来了王府,肯定不会这么轻易的走的,必定会过来找您,希望您有个准备。”

    齐王妃点头:“知道了,我自然会应付她,府里的事就够你忙了,这事就不用你操心了。”

    孟倩幽站起身来,回了自己的院子里。

    林夫人确实累了,躺在屋子里睡的很沉。

    林晗嫣却站不住脚了,在屋子里不停的来回走动,时不时的催促红儿:“你付府门口看看,煜哥哥回来了没有?”

    红儿去了一趟又一趟,直到第五次的时候,才看到皇甫煜乘坐的马车回来。急忙迎了上去,对刚下马车的皇甫煜道:“二公子,我们小姐找您有事,请您回来了,立刻回院子里去见她。”

    皇甫煜皱眉,父王、母妃都在,他每日回府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他们去请安,这是规矩,也是孝道,嫣儿是应该知道的。遂大步王府里走,边走边道:“告诉嫣儿,我先去给父王、母妃请安,立刻回院子。”

    “可是小姐已经等了您一个多时辰了,已经等急了呀。”红儿心里着急,没看皇甫煜的脸色,不经大脑的话脱口而出。

    “混账!”皇甫煜怒骂。

    红儿吓得脸色立刻白了,惊恐的看着他。

    “你不要以为你是嫣儿带来的,我就不敢惩罚你。记住,你在王府里就该守王府的规矩,以后再敢跟我这样说话,立刻打发了你出去。”

    红儿惶恐,“噗通”跪在地上:“是奴婢逾越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皇甫煜哼了一声,朝着齐王妃的院子走去。

    看他走远了,红儿才敢站起来,后怕的回了皇甫煜的院子里,声音颤抖的禀报:“小姐,二公子回来了,去给王爷、王妃请安了,马上就回来。”

    林晗嫣心里着急,没有注意到红儿的异常。

    皇甫煜请完安后,又逗弄了两个小家伙一番,才回了自己的院子。他刚一进门,林晗嫣眼眶发红的迎了上去,迫不及待的质问:“煜哥哥,我爹娘被幽禁的事,你是不是早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