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七六章 皇叔,我错了 (一更)
    红儿听清了林晗嫣的话,吓得差点没昏死过去,失控的尖声叫出声:“小姐!”

    小姐怎么可以这样做,她明明答应过自己,等她和二公子大婚以后,将自己指给孙德(林府的一个和红儿情投意合的小厮)的。

    皇甫煜也悠然睁大了双眸,不敢相信的看着林晗嫣,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问了一遍:“嫣儿,你刚才说什么?”

    看也没看红儿一眼,林晗嫣着急的跟皇甫煜解释:“煜哥哥,你听我说,我并不是让你纳了红儿,我只是让你要了她,等她有了身孕,生下孩子,就抱养在我身边,这样的话,任何人都不会知道我不能生孩子了。”

    “小姐!”红儿再次失控尖叫。转过身,重重的给她磕了几个头,磕的“咚咚”作响,额头出现了一片通红,几乎就要有血迹渗出来了:“您不能这样做,奴婢有心上人,你答应过要成全我们的。”

    “你闭嘴!”林晗嫣侧头呵斥她:“你只是林府的一个奴婢,生死都由我说了算,由不得你在这里高声叫嚷。”

    红儿不敢再说话,眼里浮现了不可置信和绝望。

    皇甫煜完全愣住了,仿佛不认识林晗嫣一样,呆呆的看着她,怀疑眼前的人是不是被人掉了包。他那个单纯、可爱,没有心计,永远都是一副浅笑嫣然的嫣儿怎们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林晗嫣跪着前进了一步,拉住了皇甫煜的衣袍,抬头,祈求他,“煜哥哥,求你成全了我吧,我”

    皇甫煜挣脱开了她的手,后退了一步。眼里充满了失望:“嫣儿,你怎会变成如此了呢?你这样做,把我置于何地呢?”

    林晗嫣又上前了一步,再次试图抓住他的衣袍劝说他,“煜哥哥,这是最好的办法了,只要有了我们的孩子,我在王府里的地位才能稳固,你和我才能快乐的生活下去,没人打扰。”

    皇甫煜后退着摇头:“不,嫣儿,你错了,如果那样我们不会快乐的。我不会那样做。”

    说完,看林晗嫣不断逼近,又后退了一步。

    林晗嫣抓不到他,心里着急,跪着一连前行了几步,试图再次抓住他:“煜哥哥。”

    皇甫煜像躲避瘟疫一样,避开了她的碰触,“嫣儿,你今天受到的刺激太大了,你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先让红儿伺候你休息,我我去府里转转,好好清醒一下。”

    说完,转身,逃也似的飞奔了出去。

    “煜哥哥,你回来!”林晗嫣在后面嘶声大吼。

    皇甫煜反而跑的更快,一眨眼就没了踪影。

    林晗嫣绝望的瘫坐在了地上。

    红儿在一边低声哭泣。

    林晗嫣回过神来,麻利的起身,气怒的走到红儿面前,连着踹了几脚:“下贱的东西,给二公子暖床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你还敢不愿意,看我今日不打死你。”

    红儿被踹翻在地,疼的蜷缩起来身子,却死死的咬着牙不求饶。

    林晗嫣更加的生气,又踹了几脚后,才气喘吁吁的住了手,厉声道:“我告诉你,这件事就这样定下来,你愿意也愿意,不愿意也得愿意,你要是敢做出什么事,我把你卖到最低等的窑子里去。”

    说罢,转身,怒气冲冲的坐回了床上,恨恨的瞪着一动不动的红儿。喘了几大口粗气,不耐烦的说道:“赶快滚出去,不要躺在地上装死。”

    红儿缓慢的爬起来,摇晃着站起来,歪歪斜斜的走了出去。

    林晗嫣哼了一声,躺回了床上,盖好薄被,闭上了眼睛。脑子里回想着自己的主意,越想越觉得可行,越想越觉得满意。

    皇甫煜逃出了屋子,一口气冲到了后花园,仰头,对着天空大吼了起来,惊的花园里的鸟儿扑腾者翅膀飞走,惊得花园里打扫的下人腿脚发软。惊得从东宫偷跑出来,脚步虚幌着刚走进王府的皇甫巽脚下一软,差点跌坐在地上。

    用尽了好大的力气才稳住自己的身体,皇甫巽声音虚弱的吩咐:“去看看,是哪个不要命的敢在府里这样大声的喧哗。”

    暗卫领命,一人飞身而去。

    管家得了禀报,急忙迎了出来,躬身行礼:“太子殿下,您来了。”

    没有什么精神的点了点头,问:“管家,皇叔和皇婶在府里吗?”

    “在。老奴领您过去。”

    皇甫巽无力的摆了摆手:“不用了,我自己过去就行。”他今天可是来道歉的,要是让管家看到,他这面子往哪儿搁。

    管家应声,让开道路,让皇甫巽过去。

    看他脚步虚晃,走路不稳的样子,心里思量,才一段时日不见,太子殿下便成了这副模样,不会是得了什么大病了吧。可是,他不应该去求见世子妃吗?怎么先去了王妃的院子里。

    穿过一个长长的回廊,才能到达齐王妃的院子里,这在皇甫巽以前看来几个大步的事情,今天却耗费了他全身的力气,才好不容易到了。

    颤着腿,拖着虚弱的身子走进院子里。玲珑看到了他,赶紧上前来行礼:“太子殿下。”

    “皇叔和皇婶在吗?”皇甫巽已然没有了以前风流倜傥,尊贵无双的模样。此时有气无力的问。

    “回太子殿下,王爷和王妃在屋子里,奴婢这就去禀报。”

    “不用了,”皇甫巽阻止她,“本太子自己进去就行了。”

    玲珑退到了一旁。

    门前伺候的丫鬟高高的撩起门帘,皇甫巽走了进去。看到齐王爷和齐王妃坐在软榻上,一人抱着一个孩子在逗弄,赶紧打起了精神,哀嚎求饶:“皇叔,我错了,你饶了我吧。”

    齐王爷抱着孩子的手微微顿了一下,随即又恢复了逗弄孩子的姿态,对他的话充耳未闻。

    齐王妃抬头看向他,见皇甫巽脸庞臃肿,身体摇晃,脚步虚浮,一副快要站不稳的模样。吓了一跳,出声询问:“巽儿,你这是怎么了?是有哪里不适吗?”

    “我”皇甫巽眼神闪躲,答不上话来。

    他总不能说自己是纵欲过度了吧,虽然他也不是情愿的。

    齐王妃是心思灵透之人,见他不说话,知道是不便于回答,忙吩咐屋里伺候的人:“赶快给太子搬个软椅来。”

    软椅搬来,皇甫煜迫不及待的坐下,擦了擦自己额头冒出来的冷汗,对着毫不理会自己的齐王爷又说了一遍:“皇叔,我错了,你饶过我吧。”

    齐王爷这才施舍的看了他一眼,问:“哪里错了?”

    皇甫巽心中一喜,急忙讨好的回道:“皇叔说我哪里错了,我就哪里错了。”

    齐王爷哼了一声,收回视线,自言自语道:“看来,我又要带着孩子进宫一趟了。”

    皇甫巽吓的双腿发软,差点没出息的跪去地上,也顾上什么脸面了,高声求饶:“皇叔,我错了,我哪里都错了,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过我吧。”开玩笑,皇叔只进宫了一趟,自己就两个多月没有出东宫,被逼着夜夜睡在正妃和两个侧妃的房里,差点要了他命,要是在让他进宫一趟,估计自己等不到继承皇位就精尽人亡了。

    齐王爷的嘴角微微一撇,似乎是露出了一丝微笑。

    齐王妃诧异的看着两人,不明白皇甫巽为什么这么怕齐王爷进宫。

    “下次如果再敢犯,我就不会这么轻易饶过你了。”齐王爷掂了一下怀里的孩子,听她高兴的笑出声来以后,才开口说道。

    皇甫煜已经完全看傻了眼,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这还是他印象中的皇叔吗,这分明就是一个宠爱孩子的老人而已。所以,连应声也忘了。

    “怎们,不愿意?”没听见他的回答,齐王爷抱稳了孩子,侧头看了他一眼,不怒自威的问。

    皇甫巽回过神来,听清了齐王爷说了什么,高兴的立刻站了起来,要不是身份摆在那,恨不得就趴地跪拜了:“谢谢皇叔,谢谢皇叔。”

    “嗯。”齐王爷轻应了一声,不再理会他。

    皇甫巽也不敢再呆下去了。他到现在都还是一头懵,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惹到了齐王爷,被他恶整了一番,要是再呆下去,不小心又得罪了他,那后果。

    激灵灵打了个冷颤,皇甫煜急忙开口:“皇叔,皇婶,小侄儿先告退了。”吓得连‘我’都不敢用了。

    “幽儿和轩儿今日都在府里,你过去吧。”没好意思说让他过去瞧病,齐王妃只是隐晦的嘱咐他。

    皇甫煜苦笑一下,应声。

    齐王爷没再说话。

    皇甫巽快速的出了院子,长长的吁出一口气,自己今日晚上终于可以好好地歇一歇了。

    暗卫飞身回来禀报:“太子,刚才的那声大喊是二公子发出的,如今,他正在王府的后花园里发疯似的猛踹大树呢。”

    皇甫巽来了兴趣,完全忘了自己现在连动手的力气也没有了,道:“走,瞧热闹去,看看我们的二公子是如何把府里的大树踹倒的。”在心里又加了一句,“然后是如何被皇叔惩罚的”。

    有了看热闹的**,人也变得精神了,连走路都恢复了几分洒脱的味道,也不摇摇摆摆了,大步的朝着后花园走去。

    还没有走近,便听到了“砰砰砰”的声音,皇甫巽心里那个高兴呀。听这个声音,就知道是用了十分力气,看来很快就会受到皇叔的惩罚了。

    这段时间里发生过的一幕幕在眼前浮现。皇甫煜心里的郁气无法发泄,把全身的力气都用在了脚上,可怜的大树被他踹的来回摇晃。

    皇甫巽拉长了声音,一副看笑话的姿态:“我说煜弟呀,你这是碰上什么大事了,解决不了了,跑来对着这大树发泄。”

    声音入耳,皇甫煜停住动作,猛然回头,看清果然是皇甫巽时,眼光闪了闪,拱手行礼:“太子殿下。”

    皇甫巽上前几步,手搭在皇甫煜的肩膀上,一副安慰的模样:“煜弟,我早就说过,你我是一家人,不必如此客气,我看你今日心情不佳,告诉哥哥,谁惹你生气了,哥哥替你出气。”

    皇甫煜依旧弓着腰身,扯了扯嘴角,勉强露一丝笑容:“多谢太子殿下关心,哪里有人惹到了我,我只不过是好久没有练拳脚功夫了,今日有空,特意来后花园练习一番。”

    “真的?”皇甫巽瞅着他嘴角的那丝笑容,怀疑的问。

    皇甫煜点头:“真的,绝不敢欺瞒太子殿下。”

    皇甫巽放开他,道:“那好,既然如此,哥哥我帮你一把,让我的暗卫陪你练练如何?”

    皇甫煜摆手拒绝:“多谢太子殿下,不用了,我练了这半天也累了,该回去休息一下了。”

    好不容易有热闹看,皇甫巽哪里肯轻易放过他,“煜弟,先别着忙着回去,你要是不愿意暗卫陪你过招,哥哥我陪你练练也可以。”此时完全忘了自己目前的身体状况。

    皇甫煜还没有说话,一名齐王爷的暗卫飞身而来,绷着脸对两人道:“王爷说了,你们两人要是再敢闹出动静,惊扰了两位小郡主休息。他将给皇上请旨,让您二位去治理大西北苦寒之地。”

    话落,也不看两人瞬间失了血色的脸,又飞身而去。

    皇甫煜连话也不敢说了。

    皇甫巽却脑子里灵光一闪,脱口问道:“不会是我上一次碰了小娃儿一下,才被皇叔整的如此惨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