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八零章 覆水难收 (一更)
    回头,皇甫煜走出门外。

    时不时朝着院里观望的贺一看到皇甫煜出来,心里还惊了一下。二公子这么快就出来了,莫不是身体有了什么隐疾吧。想着,大步走上前来,还未开口,皇甫煜声音如常的吩咐:“林小姐出了事,你速去把姜太医请来。”

    贺一惊得抬起头,眼神里满是惊诧,二公子这是憋坏了吗,竟然

    还没等他想完,皇甫煜的声音再次响起:“还愣着干什么,快去!”

    贺一回神,应声,飞身而去。

    皇甫煜往外走,耳边听到红儿痛苦的呻吟声,皱眉。往侧房撇了一眼,收回视线,走到门外,吩咐立在院门外的丫鬟:“把红儿拖去净房,让她泡冷水澡。”

    说完,朝着皇甫逸轩的院子里走去。

    下人们用惊讶和不解的目光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回廊的另一端,才回神,急匆匆去做各自的事。

    来到皇甫逸轩的院子里,皇甫煜也没等通禀,直接走了进去,连招呼也没打,坐在了屋内的椅子上。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两人一直在等他的消息。看他走进来,同时松了一口气。其实,一个王府的二公子要了一个丫鬟确实不是什么大事,但不应该是被人设计、不情愿的情况下。

    抬头看向她,发现他的脸部还有潮红,孟倩幽起身,走到箱子前,打开,拿出那套银针。

    皇甫逸轩的脸色有些发黑,额头的青筋也隐隐的突了起来。该死的林晗嫣,竟然给煜儿下了这样重的春药,连幽儿的药丸都没有压制住。

    皇甫煜也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燥热又起,唯恐一会儿做出什么不宜的事情,一句话也不说,站起来就要往外走。

    “站住!”皇甫逸轩喝住他。

    皇甫煜回头,嘴唇动了动,没有说出话来。

    “坐下!”想到扒了上衣,孟倩幽才能给他行针,皇甫逸轩心里那个不舒服,声音冷了几分。

    皇甫煜终于艰涩的发出声音:“大哥,我”

    “坐下!”皇甫逸轩再次厉喝,带着不容拒绝的凌厉。

    即使皇甫煜已经有些不清醒了,但还是下意识的听话的坐回了椅子上。

    “你转过脸去。”皇甫逸轩对孟倩幽道。

    孟倩幽听话的转身背对着他们。

    皇甫逸轩站起身,走到皇甫煜面前,将他的外袍解开,扒下上衣,结结实实的围拢在了皇甫煜的腰间,才出声:“好了。”

    孟倩幽转过身来,大步走到两人面前,把针套放在了桌子上,打开,挑出最长的一根,开始给皇甫煜下针。

    等到皇甫煜的后背和刺猬一样了,皇甫煜身体舒服了。望着刺猬,皇甫逸轩的心里不快稍稍下去了一些。

    行完针,孟倩幽脸上出了薄汗,皇甫逸轩掏出帕子,轻柔的给她擦拭干净。随后又踹了皇甫煜的小腿骨一脚:“以后再有这种情况发生,有多远滚多远,不要来我的院子里。”

    这要是他在府里还好,要是不在府里,想到孟倩幽独自给皇甫煜行针的场面,皇甫逸轩的脸黑的和锅底一样,身上也散发出冰冷的气息。

    皇甫煜感受到了,下意识身体抖了一下。急切的开口:“大哥,不会了,我不会那么蠢,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设计。”

    皇甫逸轩收敛了气势,嗤了一声。忍住狂拍他一阵的冲动,问:“你现在不蠢吗?”

    皇甫煜没有了话说,羞愧的低下头。

    皇甫逸轩不再理会他,拉着孟倩幽的手坐回了软榻上。

    “她人呢?”皇甫逸轩问。

    知道他问的是林晗嫣,皇甫煜抬头,神色平静的回道:“撞墙自杀了。”

    “没死?”意料之中的事,皇甫逸轩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冷着声音问。

    皇甫煜苦笑着摇头:“她惜命得很,不会用力的。”

    “看清了吗?”再问。

    皇甫煜不说话,脸上的愧色比刚才更重。

    皇甫逸轩看着他,眼里是**裸的鄙视,毫不遮掩。

    皇甫煜受不了这种眼光,重新低下了头。

    “准备怎么处理?”

    皇甫煜重新抬起头,斩钉截铁,毫不犹豫的说道:“送她回林府,从此以后,我们各不相欠,再无瓜葛。”

    “想好了?”

    皇甫煜重重的点头,神色平静,没有不安,怜惜,愧疚的情绪。

    “什么时候?”

    “我派贺一去请姜太医了,若她无事,包扎好后即刻派人送她回去。”

    对话结束,屋内沉寂下来。

    半个时辰后,姜太医背着药箱过来求见。

    看到皇甫煜也在屋子里,愣了一下,给三人行礼:“世子,世子妃,二公子。”

    皇甫逸轩颔首,孟倩幽微笑,皇甫煜没什么情绪看着他。

    “人如何?”

    姜太医如实回禀:“暂时没有大碍,不过失血过多,需要多调理一些时日。”

    皇甫逸轩皱眉,看向皇甫煜。

    皇甫煜抿了抿嘴唇,艰难的问:“你的意思是说,嫣林小姐会落下病根?”

    听出了他称呼的不同,姜太医装傻的自动略过,回道:“林小姐这次抱了必死的决心,所以”

    所以什么,他不说,屋内的三人也明白。孟倩幽倒是有些佩服林晗嫣,知道自己这次作大了,王府里容不下她。所以,置之死地而后生,先给自己创造一个留下的机会,毕竟,要是这个时候派人送她回林府,京城里各色人等的流言就能把王府压垮。

    屋内气氛沉闷,姜太医知道自己不适合再呆下去,道:“我已开了药方,有人去拿药了,林小姐只要按时服下,好好地将养,过一段时间就会恢复的。如没有其它事,我先回太医院了。”

    “谢谢姜太医。”皇甫煜开口。

    “二公子客气了,这是我份内之事。”

    “周安,送姜太医回太医院。”皇甫逸轩扬声吩咐。

    姜太医慌忙摆手:“不用,不用。多谢世子。他这老胳膊老腿的实在经不住折腾了。”当然,后面的这句话只是在心里腹诽了一下,没敢说出话来。

    皇甫逸轩没有收回命令,周安走了进来,客气的对姜太医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姜太医暗暗叹了一口气,言不由衷的道谢,随着周安走了出去。

    屋内,又是一片沉寂。

    好久,皇甫煜开口:“再留她在府里呆一段时日吧,等伤好的差不多了,我立马派人送她回去。”

    皇甫逸轩没有反对。

    当夜,林晗嫣和泡了一下午冷水澡的红儿同时发起了高热,皇甫煜院里伺候的丫鬟吓坏了,急慌慌的跑去了客房禀报了皇甫煜。

    黑夜里,了无睡意的皇甫煜听完后,静默了一会儿,吩咐:“把今日姜太医开的药熬了给林小姐服下,如果还不退热,天明时分让贺一去请姜太医来,这大半夜的,就不要去打扰世子和世子妃了。”

    丫鬟心里诧异,却还是老老实实的退了下去。

    折腾了半晚上,林晗嫣的发热才退去。至于红儿,丫鬟们用自备的劣质酒给她擦拭了身子后,盖上了厚厚的被褥,随她自己去发汗,再也没人去管她。

    皇甫煜一夜无眠,睁眼到天亮。

    接下来的几天,皇甫煜始终没有回屋,对于林晗嫣的消息更是不闻不问。对于林晗嫣派人过来传话,想要见他一面的请求也没有答应,每日早出晚归去打理府里的生意。

    看不到皇甫煜的人,无法求得他的原谅,林晗嫣除了绝望以外,心里多了几分愤恨。而且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这种愤恨变得越来越强烈,强烈到她有了一种毁了皇甫煜的冲动。

    而府里这波涛汹涌的一切,并没有传到齐王爷和齐王妃的耳朵里,两人每日照常的含饴弄孙,其乐融融。

    半个月后,林晗嫣的伤势好的差不多了,红儿的身体也早就没有了大碍,只是不再爱说话,变得沉默异常。

    而林晗嫣在日夜愤恨而又恐惧中想不出任何的办法,只能每天提心吊胆的等着皇甫煜的消息。

    又过了几天,许久不露面的皇甫煜回了自己的院子里。

    林晗嫣欣喜若狂,想要扑过去,在皇甫煜冰冷的眼神中没有实施,只是满满愧意的道歉:“煜哥哥,我”

    皇甫煜从怀里掏出几张纸摆在面前的桌子上,打断她的话,清清冷冷的说道:“我在南城给你买了一套宅子,里面已布置好,下人也齐全,你若不愿意回林府,我便派人送你过去。”

    他的话落,林晗嫣顿时觉得掉进了冰窟窿里,浑身冰冷。这几日来她想过无数个祈求皇甫煜原谅的方法,可她一个字还没有说出口,皇甫煜已经做出了决定。

    心里发颤,嘴唇发抖,哆嗦着刚要说话,皇甫煜又道:“这是二十万两银票,十万两是林仲在你刚入王府时给的,另外十万两是我这些年赚的所有的钱,现在都归你,从此刻起,我们两清了,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再无瓜葛。”

    “不!”林晗嫣疯狂摇头,痛苦出声:“煜哥哥,你不能这样对我,为了你,我抛弃了所有的一切,弄毁了名声,落到现在众叛亲离的地步。如果你不要我了。我真的没有活路了。”

    皇甫煜面无表情,道:“林小姐,多谢你对我的‘厚爱’,可是我消受不起,请你做个选择吧。我好派人送你过去。”

    一声林小姐,打掉了林晗嫣所有的希望。这么多年,皇甫煜对她唯一的称呼就是嫣儿,现在连着称呼都舍弃了,也就意味着他对自己意思情意也没有了。

    林晗嫣的眼泪控制不住的留了出来,声音里没有后悔,只有愤恨;“煜哥哥,你当真要如此绝情吗?”

    皇甫煜已经彻底的对林晗嫣死了心。她这梨花带雨的模样,在他的心里再也激不起半丝涟漪,冷冷淡淡道:“林小姐,请你以后称呼我二公子。”

    “轰”的一声,林晗嫣脑袋里有什么彻底炸开,炸的她的脑袋轰轰作响,呆呆的杵立在原地,连哭泣都忘了,只是睁大了略显红肿的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皇甫煜。

    皇甫煜迎视着她,不闪不避,淡然的眼神中有些不可更改的决绝。

    林晗嫣回神,双腿一软,跪坐在地上。

    皇甫煜垂在身侧的手下意识的动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紧紧的握成拳。

    一刻钟,林晗嫣保持着同样的姿势,动也没动,眼神一直呆呆的看着某一处,不知在想些什么。

    皇甫煜没有了跟她耗下去的耐心,开口:“林小姐,想好了没有,回林府还是去南城?”

    林晗嫣终于回神了,抬眸,看向她,眼里没有了眼泪和柔弱,再次问了一句:“煜哥哥当真如此绝情吗?”

    “你我已经覆水难收,分开,对你对我都好。”

    “好!”话落,站了起来,缓步走到皇甫煜面前站定:“我一向最听煜哥哥的话,既然如此,我搬出府去就是了,不过,在这之前,煜哥哥要再帮我一个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