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七三章 以死相逼 (二更)
    “林小姐一次服用的假孕药太多了,伤及了子宫,恐怕以后再也不能有孩子了!”林晗嫣的脑子里轰轰作响,周围的一切都听不到了,只有姜太医的这句话在脑子里回荡。

    皇甫煜也是愣住,不相信的睁大眼,死死的瞪住姜太医,希望自己的震慑能起到作用,让他把刚才说出来呃话收回去。嫣儿以后再也不能有孩子了,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见两人明显一副不相信的神情,姜太医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二公子,林小姐,在下医术浅薄,要不然让”

    “啊!”

    没等他说完,林晗嫣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喊,吓得姜太医一个激灵,立刻住了口。

    皇甫煜也是吓了一跳,急忙搂住了林晗嫣的身体:“嫣儿,别激动,别激动,这一定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林晗嫣紧紧的抓住皇甫煜的衣服,声音里充满了绝望。几乎崩溃的大叫:“我以后怎么怎么办?怎么办?”

    皇甫煜将她搂的更紧:“不会的,上天不会这样对我们的,一定是姜太医诊断错了。”

    “对对对!”林晗嫣在皇甫煜的怀里连连点头:“一定是,一定是,我怎么会不能生孩子,我怎么可以不能生孩子,对,一定是他弄错了。”说完,抬头,猛然推开了皇甫煜,下床,赤脚走到姜太医面前,看着他的眼睛逼问:“你这个庸医,你是不是诊断错了,我好的很,怎么会不能生孩子?”

    任何女人听到这种事情都会接受不了的,姜太医理解,没有怪林晗嫣,反而说道:“林小姐,在下的医术确实浅薄,不如请世子妃过来给你诊断一下。”

    “好好好,”皇甫煜回过神来,急切的应声:“请大嫂,我立刻请大嫂过来帮你看看。”说完,张嘴,就要吩咐人。

    “不要!”林晗嫣又是一声尖叫,回到皇甫煜身边,急急的请求:“煜哥哥,不要让她过来,不要让她过来。”

    皇甫煜被林晗嫣不能有孩子的事弄懵了,脑袋一时转不过弯来,没有反应过来她话里的意思,劝她:“嫣儿,姜太医说了,大嫂的医术高明,她一定能诊断出你到底有没有事的。”

    “我说不要!”林晗嫣泪流满面,崩溃的大叫:“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

    皇甫煜慌忙将她搂在怀里,“好好好,不要喊大嫂,你先冷静一下!”

    林晗嫣一把推开他,咄咄逼人的问:“我怎么冷静?我如何冷静?!都是你,都是你的错,都是你让我这样做的,到头来遭到报应的却是我,为什么,为什么?”

    眼看林晗嫣到了崩溃的边缘,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要往外说。姜太医赶紧拎好自己的药箱,急切说道:“二公子,林小姐,我宫里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转头就要往外走。

    “你站住!”林晗嫣在他身后大叫。

    姜太医脚步顿了一下。

    林晗嫣已然冲到了他身后,使力狠命的拽下了他的医箱,狠狠的摔在了地上:“你不许走,你哪也不许去,你要是敢出去告诉别人,我就杀了你,杀了你!”

    医箱盖被摔开,里面的东西哗啦啦的全都散落出来,惊吓到了院子里的下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明白刚才二公子和林小姐还柔情蜜意的,怎么这一会儿功夫又摔起东西来了。

    皇甫煜急忙走上前,将林晗嫣紧紧的抱在怀里,“嫣儿,你冷静一下,姜太医不会出去乱说的。”

    “我不信!”林晗嫣在他的怀里拼命挣扎,疯狂大叫:“我不信,他一直都在等着看我的笑话的,又怎么会不宣扬出去?”

    门外的红儿听林晗嫣的语气越来越激烈,急忙挥手,让院子里的下人退了出去,自己也去了院门外看守着,阻止任何人进来。

    屋内,姜太医听完这句话,气结。却也知道林晗嫣这时候正处在崩溃的边缘,说出来的话大概连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不料他这想法未落,林晗嫣再次挣脱了皇甫煜的怀抱,如疯子一般冲过来,对着他嘶吼:“我知道了,你为什么要这样说,你是想用这个方法,让煜哥哥厌弃我,好让你的孙女进门吧。我告诉你,别做梦了,这一生,煜哥哥只能娶我自己,只能有我一个正妻。”

    没想到林晗嫣会说出这样的话,皇甫煜立刻出声斥责她:“嫣儿,休要胡说!”

    姜太医作为太医院院首,掌管着太医院的几百人,即使宫里的贵人娘娘见了他也要礼让三分,如今被林晗嫣这样说,气得胡子翘了翘,有些失去理智了:“林小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姜家虽然不是什么大户之家,但在京城里还是有些名望的,绝不会放任家里的女孩子给人上门做妾。”

    也不知是哪句话刺激了林晗嫣,反而使得她越发的疯狂了,冷笑了几声,语气不屑:“姜太医说这话之前,先看看自己的老脸还在不在,那日我明明看见,你那好孙女被煜哥哥救了以后,搂着他的脖子不放的。”

    “你”姜太医气得眼前一黑,身子晃了几晃。

    皇甫煜上前,一把扯过林晗嫣,怒声呵斥她:“嫣儿,够了!你不要胡说,姜小姐那是正常的保命反应,哪里搂抱我了?”

    林晗嫣抓住了话柄,对姜太医道:“听听,听听,煜哥哥都承认了,你还有脸说你们没存了那份心思,要我说,说不定那天的马车出事也是你们设计的。”

    “啪!”皇甫煜一个巴掌打在了林晗嫣的脸上,“嫣儿,够了,不要再胡说了!”

    林晗嫣愣住,瞪大了双眸,不敢相信的看着皇甫煜。

    姜太医也是愣住,完全忘记了林晗嫣说的话。

    皇甫煜更是愣住,不敢置信的看了看自己的手,再看看林晗嫣瞬间肿胀起来的脸,回过神来,急切的想要给林晗嫣道歉:“嫣儿,我”

    林晗嫣的眼眸似要瞪出来一般,愤怒的指责:“煜哥哥,你打我?”

    “嫣儿,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我”

    没等他说完,林晗嫣犹如发疯一般冲到他面前,猛然推了他一把。

    皇甫煜被推的踉跄着后退了几步,身子撞在了桌子上。

    桌子被撞翻,桌上的账册和笔墨纸砚滑落了一地,又发出一阵响声。

    红儿几乎忍不住要冲进来了,小姐在这样闹下去,王府里以后真的没有她们主仆俩的容身之地了。可刚迈出了一只脚,响起皇甫煜的警告,又默默的把脚缩了回去,担心的看着屋内。

    屋内。

    幸亏姜太医扶了一把,皇甫煜才没有跟着摔倒在地。

    林晗嫣犹觉得不解气,一步一步逼到他面前,一字一句道:“服用假孕药这个主意是你出的,药也是你买来的,如今你还打我,你是不是早就打算好了用这个方法害了我,让我自动离开王府”说到这,伸出手指着姜太医:“好给他那个不知廉耻的孙女腾地方。我告诉你,你休想,这辈子,我们拴在了一起了,我不好过,你也别想过舒坦了。”

    “嫣儿,你在说些什么,你疯了吗?”皇甫煜就像不认识眼前的林晗嫣一样,瞪大了眼睛,惊问。

    林晗嫣点头:“对,我是疯了,被你们逼疯的,我心心念念与你,时时刻刻想要跟你在一起,想了各种的办法,甚至不惜搭上了自己的清白和名声好不容易才跟你在一块了。可是你呢,这王府里的人呢,一个个的都瞧不起我,连我跟他们说话都好像玷污了她们似的。这也就罢了,左右我不跟他们在一起生活。可是你呢,你又是怎么对我的,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推脱大婚,从来没把我放在心上,更可恨的是,你还对我的家里人出手,让我连最后的依靠都没有了。如今连我生孩子的能力都没有了,我能不疯吗?”

    看她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时时刻刻都会发疯的样子,皇甫煜站直了身体,放柔了声音,试图劝说她,“嫣儿,你清醒一些。不能再生孩子,不仅你心痛,我也心痛呀,听我的,你冷静下来,咱们请大嫂再过来看看,万一姜太医诊断的不准确呢?”

    林晗嫣猛然推到了一把椅子,气得胸膛不断起伏,厉声尖叫:“不行,我说不行。孟倩幽那个贱人,上一次明明已经诊断出了我是假有孕,却还是装作没事人一样,看着我们像跳梁小丑一样在她面前表演,要是被她知道了我不能在生孩子了,她肯定会高兴的睡不着了,我不要让她过来,不要让她过来。”

    “好好好,”皇甫煜慢慢伸出手,试图阻止她发疯:“我们不喊大嫂过来,喊其他的大夫过来再重新给你诊断一下好不好?”

    “不行,谁也不行。”林晗嫣踉跄着后退,摇头,脚踩在了一片瓷片上,鲜血立刻冒出来了,将脚底的青砖染红也不自知,嘴里不断的重复:“不行,不行,不能让他们知道。”

    皇甫煜心疼坏了,两个大步上前,将疯狂过后,已然没有了力气的林晗嫣抱去了床上。对着呆愣住的姜太医大喊,“还不快不过来处理一下。”

    “哦,好好好。”姜太医回过神来,弯腰,小心翼翼的捡起地上的药箱,找出要用的东西,走到了床前。

    瓷片扎的很深,姜太医抓住瓷片搂在外面的部分,对着皇甫煜点头:“二公子,扶好了林小姐。”话落,用力,瓷片一出,血也立时喷了出来。

    皇甫煜紧紧的抱住林晗嫣,唯恐她疼的挣扎,姜太医没法上药。

    林晗嫣却毫无知觉一样,连最起码的疼痛反应够没有,只是呆呆愣愣的看着姜太医扔在地上的瓷片。

    姜太医把手里的止血药快速的倒在了林晗嫣的伤口上,血很快止住。姜太医又返身,从药箱里拿出纱布,小心的给她缠好,叮嘱皇甫煜:“二公子,林小姐的伤口较深,得多需要几天才能愈合,这段期间千万不要让她碰水。”

    皇甫煜应声点头应声:“我知道了。”

    姜太医站起身来,走到倒地的桌子旁,从散乱的东西里扒拉出一张纸,放在身边的椅子上,又扒拉出毛笔和砚台,蘸着砚台里仅有的一点墨汁,写好了一个药方,然后站起身:“二公子,这是退热的药方,麻烦你吩咐人去抓来熬好备着吧,要是林小姐发烧了,就给她服下。”

    皇甫煜命令贺一去抓药。

    林晗嫣躺在床上,眼神空洞的看着房顶,一动不动。

    姜太医叹了一口气,重新背起自己的药箱:“二公子,我先走了,林小姐要是再有什么事,您尽管让人去喊我。”

    皇甫煜道过谢,放开林晗嫣,站起身欲要亲自送姜太医出去。

    林晗嫣猛然从床上弹跳起来,快速的下床,捡起刚才被姜太医扔在一旁的瓷片,递在了自己的脖颈上,威胁:“你们谁敢离开这间屋子,我就死给你们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