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七一章 一夜未归 (二更)
    已然来不及了,林仲的大手推在了还有一点空隙的屋门上,声音低怒:“母亲!”

    林夫人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顶住门,还不忘招呼林晗嫣:“快过来,帮母亲阻止这个逆子进来。”

    林晗嫣犹豫了一下,就要走上前来。林仲用力,把门推开。

    林夫人控制不住的身子后滑,眼看就要支撑不住,索性放弃了用力,站直了身子,猛然伸出手,朝着林仲的脸上抓来:“你个不孝的东西,我挠死你,看你以后如何见人。”

    林仲没动,林夫人的手落在了他的脸上,长长的指甲滑过他的脸,阵阵咝咝啦啦的疼痛传来。

    林晗嫣从未见过自己雍容高贵的母亲像泼妇一样的这一面,愣在原地。

    林仲只是微皱了下眉头,沉着声音问:“母亲,可解气了?能否随着儿子回府?”

    刚才只是气怒之下的反应,看到林仲脸上浮现出的清晰抓痕,还有滴滴的血珠渗出来,也是愣住,不敢置信的看了看自己收回的手,抬起头看了看林仲,后悔的再次伸手想要抚摸他的脸一下:“仲儿,母亲”

    林仲偏头躲过:“我无碍,母亲若是气消了,还是随儿子回府吧。”

    回府两字入耳,林夫人收回了自己的手,后退了几步:“不行,我不能回去。”

    “母亲应当知道,小妹的身份现在尴尬,您呆在这里是不合适的,会被京城里的人笑话的。”林仲试图劝说。

    林夫人一副满不在意,完全豁出去的模样,挥手:“谁爱说什么谁说什么,谁爱笑话谁笑话,母亲就是呆在这王府里了,哪也不去。”

    “连父亲也不管了吗?”林仲压着火气问。

    提起林从文,林夫人的火气大了起来,嗓音也尖利无比:“你这个逆子,还有脸提你的父亲,要不是你幽禁了他,你父亲现在还是四品大员,我也不会落得这个凄惨的地步。都是你,都是你这个逆子,听从他们的怂恿。做出如此不孝的事。”

    林仲闭了闭眼睛,压下心里的火气,声音更加的低沉:“母亲,父亲当日的情形你也见到了,要不是世子及时阻止,恐怕我们林府早已不复存在了,我并非是受了世子的怂恿,而是为了府里百余人的性命,不得不如此做。”

    林夫人的嗓音更加的尖利,“少给我说这些,你父亲当时也是一念只差,过去就好了。偏偏皇甫逸轩那个狗东西不依不饶,他就是报复当年我和你父亲没有痛痛快快的答应退亲”

    “母亲!”林仲高喝了一声,打断她未说完的话,“您不要乱说话,不是这样的”

    从小到大,林仲即使脾气再火爆,也没有大声对自己说过一句话。就是被幽禁的这些日子,他也会每天去自己的院子里给林从文和自己早晚问安的,从来没有间断过。现在他却呵斥自己,林夫人脑中一片轰轰作响,根本就没听见林仲说了什么,瞪圆了双眸,脸上露怒色:“仲儿,你竟然呵斥母亲?你怎么可以为了外人,对母亲这样不孝。”

    林晗嫣也是忍不住了,责备林仲:“大哥,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母亲?”

    看着眼前蛮不讲理的母亲,不辨是非的小妹,林仲感到有些心力交瘁,“小妹,母亲刚才的话是大不敬的话,你也听到了,这要是传到世子的耳朵里,你觉得我们林府还保得住吗?”

    林晗嫣动了动嘴唇,好半天才喏喏道:“那你也不应该呵斥母亲。”

    “小妹,关于幽禁父亲之事,改日我会详细的告诉你,今日无论母亲对你说了什么,你都忘掉,就当她从来没有说过。”

    林晗嫣刚要张嘴再说话,林仲没给她这个机会,接着说道:“别忘了你如今的身份,别说你没有大婚,就是大婚了,也别仗着二公子对你的好,做出一些不该做的事,消磨了二公子对你的好,到时你后悔都来不及。”

    林晗嫣的脸色唰就白了,眼泪也随之涌出来,嘴唇颤抖了好一会儿,才带着哭意说:“大哥,你怎么诅咒我?”

    “大哥不是诅咒你,大哥是为了你好。在王府里,只要你安分些,做好你分内的事,不会有人为难你,而你也会一辈子衣食无忧的,否则的话,大哥也管不了你的。”

    话落,没等林晗嫣反应过来,对着处于呆愣行态的林夫人伸手一指,点住了她的穴道:“母亲,得罪了。”

    林夫人的眼眸瞪的更大。

    林晗嫣惊叫出声,“大哥,你怎么可以这样做?”

    林仲蹲下身,背好不能动的林夫人,站直腰身,道:“小妹,大哥言尽于此,你要是明白,以后林府的事不要再插手了,好好的做你的二少奶奶吧。”

    说完,背着林夫人大步沉稳的朝着府外走去,心里却沉的厉害,不敢想,也不能想王府里的人是一个什么态度,但他知道,林晗嫣和皇甫煜的事情要到头了。如果她再不知道珍惜,后果

    府门外,一辆林府的马车停在外面,林少夫人站在马车外朝着府内张望,看到林仲出来,急忙迎了上来。看清他背上的人时,低声道:“我知道你带着母亲没法回府,便命人赶了马车过来。”

    林仲点头,沉默不语,走到马车边,将林夫人放在了马车上,等自己的妻子也上了马车,吩咐车夫回府。自己去了拴马桩边解开缰绳,翻身上马,跟在马车后面回了林府。

    林家三人的对话原封不动的传到了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以及皇甫煜的耳朵里,孟倩幽笑着道:“这林仲脾气虽然火爆,在大是大非前,还是拎得清的,确实是个可用之人。”

    皇甫煜却没有说话。

    皇甫逸轩冷眼看着他。

    接受到皇甫逸轩冰冷的目光,皇甫煜微微一愣,不知道自己又怎么惹到他了。

    看着他的表情,孟倩幽失笑。

    见皇甫煜还坐着不动,皇甫逸轩恨不得一脚将他踢出去,这个没眼力劲的东西,不知道自己忙了好几天了,天天深夜才回府,幽儿都睡着了,好容易今天忙完了,早点回府来,他却坐在这里,半丝走的意思也没有。

    皇甫煜发愣,张着嘴看着皇甫逸轩越来越黑的脸色,脑子还是一片懵。

    “林家的人走了,你还不回你的院子里去安抚一下。”皇甫逸轩冷着声音道。

    皇甫煜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这是碍了眼了。慌忙的站起来,拔脚就往外走,快要走到门口时出声:“大哥,你和嫂子亲热吧,我不打扰你们了。”

    “砰!”有什么东西砸在被皇甫煜眼疾手快关上的门上的声音,笑骂声也随之响起:“混账东西!”

    像个恶作剧般得逞的孩子,皇甫煜笑出了声。

    等出了院子,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不见,他不明白了,同样是青梅竹马的情谊,为什么大哥、大嫂一直琴瑟和鸣,恩爱如初,而自己和林晗嫣却有些越走越远了呢。

    走到自己的院子前,看着屋内的灯光,映照出那个坐在软塌上的影子,不知为什么,皇甫煜一点想进去的**也没有,思索了一下,转身,又去了齐王妃的院子里。

    这一夜,林晗嫣苦苦等了一夜,皇甫煜却没有回来。林晗嫣惊慌了,耳边响起林仲的话,彻底的慌了。天还没亮,便打开门,要出去寻找皇甫煜。却被强撑着不敢睡着的红儿拦下:“小姐,你要去哪?”

    林晗嫣的声音里有不可抑制的惊慌:“我要去找煜哥哥,我要问问他,昨夜为什么没回来?”

    红儿的睡意全吓跑了,立刻清醒了过来,“小姐,天还没亮,王府里的人还在睡觉呢,你要是把府里的人吵醒了,二少爷会更加的怪罪你的。”

    林晗嫣六神无主了,抓紧了红儿的手:“红儿,那我该怎么办?煜哥哥一晚上没回来,肯定是厌弃我了,不喜欢我了,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小姐别急,二少爷没回来,肯定是有紧急的事要做,你稍安勿躁,等天明了,奴婢出去打探一番。”这番安慰的话说出来,红儿自己也不相信。她明白,二公子是故意不回屋的,因为昨天晚上她清楚的看到了二公子在院外的身影,站了一会儿就走了。可是她不敢说,也不能说。现在她和小姐的依靠只能是二公子了,要是惹了二公子的厌倦,后果她不敢想。

    林晗嫣却听了进去,看看黑漆漆的天,扯着红儿的手回了屋。她从不知道,没有了皇甫煜的屋子,是这样的冷清,冷清到令她窒息。

    天亮时分,府里的下人陆陆续续的起床,做早饭的做早饭,打扫的打扫,各司其职的忙碌着。

    实在有些撑不住了,昏昏欲睡的林晗嫣猛然惊醒,推了推再自己身边已然入睡的红儿:“红儿,快起来,天亮了,你去打听煜哥哥去哪儿了。”

    红儿从睡梦中惊醒,急忙起身,应了一声,急急忙忙就往外走。

    “你等一下!”林晗嫣在身后喊。

    红儿停住脚步,回头。

    “你回去换身衣服,再梳洗一下,别让煜哥哥看到你这凌乱的样子。”林晗嫣吩咐。

    红儿回过神来,应了一声,去了侧房,打扮清洗了自己,才走出院子,直接朝齐王妃的院子里走去。

    皇甫煜昨夜去了齐王妃的院子里,在齐王爷不善的眼神下,只敢微微逗弄会孩子。厚着脸皮,蹭过晚饭后,是想回自己的院子的。可是一想到白日里林晗嫣的行为,头痛至极,不愿回去看她那永远掉不完的眼泪和受了天大委屈的表情,索性去了客房,倒头睡下。

    没有了林晗嫣在身边,暂时抛却了那些烦人的事,皇甫煜竟然一夜好眠,睡得很深。

    得知皇甫煜没有回房,齐王妃皱眉,吩咐玲珑:“你去问问府中人,看看有没有人看到煜去哪儿了。”

    玲珑应声,快步走出打听,不一会儿回来,“王妃,二公子去了客房。”

    “这个不知事的东西,你去,喊他回屋,就说我说的,今日不允许出府,好好陪嫣儿一天。”齐王妃命令。

    玲珑应声,再次走了出去。

    红人给齐王妃行过礼后,匆匆忙忙的跟在后面。

    来到王府的客房,听到屋内没有动静,玲珑知道二公子还没醒,可是王妃的命令也不敢不执行,鼓起勇气,朝着屋内喊:“二公子,您在里面吗?”

    睡意朦胧中,听见有人喊自己,皇甫煜没有答应,撩起被子盖住了自己的头,难得睡个安稳觉,是哪个没眼力的东西在院子里大呼小叫,等他清醒以后,看不扒了她的皮。

    没有听见回声,玲珑只好扬高了声音,再次喊了一声:“二公子,您在里面吗?”

    还是没有回应。

    红儿有些着急了,也跟着喊了一声:“二公子,你在里面吗?”

    皇甫煜被彻底吵醒,不情不愿的睁开眼,心头火气,对着外面怒喊:“滚!”

    玲珑和红儿不敢再吱声。

    没有了动静,皇甫煜欲要在睡一会儿,玲珑有些小心翼翼的声音在院子里响起:“二公子,王妃命令您即刻回屋去陪林小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