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七八章 识破 (一更)
    林少夫人看他脸色不对,凑上前接过信,仔细看完,也是大惊失色,小妹竟然要催情的药。这,这太荒谬了,她从哪里学来的这些歪门邪道,说是增加夫妻情趣,天知道她到底是用来做什么。

    看着林仲变幻莫测的神色,林少夫人喊了一声:“夫君。”

    林仲回神,脸上有了怒色,扯出林少夫人手里的信,三两下就撕得粉碎,声音里带着不可抑止的怒气:“她作死也别连累了府里的人。”

    红儿吓得心头发突,腿脚发软,“噗通”跪在地上。

    林仲沉沉的问:“除了让你带信以外,她还嘱咐了你什么?”

    从来没有见过林仲发过这么大的怒火,红儿吓得身体颤抖,战战兢兢的回答:“小姐说,让我去看看夫人,告诉夫人,小姐身体不适,等过几日再回来看她。”

    “除此以外,还有吗?”林仲不仅声音沉沉,就连气势也低沉起来,压迫的红儿几乎要喘不上气来了。

    “没有,没有,小姐只说了这些。”红儿慌忙摇头,急切的说道。她的身上还有伤,被少爷的气势一压迫,身上的伤势疼的更加的厉害。

    林仲将迫人的气势收起,闭了闭眼睛,压下了自己满腔的怒火,吩咐:“见了夫人后,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知道吗?”

    “知道,知道,奴婢只是给小姐捎句话,说完了,立刻回来。”红儿慌忙应答。

    林仲挥手,红儿颤着腿脚爬起来,脚步不稳的往外走,心里惊骇,小姐到底在心里写了什么,让大少爷发这样大的火。

    林仲和林少夫人被信里的内容气坏了,没注意到红儿走路一瘸一拐的样子。而眼尖的林夫人注意到了,眯起了眼睛,依旧摆着尚书夫人的架势问:“你这腿是怎么了?”

    “禀夫人,我走路时不小心摔了一跤。”

    林夫人优雅的端起了手边的茶,小心的喝了几小口,放下,“哦,是吗?”

    红儿低下头,不敢看她的眼睛,小声的回了一句:“是。”

    “红儿,我记得那个王德是你的相好吧?”

    红儿攸然抬头,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惊慌的喊了一声:“夫人。”

    “慌什么,我又没说发卖了他。”林夫人慢条斯理,一字一句的把话说完。其中“发卖”两字,加重了一些语气。

    红儿双膝一软,再次跪在地上,声音里充满了害怕和惊恐:“夫人,你想要知道什么,奴婢全都告诉您。”

    “你这腿是怎么回事?”

    红儿不敢在隐瞒,如实回道:“是,是小姐打的。”

    “为了何事?”

    “为了,为了,为了”红儿眼神躲闪,支支吾吾,有些说不上来。

    “说!”林夫人提高了声音,猛然厉喝。

    红儿吓了浑身一个激灵,脱口而出道:“小姐想让二少爷收了奴婢,奴婢不愿意。”

    “啪!”林夫人手边的茶杯落在了红儿的面前,摔得粉碎,怒骂声也随之而起:“下贱的坯子,竟敢胡说八道,就凭你连给嫣儿提鞋都不配,她怎么能让二公子收了你,简直一派胡言,我看你是活腻了。”

    红儿头在地上磕的咚咚响:“夫人饶命呀,奴婢说的句句是实话。”

    林夫人哼了一声,“恐怕是你想要爬二公子的床没得逞,又欺我不能出门,了解不到事实,才故意这样说吧。”

    “奴婢说的句句是实,绝无一点敢欺瞒夫人。”

    “那你说说,嫣儿为什么要这样做?”

    “因为,因为”

    林夫人再次眯了眯眼睛,阴恻恻的威胁:“我还是这林府的夫人,处置一两个下人的权力还是有的,你想看看吗?”

    以前林夫人处置下人种种的手段浮现在面前,红儿更加的恐惧,不再犹豫,急声说:“因为小姐不能再生孩子了。”

    “你说什么?”林夫人惊得站起身来,厉声喝问。

    红儿吓得身子颤了几颤,如实道:“昨天小姐身体不适,请了宫中的姜太医过府诊断,姜太医是这样说的。”

    林夫人受到了重击,跌坐回了椅子上,不置信的喃喃自语:“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红儿悄悄挪动了一下身子,刚才茶杯破裂,有几个碎片残渣溅落在她的膝盖处,扎的她的腿生疼。

    “除了你,还有谁知道这事?”林夫人回过身喝问。

    “只有我和小姐,还有二公子以及姜太医知道。”

    还没有传扬出去,林夫人松了一口气,脑子飞速运转,嫣儿生不出孩子,就意味着以后在王府里的没有保障,要是皇甫煜那天厌倦了,另娶她人,再添个一儿半女,弄不好嫣儿连正妻的位置也保不住了。不行,她绝不仅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想得此处,打量了红儿几眼。

    红儿莫名的感到了寒意,身子又止不住的颤抖了几下。

    林夫人出声,声音里没有了刚才的怒意和寒意:“那你今日回府,是要做什么?”

    “小姐让我给大少爷送封信。”

    “信呢?拿来我看看。”

    “交给大少爷了,不过,大少爷看完以后,脸色很不对劲,当场就把信撕了。”

    撕了信?林夫人眉头皱起,想着嫣儿在信里写了什么会让林仲如此大怒。

    红儿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开口:“夫、夫人,小姐还等着奴婢回去禀报呢,您若无事,奴婢就回去了。”

    林夫人脑子中一道灵光,猛然明白了林晗嫣给林仲的信中写了什么,又细细的打量了红儿几眼,发现她竟然有几分姿色,想着是不是应该及早告诉嫣儿,到时要杀母留子,以绝后患。

    红儿被她看的更加缩紧了自己的身体,恨不得将自己缩成一团。夫人的眼光好害怕,就像看死人一样冰冷,无情。

    “好了,今日的事我错怪你了。”说完,起身,走到梳妆台前,打开首饰盒,扒拉了半天,才找出了一个银镯子,递到红儿面前:“这个,就当是夫人我给你赔礼了。”

    红儿愣住,抬头,看着居高临下的林夫人,惊得嘴都没敢合上:“夫,夫人。”

    “拿着吧,我这也不是白给你的,以后嫣儿在王府里有什么事,你要想办法及时的告诉我,还有,一会儿帮我捎几句话回去。”

    “夫人有什么话尽管吩咐就是了,奴婢绝对全部给小姐带到。这镯子奴婢是不能要的。”红儿吓得心里直突突,低下头,小声说道。

    林夫人蹲下身子,拿起她的手,亲手把银镯子给她套了上去,满意的点头:“你这手虽然粗糙了些,但是手臂白嫩,配上这银镯子更加的好看。”

    红儿感觉这手上的银镯子灼烫的厉害,烫的自己的皮肤阵阵发疼,却也不敢摘下来,颤着声音,道谢:“谢谢夫人。”

    林夫人站起身,坐回了椅子上,“起来吧,我有话要给你说。”

    红儿站起来,感觉腿脚酸软的更加的厉害,几乎要站不稳了。

    林夫人心里暗嗤,上不了台面的东西。面上却什么也没有显露出来,反而还挤出了一丝笑意:“你回去告诉嫣儿,让他想法求得二公子帮忙,想办法见太后身边的管事姑姑一面,把我的在府里的情况如实告诉她,让她想办法帮忙,别的,不用说了。”

    红儿应声。

    林夫人弯腰,从桌下拿出一个匣子,打开,拿出了一个荷包,对着红儿招手。

    红儿上前,林夫人把荷包放在了她的手里,轻轻拍了拍道:“你回去告诉嫣儿,她要的东西在里面。”

    红儿紧紧的把荷包攥在手里:“夫人放心吧,奴婢回去以后,立马交给小姐。”

    林夫人摇头。示意红儿打开手,拿起荷包,在她惊诧的眼神中,林夫人把荷包塞入她的胸前,又仔细的摆弄了几下,觉得任何人都看不出来了,才满意的点头:“这里面是贵重的东西,你要放好了,千万不要让任何人发现,就连大少爷和大少奶奶也不行。”说完,拍了拍红儿的肩膀,“只要你把这件事做好了。我不但成全和你和王德的好事,就连你们的卖身契也还给你们。”

    听清了她的话,红儿要乐疯了,完全没有多余的心情去想林夫人为什么会这样做,只是一个劲的弯腰道谢:“谢谢夫人,谢谢夫人。”

    林夫人挥手:“好了,回去吧,免得嫣儿担心了。”

    红儿欢喜的出了门。

    林夫人看着她的背影,冷笑,等嫣儿杀母留子之后,她会好心的把那个王德送去给红儿作伴,到时的卖身契一并烧给他们就是了。

    得了林仲的吩咐,负责在暗处监视她的人看她出来后,还是一瘸一拐的往外走,除了神情高兴点以外,身上没有任何多出来的东西,飞身去给林仲禀报。

    林仲听完,挥手,示意他退下去:“既然没有什么异常,就不用管她了。倒是母亲那边,你们要时刻注意着。”

    来人应声,飞身而去。

    林少夫人却感觉到了一丝不安,总觉的有哪里有些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

    没人阻拦,红儿顺利的出了林府,坐上马车,回了府里。把林夫人给的荷包先交给了林晗嫣:“小姐,大少爷看完你的信以后,生气的撕了,这是夫人给你的,说这里面是你需要的东西。”

    林晗嫣接过,用力捏了捏,感觉是药粉,松了一口气,随口问:“母亲还说了什么没有?”

    红儿把林夫人的话也一字不差的说给了她。

    林晗嫣听完皱眉。母亲和王妃还有太后宫里的管事姑姑三人是手帕之交,这她知道。可是说白了,姑姑只是一个老宫女,能帮的上什么忙?敷衍摆手:“知道了,你也累了,回去好好歇着吧。今日不用你伺候了。”

    红儿欢天喜地的回去休息了。

    林晗嫣拉开荷包,手探进去,拿出了一个纸包,摆弄在手里,嘴角露出算计的笑容。

    接下来的几天,皇甫煜没有回自己的院子里,白日里去忙府里的生意,晚上依旧睡去客房。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也没有过问。

    林晗嫣也没有派人去纠缠,她每日足不出户,不喊不闹,恢复了大家小姐该有的淡然。

    院子里伺候的众人终于松了一口气,皇甫煜却觉得不对劲,越发的不敢回屋里,每日耗到关闭府门前才回来。

    孟倩幽找了齐王妃,商议了一下,定下了两人大婚的日期:一个月后,秋高气爽,天气清凉,是个成亲的好日子。

    皇甫煜得知后,自然是没有异议,派人告诉了林晗嫣。

    林晗嫣欣喜若狂,激动的眼泪喷涌而出,对红儿吩咐:“快,快去请二少爷回来,让厨房多备几个好菜,今晚我们要好好的庆祝一番。”

    红儿应声,跑去了客房找到了皇甫煜,把林晗嫣的话禀报给了他。

    大婚的日期已定下,他们以后就是真的夫妻了,皇甫煜也是心里高兴,忘记了几天前的不愉快,道:“你去告诉小姐,我稍后就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