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七四章 挟恩以报(一更)
    姜太医愣住,皇甫煜大惊失色,想要冲过来夺下她手里的瓷片:“嫣儿,你这是做什么?”。不料,刚迈出一步,林晗嫣握住瓷片的手用力往自己的脖颈上再次抵了一下,颈部立刻有鲜红的血迹渗出来:“别过来,你要是再往前一步,我马上死在你的面前。”

    皇甫煜迈出的脚步收回,“好好好,我不动,咱们有话好好说,你先把瓷片放下。”

    林晗嫣不为所动,指着姜太医,威胁皇甫煜:“你要让他保证,关于我不能生孩子的事半句也不能泄露出去,否则的话,我死在你面前。”

    “好好好,我答应,我给姜太医说,你冷静一下,先把瓷片放下。”

    林晗嫣保持着姿势不变,“你说,我听着。”

    没等皇甫煜说话,姜太医出声:“林小姐,我身为医者,自然会为病人考虑,绝不会轻易泄露病人的病情,就算你不说,我也不会宣扬出去的。”

    林晗嫣冷笑着哼了一声:“要是搁别人身上,我信,可要是搁你身上,打死我也不相信你不泄露出去,因为你受孟倩幽的恩惠太多了,她要是问你,你能保证你不告诉她。”

    “林小姐,世子妃医术高超,就算我不告诉她,她日后还是会知道的,再说了,她身为王府的主子,有些事情是必须要让她知道的。”

    林晗嫣的手往脖颈处又用力的抵了一下,鲜血流得更多了,很快顺着她的脖颈流下来:“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信不信我立刻死在你的面前。”

    “你”姜太医气得无言。

    皇甫煜吓得魂都要飞了,声音里都带着颤意:“嫣儿,你别冲动,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保准任何人都不能知道。”

    林晗嫣仍旧不撒手:“好,你说。”

    皇甫煜无奈,转身,道:“姜太医,怎么说我也救过你孙女一命,我们一报还一报,从此以后,我和嫣儿不再提起救过你孙女的命的事,你也不要把嫣儿不能生孩子的事告诉任何人,包括我的父王和母妃,还有大哥、大嫂。”

    “二公子,这”姜太医有些迟疑,倒不是他想巴结孟倩幽,非得要把林晗嫣不能生孩子的事告诉她,而是不能不告诉。要是二公子和林小姐大婚以后,府里众人才知道这个问题,世子妃还好点,齐王爷说不定会气得去抄了他全家的。

    见他迟疑,皇甫煜也了解他的苦衷,道:“姜太医放心,即便有一天这事暴露了,我父王、母妃和大哥、大嫂知道了,我们会一力承担,绝对不连累你。”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再不答应,自己真的有巴结府中的人之嫌了,姜太医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好吧,二公子,我答应你,就算将来王爷知道了,我也可以帮你承担,你救了我孙女一命,我就用自己的这条命还你,从此以后我们两不相欠。”

    “姜太医,我”皇甫煜也知道自己这样挟恩以报有些过分了。可是眼前的情况摆在这,他若是不这样做,嫣儿冲动之下真的割了脖子,他就是后悔也来不及了,所以,只能是对不起姜太医了。

    姜太医摆手,阻止了他下面要说出来的话:“二公子,不必愧疚,从今日开始,我们两清了,我这心里也踏实了。”

    皇甫煜更加的羞愧,看着姜太医背起药箱,慢慢的走了出去。

    林晗嫣没有阻拦,全身也仿佛被抽干了力气一般瘫坐在地上,手无力的垂下,瓷片掉落在地上,再次发出一声响,摔成了几片。

    皇甫煜一个大步窜到她的面前,用脚把那几块碎片踢的老远,弯腰抱起她,重新放回了床上。对着外面高喊:“红儿,赶快把屋里收拾一下。”

    红儿听到了喊声,小跑着进屋,看到林晗嫣面色苍白,了无生趣的躺在床上,惊呼出声:“小姐,您这是怎么了?”

    林晗嫣又恢复了呆呆的看着屋顶的样子,对她的话充耳不闻。

    红儿还要上前一步,被皇甫煜喝止住:“赶快把屋子里收拾干净了,再来看你们家小姐。”

    红儿的脚步顿了一下,应声,低下头开始快速的收拾屋子。先是把桌子扶起来,摆好,再把掉落在地上的东西按照记忆归回原位,最后拿过扫帚,打扫完了碎片,扔出去之后,急匆匆的回了屋子里。

    “看好你家小姐,我出去一下,马上就回来。”皇甫煜说完,站起身,就要往外走。

    毫无反应的林晗嫣却猛然占坐起身,尖着声音问:“你要去哪儿?”

    “姜太医刚才走的匆忙,没有留下止血的药,我去药房里拿一些,很快就回来。”皇甫煜回头解释。

    看了他一眼,林晗嫣没有什么表情的又直挺挺的躺了回去,恢复刚才的神态。

    皇甫煜出了院子,没有去府里的小药房,却是急匆匆的来到皇甫逸轩的院子里。也没等青鸾禀报,几个箭步窜到门前,撩开门帘就“冲”了进去,神情惊慌的说道:“大嫂,给我些上好的止血药,嫣儿受伤了。”

    孟倩幽指着桌上的一个瓷瓶:“拿去吧。”

    “谢谢大嫂。”皇甫煜也没有多想,拿起瓷瓶,一阵风似的冲了出去。

    看着不断晃动的门帘,皇甫逸轩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孟倩幽没有说话,皇甫煜的院子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即使她们不特意的派人去盯着,也知道肯定是出了大事情。所以,她刚才就拿出了止血药,就怕万一有个事情用的着,没想到还真是用上了。

    揉了揉发痛的额头,当初他们都以为皇甫煜和林晗嫣青梅竹马,两情相许,所以,才想尽办法促成这段姻缘,即使最后林晗嫣是以那种方式进入了王府,也没有人瞧不起她,只要她和皇甫煜两人高兴就好。却没有想到,她作出了一出又一出的幺蛾子,让府里的人跟着操心,这也罢了,可是今日这又是怎么了。竟然闹到了受伤的地步。

    正自沉思间,皇甫逸轩低沉而带着火气的声音响起:“去,把姜太医拎过来。”

    难得待在府里,想要和孟倩幽好好地独处,却碰到这样糟心的事。皇甫逸轩想要把林晗嫣和皇甫煜赶出府的心都有了,再加上两人原本是等着姜太医过来禀报的,谁知那个没眼力的老家伙从皇甫煜的院子里出来后,直接走了,完全没把他这个世子放在眼里。皇甫逸轩的火气更大,吩咐的声音也更加的冰冷。

    周安在心里替姜太医默哀了几下,提身快步飞了出去。

    姜太医脚步匆匆的出了王府,看没人阻拦,松了一口气,坐上了来时的马车,吩咐车夫回太医院。刚走出不远,眼前一个人影一闪,自己腾空而起。哀叹了一声,到底还是没有躲过,闭上了眼睛,老实的任由周安把他拎回了王府,拎到了皇甫逸轩的院子里才放下。

    早已经适应了这种方式的姜太医,落地以后身体也不摇晃了,背好药箱,整理下自己的衣服,走进了屋内。先拱手给两人见了礼:“见过世子,世子妃。”

    皇甫逸轩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姜太医早已想好了答案,恭声道:“世子见谅,恕我不能说,因为二公子以对我孙女的救命之恩相要挟,让我任何人不能说出去。我答应了,以后和二公子两清了。”

    皇甫逸轩不说话,锐利的目光盯着他,周身发出凌厉的气息。

    姜太医被这气息逼迫的很快出了汗,却还是一声不吭的躬身立在原地,一个字也不多说。

    “是和林小姐的身体有关了吧?”孟倩幽笑着问。

    “回世子妃,我什么也能说。”姜太医还是那句话。

    孟倩幽笑着摇头,示意皇甫逸轩收回了那迫人的气息,在姜太医伸手擦拭额头上的汗珠时,冷不丁的问了一句:“难道是林小姐以后不能生孩子了?”

    “啊?”姜太医瞪大了眼睛,抬头,一副惊讶的表情,随后头又低下,恭声回道:“我什么也不能说。”

    皇甫逸轩眯起了眼睛。

    在心里嘟囔了一句老狐狸,孟倩幽笑着道:“既然姜太医什么也不知道,那就请回吧。不过太医院离王府有些远了,还是让周安送你回去吧。”

    姜太医这次是真的惊讶了,在心里暗暗叫苦,他就知道无论说不说,都没有好果子吃,却没有想到孟倩幽会用这种方式惩罚他。别看被周安抓着行走,他跟没事人似的,可是只有他知道,自己这老胳膊老腿的,再多来几次这样的方式,非得废了不可。

    看他一副痛苦的表情,孟倩幽心里暗笑,但是也没有改口,刚才姜太医的那一个“啊”就说明自己猜对了。如果这个时候好声好气的送他出去,林晗嫣知道了,肯定会起疑心,说不定还会闹腾。如果是被周安拎走了的,那足以表明他确确实实没有告诉自己了。

    姜太医再一次老老实实的被拎走了。

    皇甫逸轩的脸色却更加的难看了,转头看向孟倩幽,用眼神询问她是如何知道的。

    林晗嫣不能生孩子,这并不是个好消息,孟倩幽的脸色也凝重起来,道:“姜太医是太医院之首,自然知道给林小姐看过病以后,来给我们回话。但他却没有,直接急急忙忙出了府,肯定是林小姐的病情有不可诉着的地方。可是,我在府里,煜儿竟然也没有派人过来,那就是说林小姐并不是难以启齿的病,而是不可告人的病,我思来想去,也只有这一件让他们合起伙来瞒着我们了。”

    皇甫逸轩的脸色更黑了,收回视线,思索着该如何处理这件事。

    孟倩幽了解他的想法,劝他:“这是煜儿的私事,我们不便插手,我们权当不知道吧,至于父王和母妃哪里,也不要告诉他们了。”

    皇甫逸轩凝眉,问:“我们是不是太纵容他们了,这么大的事也隐瞒下来?”

    “告诉了又能如何呢?事到如今,你是赶他们出府,还是强制煜儿别娶林小姐?无论怎么做,都会被人指责的。你先暂且压下火气,看看他们会如何做,再下决定也不迟。”

    思量了一下,皇甫逸轩缓缓地点头。

    皇甫煜拿了药,风一样回了自己的屋子里,打开瓶塞,倒出一些洒在了林晗嫣的伤口上,血立刻止住,但林晗嫣的脸色却更加的苍白。

    将瓷瓶交给伺候在侧的红儿,皇甫煜起身,走到水盆边,打湿了毛巾,将林晗嫣颈边的血迹擦拭干净,把毛巾扔在地上。慢慢将她扶起来,吩咐红儿:“给嫣儿找套衣服出来。”

    红儿应声,打开衣箱,找出林晗嫣平日里爱穿的衣服,放在了床上。

    “你出去吧。”皇甫煜吩咐。

    红儿退了下去。

    让林晗嫣倚在自己的身上,皇甫煜笨拙的帮她脱下染了血迹的衣服,换上红儿给拿出来的那一套。

    林晗嫣犹如傻了一般,目光空洞的看着面前的某一点,不配合,也不挣扎,任由皇甫煜独自忙活。

    累出了一身大汗,才给林晗嫣换好,轻轻的扶着她躺回了床上,轻轻的吁出了一口气,皇甫煜弯腰捡起扔在地上的衣服,准备吩咐红儿悄悄的烧了去。

    林晗嫣霍然从床上弹坐起来,尖着声音:“你哪儿也不许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