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六九章 无理取闹(二更)
    皇甫煜的脚步顿了一下,神色微变,看了红儿一眼。

    红儿害怕的低下头。

    “退下!”皇甫煜厉喝。

    红儿浑身一颤,连头也没敢抬,转身走了出去。

    皇甫煜上前一步,刚想要把林晗嫣拥在怀里慢慢的给她说。

    林晗嫣后退了一步,避开了他的碰触,尖声问:“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早知道了?”

    皇甫煜伸出的手抓空了,攥了攥,收回,毫不隐瞒:“我也是前几日才知道,就是那日”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林晗嫣的语气激动起来,冲着皇甫煜叫嚷:“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

    皇甫煜试图解释:“嫣儿,你听我说”

    “我不听!我不听!”林晗嫣捂住自己的耳朵,崩溃后退,满脸泪痕,泣不成声:“我一直以为煜哥哥是这个世上对我最好的人,会疼宠我,会善待我,会事无巨细的告诉我。我错了,你不是,你不是!”

    “嫣儿!”皇甫煜又上前了一步,着急的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这几日我是想告诉你的,可是我不知如何对你说,我怕你承受不住这个打击。”

    “呵呵呵!”林晗嫣哭笑出声,语气里有了愤恨:“怕我受不了这个打击?你当初和你的好哥哥一起谋划幽禁我父亲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我承受不了这个打击?现在来假惺惺了,你以为我会信吗?”

    皇甫煜的眉头深深的皱起,呵斥:“嫣儿,你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和我大哥一起谋划了?我也是那日陪你回林府以后才知道的。”

    林晗嫣怒瞪这她,含着眼泪的眼里几乎要冒出火来,上前了一步,凑到皇甫煜面前,盯着他的眼睛,咄咄逼人的问:“你以为我会相信吗?在你的眼里,你大哥,大嫂永远是最重要的,连我都要靠边站,他做出这样的‘好事’能不告诉你?”

    “你”皇甫煜气急,半天才憋出一句:“简直不可理喻!”

    林晗嫣冷笑出声,泪珠顺着脸颊滑落:“这才是你的心里话吧,这么多的时日,你一再拖延着不肯大婚,心里是早就不愿意了吧?”

    皇甫煜也有些生气了,声音提高了许多:“如果我不想和你大婚,还陪你回林府商议大婚的事吗?!你不要无理取闹了好不好?”

    “那是因为你想把我送回林府,让我像我父母亲一样被幽禁!”林晗嫣厉声反驳。

    “越说越离谱了,我从来没有这样的想法,我要的只是和你能够大婚而已。”

    “不要在哄骗我了,我告诉你,我不信!”

    皇甫煜气得一摔袖子,坐在了椅子上:“爱信不信!”

    看他没有过来哄自己,林晗嫣心里的火气更大,脑袋发热,拿起桌上的一只茶杯摔在了地上:“皇甫煜,你不要太过分!”

    “啪!”一声响,茶杯落在地上,摔得粉碎,惊得红儿浑身又是一颤,惊恐的望着屋子里,却是不敢进去。

    院中伺候的下人们也是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为了免于殃及了自己,纷纷放下手里的活计,默默退了出去。

    院外管家派来查看的人也听到了动静,一人留下,另一人快速的跑去报信。

    熟睡的林夫人也被这声响惊醒,‘腾’地坐了起来。谁知脑袋一阵眩晕,又躺了回去,歇息了好大一会,才又慢慢的爬了起来。

    门外伺候的丫鬟听到了动静,走进来,屈膝行礼:“夫人,您醒了,有什么吩咐?”

    “刚才那声响是怎么回事?”林夫人扶着还有些发晕的额头,问。

    “好像是林小姐和二公子吵架了,不知道是谁摔了东西。”丫鬟如实禀报。

    林夫人愣了一下,随即着急的吩咐:“快,扶我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丫鬟应声,上前扶起林夫人朝外走去。

    林夫人一边走,一边在心里骂:“这个不懂事的东西,那些年真是太宠她了,惯出了她这没脑子的毛病。府里回不去,如今能指望的就剩皇甫煜了,她不但不好好哄着,还找茬吵架,要是惹恼了他,这王府里更加没有她们娘俩的容身之处了。”

    想着,来到了皇甫煜的院子。还没有进门,皇甫煜便面色不善的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看到林夫人是愣了一下,同时也明白了林晗嫣是如何知晓了林从文被幽禁了一事的。

    皇甫煜压下了火气,给林夫人行礼:“岳母何时过来的?”

    林夫人还没有回答,林晗嫣快步走到门口,撩起帘子大声愤怒的说:“我们连大婚也没有,谁允许你喊岳母了?”

    林夫人真想拿过一把刀,割开林晗嫣的脑袋看看,她里面是不是长满了浆糊,这个时候,皇甫煜能喊岳母,是因为他把林晗嫣当成了自己的正妻看。这个愚蠢的东西,竟然还这样说,压制住心里想杀人的想法,林夫人尴尬一笑:“二公子,嫣儿被我宠坏了,有什么事,您多但带一些。”

    “母亲,你为什么要这样说,明明是他”林晗嫣生气的吼道。

    “你给我闭嘴!”林夫人呵斥她。

    林晗嫣愣住。

    林夫人对着皇甫煜笑了笑:“二公子,您”

    “嫣儿正在气头上,岳母劝劝她,我先出去走走。”

    “好好,”林夫人点头:“二公子放心,我绝对会好好的教导她。”

    皇甫煜点头,大步走出了院子。

    林夫人从丫鬟的手里抽出自己的手,吩咐:“你也下去吧,没吩咐不要进来。”

    丫鬟巴不得如此了,闻言应声,转身也急急的走了出去。

    林夫人给红使了一个眼色,红儿意会,去了院子外站好,防止有人靠近了院们偷听。

    林夫人往屋子里走。

    林晗嫣让开了身体,等她进去后,低声的委屈的喊了一声:“母亲。”

    林夫人停住脚步,回头,扬起手,狠狠的给了林晗嫣一巴掌:“愚蠢的东西!”

    林晗嫣傻眼了,连哭泣都忘了,愣愣的看着林夫人,不相信她又打了自己一巴掌,要知道从小到大,林夫人连一个手指头也没有动过她呀。

    “你给我跪下!”林夫人不管她的反应,厉喝。

    林晗嫣下意识的傻傻的跪在了地上。

    林夫人用手指头在她的脑门上用力的戳了几下:“你这个没脑子的东西,谁让你跟二公子吵闹的?”

    “母亲,”林晗嫣这才回过神来,不看相信的喊了一声:“他和皇甫逸轩逼迫我大哥幽禁了父亲和您,我不该跟他吵闹吗?”

    “你以为你现在还是尚书府里的小姐呢,在这里耍大小姐脾气。”林夫人又用力的戳了几下,恨铁不成钢的骂道:“你父亲被幽禁于府中,你大哥只是兵部一个小小的主事而已。要不是你使计**了二公子,就你现在的身份连给他做妾的资格都没有。你还敢闹,是想被赶出府去吗?”

    林晗嫣愣住,瞪圆了双眸,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些。她只是觉得,她和皇甫煜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他们之间不存在这个问题的。只要她愿意,皇甫煜这辈子都独宠她一人的。

    见她不语,林夫人更加的生气。暗自悔恨,那些年不应该一心认为她会嫁入王府做世子妃,想着让她用那活泼、不扭捏的性格去讨好夙英,而疏忽了对她的教导,才导致她做出一连串没有脑子的事情。

    深深的,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林夫人有些无力的坐在了椅子上,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

    林晗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也没有说话。

    屋子里一片寂静。

    红儿听见屋子里没有声响了,心里颤了几颤,不断的朝着屋内张望。

    皇甫煜怒气冲冲的走出院子,大步朝着皇甫逸轩的院子里走来,刚到半路,意识到自己的情绪不好,这才放缓了脚步,重重的吐出了几口浊气,慢慢的走进了院子里。

    天色将暗,屋内掌起了灯,透照出了屋内两人的影子。

    青鸾和朱篱被爱妻心切的文松和郭飞接走了,院内只有皇甫毅和周安候着。见皇甫煜进了院子以后,只是瞧着屋内一言不发,心里疑惑。

    皇甫毅走到他面前,轻声问:“二公子,您有什么事吗?”

    皇甫煜回神,问:“大哥回来了?”

    “世子刚回来。”

    皇甫煜轻轻“哦”了一声,踌躇了一下,对着屋内喊道:“大哥,大嫂,我可以进来吗?”

    一个影子朝外边看来,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进来吧,我和你大哥正说你的事呢。”

    皇甫煜走进屋内。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一左一右坐在软塌上。

    “大哥,大嫂。”皇甫煜喊人。

    “我听说你和林小姐吵架了。是不是你没有告诉他林从文被幽禁了的事?”孟倩幽笑着问。

    皇甫煜满身疲惫,深深的叹口气,坐在椅子上,点了点头。

    “吵吵架也是好事,最起码我们的二公子看起来老成了很多。”见他精神不济,孟倩幽笑着打趣。

    “大嫂,你就别打趣我了,我现在都要后悔死了,要知道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知道的第一天我告诉她了,顾虑了那么久,到头来还是被她误会了。”皇甫煜恢复了一点生气,发着牢骚。

    “活该!”皇甫逸轩出声。

    皇甫煜张了张嘴,没敢反驳。

    “你出来了,把林小姐扔在了屋里?”孟倩幽问。

    皇甫煜摇头:“她母亲在呢。”

    孟倩幽点头,冷不丁的问:“她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火气?叫嚷声整个王府里都要听到了。”

    皇甫煜没有思考,下意识的回答:“那是因为她觉得是我和大哥”后面的话似乎想到了什么咽了回去,改口:“就是怪我没有告诉她呗。”

    “她是怀疑林从文被幽禁的事,是你和你大哥一起策划的吧。”孟倩幽依旧笑着道。

    皇甫煜没有说话,默认。

    “林小姐没有这样的心机,想必是林夫人告诉她的。这是你的家务事,我原本不想理会的,可她要是弄的你们不宁,这人也留不得了。”孟倩幽接着道。

    皇甫煜没有说话。林晗嫣虽然有大小姐脾气,但是也不是无理取闹的主,如果不是林夫人胡乱猜测着说了些什么,她今日不会这样哭闹的。

    见皇甫煜不说话,孟倩幽扬声对外面喊:“周安!”

    周安应声,走了进来:“主子。”

    “你去林府告诉林仲,林夫人在我们府里,让他尽快过来接人。”

    周安应过,转身走了出去。

    林夫人训斥了林晗嫣一顿,瘫坐在椅子上,越想越不妥,今日嫣儿大闹一番,府里的人应该全都知道了,却没有过来看一下,这说明夙英和孟倩幽那个贱人不想理会她们家的事。那可不行,她好不容易才使计住进了王府,决不能就这么白白浪费了,霍然起身,吩咐林晗嫣:“你起来,跟我去你婆婆那。”

    ------题外话------

    推文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作者:凡云玲

    夜宿荒野

    篝火旁,南屏笑问:“威王可知,我此来的目的?”

    北冥倾绝冷然道:“北国江山,为你所想谋。”

    “错了错了,我此来的目的只为你。”她嫣然笑叹,眸含深情,让辨不出是真情,还是假意。

    北冥倾绝被她抵在树上时,还在想要不要杀了这个惑人心的妖女

    ps:本文为撩火文,不羁公主pk禁欲王爷,喜欢的请收个哦,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