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章 撒泼威胁 (一更)
    林晗嫣抬起泪眼,不解的看着林夫人。

    “快起来!”见她不明白自己的意思,林夫人急了,呵斥她。

    林晗嫣急忙站起来:“母亲。”

    “走!”

    林夫人什么也不说,疾步往外走。

    林晗嫣犹豫了一下,跟在了后面出了院门,红儿也不明所以的跟在了后面。

    刚进齐王妃的院子,玲珑就看见了她们。迎上前来:“林夫人,你这是”

    “夙英在吗,我有事找她。”

    “王妃正在看小郡主,林夫人要不然等会儿再过来?”玲珑委婉拒绝。

    林夫人听出了她的话中之意,并没有理会,朝着屋内大喊:“夙英,我来了王府你连面也不见,当真如此看不起我吗?”

    两个小家伙在齐王爷和齐王妃的怀里昏昏欲睡,听到这喊声,小身体颤抖了一下,睁开了眼睛。

    齐王爷的脸色沉了下来,周身的戾气迸发,张嘴想要命令暗卫把林夫人扔出去。

    齐王妃眼疾手快的制止出了他,对他摇头,京城里的人都知道她和蝶清是手帕之交,这个时候让人把她扔出去,恐怕众人会认为是认为尚书府破落了,她们瞧不起了。

    “让她滚得远远的。”齐王爷的声音低沉,不悦。

    齐王妃小声应下,把孩子放到了婴儿车里,迎了出去,笑着小声说道:“我准备明日过去看你呢,不想你这么晚过来吧,走,我们去会客厅说话。”

    林夫人克制了又克制,告诫自己不要冲动,还是没有克制住,酸溜溜的话说出口:“哟,真是落毛的凤凰不如鸡,以往我们母女俩来的时候,哪次不是进你这屋子里叙话,怎地今日就不行了?”

    “王爷在屋子了呢,实在是不方便,咱们还是去会客厅吧。”齐王妃避重就轻的笑着道。

    林夫人话出口,就后悔了,听齐王妃这样说,立刻找了个台阶:“我说呢,凭咱们几十年的交情,你也不可能做出和我们撇清关系的事,是我口太快了,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千万别往心里去。”

    齐王妃不再说话,先朝着会客厅走去。

    林夫人和林晗嫣跟在了后面。

    院子里清静了,齐王爷朝着外面喊了一声:“来人!”

    暗卫飘进了屋里:“王爷。”

    “去盯着,要是她敢对王妃无理取闹,直接扔出府去。”

    暗卫应声,身形极快的去了会客厅。

    坐下,吩咐人上了茶,齐王妃惦记两个小家伙,没空跟她寒暄,开门见山的问:“蝶清,你这么晚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我有什么事你不知道?”林夫人在心里腹诽了一句,嘴上却没有说出来,堆起了笑脸道:“夙英,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想必我府中的情形你也知道,我今日过来就是想让你帮我求个情,让世子高抬贵手,放过我们家老爷,好歹他也曾是风光一时的兵部尚书,如今却落的被幽禁的下场。别说他心里,就是我也不能接受。”

    “这个我恐怕是帮不了你。”齐王妃直接拒绝:“轩儿做事自有他的主张,我不便干涉,也不能干涉。”

    “你”林夫人一时气结。想她何时受过这样的窝囊气,如今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了,连这个小小的面子也不给她。

    深吸一口气,再深吸一口气,勉强压下心里不断升起来的怒火,面上依旧维持着笑容道:“夙英,你就算是不看在我的面子上,也总该看在嫣儿的面子上吧,她和二公子已经有夫妻之实,很快就要大婚了。要是被人宣扬出去我们林府的姑爷,王府的二公子伙同他的世子好哥哥,逼迫我的儿子幽禁了他的父亲,不知皇上会做何想,朝中的官员会做何想,天下人会做何想?”

    齐王妃微微皱眉:“蝶清,你莫要胡乱猜测,煜儿现在掌管着府里的生意,没有进入朝堂的打算。所以这样的事他不会参与的。还有,并非是轩儿逼迫林从文,是因为林从文精神已然有了异常,长此下去,会出大事的,恐毁了林府,所以”

    见齐王妃不帮忙,林夫人也撕破了脸皮,不再端着笑脸,而是打断了她的话,“你不要找说辞了,什么叫精神有了异常,我整日呆在老爷身边,我怎么不知道?我看你们就是因当初我们没有痛痛快快的答应退亲,而借机报复我们。”

    齐王妃站起来:“你要这样说,我们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你若是想要在府里住些时日陪陪嫣儿,我们欢迎至极,如果是来求我帮忙的,对不起,爱莫能助。孩子闹觉,王爷一人哄不了,我回去了。”

    说完,往外走去。

    林夫人噌就站了起来,挡在齐王妃的面前,威胁道,“蝶清,今日你要是不帮我这个忙,我明日进宫去见太后,让她老人家评理。”

    齐王妃的脸色也沉了下来:“随便,只要你能见到太后就行。”

    林夫人气的差点吐血,她如今这个身份,别说进宫了,恐怕连宫门也靠近不得。

    齐王妃不再理会她,绕过她的身体朝外走去。

    眼看就要走到门口了,林夫人尖利的嗓音在身后响起:“你站住!”

    齐王妃充耳不闻,依旧朝着外面走去,

    林夫人在身后疾步走过去,手刚搭在齐王妃的肩膀上,就见一个黑影从外面跃了进来,拎起林夫人往外走。

    “母亲!”看到这一切的的林晗嫣惊喊出声,快步追了上去,朝着对方打出了一掌:“你做什么,放开我母亲!”

    林夫人也同时尖叫出声,拼命捶打黑衣人:“你做什么?你放开我!”

    黑衣人拎着她的手未松开,转身接了林晗嫣一掌。

    他岿然没动,林晗嫣“噔噔噔”一连退后了好几步。

    黑衣人抓着人继续往外走。

    齐王妃出声阻止他:“把人放下!”

    黑衣人是暗卫,从小接受的训练是听从主子的命令。要是以前,他就当没听见,继续拎着人往外走,可现在情形不一样,王妃似乎是拿捏住了王爷,要是他不听话的话,王妃给王爷一告状,自己照样没有好果子吃。停住脚步,松开了抓住林夫人的手。

    林夫人惊魂未定的跌坐在地上,不断地喘着粗气。

    林晗嫣急忙上前来扶起她:“母亲。”

    然后抬头不满的喊了一声:“王妃!”那声音里的责备之意凡事有耳朵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齐王妃心中暗叹了一声,想着自此以后,嫣儿恐怕与自己会有隔阂了。盯看着林晗嫣,道:“嫣儿,扶着你母亲去你的院子里歇着吧,至于林府之事,我还是那句话,爱莫能助。”

    林晗嫣咬住嘴唇,眼睛里有了些许恨意。在这略有些黑沉的傍晚,齐王妃看不清楚,却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长叹了一口气,不再理会母女二人,转身去了自己的院子里。

    林夫人站在原地,眼里发出愤恨的光,要不是有暗卫在一旁虎视眈眈的盯着,大有和齐王妃拼命的架势。夙英这个贱人,从小身份就比自己高,自己想方设法的接近她、巴结她,哄骗着她当初把肚子里还没有出生的孩子指腹为婚,想的就是有朝一日,自己有难了,以她的性格,肯定会出手帮一把。可没想到,到头来鸡飞蛋打,自己什么也没有得到,还惹了她不高兴,让她的儿子对付林府。这个仇她记下了,早晚她会找个机会报复回去。

    齐王妃的身影不见了,母女两人也同时收回了视线,林晗嫣搀扶好林夫人:“母亲,走吧。”

    红儿也赶快上来搀扶。

    林夫人吓得有些腿软,几乎是被两人架着走的。

    暗卫的眼光像刀子一样,一直盯在三人的身上,看着她们消失的回客厅的外,才回了齐王妃的院子里,隐匿去了暗处。

    林府内。

    伺候林夫人的丫鬟,听完了管家的训斥后,回了院子里,发现林夫人不见了,吓得连滚带爬的去禀报管家。

    管家听闻,额头上立刻冒出了冷汗,急慌慌的跑步告诉了林仲这个消息。

    林仲夫妇坐在会客厅里没动,正在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听了管家的禀报,惊得同时站了起来,跑去幽禁林从文的院子里。

    说是幽禁,只不过是卸了林从文的武功,命人整日看管着而已,至于其他,一切照旧,还是住的原来的院子,吃穿用度还是和以前一样。见林仲进来,精神越发有些癫狂的林从文伸出手,朝着林仲扑来,嘴里大骂:“你个逆子,竟然敢幽禁我,我掐死你。”

    看守的人自然不会让他碰触到林仲,两人上前,阻拦住了他。

    林从文不甘心:“你个逆子,你做出这样泯灭人性的事,会遭报应的。”

    “爹!”林仲开口,声音里有着隐忍的痛苦:“你若是再这样执迷不悟下去,整个林府恐怕都会跟着你陪葬的。”

    “哈哈哈哈,”林从文仰天长笑,“这林府是我一手建起来的,自当是毁在我手上。”

    “您就不为府中这上百人考虑吗?”林仲沉痛的问。

    “他们的贱命都是我给的。我要他们生,他们就得生,我要他们死,他们就得死。”

    看着眼前形若癫狂的林从文,林仲生出了一股无力感。闭了闭眼睛,再次睁开,不再理会林从文的叫嚣,屋里屋外,整个院子里都细细的找了一遍,没有找到人,直到看到了轻便的梯子,心里涌起不好的感觉,急声命令管家:“把府里的人分散出去找夫人。”

    管家应声,转身小跑着出去下令。

    府中大半都派出去了,找了很长的时间,没有回音。

    林仲急的在回客厅内转来转去,心里各种不好的想法涌上来,正自着急间,管家领着周安而来。也未客气,周安便道:“林夫人去了王府,世子妃命林公子去把人接回来。”

    周安的心沉了下去。母亲离开已有一个多时辰,世子妃才派人来告知,恐是在府里闯了大祸,思及此,拱手,谢过周安。等周安转身离去,急忙吩咐人牵了马来,纵身跃上,狂奔到了王府门前,下马,仍缰绳,大步朝着府内走。

    周安已等在了府前,道:“林公子,林夫人在二少爷的院子里,世子妃吩咐您来了直接过去即可,不用过去拜见世子和她了。”

    林仲点头:“帮我谢过世子妃。”

    脚步匆匆的直接来到了皇甫煜的院子里。

    天色已晚,屋里掌上了灯,窗棂上映出了两条人影,林夫人那高昂的声音也不断的传出来:“嫣儿,你听好了,以后你就是这二公子的正妻,要挺直了腰板,决不能受她们的拿捏,要不然,连母亲也不会受到他们的尊重,看今天的事情你就明白了”

    林仲的心沉到了谷底,一路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母亲真的是来怂恿小妹的。

    候在门口的红儿看到了林仲,惊讶的喊出声:“少爷!”

    屋内没了动静,林夫人反应过来,红儿这一声少爷喊得是林仲,利索的站起身,跑到屋门边,试图关上门,阻止林仲进屋。急忙对着红儿惊喊:“不要让这个逆子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