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七五章 李代桃僵(二更)
    看着她的颈部又有血迹渗出,皇甫煜慌忙把手里的脏衣服扔在了地上,“好好好,我哪里也不去,就在屋子里陪着你。”

    说完,回身坐去了床上。

    林晗嫣又躺了回去,背对着皇甫煜,伸出手,抱紧了自己,将身体蜷成了一团,宛如一个无依无靠的受了伤的小动物一般。

    皇甫煜看的心疼无比,脱掉鞋子,躺回床上,从后面抱住她,用自己的身体温暖她冰凉的身子,柔声道:“嫣儿,闭上眼睛睡一觉吧,睡醒了,全都过去了。”

    林晗嫣听话的闭上了眼睛,眼睫毛不断地颤动。

    皇甫煜搂紧了她,也不再说话,屋子里一片寂静。

    红儿站在门外,心绪起伏的厉害,小姐竟然受伤了,到底是什么事让小姐竟然做出了这种自残的事。

    这边的动静,当然也传到了齐王爷和齐王妃的耳朵里。

    齐王爷犹如没有听见一样,面不改色的逗弄着怀里的孩子。小家伙五个多月了,越发的有精神,睁着黑葡萄般的大眼睛,看着齐王爷,还时不时乱踢腾着自己的胳膊腿,发出清甜的笑声。

    齐王妃叹了一口气,挥手示意来禀报的人退下,叹了口气道:“王爷,你说”

    “看着不顺眼,赶出府去便是了,何必为了两个不长进的东西闹心。”齐王爷眼睛没离开孩子,说道。

    自从有了这两孩子,齐王爷处理事情简单粗暴了很多。齐王妃看他一副有孙女万事足的样子,又深深叹了一口气。

    齐王爷不满意了,“别再孩子面前唉声叹气了,影响了孩子的情绪。”

    齐王妃被气笑:“他们才几个月,什么都不懂,哪里会被影响到。”

    “那可不一定,我孙女聪明着呢。”说完,问怀里的小家伙:“对不对,月儿?”

    小家伙又发出一阵笑声。

    逗得齐王爷笑开了花。

    齐王妃的郁气也一扫而光。算了,随他们去闹腾吧,闹腾够了,自然不闹腾了。王爷说得对,他们俩人现在只操心孩子的事就行。

    昨夜一夜未睡,今日身心又受到了打击,林晗嫣闭上眼睛手,很快睡了过去,可是睡得并不踏实,睡梦里这段时间经历的种种全都涌了上来,直到姜太医那确定的声音再次在梦里响起:“林小姐以后恐怕再也不能生孩子了。”恐惧的尖叫了一声,吓得弹坐起来。

    皇甫煜一直没有离去,感觉到了她睡的不安稳,自责又懊悔。这一切都是他的错,要不是他想出了那样一个馊主意,嫣儿也不会落下这样的后遗症。

    林晗嫣猛然惊醒,皇甫煜吓了一跳,也跟着弹坐起来,急切的问:“嫣儿,你怎么了,做恶梦了吗?”

    林晗嫣呆呆的回头,脸上全是汗水。

    皇甫煜抬起自己的袖子,给她擦拭干净。

    “煜哥哥。”林晗嫣轻声喊。

    “我在,我一直都在。”皇甫煜回声。

    “我真的不能生孩子了吗?”

    皇甫煜没有说话。

    林晗嫣的眼里涌出了泪水:“你告诉我,这到底是不是真的?”

    “嫣儿,”皇甫煜的声音里有无比的怜惜:“煜哥哥给你保证,无论你能不能生孩子,我这一生只有你一个妻子,绝不会娶别人,也绝不会抛弃你。”

    “好,”林晗嫣哭着露出笑容,梨花带雨。点头,“我相信煜哥哥。”

    看着她强忍悲痛,强自欢笑的模样,皇甫煜心里酸涩的厉害:“嫣儿,你想哭就哭出来吧。”

    林晗嫣摇头:“我不哭,只求煜哥哥答应我一件事。”

    “你说!”

    林晗嫣绕开皇甫煜下了床。脚踩地地上时,感觉有疼痛传来,不自觉的蹙了下眉头。

    “嫣儿,你需要什么,告诉我,我帮你去拿。”皇甫煜心疼的不行,赶紧说道。

    林晗嫣的泪珠还在脸上,却露出了一个笑容。穿好鞋,走到桌边,在皇甫煜的百思不解的目光中铺好宣纸,研好了墨,又走回床边,拉着皇甫煜站起来,牵着她的手走到桌边,仰头,看着皇甫煜的眼睛,柔柔弱弱祈求:“煜哥哥,你将刚才说的话写下来好不好?”

    “好!”皇甫煜毫不迟疑的点头:“只要嫣儿高兴,煜哥哥马上就写。”

    林晗嫣的笑容越发的灿烂。

    皇甫煜低头,拿起笔,把自己刚才说的话一字不落的全都写在了纸上。写完,拿给林晗嫣:“嫣儿,你看。”

    林晗嫣摇头:“煜哥哥,你写错了。”

    皇甫煜一愣,仔细的看了看自己的写下的字,没错,确实是刚才说的话,一个字都不差。

    林晗嫣指着纸张的上面:“煜哥哥应该在上面写下契约两个字,还有,在下面写上你的名字,这样我才可以安心。”

    “好。”

    皇甫煜再次毫不犹豫的答应:“只要嫣儿高兴就好,我立刻重新写。”

    “我帮煜哥哥铺纸,研磨。”似乎是被皇甫煜毫不犹豫的态度取悦到了,林晗嫣欢喜的说完,重新铺好了一张宣纸,又研了几下磨。

    皇甫煜低头,按照她要求的有重新写了一张,落款,从袖带里拿出私印盖上,递到她面前:“嫣儿,你看,这样可满意了?”

    林晗嫣接过,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双腿一曲,跪在了地上:“煜哥哥,我还有个请求。”

    “嫣儿,你这是做什么,有什么要求你尽管说,煜哥哥什么都答应你。”皇甫煜急切的伸出手,想要扶起她。

    “我们搬出府去住吧!”林晗嫣身体没动,盯着他直直地说道。

    皇甫煜愣住,伸出手的手也僵在了原地,不相信的又问了一遍,“嫣儿,你说什么?”

    林晗嫣加重了语气,一字一句清楚的又说了一遍:“我们搬出府去住吧。”

    “不行!”皇甫煜断然拒绝:“什么事情我都可以答应你,唯独这件事不可以。大哥说过,我们是亲兄弟,要同支撑起王府,我绝不会搬出王府去。”

    林晗嫣又泫然欲泣起来:“可是,如果王爷和王妃知道了我不能生孩子的事,肯定会赶我出府,到时候我们该怎么办?”

    “不会的。”皇甫煜语气肯定:“王府不需要我继承,即使我们没有孩子,父王和母妃也不会这样做的。”

    见他执意不肯,林晗嫣的眼泪大颗的掉落了下来:“煜哥哥,你不是说什么事都可以为我做吗?为什么这件事不能答应我?”

    “什么事都可以,唯独这件事不行!嫣儿,我明确的告诉你,这一生,无论发生何事,我都不会离开王府,不会背叛大哥和大嫂,也不会再惹父王和母妃伤心。”皇甫煜也盯着林晗嫣的眼睛,第一次用严厉的口吻告诉她自己的心里所想。

    林晗嫣的眼泪喷涌的更加厉害,声音也拔高了一些:“那我呢,你想过我没有,我日日提心吊胆的住在王府里,生怕哪一日他们知道了,赶我出去,我连个容身之地都没有了。”

    “不会的,我给你保证,如果他们知道了你不能生孩子的事赶你出府,那我毫不迟疑的跟你走。”皇甫煜语气坚定,毫不犹豫。

    林晗嫣却不相信,歇斯底里起来:“煜哥哥,你骗我,你骗我,我知道,你不会那样做的。”

    “嫣儿,你要怎么样才能相信我说的?”

    “我们大婚,明日就大婚,宴请京城里所有的达官贵人,请朝中重臣过来观礼,我要你当着所有人的面保证,这一生只有我一个妻子,不会移情别恋,也不会休弃了我。”

    皇甫煜眉头皱了皱,语气里有了一丝无奈:“嫣儿,你别无理取闹好不好,我们什么准备都没有,如何明日大婚?”

    林晗嫣愤然站起来,尖利的指责他:“我就知道,你是敷衍我。你们这么多人,有什么做不到的,你就是不想娶我,才一再延后大婚的日期的,还有,你昨夜一夜未归,明明就是厌弃了我,想要我知难而退,自动离开你,我知道,我都知道。”

    林晗嫣一再无理取闹,皇甫煜也着了急,声音也提高了一些:“我承认,我昨晚是故意不回房,但是那并不是我厌弃了你,而是我需要好好想想,怎样才能解开你的心结,让你像以前一样,高高兴兴、无忧无虑的跟我过日子,而不是整天哭哭啼啼、愁眉苦脸的。”

    “你骗我,你就是厌弃了我,我知道,我知道。”林晗嫣失控大叫。

    听着林晗嫣又要失控,红儿心里着急,不守规矩的撩起门帘走了进来,出声劝阻:“小姐,您还有伤在身,不要太激动了。”

    “啪!”一个巴掌搭在了红儿的脸上,林晗嫣的骂声也随之而起:“要你管,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当初要不是你自作主张,在我的酒水里下了药,让我不可抑制的做出了那样的事,我怎么会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红儿被打傻了,打懵了,伸出手捂住自己的脸,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这林晗嫣,在小姐身边十几年了,小姐一句重话也没有说过自己,今天竟然出手打了自己。

    见她瞪着自己,林晗嫣的火气更大,怒骂:“下贱的东西,还不赶快滚出去,难不成你还想再陷害我一次吗?”

    红儿屈膝,“噗通”跪在地上,不由得申辩:“小姐,奴婢从来没有陷害过你呀,那一次,不是你让奴婢做的吗?”

    “闭嘴,你给我闭嘴!”林晗嫣狂躁的怒吼,一脚踹了过去:“滚,你给我滚出去,再敢说半个字,我立刻把你发卖出去!”

    气怒之下,林晗嫣用的力气很大,红儿被踹的身子朝后仰去,“咚”的一下,脑袋撞到了地上,撞的眼前直冒金星。

    皇甫煜却从红儿的话里听出了端倪,眯了眯眼睛,冷着声音问:“红儿,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他声音里的冷意让红儿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理智也回笼,不顾疼痛的连忙爬起来,重新跪好:“二公子,那是奴婢情急之下瞎说的,您饶了奴婢吧,以后我再也不敢了。”

    红儿的话出口,林晗嫣的脑袋“嗡”的响了一下,回过神来,也不发脾气了,急声附和:“对,煜哥哥,这个丫头平日里就爱胡说八道,你不要听她的。”

    说完,瞪了红儿一样,厉声呵斥:“还不赶快滚出去!”

    红儿急忙爬起来往外走。

    林晗嫣盯着她,在他即将走出门时,脑子里一个念头闪过,立刻出声阻止:“你等等!”

    红儿停住脚步,回头,战战兢兢的看着她。口齿有些结巴:“小、小姐。”

    “你过来!”林晗嫣对着她招手。

    红儿颤着心肝回到了林晗嫣面前。

    林晗嫣拉住了她,一起跪在了皇甫煜面前,低声请求:“煜哥哥,今晚你要了红儿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