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七九章 怒极(二更)
    红儿回去禀报了林晗嫣。

    林晗嫣笑了起来,是那种发自内心的愉悦笑容,使她整个人都镀上了一层欢喜的色彩。

    红儿惊异的睁大双眸,发出感叹:“小姐,你好久没有露出这样的笑容了。”

    “是吗?”

    红儿拼命的点头,生怕林晗嫣不相信自己一般。

    林晗嫣笑的更加的灿烂,“红儿,过了今日之后,你我会更加的亲近了。”

    红儿丝毫没有意识到什么,误解了她话里的意思,笑着点头;“对,以后只要二公子不在府里,我会寸步不离的跟着小姐的。”

    林晗嫣没有多做解释,伸手摸了摸自己袖带里的药包,吩咐:“你快去厨房看看菜做好了没有,顺便去给管家要壶上等的酒来。”

    红儿高兴地转身出去了。

    林晗嫣的脸上的笑容消失,面色阴阴沉沉的看着桌子,想着一会儿自己该如何下手,把药倒在酒里还是菜里。

    命人打了水来,清洗干净了自己,皇甫煜心情很好的走出客厅的院子,准备朝着自己的院子里走去。

    周安现身在了他面前,将一个瓷瓶交给了他:“二公子,世子妃吩咐把这个给你,如果出现了不可控制的情况,您服用里面的药丸即可。”

    皇甫煜惊诧,欲要问清楚为什么给他药丸,周安拱手告退,很快离去。

    想了想,皇甫煜把药瓶放入了袖带中,大嫂给自己药丸,肯定有她的用意,还是先放好吧。

    此时的他并不知,林仲夫妇想了几天以后,派人把林晗嫣回府讨要催情药的事情禀报了孟倩幽。

    孟倩幽很快便想明白了林晗嫣的用意,派人时刻盯住了她,直到今日她借着机会请皇甫煜回屋吃饭,她便命周安把解药送了过来,同时也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希望林晗嫣不要做出那样的事,否则的话他们两人是真的到头了,而这王府里也没有她的容身之地了。

    皇甫逸轩的脸色不能用黑沉来形容了,用狂风暴雨来形容更加准确一些,林晗嫣这个不知所谓的女人,竟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算计煜儿。她是觉得他顾忌煜儿,不敢下手段惩罚她吗?

    厨房里的饭菜陆续端上来,红儿也给管家要来了上好的酒,心情很好的摆好,便要退出去。

    “红儿,你在外面随时候着,有事我喊你。”

    红儿应过,退了下去。

    林晗嫣拿出纸包,快速的把药粉洒在皇甫煜爱吃的几个菜上。

    药粉很快融化在冒着热气的菜里,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

    红儿带着喜悦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二公子,您回来了。”

    话落,门帘撩起,皇甫煜走了进来。

    林晗嫣适时的露出笑容,半是欢喜,半是羞怯:“煜哥哥,你回来了。”

    好久没有看到林晗嫣这含羞带怯的模样了,皇甫煜的喉结极速的上下滚动了几下,满脸的歉意:“嫣儿,对不起,这几日我”

    “不怪你,都是我的错,是我为难煜哥哥了,我先给煜哥哥赔个不是。”林晗嫣扬起脸,让皇甫煜看清自己脸上那发自内心的笑容,笑着说道。

    皇甫煜越发的自责,上前,将她搂在怀里:“嫣儿,我给你保证,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不回房的。”

    林晗嫣在她的怀里乖巧的点头,语气柔软,“我信煜哥哥。”

    说完,抬头嫣然一笑,离开皇甫煜的怀抱,拉着他做到了桌子前,拿起筷子,夹了几样他爱吃的菜放到他面前的碟子里:“煜哥哥,我特意吩咐厨房做的,都是你爱吃的,多吃一些。”

    皇甫煜捧场的拿起筷子,大口却有不失优雅的全部吃下。

    林晗嫣不吃,托着腮,定定的看着他。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里流露出笑意和甜蜜,是她的眼睛越发的明亮,让皇甫煜心动不已。

    皇甫煜毫不犹豫的把碟子里的菜吃完,放下筷子。

    林晗嫣又给他夹了一些,又斟满了两杯酒。举起自己面前的一杯:“煜哥哥,我敬你,嫣儿前几日太不懂事了,这酒就当我赔罪了。”

    皇甫煜没动,声音里带着关切:“嫣儿,你还没有吃饭,空腹喝酒对身体不好。”

    “煜哥哥放心我只抿一小口,不会伤及身体的,倒是你要多喝一些,今日是个难得的好日子。”

    “嫣儿是有什么好事吗?”皇甫煜随着她的话题问了一句。

    “能重新等回了煜哥哥,算不算好事?”林晗嫣调皮的反问。

    皇甫煜的脸红了起来,不发一言,举起酒杯,仰头,全部喝干净。

    林晗嫣又给他满上,请求:“煜哥哥,前几日我也伤了红儿的心,我想借着今天的日子当着你的面给她也赔个不是,可以吗?”

    以前贺侧妃掌家的时候,府里的规矩严的很,主子就是主子,奴才就是奴才,哪怕主子做错了,也没有给奴才赔礼的例子,这种思想在皇甫煜的骨子里也是根深蒂固了。听完,微微皱了下眉头,等看到林晗嫣一直挂在脸上的灿烂的笑容即将消失时,微微点了点头。

    “我就知道煜哥哥最好了。”笑容又回到了林晗嫣的脸上,声音也娇俏了许多。

    皇甫煜心中的那点不虞完全消散干净,脸上也不自觉的漾开了笑容。

    “红儿!”林晗嫣呼喊。

    红儿应声进来:“小姐!”

    林晗嫣拍了拍自己身侧的凳子,道:“到这边来坐。”

    红儿慌忙摆手:“小姐,你折煞奴婢了,奴婢不敢。”

    “嫣儿让你坐你就坐。”不愿意看到林晗嫣失望的表情,皇甫煜开口。

    红儿更加着急的拒绝:“二公子,还不符合规矩,奴婢不敢。”

    “算了,”林晗嫣阻止:“煜哥哥要是不介意,我给红儿拨一些菜下去吃可好?”

    这正合皇甫煜心意,点头应允。

    林晗嫣拿起筷子。每个菜都拨了一些,递到愣愣的、弄不清楚状况的红儿的手里,笑着道:“我原意是想当着煜哥哥的面给你赔不是的,既然你不愿意和我们一起吃,我也不勉强了,这些你拿回房吃去吧,这里不需要你伺候了。”

    红儿接过,行过礼后,呆呆的端着盘子出去了。

    林晗嫣还是夹了皇甫煜喜欢的一些菜,放到他面前的碟子里,然后又夹了一些自己爱吃的,小口的吃了起来。

    皇甫煜的心情很高兴,当然又是毫不犹豫的大口吃完。

    林晗嫣嘴角始终噙着笑意,不断的给他夹菜。

    就这样,那几盘菜都大半都进了皇甫煜的肚子里。

    林晗嫣嘴角的笑容变得诡异起来。

    皇甫煜察觉到有些不对劲,心头正自疑惑的时候,一股熟悉的燥热从身体里升起。

    “嫣儿!”手里的筷子“哗啦”掉在地上,皇甫煜不敢置信的看着林晗嫣。

    林晗嫣故作不知,仰脸笑着问:“怎么了,煜哥哥?”

    “你怎能如此做?”皇甫煜的好心情一扫而光,痛心疾首,咬牙切齿的问。心里犹是不敢相信林晗嫣会这样做。

    林晗嫣笑容不改,声音轻柔,“煜哥哥,我也是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的,谁让你不肯依了我的意,要了红儿呢?”

    “哗啦啦!”皇甫煜气怒的掀翻了桌子,怒斥:“你”话没说完,身体燥热的更加厉害,眼前的景物也有些模糊起来。

    红儿听话的去了自己的房间,院子里伺候的下人听到了里面的动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如何是好。

    贺一心头一凛,高声喊了一句:“二公子。”脚步声也随之朝着屋内走来。

    “别进来!”林晗嫣惊叫,仿佛她和皇甫煜在屋里做了什么事,不能让外人瞧见。

    听出她的声音不稳,贺一的脚步停下,随即面红耳赤的退了下去,暗自庆幸,自己没有第一时间闯进去,要是看到了不该看到的画面,自己这脖子上的脑袋,这次肯定要搬家了,想到此,感到后勃颈凉飕飕的,赶紧又多退了几步,去了院子外。

    屋内,身体内的燥热越来越厉害,皇甫煜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林晗嫣没有上前搀扶,而是轻柔着声音道:“煜哥哥,您稍等一下,我即刻去把红儿喊来。”

    皇甫煜没有理会她,趁着还有一丝理智,哆嗦着手,费力的拿出袖袋里的瓷瓶,打开瓶塞,一仰头,把里面的药丸倒入了嘴里。

    林晗嫣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失控尖叫:“煜哥哥,你吃了什么?”

    皇甫煜闭眼,将药丸咽下,等着身体里的燥热消失。

    林晗嫣慌了手脚,急忙上前来,摇晃着皇甫煜的身体:“煜哥哥,你快吐出来,快吐出来。”

    皇甫煜用力一挥,林晗嫣惊叫着被甩出了几步远,身子装上的屋里的摆设,又是哗啦啦的一阵响。

    这次下人们不再犹豫了,都放下手里的活计,快步走出了院子。开玩笑,贺一都躲开了,她们这些小奴才要是还留在这里听墙角,绝对会被主子削的很惨的。

    所以,没人听到侧房里红儿那不受控制的呻吟声。

    药丸清清凉凉,身体里的燥热消失下去了一些,皇甫煜睁开了眼睛,面无表情的看着倒地痛呼的林晗嫣。

    感受到他的视线,林晗嫣停止了痛呼,抬头看向他,等看到他黝黑的眼睛里无静无波的时候,心头发颤,声音发抖:“煜、煜、煜哥哥。”

    站起身,走到她面前,皇甫煜蹲下身子,直视着她的眼睛,一个字一个字说出来:“嫣儿,从今日起,你我情义两清,我即刻命人送你回林府,以后你是死是活无我无关。”

    林晗嫣惊恐的睁大了眼,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皇甫煜没有任何留恋的站起身,转身欲往外走。

    林晗嫣反应过来,猛然抱住了他的腿。哀怜的气球:“煜哥哥,我错了,我错了,我做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太在乎你了,我怕失去你呀。”

    “放开!”皇甫煜声音冷然,没有一丝温度。

    林晗嫣哭泣着摇头,眼泪乱飞,溅到了皇甫煜的衣服上:“我不放,我不放,煜哥哥,你就原谅我这一次,我以后再也不这样做了。”

    皇甫煜回头,定定的看着她。

    就在林晗嫣以为他会再次心软,原谅了她时,皇甫煜弯下身子,伸出手,把林晗嫣的手指头一根一根的掰开,抽出自己的腿,一句话不说,朝着外面走去。

    “煜哥哥,你是想逼死我吗?”林晗嫣在他身后凄厉的大吼。

    皇甫煜犹如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脚步未停,继续往外走。

    “好,既然你如此无情,我就死给你看,让你后悔一辈子。”话落,“砰”的一声,撞到墙上的声音。

    皇甫煜回头,林晗嫣的身体正软趴趴的瘫在地上,额前的血迹迸射出来。

    静静的看着倒地的她,眼里的情绪翻涌的厉害,最后却归于平静,神色淡然。

    ------题外话------

    穿越莽荒:王牌特工vs野人老公—福星儿

    简介:穿越古代算什么,穿越蛮荒驯野人,找个首领做老公,没羞没臊才刺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