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七七章 要搬出去住吗(二更 )
    皇甫煜抿唇,默不出声。

    皇甫巽话出口以后,越想越觉得自己猜的对,张嘴,刚要爆粗口,猛然醒悟过来这是在王府里,要是暗卫听见,报与了皇叔,自己非得脱层里不可。

    默默地转身,默默的往花园里走,心里委屈外加不满的很,自己这堂堂的武国太子,在皇叔的心中竟然还不及一个还不会说话的小丫头。

    皇甫煜默默的跟在后面,看着满身寂寥的太子,不知为什么竟然觉得他比自己还凄惨。

    两人就这么默默的一直走到了皇甫逸轩的院子里。

    “活该!”听完了皇甫巽像个幽怨的女人一样抱怨后,皇甫逸轩直接给了这么一句。

    皇甫巽气的瞪起了眼睛,心里的不满悉数发泄了出来:“都是你,没事生两个干什么,这下好了,害的我这两个多月没死到太子妃的床上。”

    话落,面前一阵风袭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人和椅子一起已经朝后跌去。

    皇甫煜吓得心肝乱颤,慌忙上上去拉住了人。

    皇甫巽也是吓得脸色苍白,这要是以往,皇甫逸轩根本伤他不到,可是现在他的身体虚呀呀呀呀,他连反击的力气都没有。

    孟倩幽自始至终都不说话,看着眼前的闹剧,看着皇甫逸轩把脾气发泄在倒霉的皇甫巽身上。

    “皇甫逸轩!”皇甫巽站好,气急败坏的连名带姓的喊人:“你不要以为我不敢拿你怎么着,惹急了我,我,我”

    “你要做什么?”皇甫逸轩淡然的问。

    “我要和你大战三百回合。”

    轻飘飘的瞥了他一眼,又轻飘飘的收回了视线。

    皇甫巽那高傲的自尊心感觉受到了一万点伤害,气得拂开皇甫煜的手,蹦了起来:“你别太嚣张了,我以前打不过你,是因为我看在你比我小的份上让着你。你不信,来来来,随我出去,看我今日不打的你屁滚尿流,我姓你的姓。”

    “噗!”孟倩幽忍不住笑出声来,笑意吟吟的提醒:“大哥,你和逸轩的姓是一样的。”

    皇甫巽顿住,这才想起自己刚才说了蠢话,敲了自己的脑袋几下,当即改了口;“我要是打不过你,我以后姓弟妹的姓。”

    皇甫逸轩又轻飘飘的看过来,轻飘飘的吐出几个字:“想的美。”

    皇甫巽的鼻子是真的气歪了,一蹦三尺高,一连串的质问:“你这是什么态度?你这是什么态度?”气得只会重复着一句话,多余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了。

    “说我之前,先想想你刚才说了什么。”皇甫逸轩一句话噎了过去。

    皇甫巽眨巴眨巴眼睛,张着嘴巴回想着自己刚才的话。他不就说了自己差点死在太子妃的床上吗?也没有说别的呀。等等,不对,他是大哥,在弟妹面前这样说确实有些不妥。明白了皇甫逸轩为什么发火,嚣张的气势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放低了姿态跟孟倩幽道歉:“弟妹,大哥我也是气糊涂了,有些口不择言,你就当大哥刚才的话没有说过。”

    孟倩幽笑着点头:“无碍,等改日我见到太子妃嫂嫂的时候,说给她听,想必她会帮我出气的。”

    皇甫巽哀嚎一声,指着两人颤着声音叫嚷:“你们这两个黑心肝的东西,是想逼死我吗?”

    皇甫逸轩竟然一本正经的摇了摇头,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口吻:“大哥,你错了,我们不想逼死你,只想把你逼疯。”

    “你”皇甫巽被噎住。

    孟倩幽大笑起来。

    皇甫煜嘴角也露出了笑容。笼罩在心头的的阴霭一扫而空。

    不动声色的看了他一眼,在他还没有来得及感觉到了时候,皇甫逸轩收回了视线。

    怎么也占不到上风,皇甫巽认怂了,泄气了,老老实实的坐回了椅子上。

    皇甫逸轩开口,听着像是安慰:“那两个小家伙就是父王和母妃的宝贝疙瘩,别说是你,就是我,若是惹哭了他们,父王也会拿着大刀满府里追杀我的。”

    皇甫巽明显的不信,撇了撇嘴,“少拿这话来安慰我,你是孩子的父亲,皇叔还能这样对你。”

    一直没说话的皇甫煜喷笑出来,举起双手,声音里的笑意怎么也止不住:“我作证,大哥真的被父王在府里追杀过,不过不是拿的大刀,而是拿了一个木棍。”想起那天自己回家看到的皇甫逸轩狼狈躲闪的场面,笑的愈发的开心。

    皇甫煜还真的没在自己面前撒过谎,皇甫巽相信了他说的话,来了兴趣,转身面对他:“来来来,煜弟,你给我讲讲某人被追得满府乱窜的情形,看着一定很过瘾吧。”

    皇甫煜刚要张嘴告诉他。

    皇甫逸轩轻轻咳嗽了一声。

    皇甫煜心里颤了几颤,急忙摇头:“这,家丑不可外扬,这我可不能告诉你。”

    一句话得罪了两个人。

    皇甫巽首先不乐意了,道:“煜弟,你这话说的可不对劲了,谁是外人,我是外人吗?”

    皇甫逸轩黑着脸呵斥了他一声:“滚出去!”

    皇甫煜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赶紧得离皇甫巽远了一些,不再说话。

    没有听到皇甫逸轩的糗事,皇甫巽有些失望,琢磨这自己以后是不是有事无事,经常来王府里走走,说不定就会看到皇甫逸轩被撵着打的狼狈样子。越想越觉得可行,此时丝毫没有想到自己之前被整的很惨的事情。

    连着两个月没有睡过安稳觉了,皇甫巽感觉有些倦意和困意袭来。掩住嘴,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哈欠,站起来:“我疲累的很,先回东宫了,这几天没事,轩弟在家也好好的歇息一下。”

    皇甫逸轩点头。

    孟倩幽站起身,三人恭敬的把皇甫巽送出了府。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径直回了自己的院子,皇甫煜犹豫了一下,又跟了回来。

    刚在椅子上坐定,皇甫逸轩开口,声音如常的问:“要搬出去住吗?”

    皇甫煜惊讶的看向他,等看到他了然的目光时,心跳漏跳了几下,动了动嘴唇,苦涩的问:“大哥都知道了?”

    “知道什么?”皇甫逸轩的目光变得深沉起来,盯着他的眼睛,不紧不慢的问。

    皇甫煜的嘴唇又动了几下,却没有说出话来,低下了头。

    皇甫逸轩也不再逼问,收回了目光:“等你决定好了,过来告诉我,父王、母妃那边你不用担心。”

    皇甫煜低头思量了好一会,才咬牙抬头,“大哥,我求您一件事。”

    “你说。”

    “我想和嫣儿早日大婚。”皇甫煜的声音无比的坚定,没有任何的迟疑。

    “好,”皇甫逸轩也痛快的应下,“一会儿我去禀了母妃,选好了就近的好日子就给你们准备。但不会太快,我们王府里的二公子大婚,不能太过于寒酸了,给别人留下议论的把柄。”

    皇甫煜点头:“我知道,谢谢大哥。”

    一场对话结束,定下了大婚的事,但三人的脸上谁也没有一丝笑容。想到林晗嫣要把红儿强塞给自己的样子,皇甫煜心里的苦涩怎么也掩饰不住。

    皇甫逸轩却想起了当初孟倩幽因为不能有孕儿出走,自己那段时间如行尸走肉一般的日子。他了解那种心痛,所以,他不愿让皇甫煜再经历一次。可是,以林晗嫣现在的所作所为,他不知道今日他答应的对还是错。

    三人各有心事,说也不说话。

    一室静谧。

    再说林晗嫣,躺在了床上,越想越不甘心,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想法可行,借腹生子这事又不是没有发生过,只京城里就又好几家。别人做得,她为什么就做不得。可问题是皇甫煜和红儿两人都不愿意,她该怎么办,怎么办?

    突然,脑中亮光一闪,一个念头浮现出来,腾就坐了起来,大着声音对着外面吩咐:“红儿,你进来一下。”

    红儿一瘸一拐的走进来,唯唯诺诺的道:“小姐。”

    不屑的看了她一眼,撇了下嘴,放柔了声音:“好了,好了,你不愿意就算了,刚才我在气头上,出手重了一些,我给你赔个不是。”

    红儿惊喜抬头,眼里滚满了泪珠:“小姐,您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在这王府里,您我主仆二人要相携相扶,才能走下去,你既然不愿意,我便不勉强了。不过,丑话我可说在前头,这王府里有好多想爬上煜哥哥床的丫头,到时候被人占去了本该属于你的富贵,你可别埋怨你家小姐我。”

    红儿急忙摆动着双手:“不会的,不会的,奴婢和王德情投意合,只要您允许我们两人的亲事,奴婢这一辈子做牛做马报答小姐您。”

    “好了,别跟小姐我说这样见外的话,我既然应允了你,定会给你一个好归宿。这样,我写封信,你送回去给我大哥,让他给我找样东西过来。”

    “是,小姐。”红儿欢喜应声。

    “还有,你回去后,去见见我母亲,就说我现在不方便回去看她,等过个十天半个月的,我一定会去看她老人家,到时候我陪她老人家说些贴心话。”

    红儿一一应下。

    林晗嫣伸手,红儿上前,搀扶着她走到桌子前,红儿麻利的铺好纸,把墨重新研了一下。

    林晗嫣提笔,当着红儿的面把信写好,交给她:“回府后,府里的人要是问起你,问你怎么了,你就说是不小心摔倒,伤到了自己,别的一个字也不要多说,知道吗?”

    红儿点头:“我知道,小姐,我一个字也不会多说的。”

    林晗嫣又体贴的说:“你身体不适,走着回去我心疼,这样,你去找管家,让他给你派辆马车。”

    “多谢小姐体恤。”此时红儿早就忘记了刚才被殴打的事情,满心欢喜的道谢。

    红儿要了马车,去了林府后,管家立刻把这件事禀报了皇甫逸轩。

    此时的皇甫煜就在皇甫逸轩屋子没有走。

    皇甫煜的脸色有些微变,林晗嫣无缘无故的派红儿回了林府,不知道又要琢磨出什么幺蛾子。

    皇甫逸轩的眼睛眯了眯,没有说话。

    孟倩幽开口:“知道了,下去吧。”

    管家退了下去。

    皇甫煜起身:“我回去看看。”

    “你这个时候回去只能让林小姐怀疑我们监视了她,有害无利,还是装作不知道吧。”孟倩幽开口阻止他。

    皇甫煜满脸羞愧,“大嫂,对不起,我给你们添麻烦了,要不然,要不然”

    要不然什么,他没有说出来。

    皇甫逸轩开口,声音低沉,“等你们大婚后,搬出这个院子,去最西面的院子里住吧,我一会儿吩咐下去,让人尽快打扫出来。”

    “哦,好。”皇甫煜没有异议,以林晗嫣的个性,不定会再闹出什么样的事。离众人远一些,更好,免得所有的人都跟着操心。

    红儿回了林府,把手里的信交给林仲:“大少爷,小姐派我回来把这封信教给您。”

    林仲接过,打开,看完信的内容,脸色变了几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