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七二章 毁灭的打击(一更)
    屋内没有了动静。

    玲珑和红儿两人也不敢说话,静静的立在院子里等着回话。

    好半晌以后,屋子里才传出皇甫煜有些无奈的声音:“知道了,你去告诉母妃,我一会儿就回自己的院子里去。”

    玲珑应声,转身出了院子。

    红儿犹豫了一下,也跟着出来。

    皇甫煜虽然答应了,还是有些不情愿,听到两人的脚步声远去,又闭上了眼睛,原本是想醒醒盹就回去的,可是不知怎地,一会儿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红儿回去给林晗嫣说了,林晗嫣欢喜的收拾好了自己,坐在椅子上等候。想着,等皇甫煜回来以后,自己绝不要再发脾气,也不要无理取闹,一定要好好的跟他谈谈,让他原谅自己昨日的行为。

    可坐等右等,等了两刻钟以后,皇甫煜还没有回来,林晗嫣有些着急了,催促红儿再去喊一遍。

    红儿刚才已经听出了皇甫煜声音里的火气,哪里还敢去。要是真的惹怒了二少爷,被赶出府去,那她的下场可就凄惨了。只得耐心的安慰林晗嫣:“小姐,王妃命令二公子今日不许出府,好好的陪你一天,你不要心急了,安稳的等着就行了,说不定二少爷去给王爷和王妃请安了,一会儿便过来了。”

    又过了两刻钟,皇甫煜还没有回来,林晗嫣彻底坐不住了,站起身:“煜哥哥怎么还不回来,我去找他。”

    红儿阻拦不住。

    林晗嫣出了门,还没走出院门,皇甫煜从外面走了进来。

    “煜哥哥!”林晗嫣欢喜的了过去。

    皇甫煜的眼光闪了闪,扶住了她,尽量放柔了声音问:“吃过早饭了没有?”

    林晗嫣摇头,一副娇俏喜人的模样:“没有,等着煜哥哥回来一块吃。”

    好久没有看到林晗嫣这种小女人的模样了,皇甫煜愣了下。

    林晗嫣挽住了他的胳膊。

    皇甫煜回神,吩咐红儿:“摆饭。”

    红儿应声,去了厨房。

    饭菜很快摆好。

    皇甫煜夹了一些菜放在林晗嫣的碗里。

    “谢谢煜哥哥,”林晗嫣欢喜道谢,仿佛昨日的争吵根本没有发生过。

    皇甫煜也不再提起,埋头,小口的吃起来。

    趁他不注意,林晗嫣偷偷的打量他,见他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猜不透他心里想的什么,咽下口里的饭菜,迟疑的说道:“煜哥哥,昨日我”

    皇甫煜打断她要说的话,又给他夹了一些菜,“昨天的事过去了就过去了,我们不再提了,好好吃饭。看你,最近瘦了好多,多吃点。”

    这是一句话关心的话,林晗嫣却在里面听到了敷衍的味道,心里发沉,香喷喷的饭菜也变得无味起来。

    一顿饭沉默的吃完,吩咐红儿领人收拾干净,两人坐在屋内,静默不语。

    皇甫煜是不愿说话,林晗嫣咬唇不知该如何说。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沉默半晌,皇甫煜对着外面吩咐:“贺一,去把账本拿来,今日我们不出府,正好在府里盘下账。”

    贺一应声,很快搬了厚厚的账册过来,放在皇甫煜面前的桌子上,恭敬的退了下去。

    皇甫煜拿起最上面的一本,认真看起来,

    林晗嫣咬唇,好一会才试探着开口:“煜哥哥,你可以教我看账本吗?我以后想帮你。”

    皇甫煜拿着账本的手一顿,手指用力的捏了捏账本的一侧,压下心里莫名窜上来的火气,抬头,勉强露出笑脸:“还是不要了,盘点账目是很费神的,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养好身体,等着我们大婚。”

    以前的皇甫煜是不会拒绝自己的任何要求的。林晗嫣几乎要将嘴唇咬出血来,恨不得过去把他手里德账本扔掉,质问他是不是已经厌弃自己了。可是她不敢,她怕皇甫煜真的承认了,她不知自己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为了他,她抛弃了矜持,抛弃了自尊,抛弃了脸面,不顾一切的做出了那样丢人现眼、伤风败俗的事。现在还没有大婚,皇甫煜就厌弃了她,那她

    不敢再想下去,也不敢再打扰她,林晗嫣后退了几步,想要坐到软塌上去静一静、好好想一想,接下来自己该怎么做。刚一转身,腹部却有一阵剧痛传来。强忍着走了几步,还没有走到软塌边,就已经疼的不行了,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滚落下来,吃撑不住,虚弱出声:“煜哥哥,我”后面的话疼的没有说出来。

    皇甫煜听出她声音有异,抬起头,看到她的样子吓了一跳,急忙站起身,一个大步迈到她的身边,着急的问:“嫣儿,你怎么了?”

    “我我肚子疼!”捂着肚子,断断续续的说完这几个字,林晗嫣疼的站不住了,朝着地上倾斜而去。

    皇甫煜一把抱住她,将她放在了床上,着急的大声命令:“贺一,拿我的腰牌去快去把姜太医请来。”

    贺一应声,走进屋内,皇甫煜将腰牌扔给他。贺一接过,身形极快的出了王府。

    皇甫煜拿出身上的帕子,轻柔的给林晗嫣擦拭额头上的汗珠,柔声安慰:“嫣儿,忍一会儿,姜太医很快就来。”

    林晗嫣点头,已经疼的说不出话来了。

    贺一极速出府,自然引起了府中人的注意,管家过来禀报了孟倩幽。

    皇甫逸轩今日没有出门,难得待在家里。孟倩幽得了禀报后,看向皇甫逸轩,见他斜倚在软榻上不语,知道他是不愿意让自己管二人的事,道:“知道了,下去吧。”

    管家应声,退了下去。出了院门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以往世子和世子妃得知了二公子那边有事,第一时间赶过去,现在

    管家摇了摇头,去忙活自己的事去了。

    贺一请了姜太医,两刻钟以后才回来,林晗嫣疼的已经快昏过去了。

    看她昏昏欲死的模样,姜太医不敢怠慢,放下医箱,手搭在了林晗嫣的脉搏上。

    皇甫煜已经急的满头大汗,此刻焦急的看着姜太医。

    姜太医的眉头深深皱起,表情也有些凝重起来。

    皇甫煜的心往下沉,语气急切:“嫣儿”

    姜太医伸手阻止了他,示意他不要说话。

    皇甫煜只好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一边给林晗嫣擦拭额头上的汗珠,一边焦急的等着姜太医的结果。

    号完一只手,姜太医示意林晗嫣把另一只也伸过来。又是一会儿漫长的等待,姜太医才松开了手,看向皇甫煜,有些欲言又止。

    “嫣儿到底是怎么了?”皇甫煜再次开口急切的问。

    看了眼躺在床上疼的满头大汗的林晗嫣,姜太医轻轻的叹了口气,“我开副方子,二公子命人抓来,熬好了以后先给林小姐喝下去。”

    “好,你快开!”说完,吩咐红儿:“准备好笔墨。”

    在皇甫煜看账本的桌上有现成的笔墨,红儿急忙摆好,姜太医起身,走到桌子前,写下了一个方子。

    “贺一,你速去抓来!”皇甫煜命令。

    贺一现身,进屋接过方子,飞速离去。

    药抓来,熬好,皇甫煜亲自给林晗嫣喝下去,又等了两刻钟,药效发挥了作用,林晗嫣的疼痛才慢慢的消失了下去,整个人放松下来,身体如同水里泡过一般,都湿透了。

    皇甫煜心疼不已,自责不语,不明白昨夜自己是犯了哪阵混了,非不愿意回屋休息,嫣儿肯定是着急了,才引发了身上的疼痛。

    伸手擦干她额头上的最后一滴汗珠,柔声问:“还疼吗?”

    林晗嫣感觉自己就像是在生死边缘走了一圈,又活过来了。后怕和恐惧齐齐涌了上来,眼泪喷薄而出,哽咽着点头。

    皇甫煜的声音更柔:“别哭了,是煜哥哥不好,煜哥哥以后再也不这样做了。你这刚喝了药,千万别太激动了。”

    林晗嫣真想嚎啕大哭出来,想到有姜太医在场,强自忍着自己的情绪,却还是小声呜咽出声。

    皇甫煜拍着她的身体,轻声的安慰她,好一会儿,林晗嫣才止住了哭意。

    姜太医在一边看着暗自摇头,这林家小姐以前在京城也算是个有名气的大家闺秀,现在却把自己弄成了这幅模样,要是再知道自己不能,想到这,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叹息声“唉!”

    这一声,惊动了情绪刚刚稳定下来的林晗嫣和松了一口气的皇甫煜,两人同时看向他。

    林晗嫣出声道:“多谢姜太医了,不知我得的是何种病症,怎的疼的这样厉害?”

    姜太医看着两人,嘴唇动了动,不知该如何说。

    “无防,有什么事姜太医直说就是。”皇甫煜也没有多想,要跟着说道。

    直直的看着两人,姜太医的神情有些沉重。

    林晗嫣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声音里带着些许的颤意:“姜太医,我莫不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吧。”

    姜太医摆手:“林小姐想多了,你这病对身体无害。”

    林晗嫣松了一口气,随即又问:“那我这是怎么了?”

    姜太医没有回来答,而是说道:“林小姐出了这满身的汗,身上的衣服应该都湿透了,还是先去清洗一下,换身干净的衣服吧,免得再着凉了。”

    她这样一说,林晗嫣也感觉浑身黏糊糊的难受,看向皇甫煜,眼神中明明白白的表达出她想要洗澡的意思。

    姜太医还没走,皇甫煜有些为难。

    姜太医背起药箱,道:“二公子吩咐人领我去会客厅吧,等你忙完了就过来。”

    姜太医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让皇甫煜安排好了林晗嫣之后,去会客厅,自己有话要对他说。

    可惜呀,一门心思的为林晗嫣身体担忧,皇甫煜并没有听出他话里的意思,吩咐人领着姜太医去了会客厅。又吩咐人打好了热水,亲自把她抱到了净房。想到她刚才疼了半天,没有了力气,又亲自帮着清洗干净了身体,绞干了头发,穿戴好了以后,又抱回了自己的屋子里,把她放在床上,给她盖好薄被柔声道:“你好好歇息,我去见姜太医,很快回来。”

    林晗嫣拉住他的手,含羞带怯的眼睛里满是请求:“煜哥哥,您还是让姜太医过来吧,我一刻也不想离开你。”

    皇甫煜怜惜的亲了她额头一下,点头:“好,听你的。”

    所以,当姜太医再次过来的时候,在心里骂了皇甫煜这个没脑袋的东西一百遍,自己都说的那么清楚了,他是没长脑子吗,怎么会没有听出来。

    一路腹诽着又回了皇甫煜的屋子里。这次不再客气,也不在拐弯抹角,直接开口问:“林小姐是不是服用过假孕的药物?”

    一句话,林晗嫣和皇甫煜两人愣住。

    好一会儿,林晗嫣才白了脸色,紧紧的抓住皇甫煜的手。

    皇甫煜脸上满满的羞愧,上一次林晗嫣的怀孕确实是他花高价从外面买来的假孕药,目的就是逼迫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两人给他们想办法让太后收回懿旨。抬头,看向姜太医,不隐瞒的点头:“服用过!”

    “林小姐一次服用的假孕药太多了,伤及了子宫,恐怕以后再也不能有孩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